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43 冯千月的婚礼

543 冯千月的婚礼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样的话,我妈其实不是第一次说了。

上次李娇娇和程力订婚的时候,我妈就说过类似的话,让我去把李娇娇抢回来。在我妈眼里,只要是我喜欢的女孩,就必须不顾一切地去抢回来,儿媳妇对她来说就是越多越好。

不管我舅舅出于什么考量禁止我去省城,我都打定主意要去阻止冯千月和刘璨君的婚事了,如今又有了我妈的支持,我的勇气也更加充足了。我立刻冲我妈重重点头,然后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门外的天光已经大亮,太阳也慢慢升了起来,今天注定要是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了,刘家和冯家也挺会挑日子的。不过我的心中却是一片yīn霾,始终都沉甸甸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去结果究竟如何,我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去、必须要去。

已经耽误了一夜的时间,实在不能再耽搁了,所以出门以后,我就立刻驱车赶到机场,买了去往省城最快的一张机票。坐在候机大厅的时候,我就思考该怎么办了,刘璨君和冯千月结婚,场面必定非常盛大,安保也非常严格,只有我一个人肯定成不了事。而我舅舅那边,本来就不同意我去省城,恐怕更不会帮助我了。

我能用到的人,只有蚊子、老酱等人,可他们只有三十个人,对于庞大的刘、冯两家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我想来想去,能帮上我忙的只有王公子了。

王公子对我确实没得说,谷山大战之前,他就提醒过我,说冯千月和刘璨君要结婚了,还说如果我要抢亲的话,他会使出全力帮我忙的。昨天晚上,他也再次表明了这样的意思,确实非常仗义。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王公子立刻接了起来,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激动地说:“王峰,你决定要来了是吗?”

我说是的,我一会儿就坐飞机过去。

王公子说:“好,等你来了,咱们再好好商量!”

有了王公子这句话,我的心里顿时踏实很多。挂了电话以后,我便耐心地等着通知登机的广播。半个多小时以后,广播终于响起,我也立刻起身,朝着入口走去。

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与此同时,我妈也带着王大头和老歪,去了地处罗城郊区的第一监狱……

因为一晚没睡,所以在飞机上,我也抓紧时间休息了下。好在现在的我身强体健,只要稍稍休息一下就能恢复不少精力。坐飞机当然是很快的,不到半个小时,就落到了省城的地界上。

其时,才刚上午九点,清晨的阳光普照整个大地。

我是以王巍的身份出现在省城的,现在的我基本上已经不用王峰的面具了。下了飞机以后,我便立刻给王公子打了电话,王公子说他已经到了机场门口等着接我。

见到王公子后,王公子还重新适应了下我王巍的脸,接着才开车带我驶离机场。

王公子开了一辆黑sè的奥迪A6,低调、沉稳、大气。车上,他跟我说,按照时间推算,刘家迎亲的车队已经到了冯家,现在是去冯家呢,还是直接到刘家等着?

我说到冯家去,我想早点见到千月。

王公子说这个点赶过去,很有可能会扑个空,到时候又得再追,搞得太匆忙了。

我想了下,王公子担心的不无道理,便说:“那咱们就在两家的必经之路上等着,直接把冯千月从婚车上抢下来。”

在半道上劫人,总好过到刘家去劫人,成功率也能稍微提高一点。王公子说有道理,又问我在哪守着。我拿出手机,调出手机上的地图,分析过刘家和冯家的方位之后,最终指着其中的一个十字路口说道:“去这。”

这个十字路口,是刘家娶亲归来的必经之地,而且道路宽敞、四通八达,劫了人后也方便我们逃脱。我给王公子讲过原因之后,王公子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说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定下最佳方位,实在强的可以。

我说这不算什么,只要稍微用点心,谁也能够找得出来。

王公子没有废话,立刻驱车载我前往那个十足路口。与此同时,他还吩咐了不少手下也赶过去,埋伏在四周准备配合我们的行动。王公子对我确实没得说,也不枉我俩当初那么好的感情了。

到了十字路口之后,王公子把车停在一个隐蔽的小巷,专心地等着刘家娶亲车队的到来。说来也怪,平时挺热闹的大街,今天竟然挺冷清的,感觉并没有多少车驶过,似乎提前被人清过场了。

不过想想今天是刘家公子和冯家小姐结婚的日子,也就可以理解了,以两家在省城的地位,清个场也不是很难的事。

我和王公子坐在车上,等待着迎亲队伍的到来,百无聊赖之际当然也会说说话。一开始还随便扯点过去的事,到后来就不可避免地谈到了我舅舅,王公子问我:“省城人人都说小阎王迟早会走上和李皇帝一样的路,是真的吗?”

