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十七章 震云中(六)

第二十七章 震云中(六)

徐乐脸上终于显出了几分郑重的神sè。

尉迟恭冲撞而来的气势,虽然单人独骑,但是比之鹰扬兵斗将一涌而上,凶险处却迥然不同!

自小从爷爷手中磨练出来,此前鹰扬兵虽然一涌而上,各sè兵刃齐举,又快又狠,还有一定配合章法。但在徐乐眼中看来,还全是破绽。

包括苑君玮在内,人是人,兵刃是兵刃,之间毫不相干。明显上手学的就是打法,其他都是在厮斗中磨练出来的。

而且身体底子也有缺陷,都不够活,该变的时候变不快,该爆发的时候虽然看起来炫目,但是爆发力也远远不够,方寸之间进退在徐乐眼里慢得比乌龟也强不了太多。

而徐乐自六岁开始学艺,每一处关节,每一分用得上的肌肉,都在徐敢手里精心打磨过,再配合上药浴。几乎就是金子堆出来的,要不然以徐卫独力开辟了徐家闾这个聚落,单纯过一个乡村豪户生活,那是绰绰有余,哪里会穷得这样厉害,现下连免行钱都交不起了?

而学艺之初,上手就是练法,站桩,功架,这都是磨练在最绝处时候气息流动顺畅与否,六识敏锐与否,肌肉关节变化迅速与否。然后才是各sè拳脚兵刃的打法习练。

这样的底子,这样严格而循序渐进的学艺过程。整个人才像是装了机关消息一般,一触即有变化,一旦变化则迅捷与爆发力兼备。兵刃与人就是一体,随心所欲!

所谓现下当道的军功贵族世家,每家都有这样的家传心法,才一代代的磨练出可以撑门立户,披坚执锐的子弟,在汉末以来的大乱中生存下来,壮大起来。而平民百姓出身,与之区别就在这里!

一人之力独战恒安鹰扬兵众将,只要有长兵刃扫开圈子,守住门户,打得对手跌跌爬爬,真不是什么太为难的事情。

而尉迟恭冲撞而来,双手持槊,左手前探领着槊杆,右手虚握在后,同时倒持着铁鞭,与槊杆平行藏住。一槊来得势大力沉,而槊锋又在微微颤动,仿佛随时会因应徐乐的应对而生变化。而藏着的铁鞭在欺近之后随时也会飞出,只是这个架势,就让徐乐感受到了足够大的压力!

这世上总是有些天才,不然也不会有一代代的寒门子弟崛起为无敌猛将。或者身体底子好,或者在学艺甚至直接厮斗的过程中触类旁通,远远超出侪辈。按照尉迟恭的出身来看,他就是这万中无一的习武天才!

不过自己几十个人都打了,对着尉迟恭再认怂,这不是一路辛苦都白费了么…………

更何况,这尉迟恭我又不是打不了!

在尉迟恭策马直撞过来之际,徐乐却在众人的注视当中,撒手将单钺戟丢掉,同样双持从苑君玮手中夺来的马槊。

单钺戟这种兵刃,实在就是装逼用的,重心不平衡,徐乐从宋宝手里抢过来用着,也只为让开单钺那一面不容易出人命。现下对着移动铁塔一般撞来的尉迟恭,再这么托大,真被打下马来,那脸可就丢大了!

无数人屏息凝神的注视当中,徐乐和尉迟恭两杆马槊,终于撞在一起。

啪的一声闷响,这声闷响不是很脆,却直震到每个人心里去。离圈子稍微近些,就在这一瞬间,只会觉得胸闷喘不过气来,震得似乎五脏六腑都在剧烈晃动!

徐乐尉迟恭两杆马槊同时翻绞,想将对方槊锋压在底下。一瞬间就翻了好几个身,接着两人就已经近身,同时盘槊对抽,又是啪的一声闷响。几名离得近的鹰扬兵皱眉掩耳,似乎下一刻就会吐出来也似!

一旦近身,尉迟恭一声大喝,藏在槊杆处的铁鞭一分,跟着扫出,而徐乐马槊一打尉迟恭马槊,接着斜立,护住身侧,鞭槊相交,这一鞭打得马槊几乎弯到了极限,但跟着就弹了起来,直刺尉迟恭胸口!

