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41 我舅舅的空城计 为金大喜的皇冠第19次加更

541 我舅舅的空城计 为金大喜的皇冠第19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爸的这副模样,我并不陌生。

当时我爸为我出头,一刀捅倒赵疯子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脸sè和状态。不过那时我有点懵懂,单纯觉得我爸只是怒火攻心、失去理智,等我经历过很多的事后再回头去想,那可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杀气啊!

这种杀气的形成,需要经历无数的鲜血和战斗才能熏陶出来,所以我几乎可以断定我爸的过去肯定不同凡响。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爸始终给我一种老实、窝囊的形象,偶尔露出这种恐怖的杀气,也让我的心中感到惊骇莫名。我爸给我的感觉和我妈一样,都是特别神秘的那种,一举一动都透着高深莫测的味道。

显而易见,因为冯天道的事,我爸再次怒火中烧,他的眼睛都红了,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事已至此,再隐瞒也没有意义,所以我就把整个省城的经历从头到尾给我爸讲了一遍。从初到冯家,被冯家上下欺辱,还被冯天道诱骗差点签下退婚协议开始讲起。再到后来以“王峰”的身份进入省城,先在学校误打误撞地认识冯千月,后来又不可避免地开始和冯家接触,以及后来三番五次地被冯天道欺骗、羞辱等等,甚至最后一场谷山之战,冯天道还专门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要让我有来无回、葬身谷山!

诚然,后面这些事发生的时候,我的身份都不是王巍,而是王峰。但我总觉得,冯天道好像早就知道我是谁了,记得他第一次去学校的时候,就在窗户外面观察了我半天,虽然后来什么都没有说,可还是有很多事让我觉得疑惑。比如,疯牛和龙王在龙华集团地底的那场大战时,曾说过我才是冯千月的未婚夫,如果他不知道我是王巍,为什么会说这句话呢?

连疯牛都知道了,冯天道会不知道?

我几乎可以断定,冯天道肯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但他佯装不知、装傻充愣,还屡屡试图置我于死地,这就实在没法忍了。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退一万步说,就算冯天道真不知道我是谁,就凭他之前诱骗我签退婚条约这事,已经足够说明此人的无耻和混蛋了。总之,我对冯天道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也希望我爸从此之后能离他远远的,所以在给我爸讲述省城往事的过程中,就故意把冯天道描述的狼心狗肺、丧心病狂。

‐其实也不算故意,那些事情确实是他做的。

我爸听了我的讲述。果然变得怒不可遏,整张脸都有点扭曲起来,甚至猛地一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会客室的桌子是实木的,材质还是比较坚硬的,但是竟然完全扛不住我爸这一掌,就听“咔嚓”一声,整张桌子从中一分为二,瘫倒在地。

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料定我爸的过去肯定不同凡响,身手肯定也是有一点的,否则当初也不会那么轻松地就搞定赵疯子。但这一下,还是把我给惊到了,关键是我爸看上去似乎毫不费力,又刷新了我对我爸的认知,心里跟着怦怦直跳。

“这个混蛋!”

我爸目眦欲裂,显然怒火攻心,满头白发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身上的杀气也愈发狂烈。

管教听到动静,都惊讶地进来一看究竟,但是被我摆手给赶走了。看到我爸如此惊人的模样,我的心中确实惴惴不安,因为我知道我爸躲到监狱。就是想过恬静安定的生活,结果被我给搅和了。

我又赶紧弥补,说冯天道虽然不是个东西,但他女儿还是不错的,接着又给我爸讲了好多我和冯千月的事情,以此来平息我爸心中的怒火。

我爸听着听着,果然慢慢平静下来,又回到了最初平和的状态,只是整个人都有点呆呆的,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许久,我爸才缓缓说道:“冯天道,以前不是这样子的!”

