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八十一章 会师

第四百八十一章 会师

攻下沁海渡城的第八日,黑燕军六万甲卒也陆续赶过来汇合。【零↑九△小↓說△網】

而此时,除了拓跋旗率八万残军,簇拥着大量的牲口、奴隶,往潼河入海口而去之外,拓跋部从白水城出发的援兵,也折向北上,往潼河入海口方向赶去。

眼下的局势很分明,拓跋部两支大军,必然要是在潼河的下游,寻找一地,建立起联系,熬过他们最艰难的时刻。这时候有铁崖军抵在拓跋旗所部的后腰,沁海渡就不再是必攻或必守之地,阎渊留下两万精锐甲卒,继续在沁海渡加固城池外,他亲自率领着两万战骑和四万甲卒,渡过潼河,赶去和陈海汇合,同行的还有十八具天机连弩和大量的辎重。

三天后,在尧山以东三百里外一座叫高鹘岭的石岭,两军顺利会师。

高鹘岭绵延十数里,在茫茫瀚海草原上,也只能算是小山,原本有一家六七千人丁、五六百战兵的小部族盘踞。

这个叫高鹘的小部族,最早依附于黑石汗国,拓跋颜、左鹫率部西进,他们还能闭寨自守,但等到拓跋旗、左阳率大军越过潼河,他们就直截了当投附了拓跋部,出兵出牲口,参与进尧山战事,没想到铁崖部竟然如此顽强、近乎奇迹般击退拓跋部十数万大军。

等到拓跋旗率部从高鹘岭借道通过,高鹘部全族老小都远远躲开,直到铁鲲、陈海他们率大军过来,又都跑出来迎接,表示以后要唯铁崖部马首是瞻,绝无二心。

除了将高鹘部所剩不多的蛮武,编入军中,陈海让铁鲲将其他高鹘部族人都迁往尧山东北麓安置,协助那边筑造城池——而高鹘部在高鹘岭留下来的石寨,则作为铁崖军封锁拓跋军兵马的防垒使用。

铁鲲率主力,死死盯在拓跋旗所部身后,陈海留在高鹘岭,等阎渊率部过来汇合。

陈海最早在甘泉山时就见过阎渊,但当时接触不深,黑燕军在甘泉山大溃后,阎渊就率部撤入雁门郡境内的松都山,陈海则收编黄双、乐毅所部,组建龙骧大营——他在到尧山之后,想到要借助阎渊所部制肘蛮族,才与宁婵儿专门跑到赤眉湖去见阎渊,希望能说动阎渊率部参加瀚海草原上的战局。

阎渊当时是犹豫的,作为燕州人族,贸然大举北上、进入瀚海草原,就会令诸多蛮族寝食难安,也势必会成为蛮族眼里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黑燕军残军,参与尧山战事,不论是帮哪一方,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只是阎渊也怎么都没有想到,陈海竟然能在尧山空手变出六万精锐出来。

在宁婵儿亲自赶过来报信,说龙骧营一千八百精锐武官已入尧山,那时候阎渊自然就不会再有什么犹豫了。

此时两人在高鹘岭相见,两人心里都是感慨万千,站在石崖前握手,想说什么,却都说不出口。

这时候就见鹤婆婆的羽鹤真身,破云而来,落地之时,身形一抖,化作白发老妪站在阎渊面前,说道:“小渊子,你总算还有些胆气,敢率部来助战了。”

“……”阎渊有些羞愧,给鹤婆婆行礼说道,“见过鹤真人,希望阎渊没有来迟。”

鹤婆婆也不会专为奚落阎渊而来,回想百年前道禅院的一幕幕,再想道禅院受诸阀反噬而灭,他们这些残孽辗转数十年,借赤眉教、黑燕军死而复生,谁曾想到头来还是一场空,看到阎渊此时也须发皆白,鹤婆婆剩下也是不尽的唏嘘。

“阎师兄,你可知尧山之下,为何会有道禅院的上古地宫存在?”陈海挽着阎渊的手臂问道。

“为何?”阎渊问道。【零↑九△小↓說△網】

不要说阎渊了,即便是鹤婆婆、乐毅他们都是百思不得其解:道禅院吃饱了撑着,上古时在八杆子都打不到的尧山地底,费那么大的力气、资源,建一座庞大无比的地宫。

事实上,阎渊对陈海所谓的隐脉传人,也是将信将疑。

毕竟有关尧山地宫,有关血魔大劫,道禅院只有历代大天师一人知道真相。

“阎师兄,你随我去见苍遗师兄!”陈海说道,龙骧军渐成势力,有些事情也应该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而且他也没有更好的理由,去说服阎渊率黑燕军旧部毫无保留的配合他完成接下来的布局。

