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十四章 震云中(三)

第二十四章 震云中(三)

自从北魏都城迁离平城之后,这里就又恢复了边地荒僻小城的本来面目。

冬日苦寒,突厥在侧,生存在此,每一日似乎都是在挣命。

不要说比之中原的通都大邑了,就算是更南面一些的善阳神武等地的热闹,云中都比之不过。只是这种秋日与草原部族的交易,城中才算是有些人气。

谁也没想到,今日居然在城中闹出了这般事情,有这么大的场面。恒安鹰扬兵大战来诉冤的商队,居然一时间还拾掇不下来!

看着七八名队正齐上,百姓们就是又一阵大哗:“这是做甚?这般好汉子,就不能让他们直见刘鹰击么?”

恒安鹰扬府的队正一级,都是有名有号的人物。是临阵披坚执锐,冲杀在前的中坚。要知道恒安鹰扬府编制二千七百人,能上阵的队正也就是六七十之数。而恒安鹰扬府是能抗突厥万骑的存在!

更不用说后面还有苑君玮跟进,这位恒安鹰扬府的后起之秀,虽然未曾跟随刘武周出征过高丽,但是在去年和突厥的大战中一战成名,一次冲阵连挑五名突厥狼骑百夫长,杀到了执必部阿贤设执必落落的大旗之前。

连苑四都出马了,这些商队汉子虽然直冲到云中城内,怕是也就到头了。苑四是恒安鹰扬府中出名的心狠手辣,落到他手里,能不能见到刘武周,真是不好说的事情!苑四真要一意孤行下去,什么事情还有他兄长苑君章在刘武周面前承担!

而在这些商队厮杀汉子后面,只有一个十八九岁的英俊少年,看不出一点厮杀汉的模样,虽然也迎了上去,又派得上什么用场?

那黑脸军将呼喊苑君玮未得回应,咬着牙齿握住了腰间悬着的一杆铁鞭握柄,这铁鞭算是出了号了,正常军中铁鞭,六七斤的分量顶天。这铁鞭却足足十斤朝上,如门闩仿佛。最后这黑脸军将还是未曾将铁鞭抽出来。

难道真的为了这个商队和苑君玮翻脸?他背后还有苑君章站着!这可是刘鹰击最信任的心腹大将!入娘的,刘鹰击怎生还不来?

呐喊声中,那七八名队正踩动缰绳,扬起兵刃齐上!

七八骑健马卷起的烟尘当中,就这样一头撞了上去。一名队正长矛一点就撞开了一名侠少手中直刀,欺身进去轻巧巧就将那侠少揪了过来,随手掷于马下。

又一名队正挥舞两把直刀,只一掀两名庄客手中兵刃就飞上了天,接着马上双手一分,翻腕刀柄撞在庄客肋下,痛得他们跌落尘埃。

就这般只是一照面,刚才还在咬牙抵抗的庄客侠少,就被打得七零八落!

只有宋宝和韩约还在大呼酣战,长矛铁盾飞舞,三四名鹰扬兵队正近身不得,兵刃几下碰撞轰然作响,火星四溅。

苑君玮从后抢至,马槊一颤,啪的一下就抽在韩约向前挥出的神荼铁盾之上,这一下就抽得韩约浑身巨震,身子往前一倾倚住神荼铁盾,这才稳住门户。而苑君玮早就借这一弹之势槊杆横扫向宋宝,宋宝反应极快,斜矛格挡。啪的一声巨响,宋宝全身一颤差点滑落下马,而苑君玮向前一探身,马槊似乎平空又伸出几尺去,槊锋扎向宋宝肋下!

韩约已经不及迎过去帮手,只能脱手将郁垒铁盾掷出,砸向苑君玮手中槊杆。但一名队正抢上,手中蒜头铁锤当的一声砸中郁垒铁盾,火星飞溅之中,郁垒铁盾落地,那队正也被震得虎口流血!