我爸这句话夹杂着许多的无奈和苍凉,他整个人看上去也显得老了许多。果然和我妈说得一样,我爸知道冯天道这样子后,必定会大受打击。看到我爸这样,我的心里确实很不好受,有点后悔将这些事告诉他了,于是又安慰他说,人总是会变的,还好我们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冯天道就是想害我也没有害成。

但是我爸依旧一言不发,呆呆地看着地上的一堆烂木头。

我爸和冯天道的兄弟之情,大概就和地上的这堆烂木头一样,表面看着稳固,实则不堪一击。

我爸许久都没说话,我也一直陪他坐着。时间一分一秒过着,会客室里始终一片沉寂。过了大概一个钟头,我爸才缓缓起身,说道:“回去吧,以后没什么事别来找我了。”

说完以后,我爸便转身而去,走出了会客室去。

看着我爸苍凉的背影,我的心中愈发不好受了起来。其实我能理解那种被兄弟背叛的感觉,毕竟我也有品尝过这种苦涩的滋味。这件事,显然给我爸的打击很大。

我一个人在会客室里坐了很久,才缓缓起身走了出去。

李娇娇在门外等着我。

“走吧。”我说。

我们离开监狱,开车返回镇上。路上,我始终都一言不发,李娇娇看出我不太开心,给我讲着一些这一年来发生的趣事。渐渐的,我被她逗笑了,心情也重新好了起来。

直到这时,李娇娇才话锋一转,说道:“你的娃娃亲。就是那个冯千月?”

李娇娇早就知道我有娃娃亲的事,当初还是孙静怡告诉她的,但她现在竟然把名字都准确得说了出来,显然刚才听到了我和我爸之间的谈话,所以我也只能沉默,沉默就是默认。

李娇娇酸溜溜地说:“看得出来,你还挺喜欢她的。”

李娇娇既然听到了我和我爸之间的谈话,必然也听到了我亲口讲述的我和冯千月之间的那些故事,所以我也只能再度沉默。

李娇娇继续说道:“以前静姐说我们两个可以一起嫁给你,那时我就有点接受不了,不过后来做了很久的心理斗争。想想如果是静姐的话,感觉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现在又蹦出个人来…;…;对不住了王巍,我实在没法接受这种事情。”

我明白李娇娇的意思。

就像以前我妈说的,我家的情况是允许多娶几门妻子的,但李娇娇却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对这种事情可能有所抵触,所以接受不了也很正常。既然不是一路的人,那就只能分道扬镳了。

所以我只能继续不发一言,默默地开着车。

李娇娇反而哭了起来,流着眼泪说道:“王巍,你不打算挽留我一下吗?”

我回过头去。看着李娇娇哭花的脸,忍着痛说:“挽留有用吗?”

这回轮到李娇娇沉默了。

是啊,常年形成的人生观,怎么可能因为几句花言巧语就有所改变?我妈也和我说过,我家虽然有这个特权,但是如果人家姑娘不愿意,但也绝对不能强求。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生,一定会和李娇娇许下“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诺言,可惜现在的我背负着太多压力和承诺,已经没办法只把心思放在一个女孩的身上了。

我能做的,就是如她要走,我就放手。

返回镇子的路上,李娇娇一直在默默地流着眼泪。我也知道这一路开回去后,我和李娇娇之前可能就真的断了,所以也刻意开得很慢、很慢,想为我们两人留些独处的时间。

车子里的音乐柔缓而舒畅,却压得我和李娇娇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无论我开得多慢,也有到达终点的时候。

我把李娇娇送到了她家的小区门口,李娇娇解下安全带来,在推开车门的刹那,突然又回过头来,对着我说:“王巍,如果你觉得吃亏了,可以把我爸的生意全收回去!”

我一路上的心情都很沉重,听到李娇娇这句话反而笑了起来,说道:“咋,你以为那些生意是聘礼啊?别搞笑了,你哪有那么贵啊!我单纯觉得你爸能干,这个职位特别适合他而已!”

李娇娇也笑了起来,回头一拳砸在我的身上,说去你的,我怎么就不能贵了?我要是不想嫁的,就是搬来一座金山都不行!

我顺手抓住了李娇娇柔嫩的手。

李娇娇挣脱了两下,没有挣开,眼波流转地说怎么,光天化日之下还想调戏良家少女?