这样的问题,当初在谷山之上,王公子其实已经问过,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问了一遍又一遍。我也只能沉默不语,表示默认。王公子叹了口气,说:“那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次合作了吧。而且,我这次帮你抢亲之后,刘家和冯家肯定也再容不下我了,以后小阎王来攻我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再帮我的。”

王公子性格直率,但不代表他是一个傻子,他将这其中的利弊看得清清楚楚,也知道今天这事一出之后,他在四联之中就再也呆不下去了;他也知道在我舅舅虎视眈眈的情况之下,和另外三大家族保持良好关系才对自家有益;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是选择帮我!

我忍不住转过头去,按着王公子的胳膊说道:“阿文,你放心吧,我不会让我舅舅攻你王家的!”

王公子摇了摇头:“你能劝你舅舅别打一统省城的主意才好!”

我沉默下去。

这事,我哪里能劝得动?

王公子也不再说话,我们两个共同盯着车窗外面的十字路口。

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鞭炮声突然传来。

我们这边的规矩,迎亲的车队在经过路口,或是转弯的时候,都要抛上一挂百响的鞭炮。不过刘家财大气粗,普通人家是一百响的,他家偏偏要扔一万响的,一时间整个十字路口青烟弥漫、炮皮飞溅,还伴随着礼花不断飞向空中。

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刘家的迎亲车队来了。

王公子立刻拿出手机给他的手下打电话,通知他们准备行动。

我握紧了方向盘,脚尖也轻踩在油门处,车子的发动机发出嗡嗡嗡的声音,像一只快要冲出山林即将捕猎的虎——我和王公子说了车子由我来开,他也放心地把车子交给了我。

我的计划很简单,就是直接冲撞婚车,阻住车队的去路,接着王家的人冲出,趁着混乱,把冯千月拉到我们车上。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只待婚车出现在我们面前。

青烟渐渐散去,一列豪华车队也慢慢出现。

我和王公子都屏住了呼吸。

然而眼前的场景却令我们大吃一惊。

车队的前后竟然都有闪烁着红蓝光芒的警车护送,两边更是布满了警用摩托,每一辆摩托上都坐着全副武装的警员。

该死的刘家,竟然叫了警车护送,而且阵仗还相当不小!

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强抢新娘啊。

我和王公子都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车队在警车的护送下慢慢驶过十字路口,各种豪车、跑车自然不必多说,婚车则是一辆加长的林肯,车身上布满了鲜红的玫瑰花。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车里的影子,冯千月和刘璨君就坐在车里。

我和冯千月的距离是那么近,又那么远。

近到只隔着十几米,只要我冲过去,就能见到她了;远到仿佛隔着千山万水,我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也休想见她一面。

刘家显然有备而来,就是防止有人抢亲,才布下这样的阵仗。

“王峰,怎么办啊?”王公子焦急地看着我。

我没有答话。

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就是再足智多谋,再狡猾奸诈,面对这么多的警察也只能歇菜。

我想到了火爷。

如果我给他打个电话,一定可以把这些警察全部调开。

可是这需要时间啊,等到命令一层层下来,刘家的车队早就回家去了。

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列车队缓缓驶过十字路口,距离我的位置越来越远,最终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王公子知道我已放弃半路抢亲的计划。

