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39 别叫阿姨,叫妈

539 别叫阿姨,叫妈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现在的我并没有戴面具,而是以王巍的身份走了出去。

春天的早晨依旧寒冷,虽然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光芒普照着整个大地,但是冷风依旧飕飕如刀,镇上早起上班的人都裹着棉服、缩着脖子,哆哆嗦嗦地赶路。

我一边伸着懒腰一边往外面走,同时还活动着手脚,做出一副热身的样子往前面走。走了十几步,就到了程家父子和李妈妈藏身的小巷,三人真的在这生生冻了一夜,三张脸都是又青又白,浑身也是哆嗦不已,可见冻得够呛。程家父子也就算了,毕竟还有我的命令,不敢随便离开,李娇娇她妈竟也在这冻了一夜,真是难以理解她的脑回路了,就这么想亲眼看到我倒霉吗?

我走过来的时候,三人当然也看到了我,都是一副紧张的模样。程大力第一个发难,哆哆嗦嗦地说:“王巍,你去哪里?”

我也做出一副吃惊的模样,说你们在这干嘛呢?

程大力说:“你不用管我在这干嘛,我就问你要去哪里?”

我直接乐了,说你不让我管,难道我就让你管了吗?

我一边说,一边继续活动着手脚往前面走。三人以为我要逃跑,都想出来拦我,但他们刚走两步,我就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他们:“想干什么?”

我好歹也是罗城老大,威名还是有几分的,三人顿时都不敢动了,呆呆地看着我。

我继续故作凶狠地说:“再敢跟着我,要你们命!”

说完以后,我便继续往前面走去,三人果然不敢再跟来了,可用余光可以看到他们一个个都很焦急。我能理解他们,毕竟在这守了一夜,眼看着火曜使者马上来了,我却又要走了,能不急吗?

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每往前走一步,他们就临近崩溃的边缘一步。

我往前溜达了十来步,估摸着他们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又转身走了回来,仍旧活动手脚,做出一副热身的样子,边走还边念道:“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啊!”

等我走回来的时候,可以看到他们一副松了口大气的模样,好似劫后余生一般。

但我一个转身,又往前面走去。如此反复了七八趟,就装作在锻炼身体,便足够把这三人玩得死去活来了,他们的心情忽高忽低,简直像过山车一样刺激,真是花钱也找不来这么好玩的游戏?

运动得差不多了,我才返回家去。孙静怡已经走了,她还要去罗城上学。我端了碗小米饭蹲门口吃,热气腾腾的小米饭配香喷喷的土豆丝,勾得不远处冻了一夜、饿了一夜的三人直流口水,距离精神崩溃又近一步。

其实以三人的能力,叫人过来送点吃的不是问题,但是我昨天晚上已经告诫过他们了,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尤其别让外人再过来了,所以他们也只能饿着、冻着。

舒舒服服地吃完饭后,我便返回家中。

这时候,我的电话再次响起,又是程大力打来的。这一次,程大力真是要崩溃了,问我到底什么时候过来?

我说马上,两三分钟。

程大力顿时激动无比:“好好好,我们等着你。”

挂了电话,我便跟我妈说计划准备实施,让她到时候一定要配合我。我妈正在洗锅,白我一眼,说了声无聊。我过去捶我妈的肩膀,说好嘛,我知道你心胸宽广,不愿意和他们几个计较,就当是陪我玩游戏了行吧?

我妈叹了口气,说去吧,别玩得太过火了。

我说好的,便立刻返回屋中,迅速戴上人皮面具,换上王峰的衣服,从窗户翻了出去。

沿着昨天的路线,又绕到了那条巷子的后方。三个倒霉蛋看到我后激动的不得了,迅速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说着,有叫使者先生的,有叫使者大哥的,感觉就是让他们叫个爹,他们也很愿意。

他们告诉我说,王巍一晚上都在屋里,就是早晨有过一点动静,似乎准备逃跑,但是被他们给骂回去了。

嘿,这帮吹牛逼的。

我惊讶地说:“王巍好歹是罗城老大,还能被你们给骂回去?”

程大力说:“罗城老大怎么了,现在我统领罗城商界,结识达官贵人无数,还有李皇帝做后盾,他见了我照样得跟孙子一样。”

李娇娇她妈也说:“对对对,我骂他,他根本不敢还嘴。”

我的心里哭笑不得,心想你们可劲儿在这吹吧,一会儿叫你们统统都哭出来。我嘴上说:“你们干得不错,这次要能抓捕王巍,你们可算首功,李皇帝也不会亏待你们。”

程大力激动地说好好好,又说:“使者先生,您准备怎么动手?”

