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46 冒天下之大不韪

546 冒天下之大不韪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不愿意!

冯千月略带空灵却又充满坚定的声音,通过话筒瞬间传遍整个刘家庄园。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在这片庄园之中轰然爆开,所有人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冯千月。

现场,是一片诡异的寂静,仿佛所有人都被冻住了一样。

身经百战的司仪都傻眼了,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让他无所适从,完全不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应对,只能再一次求助性地看向台下的刘、冯二位家主。

冯天道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接二连三的意外让他这位冯家家主也坐不住了,他再次站起身来,咆哮着说:“千月,你搞什么!”

但是不等冯千月答话,旁边的刘德全突然狠狠一巴掌拍在旁边的扶手上,实木的扶手虽然没有应声而裂,但是也微微颤抖,彰显着刘德全此刻心中的愤怒。

接着,刘德全也站了起来,淡淡地说:“冯家主,看来我儿子是配不上你闺女,是我刘家高攀不上,你还是把你闺女带回去吧!”

刘德全以前喊冯天道都是老冯,这次直接喊了冯家主,显然心里非常不爽。

说完这句话后,刘德全又抬头看向台上,霸气地说:“君儿,我们走!”

刘德全的处理方式无疑是最正确最果决的,冯千月都当众说不愿意了,那刘家也没必要热脸贴着冷屁股。如果刘璨君能二话不说,立刻就下台跟着他爸离开,还能为刘家找回一点面子,意思是他们也不在乎这个媳妇。但是,刘璨君毕竟还是太爱冯千月了,他好不容易才和冯千月走到了这一步,和冯千月一起穿着新人的衣服站在台上,岂能因为一点点意外就放弃呢?

他实在舍不得啊!

“不,不……”

刘璨君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哀求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希望刘德全能帮他力挽狂澜,继续把这场婚礼进行下去,毕竟只差一步,就能和冯千月结成夫妻了!

但,刘德全显然已经烦了,冯千月一次次地搞出这种事情,身为刘家家主的他已经忍受不了,斩钉截铁地说:“别废话,以你的条件,省城多少千金和名媛等着你挑,快跟我走!”

“不,不……”刘璨君还是拼命地摇着头:“我只要千月!”

趁着这个机会,冯天道也抓住了刘德全的胳膊,焦急地说:“老刘,你别着急,可能我闺女还没做好准备,等我再和她说一说!”

刘德全却把冯天道的手甩开,不耐烦地说道:“没准备好就别来啊,这不是玩我们吗?!”

话虽这么说,但刘德全也没有再叫自己的儿子走了。显然,他潜意识里也希望这场婚礼顺利进行下去,刚才只是想给冯天道施加压力而已。冯天道也立刻会意,冲着台上的冯千月说:“千月,你干什么,这几天的话都白和你说了吗?!”

看来我猜得没错,冯天道确实没少给冯千月灌输要和刘家联姻的观念。与此同时,台下也起了一片窃窃私语的声音,仍旧是以谴责冯千月的居多,觉得她没准备好还来这里,简直就是涮人玩的,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乐呵呵地看着台上的局势变化。

面对重重压力,站在台上的冯千月,却依旧是一副倔强的模样,面sè冷漠地盯着台下的众人,有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感觉,对冯天道的训斥也无动于衷。

冯天道的怒火更盛,黑着张脸喝道:“别耍小性子了,赶紧和司仪说你愿意!”

“我不!”

冯千月终于开了口,说出的这两个字却格外坚定。现在的她,倔强地像是冬天盛开的梅花,无论面对多大压力都坚持着自己的主见,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敢爱敢恨的冯千月,而不是那个只会躲在房间里哭哭啼啼、唯唯诺诺的冯千月!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又不嫁了,记得当时在新房里的时候,她还表现得那么坚决,还让我以后把她忘了;转眼之间,却又以这样固执的一种姿态面对自己的父亲和台下的众人。

但是我想,以冯千月的性格,始终无法对着刘璨君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来吧!

果然,在冯千月说出“我不”这两个字后,又红着眼睛对冯天道说:“爸,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也能够理解你的做法,可你到底有没有为我考虑过呢?就算我们需要和刘家结盟,通过其他方式难道就不行吗,为什么一定要强迫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呢?爸,我不是一个物品,也不是一颗棋子,我是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还是您一手抚养长大的女儿啊,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我一辈子都过得不幸福吗?”

冯千月这一番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伤感之言,听来着实让人心疼,台下有不少人甚至都轻轻叹起气来。但,唯独触动不了冯天道,冯天道依旧黑着脸说:“千月,你还太小,根本不懂爸爸的良苦用心!再说,你怎么知道自己就一定过得不幸福呢?你要相信爸爸的眼光,璨君这个孩子确实不错,他在婚后也一定会对你好……”

冯千月的眼泪又淌了下来,摇着头说:“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我怎么会觉得幸福呢?在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给我幸福,他就是……”

“你给我闭嘴!”