我说娇娇,我不一定和她结婚的,你也听到了,我和她爸的关系很糟,她爸不会将她嫁给我的。

李娇娇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想把自己的命运绑在‘不一定’三个字上。”

李娇娇的眼神坚定、语气坚决。

我只能放开了她的手。

李娇娇推开车门,大步往前走去,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打开窗户。抽了支烟,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开车往自家的方向驶去…;…;

从这天起,李娇娇果然不再找我,也不再跟着我了。

我有点怅然若失,但也慢慢努力习惯这种生活,毕竟我也不能强求人家接受什么。罗城这边的事差不多都解决完了以后,我就打算回省城去了,感觉还是放心不下我舅舅,总担心他会遭到那四大家族的围攻。

这期间里,其实我也一直和省城的人保持联系,得知我舅舅那天谷山之战以后确实受伤不轻,而且都是内伤,所以正在密境之中闭关养伤,而且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养好的。

而所谓的势力,竟然也没发展多少,如果四大家族围攻过来,那是断断抵抗不住的。

所以我就想去省城挑起这个大梁,在我舅舅出关以前打造出一支强健的势力来。

自从我舅舅闭关以后,他的代言人就成了龙王,我就和龙王联系,表达了我的想法。但龙王告诉我说。我舅舅闭关以前特别交代过他,绝对禁止我踏足省城。

这我就不明白了,询问龙王是为什么?

龙王则说:“王巍,你一向都很聪明,难道真的猜不出来?”

我仔细琢磨了一阵,才说:“我舅舅这是在玩空城计?”

电话里,龙王笑了起来:“不错,不愧是小阎王的外甥,一下就参透了其中的玄机,安心等你舅舅出关吧,以后用你的时候还多。”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自从李皇帝死掉以后。谷山那天的事情早已不胫而走,传遍整个省城,大家都知道我舅舅取代李皇帝成为了杨皇帝。而从那道“懿旨”来看,成为杨皇帝的必要条件,就是一统整个省城,可以说我舅舅的野心是路人皆知了。

四大家族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他们以前能联合起来对付李皇帝,现在就能联合起来对付小阎王。

谷山一场大战之后,李皇帝这边的势力土崩瓦解,就算后来我舅舅吸收了些,也断断不足以抵抗四大家族。虽然还有罗城的力量可以使用,但李爱国他们也不能在省城久呆。否则罗城必将遭到有心人士趁虚而入。但,如果我舅舅谷山大战之后就仓皇地招兵买马、扩大势力,反而说明他的心虚,四大家族也会趁火打劫,一鼓作气地消灭我舅舅。

我舅舅索性就按兵不动,一点势力都不扩张,把我也赶回了罗城,还对外声称自己身受重伤,需要闭关养伤,皇家夜总会则每天大门敞开,甚至都没多少人守着。

养伤当然是真的,毕竟李皇帝还是很强的;但在疑心很重的刘德全看来,养伤可能只是一个幌子,我舅舅的真正目的是引诱他们出兵,好借机把四大家族一并铲除。

所以,我舅舅越是摆出一副“门洞大开,快来攻我”的模样,刘德全就越疑心这是一个圈套,越是不敢轻举妄动。

等我舅舅真正伤愈出关之后,也就不用再畏惧四大家族了,到时候就可以大张旗鼓地扩张势力,然后扫荡四大家族。

高。实在是高。

以刘德全的智商,或许能猜到这是一出空城计,但他还是不敢轻易冒险,毕竟那可是小阎王啊。

当初在山岳会所门口,刘德全耍了招空城计对付我,那时候我是司马懿,他是诸葛亮;现在,我舅舅又耍了招空城计对付他他,我舅舅成了诸葛亮,而刘德全成了司马懿。

有趣,真是有趣。

也算是为我报仇雪恨了。

明白了这一切后。我也不急着回省城了,安心在罗城的家呆着,等我舅舅出关以后再去。

因为罗城的事也不用我操心,所以我每天的生活就成了练功和学习。练功,当然还是练龙脉图,毕竟以我现在的实力,王大头和老歪已经教不了我什么了;我倒是有心让天奴指点我几下,虽然我有龙脉图的图谱,只要照着练就可以,但总觉得不太放心;但我妈得知我是在练暗劲之后,就直言说天奴帮不上我的忙,因为他是纯练明劲的,也就是外力。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练功还分暗劲和明劲。

暗劲不用说了,就是修炼体内的气,修炼手段虽然各有不同,但是目的殊途同归,就是将暗劲化作力量达到更加惊人的威力;而明劲则人人都会,就是人体外部的力,一拳打出去,噼啪作响,就是明劲。威力因人而异。

一般来说,普通人的明劲肯定有限,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就得修炼暗劲,以此来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天奴竟然能把明劲修炼到如此惊人的地步,甚至比那些暗劲高手还要厉害,实在让人惊奇,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啊。

天奴这边指望不上,我只好说:“等我去了省城,找我舅舅指点我去。”

我舅舅那么厉害,连李皇帝都不是他的对手,总是暗劲高手了吧?

