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八十章 拓跋昊

第四百八十章 拓跋昊

在得知沁海渡失陷后,拓跋旗率着八万精锐,也是当机立断,簇拥大量的牲口、奴隶,直接折向尧山的东北方向而行。

这时候,铁崖军与拓跋军隔着一条二三十米宽的河道缓缓北上,陈海坐在双辕铜车,都能清晰看到拓跋军左翼骑兵将卒脸上那种混杂着沮丧、绝望、愤怒的神情。

铁鲲会不时安排精锐哨骑,直接趟过都不到两米深的河道,到对岸去扰袭对方的侧翼,而等到对方侧翼想要组织反击,就又将哨骑收回来,以此不断骚扰、疲惫敌军,拖慢敌军的行速、增强他们的消耗。

困兽犹斗,何况铁崖军兵马并不占绝对优势,一旦出现巨大的伤亡,就很难在尧山立足,目前既然他们这边已经占据优势,而敌军一时也没有办法渡过潼河逃走,那就应该拖到敌军断粮、拖到敌军走投无路又疲弱到极点之际,再予以致命的一击。

这种战术安排,无疑是最正确的,但齐寒江却觉得日子快淡出鸟来了,御骑跟在双辕铜车一侧,不耐烦的问陈海:“两军这慢腾腾的走下去,走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距离潼河入海口三百里处,有一片丘陵地带,旧称海陵原,方面大概有两百里方圆,地势颇为险峻,又濒临潼河,拓跋旗应该会率军进驻海陡原固守。到那里,即便一时没有办法渡河,但白水城那边通过二三十里宽的河道,运送粮草,难度也没有那么大。最主要的,眼下已经是五月中旬了,再有四五个月的时间,潼河口就会冰封起来。到时候无论是他们撤回白水城,还是会同白水河的援军,反过来将我们吃掉,都不会像现在这么被动……”陈海将拓跋部可能会有的意图,分析给齐寒江知道。

“将我们吃掉?都不知道会不会将他们给咽死,”齐寒江哧然一笑,打了哈欠,说道,“我说爷,要不咱们从榆城岭调几十具重膛弩过来,打完这仗拉倒,再耗下去,打不能打、杀不能打的,也忒无聊透顶了。”

“……”陈海站起来,眺望遥远的西北方向,越过瀚海,那里是黑石汗国崛起的黑石城。

他此时不直接在尧山亮出龙骧大营的旗号,除了担心燕京城及诸阀的反应外,更主要的还是担心黑石汗国的反应。

黑石城那边一旦确认是龙骧大营在幕后主导这场战事,会不会激烈的站出来,与拓跋部及其他大小蛮族,联合起来,将他们与铁崖部一起从尧山驱逐出去?

战争已经够复杂了,战争之外的势态,要比战争本身更复杂。

眼下他已经能控制战事的进程,就没有必要将局势彻底的搅浑掉,搅到他都看不清局势的发展,就未必有利。

当然了,直接调战弩营过来参战,是陈海早期的一个选择之一,但现下的局势已经超出他当初的预期。

他现在的目的,已经不单单是在精绝都护府与榆城岭之间开辟北线运输通道,而是要帮助铁崖部收编尧山周围两三千里方圆内的大小蛮族势力,建立一支真正、又受天机学宫渗透与影响的蛮族汗国,将来血魔大劫暴发时,将成直接成为抵御罗刹血魔的主力战军。

至于拓跋旗这八万人马,最后会不会直接逃走,陈海并不关心,他主要还是借当下战事所形成的高压势态,助铁鲲去整合蒙兀诸部在尧山的势力,同时强硬的勒令沁海渡附近,一直到尧山以西,这一大片区域的大小蛮族势力,依附于铁崖部……

现在既然已经能判断拓跋旗率部是往海陵原而去,陈海让齐寒江过去,将铁鲲请过来。

铁崖部这时候除了在东南麓的银石滩外,还可以在尧山东北麓筑造一座城池。这座城池名义上是作为将来粮食运往海陵原前线大营的中转基地,实际上铁崖部还在尧山周边再筑造两到三座坚城,勒令附近的部族往这些城池聚集,铁崖部才能将这些部族真正的控制起来,成为瀚海草原上的第三汗国势力。

******************

从尧山往东北而行,越过潼河,在五千余里外,有一处水草极为丰茂的地方,数十条大小河流纵横交错,汇聚成了一个方圆百里大小的湖泊。由于河流众多,所以这个湖泊很少会有洪水泛滥的情况发生,就被妖蛮称之为定波湖。

