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十六章 震云中(五))

第二十六章 震云中(五))

云中城外,距城不远处还有矮山错落,这些矮山,也是整个云中城的防御体系一部分。

在这些矮山之上,都设有小而坚固的堡寨,用来牵制攻方不能直薄城下。而这些堡寨和城墙之上弓弩射程相连,攻方要是先要扫平这些堡寨,就先要遭受城墙火力杀伤,不时还有鹰扬兵出城反击。

要对付这种整然的防御体系,除非就是拥有绝对优势的兵力,一边攻击堡寨,一边牵制城墙,同时还要忍受沉重的伤亡。但云中城小,周遭贫瘠,展开大军野无所掠,如突厥大军这种没什么辎重后勤的军队在城下呆上十天半个月就得挨饿。

这样的防御体系下的云中城,加上一支精锐的恒安府鹰扬兵,的确是挡在突厥大军面前的一道铁门闩。突厥南下,要不就是只能弃而不顾,还得忍受后路被云中城军马骚扰,要不就是走雁门郡那条路,实在是头疼已极。

但是在今日,这些矮山上聚拢的全是人。

城外百姓,还有赶来交易的胡汉两边商队,因为入城不得,全都涌到山上,挤挤挨挨的朝城内观望。

而这些矮山上堡寨的守军,只要不靠近过甚,也不去管这些人,守军同样在寨墙上垫着脚只是朝城内观望。

刘文静车子,也到了矮山上,在护卫的簇拥下站在车辕上,看着城中那一场厮斗。

那些河东六军府精选出来的护卫,全都看得满脸震惊,实在没想到今日在云中城看到了这样的好手!

徐乐这等人物,应该是将门世家才能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才,临阵之际,可以一骑当千,破阵摧锋,在此乱世,会是最耀眼的存在之一!

这等人物,怎么就会变成小小一个行商,还被恒安府鹰扬兵刁难截杀,来找刘武周诉冤?

而对刘文静而言,那些六军府赤佬们不时倒吸凉气之声,惊呼赞叹之声,半点没往心里去。他只是在心里反复琢磨一件事情。

这岁数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出sè郎君,自己应是在哪里见过,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

想到深处,刘文静只是狠狠一跺脚:“这郎君到底是何人?”

~~~~~~~~~~~~~~~~~~~~~~~~~~~~~~~~~~~~~~~~~~~~~~~~~~~~~~~~~~~~~~~~~~~~~~~~~~~~~~~~~~~~~~~~~~~~~

在另一处矮山之上,那两名九姓鞑靼装扮的贵人之间,也发生了这样的问话。

护卫们紧紧簇拥着这两名贵人,尽力为他们遮挡,生怕堡寨上鹰扬兵看到他们的形迹。

这两名贵人,却只是紧紧盯着一箭之地的城内,尽力想看得更清楚些。那年长贵人面沉如水,终于忍不住发问:“这郎君到底是何人?”

当然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话,徐乐所谓乐郎君之名,只是在神武县中有点名气,不像宋宝,还曾经到马邑郡中别的地方闯荡过,在云中城中还有几个识得他的人。

对于云中城的马邑土著而言,徐乐都是横空出世,一战而震云中。这些草原上的异族之人,又怎么能说出徐乐的底细来历?

那年少一些的贵人却看得眉飞sè舞:“汉人之中,当真是人才济济!一个马邑郡就有如此人物,更不知道在晋阳,在长安,在洛阳,还有何等样出sè的人物!”

年长一些的贵人扫了年少贵人一眼,微微沉默。自家这个小主人什么都好,但是就是太过于心慕中原,将来接过青狼旗执掌部族,可千万不要这般才好…………

但这都是将来的事情了,现下这场恶斗只看得年长贵人心里沉甸甸的,一个马邑郡,就有如此多出sè人物。幸得汉人自家四分五裂,才有突厥崛起的机会,而这样机会,决不能错过!此次之行,一定要为部族打开南下之路,让这马邑郡,成为突厥人来去自如的牧场!

云中城内,厮杀场中,突然又响起一阵惊呼大哗之声。头顶堡寨寨墙之上,鹰扬兵只是指着城内,一个个扯着嗓子大喊:“尉迟将主出马了,尉迟将主出马了!”

两名贵人对望一眼,都是神sè凝重。居然是恒安鹰扬府中第一斗将,连突厥人对之都觉得胆寒的尉迟恭,亲自下场出手!