尉迟恭单手持马槊被打沉下去,铁鞭也被弹开,门户稍一松动徐乐就钻了进来。尉迟恭吐气扬声,在马鞍上错腰几乎挪了个九十度,险险将这一槊让开,接着撒手弃鞭,同样双持马槊,回防遮护。

烟尘斗乱,两人坐骑盘旋,两杆马槊如两条黑龙夭矫飞舞,见缝就钻,槊锋,槊杆,槊纂,每一处都可以伤人。每次碰撞就发出震人的闷响之声,转瞬间就打了四五个盘旋,两槊不知道对撞了多少次!

原来城内城外数千人围观,不时还发出惊呼声喝彩声,现下云中城内外却是一片寂然,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场好斗。

每个人生怕发出半点声响,惊扰到铁塔一般的尉迟恭,惊扰到那锐气飞扬的少年!

斗到间深里,尉迟恭哈哈大笑,声震四下:“痛快!痛快!”

徐乐嘴角笑意更是明显,尉迟恭杀得痛快,自己又何尝不是?

困居神武十八年,在爷爷羽翼下成长。有的时候真的怕稍微伸展手足,就将天捅破一个窟窿。

徐乐从来都不是一个笨人,甚而称得上聪明。虽然志在鹰扬天下,但深深明白爷爷矛盾的心理,只想他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不要追问自己来历,不要管自己父亲母亲为什么而死,不要问仇人是谁。徐乐从十岁起,就绝口未曾提过,也从来只是笑嘻嘻的好脾气对人。

神武侠少厮斗,徐乐也只是在后站脚助威,凑个热闹。

但徐乐知道,自己心底潜藏着的那条蛟龙,终有一日,会张牙舞爪,雄飞而去!直到将这天都撕裂!

爷爷倒下了,放自己出神武了。徐乐在爷爷眼神中读出了他的心意。

天下要乱了,我再也保护不了你了,乐儿乐儿,震动这个天下吧…………爷爷老了,无能为力了,你却有可能,掀翻这让爷爷忍气吞声,郁郁于边地十八年,日日思念自己逝去儿子,所有这不公道的一切!

杀常舒欣,一路而向云中,斗苑君玮以降恒安鹰扬府诸将。徐乐还收敛了不少锋芒,而对着尉迟恭这恒安鹰扬府第一斗将,终于能放手施为自己十八年来磨练出的身手。

这如何又不是一件快意之事?

在尉迟恭的呼声之中,徐乐展颜也笑:“这就痛快了?”

一句话说完,徐乐已经双手持槊,高高举起,就这样劈头盖脸的砸下来,一记接着一记。尉迟恭连挡两记,震得双臂都在颤抖。而再一记下来,尉迟恭向上举槊迎起,徐乐挫臂回收,中途硬生生变向,接着又扎尉迟恭胸口。迫得尉迟恭只能深吸气大拧腰闪避,而徐乐一槊扎出去势头还没用老又回收,再高高举起砸下!

这下两人不再打马盘旋,就这样硬桥硬马的猛打猛撞,但徐乐在猛砸的同时,不断变招,正面侧面间或就是一槊横空变化飞来,又快又狠,一沾就收,然后又是硬砸!

斗场当中,只听见两槊碰撞之声不断响起,这节奏的变化直是让尉迟恭难受得要吐血,力气不知道朝哪里使合适。以尉迟恭山一般的身形,两膀九牛二虎一般的气力,就因为这节奏的变化,居然被徐乐砸得在坐骑上身形摇晃不定,不断拧身闪腰,落在了下风!

所有围观的恒安鹰扬府军将士卒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连尉迟恭都落在了下风,这商队少年,难道要打遍恒安鹰扬府不成?

而在另外一侧,被尉迟恭扔出去的苑君玮,翻身而起之后,一直咬牙看着场中厮斗。在所有人目光都被斗场吸引住的时候,苑君玮却悄悄的扯弓在手,搭上一支狼牙破甲锥。弓开如满月,死死咬住徐乐身形,在徐乐又一槊狠狠挥下之际,苑君玮吐气开声,撒手放弦,一箭就射向徐乐胸前!

而在苑君玮身后,十余名灰头土脸的亲卫,这个时候也持弓在手,纷纷搭上羽箭!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 震云中(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