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45 我,不愿意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1次加更

545 我,不愿意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1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冯天道来了!

冯千月在这个房间里呆了至少也有二十分钟了,庄园中的数百宾客还在翘首以盼,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新娘子总是缺席肯定不行。所以,冯天道便亲自来催促了。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和冯天道好好理论一下,冯千月明明和我还有婚约,他凭什么要把女儿嫁给别人?但是随着冯天道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冯千月却是焦急不堪,她立刻拽着我的胳膊,就要把我往旁边的衣柜里送。

我当然是不愿意的,但冯千月着急地说:“王峰,我求求你了,如果让我爸发现你在这里,他一定会杀了你的!”

最了解冯天道的还是他的女儿,冯天道确实做得出这种事情,他现在一门心思地想和刘家联姻,谁挡他就是和他整个冯家过不去,哪怕我是他结拜大哥的儿子,恐怕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我是来带冯千月走的,并不想把命白白丢在这里,只有留得青山在,才能不愁将来没柴烧。我一咬牙,只能按照冯千月的安排。钻进了衣柜之中。因为这是新房,衣柜里面也还没有衣服,所以正好能容得下我。在冯天道进来的瞬间,冯千月也迅速把衣柜的门关上了,关上门的刹那,她还压低声音对我说了一句:“王峰,我走以后,你要马上离开这里,千万别做傻事,你斗不过他们的!我喜欢你,永远都喜欢你…;…;但你一定要忘了我!”

“千月,你在干嘛?外面的人都在等你。”

冯天道看到女儿站在衣柜前面,有些狐疑。

透过衣柜的门缝,我可以看到冯千月回过头去,对她爸说:“没事,我正准备出去。”

冯千月说完,便朝着她爸走了过去,站在她爸的身前。冯天道意味深长地看了女儿几眼,才缓缓地说:“千月,你要相信,爸是为了你好!”

“是。”

冯千月低下头去。

“走吧。”

冯天道往外走去,冯千月也只能跟上。出门的瞬间,冯千月还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流露出巨大的伤感和不舍,也让我的心中宛如刀割,几乎要碎成一片一片的了。

虽然我还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可我也在暗中发誓,今天一定要带冯千月走!

因为视线的原因,随着冯千月和冯天道离开房间,我才发现原来疯牛也在冯天道的身后。冯天道在前,冯千月居中,疯牛殿后,三人都离开后,我的心里也松了口气,筹谋接下来该怎么办。

冯千月让我走,她是为了我好。但我肯定是不会走的。尤其是她最后说的那两句话,更是给了我无比的勇气和决心。但是不走,就得想办法了。明抢肯定是不行的,这里是刘家的地盘,又是这么重要的日子,不光庄园内外戒备森严,而且到处都是刘家和冯家的人。

就算是有王公子帮我,可就凭我们两人,又怎么对付得了那么多人?

我甚至想到一个大胆的主意,实在不行我就躲在这衣柜里,等外面的结婚仪式举行完毕,刘璨君和冯千月入洞房后,我就把刘璨君给打昏,然后想尽一切办法带冯千月离开!

这个主意实在大胆、冒险的很,可成功率也是各种办法里面最高的。

想好这个主意以后,我的手心和脚心都淌出汗来。一方面是激动,一方面是紧张,还有一点点兴奋,在刘璨君和冯千月的新房里面抢新娘,无异于从虎穴之中去掠虎子,这得需要过人的胆量和细腻的心思,而这两方面我都兼有…;…;

我还没有想完,脚步声竟又传来。

是谁来了?

我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又小心翼翼地透过门缝去看。只见疯牛去而复返,大步走了过来。

疯牛回来干什么了,难道冯千月把什么东西落在这了?

我正疑惑的时候,疯牛已经大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径直来到衣柜前面,甚至还不等我有所反应,他就“哗啦”一下把衣柜的门打开了。外面的光迅速照了进来,将我浑身上下照了一个透亮。

我和疯牛面面相觑,疯牛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怀里摸三菱刮刀,因为一场恶战很有可能就此展开。

但,还不等我把武器摸出,疯牛就已经开口:“快走!”

“???”

我一脸意外地看着疯牛,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疯牛一脸严肃,看着我继续说道:“真以为家主不知道你在这吗,他把小姐送出去后,就立刻会让人来抓你,到时候你就死无葬身之地,快离开这!”