~~~~~~~~~~~~~~~~~~~~~~~~~~~~~~~~~~~~~~~~~~~~~~~~~~~~~~~~~~~~~~~~~~~~~~~~~~~~~~~~~~~~~~~~~~~~~~~~

此刻城中,也是一片大哗之声,这黑脸军将翻身上马,双持槊鞭,策马步入斗场之中,震动了所有围观之人!

苑君玮成就所谓斗将之名,除了自己的确有不少本事之外,更多还是靠他兄长苑君章扶植出来的。冲撞突厥大阵,连挑五名百夫长,直杀到能看见执必部阿贤设大旗的战绩,也是身边有众多恒安鹰扬府精兵悍将护持,那一次冲击,为了援护苑君玮,折损了好几名队正。

而这名黑脸军将,就是真真正正的恒安府第一斗将,尉迟恭尉迟敬德!

尉迟恭出身善阳,年少时候就流落到云中以打铁为业,以勇力闻名乡里。后来加入恒安鹰扬府中,顿时就脱颖而出。刘武周自高丽回归执掌恒安鹰扬府,倾心接纳尉迟恭。而尉迟恭也向来慕刘武周豪侠公平名声,甘心为之效力。

而也正是因为尉迟恭归心,刘武周才能将恒安鹰扬府完全掌握。

去年与突厥一场大战,最终在突厥退军之际,刘武周率恒安鹰扬府主力出而截击之际,至始至终,始终为先锋的,就是这位尉迟恭!

尉迟恭领精锐咬着突厥人大军,反复攻击,打散了突厥人好几支大队,夺还了数千被掳掠的百姓。最终突厥人设下陷阱想吞了尉迟恭这支军马,还是被尉迟恭硬生生杀透重围,与接应的援兵汇合!

临阵之际,尉迟恭一槊一鞭,浑身衣甲如血浸一般,万军之中来去自如身姿,到现在都深深印在突厥狼骑心中。

如果说刘武周威望素著,是恒安鹰扬府的根本,那这位雄武天生的尉迟恭,就是恒安鹰扬府最为锋利的獠牙!

在无数人的惊呼声中,尉迟恭策马而入斗场,又对着苑君玮大吼一声:“苑四,你让开!”

苑君玮又一次被迫退,回过头来凶狠的看着尉迟恭:“爷爷不让!杀了这小子再说!”

尉迟恭怒道:“你还嫌咱们恒安鹰扬府的脸丢得不够?”

苑君玮平日里对尉迟恭也算是面上保持几分敬意,但是今日实在是被羞恼冲昏了头脑,对着尉迟恭就吼了回去:“和我兄长说这话去!你要是不退开,爷爷连你一起打!”

尉迟恭哈的笑了一声,一磕马腹,坐骑腾跃而前,顺手将马槊夹在腋下,空出一只手来,,揪住苑君玮的绊甲丝绦,一把就将他扯下马来!

扑的一声闷响,苑君玮坠马在地,这一下摔得好重,一时间竟然爬不起来。

而围着徐乐狠斗的鹰扬兵们,被尉迟恭这一下震住,纷纷束手,策马退了几步。只留下一地还在呻吟的鹰扬兵。

烟尘渐散,被围着狠斗了一气的徐乐显了出来。抬眼望去,正和尉迟恭沉沉的目光碰上。

尉迟恭抬起铁鞭,一点徐乐:“我保你能见到刘鹰击,只是今日不将你打下马来,恒安鹰扬府脸就算丢干净了。”

徐乐打量了尉迟恭一眼,嘴角一扬:“我听过你的名号,不过这马,我是准定不下的。”

尉迟恭也哈哈一笑,突然暴喝一声,马槊在手,催马直撞了上来!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章 震云中(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