“看来只能到刘家去了。”王公子说。

和当初的谷山大战一样,半道上没能劫成,就只能前往虎狼之敌,这是最坏的结果,却非去不可。

我点点头,咬紧牙齿,立刻踩了油门,朝着刘家的方向而去……

而王公子,也迅速吩咐他的手下,全部前往刘家。

迎亲车队一般都是比较慢的,所以我们迅速超过车队,并抢先一步赶到刘家。

刘家在省城的另外一个方向,正好和冯家一南一北。刘家在数大家族之中到底是不是最厉害的,这个有待定论,但如果说刘家是最有钱的,一定没人再有异议。

刘家的庄园竟然比冯家的还要大。

作为省城最晚一个跻身“家族”地位的刘家,发展速度快的确实令人咋舌,实打实的后来居上。冯家有的,刘家统统都有,连绵数公里的私人马路、接二连三的岗亭,气派的大门和浩大的庄园,今天处处张灯结彩,弥漫着喜庆的氛围。

而且,从两公里外就开始设卡了,没有请柬的都不能进。

王公子当然是有请柬的,而我身为他的“司机”,当然也成功混了进去。但王公子的那些手下,则全部都被拦在门外,就算要和刘家发生冲突,也肯定不是现在,所以只能先让他们在外面守着。

凭着王公子的请柬,我们得以继续驱车前行,一直开到通往刘家庄园的大门口才停了下来。门口当然停满了各种豪车,庄园里面则是锣鼓喧天、热闹非凡,中央布着一个十分华丽的舞台,前方的草地上则摆满了椅子和桌子,此刻已经宾朋满座。

一眼望过去,有很多的熟人,除了我舅舅那一脉的人外,省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基本上都到了,在人群中我甚至还看到了火爷。

虽然省城之中大部分人都知道了王峰就是王巍,而王巍是小阎王的外甥;但他们毕竟还没见过王巍,也不知道王巍长什么样子,所以现在的我还是很安全的。

但冯家有人是认识我的,毕竟当初我到冯家去过,虽然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也保不齐有人认出我来。

所以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稍稍做了一下改装,戴了一顶帽子在头上,将帽檐压得很低,挡住我大半张脸。现场这么热闹,人又这么多,应该没人会注意到我吧?

我仍以王公子的司机身份伴随左右,低调而内敛,没人知道我就是当初的火曜使者王峰,如今的小阎王外甥王巍。

不过,王公子的身份到底不太一般,所以主动过来和他打招呼的挺多。车队还没有到,我就跟王公子说了一声,暂时和他分开,独自在庄园之中四处走了起来。

庄园之中处处透着喜庆的氛围,每一位宾客都西装革履,手里握着红酒杯谈笑风生;舞台上方的屏幕上,则播放着刘璨君和冯千月的结婚照,刘璨君本身就长得挺帅,冯千月也非常漂亮,两人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做着各种各样的动作合影,真的称得上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

刘家和冯家虽然昨天才广发喜帖,但这些照片肯定不是一夜间就能照好的,说明两家筹备这件事情已经有段时间了。

不过我没有心情欣赏刘璨君的帅照,而是盯着照片里的冯千月看个不停。身着各种华美衣服、妆容也无比精致的冯千月看上去当然光彩照人,是个当之无愧的大美人,就连当初像仙女一样的赵雪晴也不能和她相比;可我不知是不是出了幻觉,总觉得她的眼神之中藏着挥之不去的忧伤,照片里的她虽然也在笑着,可每一个动作都透着呆板和僵硬,仿佛十分的不情愿……

简而言之,照片里的那个她毫无生气,看上去一点都不活泼,像是灵魂都被抽离一样。

我正看着照片发呆,突然听到一声高喊:“新娘子接回来了!”

我猛地回过头去,只见大门外面果然来了一列车队,正是之前在十足路口见到的那支迎亲队伍,婚车还是那辆贴满鲜花的黑sè加长林肯。庄园里的人都嬉笑着往外涌去,我也被汹涌的人群簇拥而去,很快就能婚车团团包围起来。

最先从车上走下来的是刘璨君。

虽然我一直都很讨厌刘璨君,但不得不说今天的他确实是太帅了,身上穿着一套白sè的修身西服,一看就价值不菲,脚上也是一双白sè皮鞋,同样高贵大气。

刘璨君站在车前,便立刻引起一阵欢呼之声,而他微微摆手致意,脸上还挂满微笑,看上去光芒四射。现在的他,确实像个标准的白马王子,更是万千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人群中甚至有些花痴女生控制不住地叫了起来。

“这也太帅了吧!”

