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拔寨

第四百七十六章 拔寨

潼河九曲千万里,浪淘风沙转天河。

潼河从秦潼山流出之时,并不湍急,但是在瀚海草原上奔行万里,其间大小河流汇聚其中,河水便越发咆哮起来。

奔流的河水挟裹着巨大的沫子,浩浩荡荡的往瀚海而去。若由得潼河一直奔涌下去,那么瀚海将会彻底被分成东西两原。

偏偏在离入海口千里的地方,有一处河道受两岸丘陵地形的挤压,骤然收窄,这才得以用数十艘渔船做底,用铁链固定住,搭建起一座五十步宽的浮桥,沟通东西两岸。

在河岸的东侧,一个方圆千步的坚固军寨筑在东岸的石岭下。

军寨虽小,但行辕、中军帐、兽厩、料场、望楼、哨塔等建筑一应俱全,与燕州人族的城池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蛮族虽然不会炼制什么防御法阵,但十米高的寨墙全部都用巨大的石块堆垒而成,又熬炼一种特殊的胶液填充石缝,使得整座军寨足够坚固,屡次抵抗住黑石汗国来自潼河西崖的扰袭。

这里本就是应对黑石汗国入侵所建,平日里常驻一万精锐。

此时黑石汗国内忧外患,无暇东顾,再加上尧山战事吃紧,拓跋旗从沁海渡及周边抽调大量的战兵壮勇,目前只有元亥率领三千精锐驻守此地。

元亥从驻扎在这的第一刻,他就无比厌恶这个寨子,日夜奔流不息的潼河哗哗作响,声势浩大,吵得他日夜都不得好睡。

而相比在后方享受宁静的生活,元亥更加希望去尧山前线建功立业;只是军令如山,他也不能违背。

当黑燕军前锋精锐在沁海渡口外围拦截援兵的时候,渡城内的将卒群情激愤,纷纷向元亥请战,要出寨给这些卑鄙的人族一些厉害尝尝。

元亥虽然渴望建立军功,但也能分出轻重缓急。

他知道在赤眉湖聚集的数十万人族,是这些年来搅乱燕州的黑燕军残部,看似虚弱,但还能凑出十万甲卒,此时先期进入沁海渡附近的,只是他们五千最精锐的战骑而已。

现在尧山那边也出现大规模的人族精锐战兵,形势变得极为诡异而凶险,宗子受挫后,都被迫选择从尧山撤兵,即便宗子拓跋旗不三番五次写信过来,元亥心里也清楚,守住沁海渡城才是他当前最紧要的事。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知道老子这只眼睛怎么没有的吗?人族一两个人确实弱,但他们一旦能积攒起数量,所爆发的力量是你们所想象不到的。先想办法活过这一战再说吧!”

元亥将又一批请战的蛮卒骂下寨墙,眉头深蹙的自言自语着,他也不知道等着他、等着还未崛起就可能迅速蓑弱下去的拓跋汗国,会是什么命运。

黑燕军此时才有五千战骑,接近沁海渡城,还不足以发动强攻,但还有一万五千多骑兵,距离沁海渡城,也就一天多路程,更为恐怖的,则是黑燕军还有六万多步甲,也已经从灰鸦岭北进有三天了,宗子能够及时率八万战兵从尧山撤回来吗?又或者说,沁海渡城能坚守到宗子率部撤回到潼河东岸吗?

******************

沁海渡城形势危急,白水城紧急派出的援骑又被打溃,更多的援兵因此缺少足够的战骑,推进迟缓,尧山这边不能再拖延下去,一旦沁海渡城被黑燕军攻占,拓跋旗心里清楚,他们在尧山很快就会陷入退路堵绝、粮草耗尽的双重困境。

经过了两天的整顿,拓跋部的南麓大营终于开始拔起营寨,六万蛮勇虽然士气有些低迷,但是还是保持着完整的阵型,在两万蛮骑的护卫下,开始缓缓往沁海渡方向撤去——在此之前,拓跋旗还派出一万骑兵,紧随在左鹫之后,往沁海渡增援过去。

拓跋旗现在就支持左鹫赶到沁海渡之后,与元亥合兵,有五千精锐可用,能在沁海渡守住三天。

拓跋部拔营而走,魔猿城也动了起来。除了留乐毅率两万人族精锐、一万蛮卒留守白鹿城、魔猿城、玉柱峰等要隘外,陈海与铁鲲率五万蛮甲、四万人族甲卒,也从魔猿城开拔,远远缀在敌军之后。

九万精锐没有试图强攻,相距百里,远远缀在后面,像是给拓跋部送行一般,但给拓跋旗心头的压力,却重如山岳,他心里清楚,一旦他这边稍有失策,铁崖部九万精锐,将像上古凶兽一般,疯狂的扑上来,将他们撕成粉碎。

尽管如此,拓跋旗也不能和铁崖部多做纠缠,就想着顺利撤回白水城才是重中之重,才能保证拓跋部的根本、从长计议。

一前一后两路大军,皆分前锋、左右翼军、中军及后军,犹如十数条巨龙分为两组,在大草原上缓缓的蠕动动。

*************************

此时,看到沁海渡远远在望,周围一片宁静,看不到大军压城的一幕,左鹫才稍稍松了口气,催促部将、兵卒,快快通过浮桥,进入浮桥另一端的沁海渡城。

进入渡城后,左鹫与无亥简单了解了一下当前渡城所面临的形势,登上城墙,才看到黑燕军的前锋营寨,驻在距离沁海渡城三十里外的一座矮山脚下。

左鹫知道三十里外的五千人族,都是历经血火淬炼的铁血精锐,也知道黑燕军还有一万多兵马,一天之后就能赶过来,但他们有五千精锐守沁海渡城,他还是有信心撑到拓跋旗率主力东归。