相比于冯天道的绝情,疯牛倒是一向对我挺不错的,可能是因为冯千月的缘故,他确实不是第一次帮我了。之前在龙华集团的地下暗室和龙王以命相搏就不说了,后来省城大军围攻我的时候,也是他提醒我说不要着急,千月马上会来救我,后来冯千月果然来了。

所以我没怀疑疯牛的话,知道自己确实是暴露了。冯天道之前进来的时候,也确实有意无意地往衣柜这边看了几眼,之前我还以为他只是奇怪冯千月为什么没有梳妆而已,并没有往深处去想,现在才知道冯天道那个老狐狸早已看破一切。我还以为自己做得隐蔽,还自以为是的打算等刘璨君和冯千月入洞房以后再行动手,现在想想实在太可笑了。

冯天道那个老王八蛋做事也够绝的,竟然准备一会儿再找人来抓我,还好疯牛回来提醒我了,否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刚想好的主意,因为疯牛的到来而打乱了,这个地方肯定不能再呆下去,要先离开这里才能再做打算,无论什么时候都得先把性命保住。

所以我立刻对疯牛说了一声谢谢,便从衣柜之中出来,急匆匆往前走去。走了几步,我又想起什么,回过头来看着疯牛,说:“冯天道早就知道我是王巍,对吧?”

疯牛面sè凝重地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啊,我顿时露出苦笑。看来我在我爸那里也没冤枉他。冯天道那个老狐狸真是太诡诈了,早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还假装一无所知的模样,屡屡谋害于我,真的是一点情面都不顾及,我爸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和这种人结拜啊!

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疯牛又补了一句:“家主也没办法,他是为了整个冯家,希望你能理解!”

为了冯家,他就可以背信弃义,屡屡谋害结拜大哥的儿子吗?这种看似冠冕堂皇实则虚伪至极的理由,我实在是不想听。疯牛虽然帮我。但他肯定是站在冯天道那边的,所以我和他也没有太多共同语言。我一咬牙,转身继续往前走去,身后又传来疯牛严肃的声音:“我是让你彻底离开刘家!”

之前疯牛说我暴露了,让我赶紧离开这里,我还想着另外找个地方再躲起来,伺机而动。结果疯牛让我彻底离开刘家,这我肯定是接受不了的,我立刻回头说道:“不,我绝不能让千月嫁给刘璨君!”

疯牛皱起眉头:“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说我不知道,反正我肯定会阻止这一切的。

疯牛摇着头:“你阻止不了的,你根本不知道刘德全在现场埋伏了多少人。就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到时候你不光阻止不了千月嫁给刘公子,反而连你自己都搭进去了。王巍,你和小姐两情相悦,这我是知道的,但我也送你一句话,‘有情人终成眷属’!如果你真的喜欢小姐,就千万不要做出让她为难的事,你有这个无理取闹、无事生非的时间,不如想办法强大自己,待到有天可以真正保护小姐的时候,再来将她带走,她也一定愿意和你走的!”

我知道疯牛的意思,冯千月现在并不愿意和我走,因为整个冯家的安危都系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就像冯千月自己说的,之前谷山大战她已经做过一回糊涂事了,这回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置自己的家人于不顾,而现在能保证冯家安全的是刘家,而不是我。我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可心里还是接受不了,恼火地说:“到时再来已经迟了,冯千月今天就要嫁给刘璨君了!”

“那又怎么样呢?”

疯牛反问我说:“就算小姐嫁给别人,可她一没病二没死,人也好好地活着,照样想去哪就去哪,况且结了婚也能离婚…;…;难道你嫌弃她做过别人的妻子?”

“不,当然不!”我毫不犹豫、斩钉截铁地说出这一句话。

别说冯千月嫁过一次人,就是她嫁过两次、三次,只要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只要她还喜欢我,她还愿意跟我走,我随时都会带她离开!什么做过别人的妻子,什么曾和别人结婚,对我来说全是浮云,我也根本不会在乎!

“那不就结了吗?”

疯牛继续说道:“既然你不嫌弃我家小姐,那就不要再做这些无意义的事了,如果你真要大闹婚礼的话,到时候不光人带不走,反而自己也栽在这,还得劳烦我家小姐为你求情,那就所有人都闹得不好看了,你说呢?”

疯牛这些话虽然说得难听,可是每一个字都说得有道理,每一句话都深深戳进我的心窝。我没有能力抢婚,却还要像个小丑一样出去现眼的话,除了沦为众人的笑柄以外,什么作用都起不了。

看我沉默下来,疯牛已经知道说服了我,淡淡地说了一句:“走吧。别再想着我家小姐了。”

疯牛的话糙却理不糙,现在的冯千月确实不是我能惦记的了,我连简简单单的“我不会让我舅舅攻击冯家”的承诺都不一定能够完成,有什么资格能再拥有冯千月呢?

