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53 谁都不许拦着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5次加更

553 谁都不许拦着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5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爸这一巴掌抽得真是惊世骇俗,现场大部分人都没反应过来,纷纷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这幕。要知道冯天道的身份可不简单,在省城地下世界的地位足可排到前五,甚至就是以前的李皇帝,都不可能这样当众扇他一个巴掌!

所以可想而知,众人的心中是多么惊骇,纷纷露出极度不可思议的表情,刘德全更是把眉头深深锁了起来,当然,之所以要说大部分人,是因为还有那么几个人并不吃惊,反而始终一脸的淡然,好像早就知道我爸会这么做似的。

他们就是站在我爸身边的我妈和王大头、老歪以及天奴,这几个人比谁都要淡定。

冯千月看到她爸挨巴掌有点着急,我妈冲她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她没事,冯千月只好站着没动,但是眼神依旧担忧地看着她爸。

对了还有我舅舅,在我爸和我妈一行人来了以后,他就始终都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但是现在,他也微微抬头看着冯天道的窘状,嘴角之间勾出一抹冷笑。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我的心里倒是怦怦直跳,心想我爸上来就抽冯天道一个巴掌,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啊。万一把冯天道激得狗急跳墙,我爸这点人要想扛住冯家的大军,估计悬啊!

冯天道在省城大小也是个人物,此刻突然被我爸当众扇了一个巴掌,那脸红得简直跟刚摘下来的红富士苹果似的了。但他这红并不是愤怒的红,而是羞愧的红,他的眼神之中没有任何怒火和杀气,有的只是羞愤和惭愧,低着头说:“大哥,我知道错了,您别生我气了…;…;”

现在的冯天道,乖巧地简直像条家犬,和之前咄咄逼人、冷血无情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看着冯天道现在委曲求全的模样,真的很难让我相信这是我爸一个巴掌就能产生的效果,可这一切确实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眼前,这不是梦境,也不是幻想,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爸本来就长得老,住过几年牢后看上去就更老了,脸上的皱纹像是沟壑一样横七竖八,但他的一双眼睛却格外明亮,而且杀气逼人。面对冯天道的诚恳道歉,我爸并没有收手的意思,而是指着冯天道的鼻子,大声说道:“冯天道,你今天给我当着大家的面说清楚了,你闺女和我孩子之间,到底有没有婚约?”

“有…;…;”冯天道的声音像蚊子哼哼。

“大声一点!”我爸愈发凶狠。

“有!”

冯天道立刻站直了身体,像当兵的突然被教官点名一样,语气激昂地说:“两个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就有过婚约了!”

冯天道这句话一出口,算是为这件事情盖棺定论了,我和冯千月之间的感情光明正大,不存在谁不守妇道。更没有什么第三者插足,我们两个才应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四周也起了一阵议论之声,都在谴责冯天道做事太不厚道,一家闺女哪能许两家呢?但他们似乎被我爸的气势所慑,声音始终不敢太大。

听到冯天道的话,站在不远处的刘德全自然脸sè难看极了。像他这种人,自诩脑袋瓜子好使,所以很忌讳被人欺骗,冯天道这回算是把他耍了。不过这种时候,也暂时没人在乎他的想法,众人的注意力仍旧集中在我爸和冯天道的身上。

得到冯天道肯定的答复以后,我爸的脸sè才稍微缓了一些,他回头看了冯千月一眼,又对冯天道说:“多好个闺女,被你折腾成什么样了!”

冯天道羞愧地低下头去,轻轻应了声是,感觉他在我爸面前完全失去了底气,只有乖乖挨训的份儿,不敢有任何的抵抗。但这并不算完,我爸又伸手指着我,说好,婚约的事咱们说完了,再来说说我儿子的事。冯天道,当初我儿子初进省城。我专程让他给你带了封信,托你帮他一起对付李皇帝,结果你都干了点什么?你竟然想趁这个机会骗他签下退婚协议!

说到这里,我爸顿了一下,又狠狠瞪了冯天道一眼。冯天道的头更加低了,似乎地上有个地洞,他就要钻进去了。我爸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成,这些事也都可以略过不提,毕竟我现在是落魄了,给你带不来什么好处,你不想履行当初的婚约也情有可原,我老王也无话可说!可我儿子后来单枪匹马来到省城对付李皇帝,也不打算再寻求你的帮助了,而你不帮他的忙也就算了,竟然还屡屡给他下绊子,甚至数次差点置他于死地,你又怎么解释这件事情?!怎么,兄弟做不成,还打算跟我做仇人么?”

