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八十三章 辟水奇阵

第四百八十三章 辟水奇阵

尽管知道是徒劳,但是陈海还是让铁鲲写一封招降书给拓跋旗过去。

看到招降书所罗列的条件,拓跋旗愤恨的一把将降书撕碎掉。

按照招降书所列,拓跋部非但要同意潼河沿岸的大小部族,从此之后唯铁崖部马首是睚,还要将拓跋部族地境内的所有燕州苦奴,都送到海陵原来——拓跋部真要答应这样的条件,以后也不要想在定波湖畔立足了。

在拓跋旗看来,再有两天的时间,从白水河而来的援军主力,就会抵达潼河东岸,到时候两部隔河相望,制造船只、输送粮食,这一仗鹿死谁死还难说呢。

虽然失去东北峰这个制高点,势态上有些被动,但海陵原东北麓的山谷,相当开阔,一面临河,两面石岭陵峻,是易守难攻之地,拓跋旗还是有信心能坚守下去。

拓跋旗一边在山谷西侧,挖壕沟、筑护墙,与占据东北峰的敌军主力拉开距离,另一方面派出奴隶在潼河西岸的临河滩地,伐木修造码头,以便援兵及补给能源源不断的输送到西岸来。

考虑天机连弩密集发射的特性,拓跋旗还下令将山谷两翼的树林都砍伐来制住更宽更厚的木盾;同时也在营地里横七竖立的编造木栅墙以便天机连弩从空中突袭来时,营地里的将卒能有更多的遮掩物。

陈海站在海陵原东北峰之巅,能将三四十里的拓跋部临河大营持得一清二楚——这么近的距离,苍遗甚至还能时不时施展一道紫霄神雷,轰劈过去,令拓跋部将卒疲命不堪。

铁鲲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说道:“这拓跋旗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都到这种山穷水尽的局势下了,还在负隅顽抗——若不是怕可惜了他手下这些蛮勇,说不得还是要将他彻底赶进潼河下了饺子。”

陈海哈哈大笑道:“说到底这个拓跋旗还算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我们承受不住过于巨大的伤亡,也似乎笃定我们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扩充实力,他这才想着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抢筑码头……”

待铁崖军、黑燕军主力都从资水、野鹫河调过来,从两翼钳制住东北峰以东的两道石岭,陈海、铁鲲则正式在东北峰的东坡半山腰峡口开始筑坝。

拓跋部诸多蛮将看到这一幕,都非常的讶异,说是护墙,中央却没有一道供兵马进出的墙洞。

大坝?

左鹫喃喃自语的说道:“这铁崖部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么?在半山腰筑坝能有什么用,难道还是怕潼河有朝一日会倒灌上去?”

拓跋旗本来眯着眼睛,听到左鹫最后一句话,将冷汗都要吓出来。

且不说那头修成妖胎的妖蛟有行云布雨的神通,瀚海草原的夏天,雨量充沛,东坡半山坡的大坝筑城,一旦储水形成悬湖,他们八万多精锐、数万燕州苦奴及数以十万计的牲口,不就都位于这些悬湖之下?

拓跋旗将自己的担心说出,众人皆是大惊失sè。

要是拓跋旗的猜想成为现实,那他们在谷底的这几万人马,还不都得被冲入潼河之中被淹死?

引刀一快,战死沙场是每个蛮族最荣耀的归宿。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脖颈之处一直悬着利刃,还不知道这把利刃什么时候落下才是最可怕的。

两日之后,处理完所有大军征调事宜的拓跋昊,就赶到西岸来,跟其子拓跋旗以及左阳、左鹫等将汇合。

甫一从魔鹫上下来,拓跋昊瞪了一眼伏地迎接的拓跋旗等人,冷哼一声也不说话就往营帐中走去,拓跋旗与左阳几人低着头,在后面跟着。

“拓跋部、克烈部诸多,将千年族运都押在你身上,就让你弄成这个样子?”嘶哑的声音让拓跋旗一阵心悸,他虽然没有抬头,但是羞愧面对父亲拓跋昊此时恨铁不成钢的愤怒表情,嗫嚅了一阵,什么话都没能说出。