我也不是见sè忘义的人,可我现在真希望有能力去对抗我舅舅,希望他不要再做一统省城的打算了啊!不光是因为冯千月,还有王公子啊,让我怎么有脸再去面对这些朋友?

疯牛的一番话,将我心里刺得千疮百孔,可我却不能反驳、不能反击,不能豪气冲天地说出“冯千月由我来保护”的话。我像只被人驱赶的老鼠,狼狈地出了刘璨君和冯千月的新房,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去。

所有的人都聚在庄园里面,别墅里面仍旧空荡荡的,所以我很顺利地就出了别墅。阳光依旧灿烂,锣鼓依旧喧天,喜庆的音乐铺天盖地,四周的欢笑此起彼伏,可这一切热闹都和我无关。

踩在绿草如茵的地上,温暖的阳光洒在我的头顶和肩膀,整个天地都暖洋洋的,可我仍旧觉得浑身发冷、无比心寒。我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又像是个喝了酒的醉汉,踉踉跄跄的行走在这片硕大的庄园里面。

我刚走出别墅不久。就看到一行人匆匆往别墅里走去,他们的衣服里都鼓囔囔的,里面显然藏着家伙。疯牛果然说得没错,冯天道派人去抓我了,我只要再晚出来一会儿,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我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到处都是热闹非凡的欢声笑语,我就好像一滴水进入浩瀚的大海之中,他们想再找到我也难了。但这也并不代表我就安全了,那些人在房间里没找到我后,必然还会如实禀报冯天道,而冯天道担心我会在婚礼上闹事。也必然会和刘德全一起施展全力抓人。

我必须要尽快离开这了,否则真的会像个小丑一样被拉出来游街示众。

我像失了魂一样,在人群里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台上的司仪,正在宣读着一份婚礼上经典的誓词,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段“无论生老病死,贫穷还是富贵,健康还是疾病,你都愿意永远爱着她吗”之类的话。这段誓词众所周知,是整场婚礼的最高潮,等两个新人都答过“我愿意”后,就代表他们可以结为夫妻了。

虽然冯千月的年龄还不够。不能和刘璨君领证成为法律上的夫妻,但对民间来说,只要办过婚礼,走过这段流程,他们就算是公认的一对了,别人再想搀和就算是第三者插足了。

虽然我在离开新房之前,已经下定决心离开这里,等到有天足够强大再来把冯千月带走。冯千月嫁不嫁人,其实对我来说并没多大影响,只要我们两个是彼此相爱的,我就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做不道德的事。

但是这一刹那,在听到台上传来司仪严肃而庄重的声音之后,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停下来的脚步。虽然我知道自己的现状非常危险,冯家和刘家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来搜捕我,但我还是站住脚步、回过头去。

台上,高大英俊的刘璨君和仙女般美丽的冯千月正面对面站在一起,二人都是光芒四射,吸引着现场所有人的目光。而司仪站在他们身边,已经庄重地念完了那段经典誓词,并且把手里的话筒递到刘璨君的嘴边。

这一刹那,现场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紧紧盯着刘璨君。

而刘璨君也不负众望,豪气冲天地大喊了一句:“我愿意!”

刘璨君当然是愿意的,他爱冯千月爱得深沉。等这一天也已经等了很久。刘璨君是真的很爱冯千月,在这个充满各种诱惑的省城,以刘璨君的家境和身份,还有他不俗的相貌和身材,想要寻欢作乐、四处掠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可这么久愣是一点绯闻都没有传出来过,不管他这个人本身的能力和人品如何,他对冯千月的一片真心确实无话可说。

可想而知,在刘璨君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后,台下立刻起了一片欢呼和喝彩,人人都为他感到开心和激动,人们自发地鼓着掌。大叫着。司仪好不容易把场面控制下来,接着又看向了冯千月,继续念起了那段经典誓词,台下也再度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屏着呼吸看向新娘。

然而就在这时,几个汉子突然急匆匆走向坐在观众席前面的冯天道身边,俯身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冯天道的面sè顿时严肃起来。

显然,那些汉子到新房里找过我后,发现我并不在,所有又来给冯天道报信。冯天道的脸sè一变,显然就是有事发生,引得众人纷纷看去,就连旁边的刘德全也朝他看了过去,用眼神询问他怎么回事。

司仪也被现场的气氛打断,迷茫地看着台下。

也不知道冯天道说了句什么,刘德全便点了点头,继续抬头看向台上。

冯天道也对着司仪说道:“没事,你继续吧!”