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我爸的语气再次凌厉起来,眼神之中也迸发出惊人的杀意。这股杀意绝不是一般人能发出来的,那是真正经历过无数杀戮和战斗的人才能拥有,这股杀意并不是针对我的,可在旁边的我都感受到了这份可怕的力量,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寒噤,都不敢正眼看我爸了。就像我后来觉得我妈很陌生一样,我现在也快不认识我爸了,实在无法将现在杀气凌人的他和当初那个窝囊软弱的父亲联系在一起。

听着我爸一声又一声的质问,我的心里确实非常痛快,感觉像是长久以来聚集在心中的憋屈得到了释放,但也因为我爸展露出来的超强杀意而感到有些心悸。连我都是如此,更不用说首当其冲承受杀意的冯天道了,冯天道吓得两条腿都软了,直接一头跪倒在地,颤颤巍巍地说:“大哥,巍子后来换了张脸,我真不知道是他啊,如果知道肯定不会那么做的!”

冯天道眼神慌乱,脸sè苍白,额头上更是大汗淋漓,显然害怕到了极点。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敢撒谎,疯牛之前都跟我承认过了,他和冯天道早就知道我是王巍。

这也侧面说明,冯天道并不像他表面看着那么害怕,至少心里存着一点侥幸,希望能够骗过我爸。不过这种事情确实不太好说。如果冯天道咬死了牙就是不肯承认早就认出了我,那也没有办法,疯牛也不可能出来为我作证。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爸并没有在这问题上和冯天道纠缠,而是直接双手抓住他的领子,一把就将冯天道提溜了起来。我爸的个子不算高,再加上年纪大了,脊背有些伛偻,看着也挺碍的。而冯天道身材高大,和我舅舅差不多高,比我爸还高出一个头。然而此刻,我爸抓着冯天道的领子。就像拎着只小鸡仔一样,两只眼睛瞪得像驼铃一样大,目眦欲裂地说:“冯天道,到了现在,你还敢骗我?!”

我爸的声音犹如厉鬼一样,再配合他那张狰狞的脸,看上去确实无比恐怖,像是来自地府的阎罗大王。我舅舅这个名震省城的小阎王,在他面前似乎都相形见拙了。就这么一下,冯天道的防线彻底崩塌,声音都变得颤抖了:“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

这是冯天道第二次认错了。

这次。他应该是真真正正的知道错了,因为他的眼泪都挤出来一点,显然是害怕到了极点。

我不知道我爸以前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是看到冯天道如此恐惧的模样,我的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感觉非常复杂。当年的我爸,应该是很厉害的吧,那他又为什么选择隐居,还把生活过得一团稀烂?

这次要不是因为我,我爸恐怕仍旧不会出山。【择天记吧少年王】

但是不管冯天道怎么道歉、认错,似乎都已经迟了,我爸并不打算放过他。我爸将冯天道狠狠往地上一抛,接着顺手就从王大头手里抽过一柄钢刀,恶狠狠道:“老子今天就剁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这是我第二次见我爸握刀。

第一次,当然就是捅赵疯子那回,不过那回我爸拿得是个水果刀,这次拿得却是长达好几十公分的钢刀。两种刀握在手里,感觉当然也是不一样的,我真觉得我爸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当初捅赵疯子那回虽然模样也挺凶狠,但是绝对不像现在这样充满慑人的杀气。

他说要剁人,似乎就是真的剁人,完全不带丝毫犹豫,提刀就要狠剁。

我也杀过人,自认也算心狠手辣,该下手的时候也从来都不留情,但是和我爸一比就好像嫩了许多。他的手法实在太娴熟了,动作也太流畅了,干起这种事情就好像杀鸡一样简单。

现场众人基本都能猜到我爸的身份肯定不同凡响,所以很少有人会管这种闲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眼睁睁看着我爸剁了冯天道的,比如说冯家的人。

疯牛是第一个冲过来的。

疯牛之前正跟龙王缠斗,打斗暂停之后他也没有离开,而是依旧守在龙王身边,以便随时继续开打,所以还和我们隔着一点距离。另外就是冯家的几个高手,他们对冯天道同样忠心耿耿,即便知道这个“雨哥”肯定不大好惹,但还是义无反顾地冲了过来。

谁还没有几个忠实的兄弟呢?