宋宝只能镫里藏身躲向座骑另一面,但另一面也有一名鹰扬兵队正抢过来。手中直刀刀背向下狠狠挥砍,这些宋宝没了回旋余地,只能闭眼等着被砸落马下!

一柄单钺戟突然伸了过来,月牙状的单钺向上,一下格住直刀,接着一翻一扭。这柄军中直刀顿时脱手飞出,接着戟杆横扫,啪的迎向了苑君玮扫来的马槊。

兵刃相交,苑君玮又向前探身送出槊锋,但是单钺戟向前一滑,就势用单钺别住槊杆,在槊杆尾端向下一沉,苑君玮整个身子都带得向下伏去,马槊槊锋噗的一声扎到了土里去!

韩约大吼一声:“乐郎君,用不着你出手!”

持单钺戟之人,剑眉飞扬,似笑非笑的看着略显狼狈的苑君玮,不是徐乐又能是谁?

一戟出手,就救了宋宝顺便让苑君玮扎土去的徐乐,好整以暇的对着杀红了眼睛的韩约一笑:“我不出手,大家都得躺下,怎么去找刘鹰击诉冤?”

苑君玮猛然抽槊抬头,正迎着徐乐的目光。

这位恒安鹰扬府的年轻将领,再没想到,这个一直藏在阵后的小白脸,居然如此能打!

韩约本事,苑君玮看在眼中。虽然路数不同,但苑君玮心下也不得不认同韩约身手,这是真正军中手段,见得了大场面的。有这般人物在商队中,怪不得这支小小商队能收拾了常舒欣这一火人,更有胆sè直冲云中城来。

但是却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英俊得都有些让人妒忌的家伙,却才是深藏不露的第一好手,只是一击,就让自己吃了闷亏!

一下就让自己槊锋扎土,等于就把门户都让出来了,真正战阵之中,只怕自家都死了几个来回!

旁观的那黑脸军将在后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种马战长兵刃,在这英挺少年手中,简直是使得出神入化!这到底是谁家子弟,这到底是个什么商队?

场中被徐乐这一击,震得一时都停顿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

徐乐一笑,对苑君玮道:“杀那火长常舒欣的人是我,决意来云中城寻刘鹰击的也是我。倒是辛苦你一路追赶了…………有什么事,都冲着我来罢。”

接着徐乐又对着韩约一摆手:“你们都退开去。”

韩约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停住,一踩马镫,退向后面。宋宝滚鞍再坐回马上,惊疑不定的四下看看,被徐乐目光一扫,顿时一扯缰绳也退了开去。

徐乐一摆单钺戟,淡淡一笑:“你们一起上罢。”

这一句话,顿时就让周遭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英挺少年,竟然要单人独戟,迎战苑君玮以下恒安鹰扬府这些精锐战将!

苑君玮红了眼睛,他从来都被目为恒安府后起之秀,兄长爱护,刘武周看重,突厥大军阵中来去自如,何尝受过这种轻视?

而徐乐并没有在意苑君玮几乎要将自己撕碎的目光,只是好整以暇的立马于此,静静等待眼前恒安鹰扬府精锐战将齐上。

被爷爷保护了十八年,胸中那点男儿意气,那点少年锐气,在一向笑嘻嘻的英挺面孔之后,越来越难压制得住。

突厥在侧,郡中离乱,王仁恭刘武周内斗不休,英杰男儿,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神武县中,在爷爷的羽翼之下,已经呆得太久太久。

爷爷啊爷爷,我是真的想闯一番男儿事业出来啊!想查清楚你一直不肯说的父母死去的原因,想把你受的委屈全都弥补回来,我知道你心中其实也是对我有这样一番期望,不然你为何教我这一身本事?

男儿事业,先自云中城开始吧。有多大就闹多大,却看这刘武周,还出不出来!

徐乐长戟一摆,风中自有杀伐之声!

苑君玮马槊前指,厉声大吼:“杀了他!”

看网友对 第二十四章 震云中(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