冯天道说完以后,便对身边那几个汉子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几个汉子纷纷点头,便退到一边去了。大家都以为没什么事,于是又纷纷看向台上,等待着婚礼继续进行。

而我却能看到,那几名汉子在退到一边以后。又立刻串联了更多的人,以扫荡的方式恰巧在场中搜寻起来。

我知道他们是在找我。

按理来说,这时候我该走了,可我还是不死心,就是想看看接下来的场景,冯千月难道真的会愿意嫁给刘璨君吗?这样的事对我来说其实是种找虐,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我又往下压了压自己的帽檐,缩在某个角落继续看着台上。现场人多,而且热闹,又是在这种关键时刻,那些汉子也不会大张旗鼓地搜索。只能小心翼翼地寻着,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找到我的。而且我现在是王巍,不是王峰,很多人并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所以我决定冒险继续观看下去。

台上的司仪又在深情款款地朗诵那一段经典誓词了,他每说一个字,我的心里就痛上一分。这样的话,本来应该是问我的啊!刘璨君站的那个位置,也本来应该是我才对…;…;

那段誓词比较长,司仪刚念到一半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朝我靠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还以为被人给发现了,一颗心顿时高高悬起,同时又本能地去摸三菱刮刀。但是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王公子,王公子本来是在最前面坐的,现在来到我的身前我都不知,看来我是看得有点太入迷了。

王公子来到我的身前,就匆忙地问:“怎么回事?”

之前王公子让我到后面去找冯千月,然后想办法带冯千月离开,结果冯千月又重新出现在了台上,这让王公子非常疑惑,所以才来问我。而我也只能苦笑着对他说道:“她不愿意跟我走!”

王公子没有说话,而是轻轻叹了口气。

王公子自然知道是为什么。

“那你准备怎么办?”王公子问我:“还要抢吗?”

“不了。”我缓缓地摇着头,看着台上的冯千月,心如刀绞。

先不说抢婚能不能成功,就算能够成功又有什么用呢,冯千月并不愿意跟我离开。

王公子又叹了口气,起身离去,坐回到了前方的观众席里。

我仍旧缩在角落里面,呆呆地看着台上。司仪已经念完了那一段话,并且把话筒递到了冯千月的嘴边。又一幕高潮时刻即将来临,现场众人都屏起呼吸看着台上,连口大气也不敢出,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只要冯千月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她和刘璨君就正式结为民间所认可的夫妻了。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冯千月并没有像刘璨君那样果断利索地说出那三个字来。而是露出一些迟疑和犹豫,嘴巴动了几下都没有开口。这一下,台下不免起了一些骚动,很多人都面面相觑,也有一些声音渐渐传了开来。

“看,还是忘不了王峰吧?”

“唉,没做好准备就别上台嘛,这下刘家的面子可往哪搁!”

“嘿嘿,这回可有好戏看啦,刘家的家主不发火才怪…;…;”

这些声音里面,有叹息的,有疑惑的,也有幸灾乐祸的,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冯千月久不答话,就连司仪也有些尴尬,身经百战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求助似的看向台下。

和众人说的一样,刘德全的脸sè果然难看极了,但他没有当场发作,而是抱起双臂,冷冷看着台上的冯千月。

站在冯千月对面的刘璨君也急了,小声地说:“千月,你怎么回事,快说我愿意啊…;…;”

台下的冯天道也恼火了,直接站起身来冲着台上说道:“千月,你干什么?快点答话!”

面对重重压力的冯千月仍旧没有说话,反而回过头来看向台下。

冯千月的脸sè苍白,表情哀伤,人人都以为她是在看冯天道,可是我却知道,她的目光在四处搜寻着,她就好像知道我在台下似的,目光最终落在了我的身上。

台下有好几百人,可她恰好不偏不倚地看向了我,我们果然还是心有灵犀的,哪怕隔着千山万水也能看到彼此。

冯千月只看了我一眼,眼泪便簌簌地掉落下来。

看到冯千月竟然哭了,众人也都非常吃惊,纷纷面面相觑。这一刹那,我的一颗心砰砰跳着,浑身上下也浸满了汗水,几乎忍不住要大喊出来,想冲上台去把冯千月带离这里。

可冯千月在看了我一眼之后,便迅速回过头去,像是不认识我似的,也像是彻底下了决心。众人都以为她想好了,也纷纷松了口气,刘德全也把双臂放了下来,冯天道也放松地坐了下去。

我的一颗心也沉了下去,所有的热血和冲动全部沦为灰烬。我知道,冯千月最终还是选择妥协了。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我呆呆地看着冯千月,眼神之中一片黯淡,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

对我来说,整个世界仿佛一片黑暗。

而冯千月,主动从司仪的手中接过话筒,接着转身看向台下,嘴唇轻启,大声地说了四个字。

“我,不愿意!”

看网友对 545 我,不愿意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1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