冯天道就像知道冯千月要说得是谁一样,也知道她说出那个名字之后会引起多大的轩然大波,所以立刻将她的话给打断了。

但就算是冯千月没说出口,现场众人也都能猜得出来是谁,庄园里面又起了一片窃窃私语。站在台下的刘德全,脸sè也更难看了,恼火地看了冯天道一眼,显然在给他下最后通牒,如果还是行不通的话,这场婚礼就不用进行了。

冯天道正欲开口,冯千月又继续说道:“爸,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已经改了主意,反正说什么我也不会嫁给刘璨君的,要么你就把我杀了!”

冯千月果决的话语再次传遍整个庄园,看来这场婚礼无论如何也进行不下去了,台下的议论之声也越来越大,不过还是谴责冯千月的多,毕竟现场还是刘家的人多,要么也是刘家的亲朋好友。

但冯千月始终一脸倔强的样子,显然根本不把那些骂声放在心上。

看到冯千月如此执拗的模样,我的心中当然无比澎湃,同时也起了巨大的冲动,想要上台把冯千月给带走。先前我之所以放弃抢亲,除了自觉对抗不过刘、冯两家以外,还觉得冯千月根本不愿意和我走,我就是把天捅个大窟窿也没有用。可是现在,冯千月表现出了抗拒的一面,甚至不惜将自己置身在大片骂声和父亲的谴责之下,也依然不改自己的初衷和主意。

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这样固执的冯千月,我又怎么忍心让她独自一人!

如果一定要和整个世界对抗,那我愿意和她并肩站在一起,承受所有的风雨和灾难!

想到这里之后,我便准备站起身来,然后走向舞台。然而,就在我刚要站起来的时候,一双大手突然按住了我的肩膀,又将我按了下去。我惊讶地看向旁边,只见另外一个同样戴着帽子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我的身边。

看到他的侧脸,以及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我一下就认了出来,竟是龙王!

龙王这张脸实在太有辨识度了,虽然长得不太好看,也常常挂着玩世不恭的笑,但总是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你……”

还不等我说话,龙王就轻轻“嘘”了一声,继续说道:“不要着急,看看再说。这场婚礼能顺其自然地停了最好,你上去反而会火上浇油。”

刘家和冯家联姻,是断然不会请龙王的,谁都知道龙王是我舅舅的人。那就是说,他是悄悄混进来的,这事对他这种神人来说应该不难。我不知道他来干什么了,也不知道他怎么看到我的,我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他,但是龙王显然并没有和我继续说话的打算,而是聚精会神地看着台上。

不过龙王说得没错,如果冯千月执意不愿的话,谁也强求不了她,这场婚礼也只能罢休;如果我要上去,反而会引发另外一场风波。

不管怎样,有龙王在我身边,我的心里也稍稍踏实了一些,跟着看向台上。

此时此刻,冯千月还是那副冷漠的样子,仿佛谁都不能改变她的主意。而刘德全也彻底发了怒,他决定不再给冯天道机会,直接大喝一声:“君儿,我们走!”

接着便大步走上台去,连看都没看冯千月一眼,扯着刘璨君的胳膊就要离开。刘璨君当然还是不愿,大叫着说:“我不,我不,我要和千月结婚!”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刘德全狠狠一巴掌甩在刘璨君的脸上,台下的人也都倒吸一口凉气,这场婚礼显然已经成了闹剧。

但刘璨君实在太倔强了,挨过一巴掌后还是不肯离开,哭着喊着一定要和冯千月结婚。冯天道也迅速走上台去,站在女儿的面前怒火冲冲地说:“是不是一定要逼我当众给你跪下,你才肯嫁给刘公子?好,那我就给你跪下了!”

冯天道一边说,一边作势要跪的模样。

堂堂冯家家主,竟然说跪就跪,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看来也确实是不打算要脸了,为了逼迫女儿嫁给刘璨君,他已经无所不用其极,堪称厚脸皮界的王者。

冯千月就是再固执、再不愿,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亲生父亲跪下。刚才还神情冷漠、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她,顿时慌了,立刻伸手扶住父亲的双肩,说爸,你不要这样!

冯天道半屈着膝,咬着牙说:“我就问你一句,你愿不愿嫁?”

一边是准备当众下跪的父亲,一边是忠于自己的真心,冯千月彻底没了主意:“我,我……”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冯天道竟然还能使出这招,简直就把“不要脸”这三个字做到极致了,这样下去的话,冯千月肯定要就范了。我不能再等下去,我看了旁边的龙王一眼,就准备上台去阻止冯天道,但龙王再度将我的肩膀压下,轻声说道:“这事比较复杂,不用你来插手!”

什么?

我正疑惑不解地看着龙王,就听到一连串豪迈的大笑声从人群之中传出,接着,一个宏亮而霸气的声音跟着响起:“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冯天道啊冯天道,用这种方式逼迫女儿嫁人的,你算是普天之下第一个了吧?”

这个声音仿佛有种魔力,不自觉地便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去。只见人群之中,出现一个身穿黑sè风衣的高大男子,风衣的帽子也戴在他的头上,将他大半张脸都遮住了。

但是,随着他把帽子缓缓揭下去后,一张刚毅黝黑的脸便出现在众人面前,左边眼皮上还有一道刀疤,正是前段时间刚刚杀死李皇帝,并取而代之成为杨皇帝的小阎王……

看网友对 546 冒天下之大不韪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