又看看我的身后,说:“您不是说回去叫人了吗,人在哪呢?”

我将手虚空一指,说我的人到处都是,他们都隐藏起来了,一会儿保证能把王巍拿下。

三人四处去看,但是周围空荡荡的,只有镇子上的行人和车。但我既然说是隐藏起来了,他们也不再怀疑,一个个都表现得很激动,催促我赶紧去抓王巍,等着看我威风的一面。

我说你们三个辛苦一夜,理应和我一起去耍威风,走吧,我带你们一起进去抓人。

听到可以亲手去抓王巍,三人激动得都快昏过去了,立刻跟在我的身后,说是愿意为我效犬马之劳。

三人便跟着我,一起朝着我家走去。边走我还边跟他们说,因为王巍她妈的身份不同凡响,所以咱们进去以后要先客客气气的,如果要人不成,再去动武不迟,这就叫先礼后兵。

程家父子满口应承下来,倒是李娇娇她妈撇了撇嘴,显然不太服气的样子。

来到我家门口,我直接推开院门,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三人也做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他们显然觉得能够跟我一起去抓王巍,冻了一夜、饿了一夜也都值了。

穿过院子,我又把屋门推开,我妈早就在里面准备好了,坐在沙发上一脸诧异的模样:“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我还没有说话,李娇娇她妈就跳了出来,冲着我妈说道:“这是省城来的火曜使者,李皇帝的手下!他是来抓你儿子的,你赶紧把王巍交出来,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李娇娇她妈这脾气我也真是服了,如果换成别人,我早就回头一个大嘴巴子甩过去了。不过到底是李娇娇的妈,我也下不了手,只能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这一眼也把她吓得够呛,缩在后面不敢说话了。

我冲我妈微微颔首,做出一副恭敬的样子,说道:“杨大小姐,我是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咱们上次见过面的。这次,我特奉他老人家之命来找王巍有点事情,请问他现在在家里吗?”

我妈便答:“不好意思,他不在家,已经失踪好几个月了。”

我微微皱起眉头,回头看了程大力一眼。程大力到底是个商人,情商也比李娇娇她妈高,立刻说道:“王巍妈,你可不能乱说啊,我们昨天晚上在这守了一夜,知道王巍一直在这。就在刚才,我们还看到王巍出来锻炼身体,还端了碗小米饭在门口蹲着吃呐!”

李娇娇她妈也跟着说:“就是,我们都看见了,你就不要再骗人了。王巍妈,这位可是李皇帝身边的心腹,你骗谁也不能骗他啊,否则出点什么事谁都担不住。”

李娇娇她妈刻意把“李皇帝”三个字说得很重,显然想给我妈施加压力。

但李皇帝已经死了,我妈怎么可能害怕,依旧不冷不热地说:“王巍不在家里,随便你们信不信吧。”

我便板起脸来,冷冷地说:“杨大小姐,我没心情跟你在这浪费时间,如果你硬要说王巍不在家里,那我可要搜一搜了。”

我妈做出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我便回过头去,冲着程家父子和李娇娇她妈使了一个眼sè。三人如奉圣旨,立刻分别奔了出去,搜寻我家的厨房、卧室、卫生间等地。但是他们搜过一圈之后,个个都是无功而返,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说怎么回事,刚刚还看到他的。

我狠狠瞪了程大力一眼,说到底怎么回事?

程大力顿时慌得不行:“使者先生,我们真的见过王巍,也确定他在家里!”

李娇娇她妈也跟着说:“是啊使者先生,我们都看见了的,王巍肯定就在家里,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你可以再好好问问他妈!”

我又回过头去看着我妈,我妈说道:“没有就是没有,你们就是把房子拆了,也是没有!”

我的脸sè顿时十分难看,程大力立刻会意,知道“后兵”的时候到了,板着脸说:“王巍妈,我们够客气了,如果你还这样不肯配合,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李娇娇她妈也跟着叫:“王巍妈,咱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我是真心在为你好呀!我再说一遍,这位是李皇帝身边的火曜使者,你得罪他可没有好果子吃!”

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而我妈也沉默下去。

我们几人都紧紧盯着我妈。

过了一会儿,我妈才抬起头来,缓缓地说:“你们一直在拿李皇帝吓唬我。其实我想说的是,李皇帝现在就在我家做客。”

听了我妈这样的话,我们几人都是一脸震惊的模样。当然我是假惊,而他们是真惊,不过惊讶过后,程大力立刻说道:“王巍妈,你胡说什么,李皇帝怎么可能会在你家做客?”