陈海请阎渊、鹤婆婆随他一起,飞往高鹘岭主峰;苍遗负手站在一座石崖之上,看白云苍狗变化。

**************************

“……”阎渊、鹤婆婆跌坐石崖之上,一缕神魂被陈海带入血云荒地,精神念力消耗极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道禅院上万年来所隐藏的内幕以及他们即将要面临的残酷真相所震惊。

“眼下谁都知道黑燕军与燕州宗阀是血海深仇,因而黑燕军在榆城岭与尧山之间立足,与铁崖部结盟,诸蛮族的容忍度会较高——倘若龙骧大营直接插手瀚海的战事,势必会引起强烈的反弹,”此时,陈海也不再跟阎渊遮遮掩掩,直截了当的说道,“黑燕军旧部此时也应该趁着拓跋诸部的兵马都被吸引到潼河入海口、无暇南顾之际,立即迁过潼河,到沁海渡西南方向的首阳山安置下来。首阳山距离榆城岭仅三千里,那样的话,龙骧大营就可以提供一些必要的物资援助,毕竟三千里距离,对风焰飞艇而言,也就一两天的行程——一旦暴发血魔大劫,从首阳山撤入榆城岭,也要远比赤眉湖方便……”

“……”阎渊无声的点点头,算是全盘接受陈海的安排。

除了参与抵御血魔大劫的旷世壮举之中,还能有什么事,能支撑住他继续率黑燕军残部孤独的走下去?

说到这些事,黑燕军暂时先在高鹘岭营地休整数日,陈海带着阎渊,赶往百余里外的前锋大营,去见铁鲲等铁鲲部诸将。

这时候拓跋旗所部前锋,已经进入海陵原,后部正陆续加速往海陵原开拔。

海陵原距离尧山东北麓,仅六百里余,对精锐骑兵就一天的行程,铁崖军也没有必要立即围逼上去,暂时停留在尧山的东北休整,等将周边的部族都整合差不多了,筹措更充当的粮草,再考虑往海陵原开拔过去。

铁鲲看到陈海携带阎渊而来,特别是阎渊都没有携带扈从,他心里还是极高兴的。

铁鲲是很信任陈海,但此时在尧山以及尧山以东,聚集的人族精锐已经远远超过铁崖部的将卒,他心里总难免会有一些危机感。

阎渊能如此坦然的孤身随陈海走入铁崖军的前锋大营,说明还是极有诚意的。

陈海笑着拍了拍阎渊宽厚的臂膀,也不多说什么,迟早他会知道自己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中军大帐中早就燃起了灯火,几人分次落座后,阎渊先将白水城的动作跟几人讲了一遍。

除了一部分地处特别偏远的部族,整个瀚海东原迅速行动了起来,短短的数天之内,拓跋昊就集结了六七万人马。

白水城此时已经拥兵十万,在留下一万的必要防守力量之后,今日早晨,九万人分成三批轰然开拔,和他们同行的还有五万奴隶和数十万头的牲口,再加上之前先往潼河入海口推进的两万援兵,到时候除了潼河东岸海陵原这边的八万战兵,拓跋部在西岸,还将至少有十一万蛮兵。

听到白水城又动员了这么多的兵力,帐中诸人都是吸了一口冷气。

乐毅皱着眉头道:“拓跋部连番受挫,要将东岸海陵原的这部兵马顺利接过去,困难重重,其他部族怎么就这么痛快的出兵出力?”

陈海侧靠在椅子上,拿手指不停的敲着桌子,似乎在计算着什么,少顷说道:“这些部族已经被拓跋部绑上了战车,想下来哪里会那么容易?虽然看起来拓跋部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翻过手来收拾这些小部族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铁鲲说道:“看来拓跋昊这次是要打定主意,跟我们鱼死网破了。”

铁都站起来说道:“拓跋部还是不容小窥,不过,我们已经将魔猿城成功守住,至于能不能吃掉拓跋旗这八万人,无非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事情,却也不太重要了——而黑石城那边虽然还没有消息,但想必不是想看到我们在尧山站稳脚的……”

看到在座的人有些也露出了思索的神sè,陈海微微有些头疼,知道铁都跟很多蛮将,都有见好就收的心思。

不过,他的筹谋远不止在瀚海一隅,岂能半途而废?陈海淡然说道:

“铁崖部要想在尧山立足,必须要将敌人彻底杀得胆寒——而铁崖部这次要是能全歼或逼降拓跋部在东岸的八万精锐,何必去考虑黑石城在想什么?”

“不错,任何一支精锐战力想要成为百战精锐,必然要经历铁与火的洗淬!”铁鲲坚定的说道,他追随过陈海,知道龙骧军堪称奇迹般的崛起,最关键还是依赖陈海百折不挠的钢铁意志,尧山战事都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即将迎来更辉煌的胜利,怎么能半途而废?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八十一章 会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