气势俨然的白水城就坐落在定波湖的西南侧。白水城的建立可以说是一波数折的。当年拓跋部的老族长拓跋昊甚至在还未能跟克烈部分庭抗礼的时候,就不顾众人劝阻,坚决推动白水城的建造。

在瀚海草原上,大部分的部族都是逐水草而居,建城之事,对于当时只有数万人丁,麾下不过五六个小部族附庸的拓跋部无疑是天方夜谭,对当时瀚海东原的霸主克烈部也无疑更是一种挑衅。

然而拓跋昊一意孤行,选好城址之后,悍然开始了筑城大业。

从第一块墙砖打下开始,定波湖畔就陷入了长达二十年的血雨腥风,几乎整个瀚海东原的部落都被卷入了这场战争。

在克烈部最终承认白水城非人力能陷,双方以联姻方式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事之时,拓跋部已经发展到本族拥有五六十万人丁、四五十大小部族附庸的大族了。

拓跋昊年岁渐渐大了,昔日无限接近天蛮的强者,百余年纵横瀚海东原,都能跨过最重要的关口,在颠峰期过后,修为就有些蓑退,这辈子几乎已不可能再修成道胎,他将东征西讨的职责慢慢下放给了最耀眼的嫡子拓跋旗。

拓跋旗也完全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拓跋旗的手上,拓跋部仍然在一天天的壮大,拓跋旗本人,在一天天的磨砺当中,早就在三十年前修成道丹,往天蛮迈进。

由于没有天榜高手的存在,拓跋部想据白水城成立汗国无疑是痴人说梦,可是如果有一座大阵守护王城就是另说了。

这次尧山异变可以说给了拓跋部一剂强心针,更让人为之兴奋的是,黑石汗国最大的依仗穆豪也身受重伤,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让拓跋部喜不自胜,这才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地宫大阵拿到手中。

可是战事的发展着实出乎他们的意料,虽然穆豪的确受了重伤,黑石汗国内部又陷入内乱无暇他顾,但是铁崖部在关键时刻给拓跋部的迎头痛击,让他们彻底理解了什么叫世事无常。

定波殿以定波湖为名,取了当年拓跋昊在定波湖畔力挽狂澜,一举将瀚海东原所有的风波平定的意思。

它的外形呈长方形,长三百步,宽一百步,由四十根两米方圆,六丈多高的石柱撑起,石柱上罕见的雕满了白水城立城之战的重大战事,虽然粗糙,但是眉目之间也是栩栩如生.它是白水城最重要的建筑之一,只有重大庆典或者关系到拓跋部生死存亡的大事时才会启用。

今日一早,厚重的大门被轰然打开,拓跋昊带着几名亲卫昂首而进,坐在宽大的椅子上,闭目沉思。

一个个部族的族长随后走了进来,他们看到拓跋昊一身甲胄,将两只幽铁短戟横在膝前,都吃了一惊。

要知道,自从二十年前拓跋昊将兵事全部交给拓跋旗之后,就再也没有在人前披挂过甲胄,大家心里皆想,难道老族长这次要亲自率部西征?

这些族长自然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沁海渡口的失陷他们也都有听说,知道局势危急到哪一步了,也知道老族长拓跋昊这次召集诸族议事,是要再次从诸族抽调兵马、牲口,去增援宗子拓跋旗,但是沁海渡已经失陷,即便各部族都愿意出兵出粮,这一战还要怎么打?

众人面面相觑的对视,看老族长拓跋昊穿着战甲,却在王座之上闭目养神,一时之间,大殿上虽然聚集到二十多将帅,却分外的安静。

又过了一会儿,殿外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一名两米多高,面目狰狞却学燕州人穿着一袭锦甲的蛮将急急的跨入大殿,他看老族长拓跋昊在大殿之上闭目养神,就想悄悄往一列队伍中挤过去。

拓跋昊双目蓦然怒睁,横在他膝前的两支幽铁战戟,仿佛怒龙一般暴起,就往那锦甲蛮将掠去。

锦甲蛮将反应过来之时,两支幽铁战戟已经穿胸而过,将他整个巨大的身躯,都钉在定波殿的石壁上。

锦甲蛮将一句话未说,身子抽搐了两下就直接咽了气,但他死不瞑目,铜铃般的巨瞳即便是死了,还死死盯住老族长拓跋昊,到死也不明白老族长拓跋昊为何出手杀他。

“前方战事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急待我等召集兵马、粮秣前往增援,元鹏延误军机,死无赫……”拓跋昊这时候才缓缓用沙哑的嗓音宣布锦甲蛮将的罪名,又缓缓往殿中聚集的诸部族首领看过去,眼瞳里杀气腾腾……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八十章 拓跋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