此时已经入秋,乍起的秋风吹得帐外的大旗烈烈作响,看到帐中气氛尴尬,左阳咳嗽了一声,上前说道:“族长也无需太过责怪宗子,只是那铁崖部不知何时与人族勾结起来,又得了几十头妖兽相助,这才让宗子吃了大亏,实在是非战之罪。”

“左兄,为了拓跋和克烈二部,你受此重伤,我拓跋昊铭记在心,但是,”拓跋昊说到这里,又指拓跋旗道:“输了就是输了,找不得其他理由的。本来战场之上,输赢都属寻常,但是不察局势,将自己逼到绝地,白白枉送了这么多蛮勇的性命,我还说不得他?眼下局势已经危如累卵,你要如何应对?”

听得拓跋昊发问,拓跋旗咬着牙整理思路,说道:“当初我寻此地扎营,就便是考虑主峰制高点展不开兵马,虽然不利固守,但主峰这一侧峡谷深长,能拒强敌,却未料铁崖部用心如此狠辣,抢占主峰后,竟然想着筑城蓄水,要将我等淹没在此地。唯今之计,我们一方面趁其大筑没有筑城之前,往南北两侧尝试突围,同时我们还要多造能蓄气的皮囊以及木筏,以备不时之需……”

听到这里,拓跋昊缓缓的点头,知道拓跋旗这时候至少还没能彻底慌了心神,说道:“你能想到这几点,说明还没有彻底乱了分寸,而但凡我们有视死如归、放手拼搏的斗志,谅铁崖部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又跟左阳说道,“眼下危局,还望你我两族能够同心协力,咬牙熬过去,今日我当着诸将的面立下大誓,待回到定波湖之后,汗王之位,你我两族同推贤者居之。”

以往决定组建汗国时,是确定以拓跋部为首、克烈部为辅,此时拓跋昊许下这样的承诺,克烈部在大帐里的蛮将听了神志也是微微一振。

****************************

接下来,海陵原东北麓的战局就骤然紧张起来。

拓跋部不甘心被困在峡谷之中,前往东麓的峡口太狭窄,地势又势,正面又有二三十架天机连弩峙守,在最终被大水冲溃前,拓跋部精锐只能悍不畏死的往两翼的石岭冲锋,才有可能在高湖筑成蓄水之前撕开口子冲出峡谷。

而铁崖军与黑燕军也是分别从两翼,疯狂的抢占狭长的石岭,尽一切可能将拓跋部八万兵马及大量的奴隶及牲口,彻底的压制在峡谷里。

随着东坡峡口大坝一天天增高,两翼战况也越来越惨烈。

拓跋部加紧时间赶造大木筏之时,非但不组织将西岸的人员撤走,甚至还每天从东岸运送数百蛮兵过来,以补充东岸的伤亡损耗,摆出一副要与铁崖部同归于尽的势态。

如此血腥的战场,令齐寒江等人看了也是心惊不已,困惑不解的问陈海:“爷,这拓跋部莫非犯了失心疯,非要将族中的悍勇都耗尽了才甘心?”

陈海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才是拓跋昊、拓跋旗父子的高明地方——他们此时想撤,没有足够的船只及木筏,而且只要有人先撤,后面的军心就会彻底乱掉,根本抵挡不住我们从后面强攻。他们此时每日从东岸送几百援兵过来,一是跟我们及他们在西岸的将卒表示死战到底、不退一步的决心跟立场,稳定军心最为重要,同时也是要令我们不敢进逼得太激烈;另一方面,输送过来的援兵,我想多半是那些与拓跋部关系疏远又不怎么听话的小部族子弟,多损耗一些,反而方便拓跋部日后直接吞并这些小部族……”

强悍的蛮勇未必甘于驯服,但部族想要扩张,妇孺儿童有时候会更显得重要,陈海这些天一直都在东北峰主张观战,还能看不透这些蹊跷?