李娇娇她妈也说:“就是,你发烧了吧,李皇帝远在省城,怎么会在你这?”

我妈叹了口气,眼睛一一扫过我们几人,说道:“你们不信是吧?好,我现在就叫他出来。”

看到我妈信誓旦旦的模样,我们几人都是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而我妈不动声sè地站起,缓缓走到衣柜前面,又将柜门打开,接着便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顺手又往我们面前一抛。

“李皇帝就在这里。”

随着我妈冷冷的声音响起,一个血淋淋的人头骨碌碌滚到我们脚边。

“啊……”

除我以外,另外三人都爆发出一声恐怖的惊叫。别说这是李皇帝的人头,就是一颗普通的人头,也足够三人吓得魂飞魄散了。更何况,这确确实实就是李皇帝的人头,程家父子当初认亲的时候可是见过李皇帝的,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李娇娇她妈虽然并不认识这是谁,但李皇帝死前狰狞着脸,两只眼睛还大睁着,真是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三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边尖叫着一边往外面跑,但是慌不择路,再加上腿也软了,没跑几步就撞在一起,咕咚咚摔在一处。三人昏头转向,仍旧连滚带爬地往外面跑,这时候哪里还管什么父子儿子亲家母,都是争先恐后地往外面跑。

到底还是程力年轻力壮跑得快,把老爹和准丈母娘甩在身后,头一个推开了屋子的门。但是门外,站着一个衣衫褴褛、身高近两米的大汉,一张脸还红堂堂的,瞪着两只黑峻峻的大眼,看着跟个活阎王似的。

“哪里走?!”天奴一声大喝,声如惊雷。

“啊……”

三人又尖叫起来,连滚带爬地往屋里跑。

“使者先生,我们该怎么办……”

这时候,他们倒想起我来了,知道我是唯一的救星了。但是他们一回过头来,就完全傻了,因为我一头跪在我妈面前,磕头如捣蒜一般求着饶:“杨大小姐,我错了,请您放我走吧,不要杀我……”

程家父子和李娇娇她妈本就处在极大的恐惧和慌乱之中,看到连我都跪下了,顿时彻底崩溃,不过反应还算是快,立刻有学有样,连滚带爬地一起扑了过来,通通在我妈面前跪下,一个比一个磕的头猛。

“王巍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来了……”程大力哭嚎着、嘶吼着。

“杨阿姨,我和王巍是好朋友,您可一定要放过我啊……”程力痛哭流涕、体若筛糠。我就纳闷了,我什么时候和他是朋友了?

“杨大姐,咱俩认识也好长时间了,你不看僧面也看佛面,看在娇娇和她爸的份上,你就饶我一条生路吧……”李娇娇她妈真是吓坏了,脸上的妆都哭花了。

我妈稳坐沙发,一动不动,倒是口中不时发出冷笑:“你们不是拿李皇帝来吓唬我吗,继续啊!”

我们四人都是磕头如捣蒜,纷纷哭着不了,再也不了,希望杨大小姐可以放我们一条生路。

我妈继续冷笑:“李皇帝的人头都让你们看了,你们想走也来不及了!今天一个别想离开,都得把命留在这里!”

我妈那模样,真像一个心狠手辣的杀人狂,和平时温婉的样子完全不同,我是完完全全地服了。

我继续给我妈磕头,哭着求饶。反正这是我妈,跪多少下也不觉得过分。倒是程家父子和李娇娇她妈,磕得比我还狠,好像这才是她们的亲妈。我妈仍不说话,坐在沙发上不时发出冷笑,和电视里那些连环杀人魔一模一样。

真的,一般人看了我妈这模样,非得做噩梦不可。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立刻指着程大力说:“是他,是他误导我说王巍在这的。杨大小姐,你要怪就怪他吧,我帮你收拾他!”