但是他们毕竟还有一段距离,而我爸下手的动作又太快太猛,他们根本就心有余而力不足,来不及了。

关键时刻,还是冯千月冲了过来。

冯千月距离我爸是最近的,她就站在我爸的身后,我妈的身边,所以反应也是最快的。之前我爸扇冯天道一个巴掌的时候,她就想冲出来阻止。但是被我妈给拦住了,可能她也觉得她爸做事有点不够厚道,所以暂时没有去管。但是现在,眼看着她爸都要死在我爸的刀下,她肯定不能再无动于衷了,所以第一时间冲了出来。

冯千月的实力再一般,当初也是进入比武大会五强的选手,而且同样修炼着龙脉图的她,恐怕也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所以她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一瞬间就冲到了她爸身前,用身子挡住了我爸的刀,同时凄厉地大叫一声:“王叔,不要!”

冯千月的声音充满慌张,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这一瞬间,我也是真的害怕我爸这一刀斩得太快,不小心把冯千月给误伤了,所以本能地也想冲上去制止我爸。但我妈像是知道我要做什么似的,一伸手就拦住了我的去路,轻声说道:“没事,你爸只是吓吓他而已,如果他真想动手的,千月根本就冲不过去。”

听了我妈的话,我才惊讶地朝我爸看了过去,他手里的钢刀果然停在半空。没有再往下斩。

与此同时,疯牛和冯家的几个人也冲了过来,天奴和老歪、王大头立刻摆开阵势,拦住了他们几个人的去路,眼看着一场混战就要展开,瘫在地上的冯天道却大叫一声:“都别过来!大哥要想杀我,谁都不许拦着!”

疯牛等人都很听冯天道的话,立刻就站住了脚步,但他们仍很担心冯天道的安慰,个个都面sè焦急地看着冯天道。而冯天道这时候倒硬气起来了,坐在地上抬头冲着我爸说道:“大哥,我知道我做错了。是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巍子,你想动手就动手吧!”

他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好像真的把生死置之度外,但我总觉得他是觉得有冯千月在前面挡着,我爸肯定不会动手,所以他才会这样说话。这家伙一向都是这样的人,见风使舵玩得很熟,我觉得我肯定没分析错。

我爸手握钢刀,冷冷地说:“千月,你让开!”

冯千月跪在地上,摊开双臂挡着她爸。流着眼泪说道:“王叔,我爸真的知道错了,您就放过他这一次吧!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总是提起您,说您是举世无双的英雄,能跟您结拜也是他一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王叔,看在你们曾经八拜之交的份上,就饶了他这一次吧!”

看着冯千月泪流满面的模样,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其实一直以来最为难的就是她了。因为我,她就没少挨四大家族那边的骂,现在又因为她爸,不得已又向我爸跪下,简直就是在夹缝里求生存,整天不是求这个就是求那个,再没有人比她过得更矛盾了,一般人哪能承受这种压力?

但心疼归心疼,让我也去为冯天道说情,我是肯定做不到的,我看到他就恨得牙痒痒。

看着冯千月可怜巴巴的模样,我爸也轻叹了口气,说道:“千月,就你爸做得那些事情,我就是杀他一百次也不过分!但是你又对巍子不错。帮你爸赎了不少的罪。也罢,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饶他一命,但是必须断他一手一脚!”

我爸这话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也让我相信了我妈刚才的话,看来我爸确实没打算真杀冯天道,但是断他一手一脚却是免不了的。而在听过我爸的话后,冯千月表现得更慌乱了,她坚定地摇头:“王叔,我爸年纪大了,真的经不起任何折腾了,求求你就放过他吧!”

冯千月一边说。一边朝着我爸磕了几个头。

穿着白sè婚纱的她,本应是今天最美的主角,是人人口中称赞的新娘,但是现在的她却又如此卑微、不堪,实在让人唏嘘不已。冯千月磕过头后,看到我爸似乎还是没有改变主意,又转头朝我这边看了过来,哀求地说:“王峰,我知道你也非常痛恨我爸,但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拜托你了,就帮我爸说说情吧!”