“日,这么多的花巧?”齐寒江骂骂咧咧的说道,他领兵打仗还行,其他花花心思却是不多。

**************************

前前后后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敌军不间断的强袭下,东坡峡口的大坝依旧顽强的造到有十五六米高。

说来也是奇怪,海陵原东北麓这段时间,偏偏就下了几场零星的小雨,大坝造成,却还没有机会蓄水,但这也是无关紧要。

这日清晨,拓跋旗在大旗里正准备安排今天的攻势,突然听见从东南方传来一阵欢呼声。

拓跋旗走出大帐,看到父亲拓跋昊这时候也从东岸御空飞来,与左阳等人站在大营的空旷处,就看见铁崖部筑好的石坝上空,一条百余米长的青麟蛟龙狰狞飞腾起来……

这段时间苍遗都没有直接参战,一直都在东北峰坐镇,这时候突然见到他变出真身,拓跋旗也是心惊,心想这头妖蛟真要怒冲下来,唯他与父亲拓跋昊联手,才有可能抵挡一二。

但这头妖蛟真要出马,要么代表着敌军今天会组织一次大攻势,要么代表敌军会有其他大的动作。

拓跋旗惊疑间,就见苍遗身周渐渐被一层蒙蒙的青气笼罩,渐渐的,风开始打起了旋儿,天空暗了下来,一团雨云迅速凝聚成形。这雨云起初只有数百丈方向,但风暴越刮越大,雨云也是越聚越密,越转越快,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那云团就延伸了十数里长,将东北峰的山头完全笼罩住。

大坝筑成、布雨降水?

拓跋旗心惊的看向父亲,他还以为铁崖部会等大坝筑得更高一些才开始储水,没想到这就开始了。

拓跋旗这时候也早已将东北峰的地形都研究透彻,知道峡口大坝筑得有二十米高,铁崖部就能在东坡的半山腰蓄水形成一座五百余亩水面、十五六米的高湖。

这样的水量,要是从峡口倾泄下来,是会在三十多里狭长的峡谷形成滔天的洪水,但还不足以将他们的大营完全冲毁掉。

这段时间,他们除了尝试往两翼突围外,还在大营外围挖掘东接潼河的宽沟,在大营的西面修筑能抵挡洪峰冲击的厚石墙——说到底,要是铁崖部在东坡峡口所造的大坝,仅有十四五米高,还无法对他们形成致命的威胁。

暴雨倾盆而下,一个时辰就将五百余亩宽的高湖注满,但这时候东北峰上空的雨云却完全没有消散的迹象,雨势越发狂乱起来。

这时候,拓跋旗看到高湖的水面明显高过大坝一截,却没有溢流出来,还在越蓄越高,这时候背心都凉了半截:铁崖部到底谁有如此强的神通,能将数以百万吨的湖水,强行挡住?

辟水阵!

拓跋昊早年修成道丹后,也曾修成燕州人族的模样,到金燕诸州游历过,知道燕州宗阀擅长炼制法器法阵,东坡半山腰的情形,必是在筑成的大坝,再布下辟水阵,硬生生将高出大坝一大截的湖水硬生生拦住,而一旦将辟水阵撤出,数以百万吨、千万吨的湖水,就会比大坝垮塌还要快数倍甚至数十倍的速度冲泄下来。

拓跋昊这一刻,也是脸sè苍白,他原以为拖到最后一刻,实在不行还能将拓跋部、克烈部的本族精锐第一时间撤到东岸去,哪里想要铁崖部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时间。

照这个雨势,再有一个时辰,湖水就会蓄得有三十米高——只有一个时辰,他们能撤出多少人?这时候还没有几只木筏停靠在西岸!

