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零六章 绝望者

第六百零六章 绝望者

灰幕森林。笔『『Δ趣 『阁

李琅枫枯坐在古木衍生阵边沿,呆呆看着天空,脸上满是异sè。

在他身旁,骸骨血妖如天兵战将般,如山耸立。

一头头变异灵兽的尸骨,横七竖八地散落在附近,怕是有三四十头。

那些变异灵兽,大多是四阶、五阶血脉,还有两头血脉达到六阶,实力堪比人族玄境。

所有变异灵兽,都是被骸骨血妖轻易斩杀,变异灵兽的浓烈鲜血,也尽数被骸骨血妖以血宗的炼血术抽离而出。

即便如此,在那些变异灵兽庞大尸骸内,还残留着不菲的血肉精气。

只是,蕴藏在骨骼、筋脉、脏腑中的血肉精气,就不是骸骨血妖能提炼的了,所以那些兽尸他并没有理会。

“污秽的灵气,竟然……都悄悄朝着灰幕森林的深处汇聚。”

李琅枫观望天空许久,得出这么一个结论,这让他对于灰幕森林的极深处,都有了一丝恐惧。

时间已过八日,聂天还在古木衍生阵内,以一块块灵玉,众多不同属性的灵石,去突破先天境后期。

李琅枫注意到,在这八日时间,聂天消耗了几十块灵玉,各类灵材,更不知废弃多少。

就这样,聂天的境界突破,居然还没有结束。

“他的一次境界迈进,怎会消耗如此灵石?虽然他修炼三种不同属性,但,也应该要不了那么多浓郁的能量吧?”

李琅枫当年跨入先天境后期时,耗去的灵玉、灵石,不及聂天五分之一。

他听人说过,实力越强大的炼气士,进阶时,将会消耗的灵力也会越多。

可在他的感觉中,聂天已经用了那么多的灵玉、灵石,似乎连第九个灵力漩涡,都尚未凝炼出来。

第九个灵力漩涡的形成,才意味着跨入先天境后期,这说明聂天尚未跨境成功。

没跨境成功,就耗去数量如此之多的灵玉、灵石,聂天的修炼基础,该有多么的扎实坚厚?

“沙沙!”

异响,忽地从远处传来,李琅枫眉梢都没动一下,只当又有不开眼的变异灵兽寻来。

但随着声音接近,李琅枫突轻呼一声,喃喃自语:“不是变异灵兽,变异灵兽落脚的声音,没那么轻快。难道……是异族?”

这般一想,他脸sè骤然凝重。

通过聂天,他已经知道幻空山脉的局势凶险,知道各宗的灵境者,都未必能挡住七阶异族的前行脚步。

一旦幻空山脉失守,从那六条空间缝隙涌入的异族,就能从幻空山脉蚕食八方。

如果是异族途径此地,他一点不会觉得奇怪。

他释放出灵魂意识,稍稍感应了一下,神sè变得愈复杂:“不是异族,而是人……”

一念至此,他急忙朝着骸骨血妖轻呼:“如果是人,烦请不要痛下杀手,我有话要问。”

骸骨血妖灰绿sè的眼瞳,微微闪亮了一下,也不知有没有听懂。

李琅枫也管不了那么多,突然扬声轻啸,“何人?”

原先并不是奔着这边来的一行人,听到他的嚷嚷,知道居然是人族同类时,大为振奋,主动汇聚而来。

不多时,就有一群人族族人,结伴至此。

“流火的傅横!”李琅枫愣了一下。

“聂,聂天!”人群中,有一个身穿水蓝衣裙的女子,到来后,看了一眼古木衍生阵内的聂天,顿时惊呼出声。

她是曾经暗算过聂天的胡菡。

聂天当年刚入破灭城时,虽化名为华天,但因为没有独特面具,还是以真实面目示人。

胡菡对聂天印象深刻,后来从破灭城也渐渐得知,华天,就是聂天。

“姐姐,那人……就是聂天么?”被胡菡牵着的,一个瘦瘦小小的少年,左手断了两个指头,惊奇地看着阵法内的聂天,轻声询问。

“嗯,他就是聂天。”胡菡压低声音,叹道:“当年暗月的麻九,拿你要挟我。我鼓动他去了幻空山脉,差点害了他。”

“对不起。”胡轩低头道。

“都过去了。”体态丰腴,容貌秀丽的胡菡,勉强一笑,又远远对李琅枫拱手,“见过李先生。”

胡菡在暗月待过一段时间,李琅枫又曾经是暗月长老,她自然识得。

她认得李琅枫,可李琅枫对她并无影响,闻言疑惑地瞥了她一眼,就看向流火的傅横,“你们怎会来此?”