我一下跳起来,狠狠一巴掌抽向程大力的脸。

这一巴掌扇下去,那叫一个惊天动地,程大力差点没被我给抽懵。但程大力不仅一点都没怪我,反而像是提醒了他似的,他自己立刻左右开弓,啪啪啪地扇起了自己巴掌,一边扇还一边说:“都怪我,都怪我,请您放我一次,我到外面保证不乱说话……”

程力和李娇娇她妈见状,也分别动手扇起了自己耳光,抽得那叫一个狠啊,啪啪啪、啪啪啪,真是一点都不留情。一边扇,一边向我妈求情,不过一会儿几张脸就抽得像山一样肿了。

我在旁边假装跪地求饶,但是心里乐呵得都快没边了,看着他们三人狠抽自己巴掌,这种感觉简直比杀了李皇帝还爽。我有心再多看一会儿,但是我妈频频给我使眼sè,暗示我别太过分,差不多得了。

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过分,他们叫火曜使者过来,就是想置我于死地的;他们都想让我死了,我让他们抽自己几个巴掌,到底哪里过分?

还是那句话,不杀他们已经算我仁慈了。

不过,我也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毕竟这三人对我来说确是微不足道的小角sè,实在没有必要过多的把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于是我也偷偷给我妈使眼sè,暗示她可以收场了。

我妈便站起身来,将李皇帝的脑袋捡起,放回到了衣柜里面。接着才走回来,制止了他们再扇巴掌,三人跪在地上,都是呜呜呜地哭着。我妈站在客厅中央,高高在上地说:“你们看到了,连李皇帝都死了,我想杀你们简直易如反掌。不过对你们动手,却是脏了我的手,所以赶紧滚吧,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我们几人立刻连声道谢,连滚带爬地奔出了我家。

出去院门以后,我们几个顿时狂奔出去四五里地,一直跑到公安局的门口才停下来休息,因为这个地方才是最安全的。程家父子和李娇娇她妈都吓得够呛,虽然站在大太阳底下,脸sè还是无比惨白。

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几人都是惊魂未定,仍在颤抖不已。程大力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回头看看公安局的大门,哆哆嗦嗦地说:“要,要不咱们报警?”

我说报个屁啊,整个罗城都是王巍的地盘,你报警有什么用吗?再说,人家连李皇帝都杀了,你觉得公安拿他们能有办法?这次真是被你给害惨了,差点把命丢在这里!我早就和你们说过,王巍他妈不好惹、不好惹!

程大力紧张地说:“使者先生,那咱们以后怎么办啊?”

我说李皇帝都死了,别说罗城,就连省城都是王巍的地盘了,咱们这些李皇帝的旧部通通得死!反正我要逃命去了,你爱上哪就上哪吧!

说完以后,我便撒腿就跑,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疾奔而去。

跑了几百米远,我回头一看,他们几个也都跑了。

站在太阳底下,我很是大笑了一阵,真是很久都没这么畅快过了。

回到家后,我当然好好把我妈给夸了一番,说她的演技真是爆棚,把个杀人狂演绎得无比真实。

我妈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谁说我是演的?”

我顿时浑身一冷。

我妈又咯咯咯地笑起来。

我苦着脸:“妈,你以后可别吓唬我了。”

这件插曲过后,不过几天,程家父子果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手底下的产业、公司也都不要了,毕竟保命要紧。据说程力临走之前还想带李娇娇走,结果当然是被李娇娇臭骂一顿。

我回来了,李娇娇有底气了,再也不用看程家的脸sè了。

而我也到李娇娇家亲自去了一趟,看望李娇娇是其次,主要是委托李娇娇她爸全权接手程大力的生意,由李爸爸来做罗城的商业巨鳄。虽然我很反感李娇娇她妈,但对她爸的印象一直很好,早年她爸也没少帮我,所以一码事归一码事,该给的恩惠还是会给,而且安排这个位置给李爸爸,我也放心。

李爸爸这几年的生意做得其实并不出sè,否则也不用老是仰仗程大力了。这次,我把这么大一块馅饼交给了他,当然让他感激涕零,说以后一定会为我效犬马之劳。

至于李娇娇她妈妈,那天回来以后就因为受惊而大病了一场,躺在床上几天几夜没有下床,据说还发烧说胡话,在我来了以后也躲在卧室不敢见我。听到我和李爸爸在客房里谈的事情以后,财字当头,她竟然挣扎着站了起来,不怕我了也不骂我了,什么人头、人命全部抛到脑后,踉踉跄跄地来到我的身前,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孩子,我早就看出你是个潜力股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以后娇娇就是你的未婚妻,咱们回头选个良辰吉日,好好说一下订亲的事!不,订什么亲,直接结婚都行!”

我无语地说:“阿姨……”

“叫什么阿姨,叫妈!”

握着李妈妈的手,我真是哭笑不得。

我以前觉得李娇娇她妈非常难缠,现在发现其实很好对付,只要拿钱砸她就可以了。

看网友对 539 别叫阿姨,叫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