“是啊,冯千月真是好福气,竟然能嫁给这么一个大帅哥!”

“嘿嘿,想要嫁给刘璨君,也得是冯千月这样的大小姐才行啊!”

一片欢呼声中,刘璨君轻巧巧地走到车子的另一边,十分绅士地伸出手去,轻轻把车子的门拉开。接着,冯千月也走了出来,冯千月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头上也戴着一顶镶着珠宝的头冠,正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再配合她天仙一般的容貌,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如梦如幻,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公主一样。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但我在看到冯千月的刹那,我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可能是冯千月穿了婚纱的原因,我只觉得现在的她是全世界最美的女孩,无论是谁都不能和她相比!

她美的摄人心魄,美的让人心醉!

实际上,周围的人应该也是同样想法。因为在冯千月走出来的瞬间,显然竟然一片鸦雀无声,无人欢呼也无人喝彩,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她,仿佛看到了九天上的仙女。

直到刘璨君牵起冯千月那双白皙滑嫩的手,开始缓缓往前走去的时候,现场众人才惊醒过来,爆发出一阵前所未有、惊天动地的呼喊!

与此同时,现场也响起了激昂的欢庆音乐,更有无数礼花射向天空,虽是白天,却也绚丽多彩。在人群的呼喊声中,刘璨君挽着冯千月的手,踩着地上的红地毯,缓缓朝着正中央的舞台走去。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小花童,都长得十分可爱,还伸手提着冯千月的婚纱。

看着二人渐渐远去的背影,人群中的我是完全傻了、木了、呆了。

他们两人是那么的般配,刘璨君英俊潇洒,冯千月美丽动人,站在一起堪称金童玉女、天作之合。而我在人群中,却像一只卑微的老鼠,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众。

看着刘璨君牵着冯千月的手,而冯千月完全不抗拒的场景,我的眼睛确实红了,心里也像有把刀子在割。我相信冯千月一定是有苦衷的,可她和别人走向婚姻的殿堂也是事实,我不可能装作视若无睹。

这个女孩本来应该是我的,就算抛开我们两人本就有的婚约,我们也是两情相悦、彼此相爱的,她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她,我们甚至都能为了对方付出生命!

这样情投意合的两个人,最终却不能走在一起,这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

在锣鼓喧天的音乐声和铺天盖地的欢呼声中,刘璨君和冯千月这一对新人终于走到了舞台上。同样西装革履的司仪已经等候多时,在两位新人站在台上之后,他便呼吁众人抓紧落座,结婚仪式马上开始。

舞台下方,众人纷纷落座,我也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心中仍旧无比混乱,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人群之中,我能看到观众席的最前方坐着一些重要人物,四大家族的家主也都坐在那里,刘德全、冯天道、葛天忠,还有王公子。甚至,我还看见了冯千月的母亲,那个美貌的贵妇人,今天的她同样衣着华丽,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冯天道和刘德全就更开心了,两个已经年近五十的家主,均是一脸笑呵呵的模样,显然也很幸福。

在司仪的控场之下,偌大的庄园很快安静下来,金sè的阳光铺洒在这一片茵茵的草地之中,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美好。两位光彩夺目的新人就站在司仪身边,而我的眼睛却始终盯着冯千月不放。

虽然我就坐在观众席中,但冯千月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心有灵犀地看到我,现在的她虽然非常美丽,可是眼神看上去有些呆板,整个人也有点僵硬,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和那些结婚照里的她如出一辙。

不过现场的人除我以外,好像没人察觉到冯千月的异状,人人都沉浸在喜悦和欢庆之中。

司仪正说着一些场面话,他先夸了一下台上的两位新人,接着就要宣布结婚仪式正式开始。然而就在这时,冯千月却突然转过脸去,嘴巴微张,冲着司仪说了句话。

因为冯千月站在台上,手里也没拿话筒,所以并没人知道她说了一句什么。但司仪在听过她的话后,很明显地愣了一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冯千月就急匆匆地走下台去,朝着舞台后方的别墅走去……

看网友对 543 冯千月的婚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