拓跋旗坐在四头青蛮巨兽拖动的车辇之上,看到万丈高空那头金羽妖鹤居高监视着他们这边的一切,就烦躁无比,他总觉得哪里好像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出问题的所在。

虽然拓跋部还有上百头铁翼魔鹫,真要一哄而散,也能将那头老妖鹤撕成碎片,但那头老妖鹤,妖丹境修为,顶着凛冽的罡风飞得太高了。

越过一万丈,罡风比玄刀灵剑还要锋利,还对玄修的神魂有极大的伤害,绝大部分魔鹫,是没有办法飞到那么高的,拓跋旗作为主帅,也不能随随便便乘御魔鹫,去追杀那头老妖鹤吧?

铁崖部还有要发动进攻的迹象,难道铁崖部只是想将他们逐回潼河东岸,然而他们在沁海渡的西岸建立据点?

只是黑燕军的异动又怎么解释?

又或者,铁崖部有信心认定黑燕军能在他率大军赶到之前,拿下沁海渡?

拓跋旗一边派信使催中第二批援军,以最快的速度往沁海渡赶去,又让扈卫从胁裹而行的燕州苦奴里,去找曾经是黑燕军或者跟黑燕军有过交锋的老卒,了解黑燕军更多的情报。

在行军途中,当越来越多有关黑燕军的情报,汇集到拓跋旗的手里,拓跋旗心头的不详预感越来越重,他这时候只能期盼黑燕军已经没有那张底牌了……

*******************

沁海渡城西三十里外的山岭下,黑燕军前锋两万战骑这时候总算是都开拔到预定战场。

阎渊拖延了三天没有直接进攻沁海渡城,所看重并非是汇合过来的一万五千战骑,毕竟在左鹫率部赶到后,他们就不能彻底将沁海渡城封锁起来,还是又让两千蛮勇进入沁海渡城。

阎渊等的是随第二波前锋战骑运来的二十六架天机连弩。

黑燕军最鼎盛时,拥有天机连弩逾二百架,当时都部署在甘泉岭西麓,与西园军对峙,随后数次溃败,兼之最后的黑燕军残部又分裂成数支各奔东西,阎渊手里就剩二十六架天机连弩。

天机战弩也有使用寿命,弩槽及箭阵匣反复发射,都会不断的磨损、变形,差不多在射出二十个基数的弩箭之后,不进行彻底的修缮,就无法再投入使用。

阎渊手下是还有不少炼器师,能修、能造天机战弩,但他们被撤北迁赤眉湖后,资源太有限了,此时只是勉强修造出一批核心配机等着替换。

同时,唯有淬金重锋箭,才能将天机战弩的威力彻底发挥出来,而他们手里目前就剩不了一万支淬金重锋箭,除此之外,甚至连精锻铁重锋箭,他们也就储存不了六万支。

一支淬金重锋箭,经天机弩发射出去,威力堪比一道金锋剑符。

这二十六架天机连弩以及一万支淬金重锋箭,可以说是阎渊手里最后的底牌了,所以一直以来,在进入瀚海草原之后,阎渊从来都没有将天机连弩拿出来过。

然而即便是底牌,也总是要有打出去的时候,而此时不将这张底牌打出去,更待何时?

两万黑燕军战骑缓缓往沁海渡围逼过来,左鹫和元亥看着军容齐整的黑燕军,心下虽然略微有些寒意,但是七千据城而守的妖蛮精锐面对两万没有携带重型攻城战械的人族战骑,压力还算不上太大。

只是想到才短短两年之间,人族和妖蛮攻守易换,也着实让他们想哭也哭不出来。

黑燕军在距离沁海渡口三四千步的时候停了下来,主力分到两翼结阵,保持着对渡城强大的进攻势态,但引而不发,一部分黑燕军下马而战,披甲持盾,簇拥着二三十架小车模样的古怪战械,往沁海渡城的东城门缓缓逼来,最近停在一千五百步远处,将笼罩古怪战械的篷布揭开,露出狰狞的弩弹来。

一千五步对于拓跋部来说是一个很尴尬的距离。

寨城没有造重型抛石弩,而普通铁胎弓或投掷的铁矛,射到一千五百步外就已经没有什么力道,很轻易就会被铁盾挡住。

左鹫、元亥等蛮将,虽说极尽全力掷出的铁矛威力极其强大,甚至能射杀四五千步之外的强敌,但他们这边的勇将太少,而对方只需要备有少量的防御道符,就能将他们的攻势完全挡住,更何况黑燕军残部,特别是前锋骑营之内,辟灵境、明窍境的强者,数量远比此时的沁海渡城里要多得多。

左鹫和元亥对视了一眼,心想对方早晚还是要登城的,当下也不急躁。

阎渊眯着眼睛看着陈兵以待的沁海渡,冷笑一声,一挥手,将一捆一捆的淬金重锋箭御到天机连弩的边上,有条不絮的压入箭匣……

当天淬金重锋箭所形成的金属风暴,将坚逾金石的寨门、寒墙以及城楼疯狂撕裂,撕开缺口的时候,左鹫、元亥才认识到,他们是错得那么厉害!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七十六章 拔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