“拓跋昊、拓跋旗,此时可以谈谈投降之事了吧?”陈海身穿一袭青袍,从东北峰之巅跨步踏出,似缓实疾,须臾间越过数里虎空,就站到东坡峡口大坝前,扬声朝下方大营里的拓跋昊、拓跋旗说道。

乍起的秋风吹皱了江水,也吹皱了拓跋昊的傲气。

他曾经无数次面临生死绝境,却没有一次像此时这般令他深感无力,或许自己是真的老了。

拓跋昊伸手制止住左右愤怒躁动的蛮将,叹了一口气,将战甲、佩剑解下来,又将早年从雍凉缴获得一枚灭灵戒摘下来,递给拓跋旗拿着,阻止忠心耿耿的扈卫追随,他独自一人缓步往前走去。

拓跋昊虽然老了,两鬃斑白,背也有些佝偻,但差不多两米三四的身高,青黑的脸颊上疤迹交错,丑陋之余还透漏着他当年纵横瀚海东原的威猛。

他布满青鳞的双臂,依旧充满着可怖的力量,略有些浑浊的眼瞳里,藏着凶光,仿佛像一头噬人的妖虎,似乎都会不顾一切的猛扑上来。

“虽然不知道尊驾如何称呼,铁崖部的事情,尊驾都能做主吗?”拓跋昊盯着比他要短两头的陈海,瓮声问道。

“铁鲲就在东北峰之巅,拓跋族长,要不要亲自跑过去问一问?”陈海哂然笑问道。

“拓跋部不是不可以降,但铁崖部如何保证不出尔反尔?”拓跋昊死死盯住陈海的眼瞳,拓跋旗在尧山惨败,就是没有料到会有一支精锐人族战力突然出现在尧山,也没有料到黑燕军会突然参战,比起议降,他心里更好奇,眼人这人到底是谁?尧山到底是怎么回事?

“拓跋部此时还有资格,跟我们讨要什么保证吗?”陈海问道。

拓跋旗这一刻,仿佛是又苍老了十数岁。

他此前不断的从东岸运送援兵过来,都是从附庸小部族抽调出来的丁壮,除了表面上坚定斗志,宣扬死战到底的决心之外,更主要的目的就是将拓跋部、克烈部的本族精锐,一点点的调到沿河岸集结,这样即便有朝一日,铁崖部将大坝筑成、在他们的头顶蓄成大湖,破坝放水,拓跋部、克烈部的本族精锐,还是有机会逃脱出大半……

他没想到最后一刻,竟然会来得如此迅速。

“我现在提三点条件:其一、拓跋部即刻将白水河荡内所藏的所有木筏毁去,放弃一切抢渡潼河的计划,也需即刻停止进攻两翼的石岭;其二、将所有从潼河西岸的部族征调的兵马交出来,而东岸集结的援军,即刻解散或撤回白水城去;其三,将克烈部、拓跋部族地所有的燕州苦奴,即刻遣人送入沁海渡城集结。做到这三点,克烈部、拓跋部的本族精锐,再有两个月等到潼河冰封,自可以踏冰东归;特别是第一点,要有片刻犹豫,一个时辰后,大水倾泄就会而下,拓跋族长到时候勿谓我言之不预也……”陈海绷着脸说道。

“……”拓跋昊欲哭无泪,他纵横一生,也不是没有降过,早年甚至还附庸在克烈部的麾下混日子,但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天,他会面对没有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

“……”拓跋昊艰难咽了一口唾沫,不甘心的问道,“尊驾到底是何人?”

“比起拓跋部未来的命运,拓跋族长似乎更关心我是谁啊?”陈海哂然一笑,伸手释出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与拓跋昊单独隔绝起来,笑道,“天机侯陈海见过拓跋族长……”

拓跋旗他们虽然在二十多里外,但他们的六识已经达到察听百里之微的极深境界,要是不用额外的禁制,他们对陈海与拓跋昊的谈判听得一清二楚,却单单最后几句话,令他们不知道陈海到底是谁,也不知道陈海最后几句话,跟老族长到底说了什么,竟然令老族长又陡然老出数岁的样子,狼狈不堪的就回来了。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八十三章 辟水奇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