其实我最怕冯千月说出这样的话,让我给冯天道求情,我肯定很不愿意。但是冯千月既然开了口,我也没法去拒绝了,毕竟她刚才为了救我,还不惜被我绑架,更不用说在这之前她也不止一次地帮助过我。

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我爸的身前,说道:“爸,算了,毕竟他是千月的父亲。”

虽然我心里恨透了冯天道,但实际上在过去的很多个日子里,我也问过自己。如果有天可以杀了冯天道,我会动手吗?答案肯定是不会的,毕竟还有个冯千月,怎么着都得给她一点面子。

说完这句话后,我也恨恨瞪了一眼冯天道,意思是说别看我现在为你求情,但也不代表我原谅你了,完全是看在你女儿的面子上。

冯天道把头扭到一边,一声不吭。

在我求过情后,我爸确实变得犹豫起来,但他显然并没彻底放弃自己的主意,仍旧握着钢刀上上下下地看着冯天道。感觉他的意思好像是说,就算是不断手断脚,也得划拉一点其他东西下来,以示惩戒。

等待的过程是煎熬的,谁也不知道我爸究竟会做出怎样的打算。而这件事,有资格说话的人都说过了,谁也没法再上来说三道四。这时候,冯天道突然抬头来,目光诚恳地看着我爸,说道:“大哥,事到如今,我错了就是错了,不会再为自己分辨什么。但是看在咱们两个是八拜之交的份上,在你动手之前,能不能让我说几句话?”

我爸摩挲着手里的钢刀,嘴角闪过一丝冷笑,说行啊,你说!

冯天道呼了口气,才开口说道:“大哥,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早就认出巍子来了。有次我到学校去找千月,无意中看到了已经换过脸的巍子,当时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可能您都忘了,他脸上的那张人皮面具,当年你也用过,所以我才认得出来!”

我爸微微皱起眉头,显然在回想这件事情,但就如冯天道所说,他自己也忘了。而旁边的我妈则是一脸迷茫,显然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她要是知道我爸用过的话,肯定不会再让我用,所以她开口说:“面具一直在我这里,雨哥什么时候用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妈告诉过我,那人皮面具是她从帝城带过来的。也是她压箱底的嫁妆,肯定不会随便给人使用。面对我妈的疑问,冯天道有点为难地说:“有次,有次我和大哥去喝花酒,他怕别人认出他来,所以就趁你不注意,偷了那张人皮面具戴上,和我一起去风流了一晚上…;…;”

不等冯天道说完,我爸就立刻咳了一声,然后狠狠瞪了冯天道一眼,冯天道立刻闭上嘴巴就不说话了。而我妈则狠狠瞪着我爸,一脸“你死定了”的模样,但她毕竟还是识大体的,没有当众训斥我爸,显然是要回去再收拾他,但也足够我爸吓得一哆嗦了。

旁边的王大头等人则都窃笑不已。

最尴尬的估计就是我了,我爸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老实巴交的,哪里想到他年轻的时候还挺风流,还和冯千月她爸一起去喝花酒,这实在是…;…;让我这个当儿子的倍感无语啊!

我爸恨恨地看着冯天道,说:“该说的你说,不该说的别说!”

“是是是…;…;”

冯天道嘴上应着,又继续说:“那时候我虽然认出了巍子,但是仍旧假装不认识他…;…;”

说到这里,冯天道又是一脸的惭愧:“雨哥,我也不隐瞒了,当时的我确实是想静待时变,看看巍子未来发展的究竟怎样再做打算…;…;”

在我爸面前,冯天道坦白承认了一切。

他说他确实是看我爸落魄了,没有能力再照拂他,而李皇帝又太过强大,所以才想要另寻他路,和刘家联姻就是他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因为冯家日薄西山、日渐衰落,如果再不寻找出路的话,那么一切都完蛋了。

这期间里,冯天道一直在关注着我。

虽然我的势力日渐庞大,但他始终不认为我有资格挑战李皇帝,所以也确实从来没打算和我站在一条阵线上过。但要说他屡屡给我下绊子,还数次置我于死地,他又是不肯承认的。

冯天道说,虽然他不打算帮我对付李皇帝,但也没少帮过我其他的忙。有几次我遇到困难,比如我和刘鑫差点被野狐杀了,以及在龙华集团的地下,被龙王阻击那次,冯千月和疯牛总是及时赶到,如果没有他的默许,两人真能出得去吗?

说到这些事情,冯天道还请疯牛作了个证。疯牛也坦率地承认,说那几次出手帮我,虽然没有得到冯天道的直接命令,但以他多年来跟在冯天道身边的经验,确实都是冯天道默许了的,否则他和冯千月根本出不了冯家的大门。

说到数次想要置我于死地,冯天道则是大呼冤枉,说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

看网友对 553 谁都不许拦着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5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