李琅枫注意到,这群人有十几个,其中有流火的,还有生活在废墟的一些人,看着比较面生。

傅横当年为流火驻守幻空山脉,和暗月麻九,血骷髅的谷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然而,时隔多年后,局势彻底变了,傅横勉强跨入了凡境初期,遭遇修炼急功近利毒功,跨入到凡境后期的李琅枫,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更何况,旁边还有一头威名早已传遍裂空域的骸骨血妖虎视眈眈。

“李兄。”傅横苦涩一笑,道:“没想到你和聂天,居然在此。很多人都以为,你们早就出走裂空域了。”

“我问,你们为何来此?”李琅枫不耐道。

“看来你还不知道生了什么。”傅横一叹,“幻空山脉失守了,寒冰阁一名灵境初期者,被七阶血脉异族斩杀,天宫赵洛峰,还有长老凌冬,都受了重伤。此刻,进入幻空山脉的灵境者,已选择撤离。”

李琅枫骇然,“什么?”

“其他几位灵境,也或多或少受了伤。”傅横眼中缭绕着绝望的sè彩,“大宗撤离,废墟那座空间传送阵,率先由那些大宗的强者通行。流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通过空间传送阵,一个接着一个离开。”

话到这里,傅横沉默了一下,一脸仇恨地说道:“雷山和巫毒教最后撤走前,雷山丢下一枚雷球,在他们消失时,流火的传送阵被直接摧毁了。”

“还遗留在废墟的人,恐惧异族来袭,只能四散而逃。”

“而我们,只是其中的一批逃离者。幻空山脉不敢呆,遗弃之地、废墟和破灭城都不安全,我们只能往这些偏僻无人区深入,希望不被异族给盯上。”

李琅枫皱着眉头,“雷山摧毁空间传送阵,是担心异族顺藤摸瓜地,以传送阵抵达他们的域界。可他们,为何不等你们流火撤离以后,再摧毁传送阵?”

“留一些人在裂空域,到处逃窜,那些异族总要费时间多杀一阵子。”傅横咬着牙,强忍着滔天怒气,道:“他们正好可以争取时间,将他们域界那些需要保护的人,调入他们的古阵之内。”

“这的确是他们一贯的做法。”李琅枫哼了一声,又道:“你们,只有这些人?”

此言一出,他看到那些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悲痛和凄苦。

“我们这批,自然不是仅有这些人。”傅横看了一眼身后,零零散散的十几人,“我们本有百人左右。踏入灰幕森林,随着深入,渐渐遭遇变异灵兽。越往内,变异灵兽的等级越高,等我们到达此地,就只剩下这些人了。”

李琅枫心中雪亮,知道他们必然和变异灵兽有过血战,死伤惨重。

“为何非要深入呢?”他奇怪道。

“变异灵兽固然可怕,可异族……更加令我们感到恐惧。”傅横实话实话,“我们想着,既然灰幕森林深处,存在着更强的变异灵兽。我们走的足够远,异族要寻来,势必也面临着高等级的变异灵兽。”

“或许,那些强大变异灵兽,能够阻碍他们对我们的搜索,让他们知难而退也说不定。”

李琅枫沉吟了一下,道:“你们运气还算是不错。若非聂少这头血肉傀儡,将附近的众多变异灵兽斩杀干净。不等你们继续深入,你们就全部死绝了。”

他是真心为他们的运气叹服。

傅横等人的境界修为,以常规的手段,想要踏入此地,几乎不可能。

这些人能如此幸运的,还存活十几个到来,就是因为他们所选择的道路,可能恰恰和聂天所过处吻合。

一路行来,他和骸骨血妖同时出手,将周边众多变异灵兽杀了大半,才让傅横等人较为顺利地,能赶到这里。

傅横过来时,只看了一眼附近众多变异灵兽尸体,就知道他们有多么幸运。

他也听出了李琅枫话里的意思,哀求道:“再往内,我们真不敢去了。还请,还请看在大家都是裂空域的苦命者的份上,容我们在旁边驻扎。”

有骸骨血妖在,前来追击的异族,只要不是七阶血脉者,应该都能轻易应对。

在傅横等人眼中,那头骸骨血妖,无疑是一个强大靠山。

李琅枫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能替聂少做决定。不过,在聂少醒来之前,我容许你们在周边暂时待着。等聂少醒来,如何来安排你们,就不是我能够干涉的了。”

“多谢!”傅横郑重道谢。

其余人,包括胡菡在内,都鞠身感谢。

“退出五百米,聂少身旁,任何人不得靠近。”李琅枫下令。

以傅横为的很多人,都悄然后退,只有胡菡和她弟弟两人,没有急着离开。

“你是何意?”李琅枫不悦道。

胡菡犹豫半响,朝着古木衍生阵的方向跪下,垂头道:“我以前陷害过聂天,我,我就在这里跪着,祈求他的谅解。”

“姐姐!”胡轩心痛地嚷嚷道。

“你退开!这事和你无关,我做错了事,就应当如此!”胡菡呵斥一声,道:“等聂天醒来,是杀是刮,我任由他来处置!”

……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六章 绝望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