结果我妈告诉我说。我舅舅也是练明劲的!

我擦,那我真是服了,练明劲都是练到这么厉害,我舅舅和天奴都是我心里的偶像,反正我只练外力的话肯定到不了现在这个境界。

身边的两个高手都没法指点我,我的心里当然有点郁闷,总觉得自己这样每天摸着石头过河不是回事。龙脉图固然厉害,可就因为修炼这个,多少次死去活来,甚至濒临死亡边缘?

上回冲阳谷穴,就差点没整死我,还好龙王关键时刻给我提来一大桶冰。

下一次,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我妈看我郁闷,便说:“你也别急,等咱们有朝一日重返帝城的话,妈给你找一打的暗劲高手来指点你…;…;”

我妈这话虽然说得云淡风轻,可是听得我却激动不已。听听,这话多霸气啊,给我找一打暗劲高手,就好像暗劲高手不要钱似的随便我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肯定觉得他是在吹牛逼,但这是我妈说的,我对此却深信不疑,我妈在我心里的形象也愈发神秘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我又想询问我妈的身世,但是我妈仍旧三缄其口,半点秘密也不透露。

我拿我妈是一点办法没有。

所以我就只能每天继续摸着石头揣摩龙脉图了。

我练功的地方仍在水库边上,那个地方的空气出乎意料的好,虽然比不上皇家夜总会的那个小花园,但是对我来说也有很大的帮助了。尤其是起风的时候,狂风卷着浪花打向岸边,混合着潮湿的水汽扑面而来,让我吸进体内的气息更加沸腾。

就一个字。爽。

在这种水汽的帮助下,我的进步确实很快,没多久竟然就突破了第二十处穴道。过程当然照旧痛苦不堪、死去活来,但我渐渐已经习惯这种状态,所以不再赘述。

第二十处的穴道突破以后,我明显感觉自己又增进了一个档次,浑身上下隐隐充满力量,当场就激动地在岸边打了套拳,果然威风凛凛、气势万千。

就是在打拳的时候,我隐隐觉得自己体内各处发痛,不过当时只觉得这是突破穴道时的后遗症,也并没当一回事。

白天练功,至于学习,就放在晚上。

晚上,孙静怡会从罗城回来,亲自为我补课,第二天再去上学。至于接送问题,自然落到了我的身上,反正有车,干什么都挺方便。

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整片大地春暖花开,处处透着春天的气息。当时距离高考只剩两个多月了,孙静怡一门心思地扑在学习上,正好借着给我辅导功课的机会复习,以她的状态,考上省城一线大学是没问题的。

而我虽然也每天学,但是想考上就难了,顶多上个三本,或许三本也上不了,只能上个大专,到时候得和李娇娇厮混去。

这样一来,自然就没法完成和孙静怡当初的约定了。孙静怡经常一边给我补习一边摇头叹息,说这可怎么办啊。我打趣说怎么了姐,难道我考不上省城大学的话,你就不嫁给我啦?

孙静怡摇摇头说:“嫁肯定是要嫁的,但我不希望我的男人是个不学无术,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莽夫!”

孙静怡这句话确实戳痛了我的心,于是我就更加卖力地学习起来。说来也怪,自从修炼内劲以后,我不仅变得耳聪目明,连记忆力都增强了许多,平时三天背不下来的东西,现在一天就能背下来了。

当然,要考上省城大学依旧是痴人说梦。

不过即便如此,孙静怡也很开心了,说只要看我有在努力学习,她心里就很高兴。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眼看着高考也越来越近。有天我练功回来,照旧先洗了个澡,洗完澡后准备去接孙静怡回来。结果一拿手机,发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竟然是王公子打过来的。

因为我知道自己将来还是要回省城的,所以手机一直没换。

王公子打电话来干什么?

我觉得莫名其妙,正想回个电话过去问问的时候,我妈突然在客厅叫我。

我走出去,我妈用很严肃的口吻说:“省城传来一个消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看网友对 541 我舅舅的空城计 为金大喜的皇冠第19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