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十八章 震云中(七))

第二十八章 震云中(七))

弓弦颤动之中,一箭割裂空气,直奔徐乐胸口而来。

弓箭向来号称百步之内有虎狼之威,更何况苑君玮距离徐乐不过二三十步。

狼牙破甲锥箭头成三棱状,入肉就是通气放血,箭镞点钢,二三十步距离,用一石以上硬弓,就算披甲也给你钻进去。何况徐乐就布袍在身!

和尉迟恭厮杀得正痛快的徐乐,六识敏锐却丝毫未减,在这一瞬间中,弓弦颤动之声,箭簇破空之声,声声入耳!

正一槊砸下之际,徐乐陡然撒开左手,右手还是持槊下砸,逼住尉迟恭。这个时候徐乐同样不能去赌尉迟恭风光霁月,不趁势攻上。

而身子略略后仰,让开要害,左手顺势向下一抹,已经捞住羽箭,还顺着羽箭来势一斜身子,化解羽箭冲势,稳稳的就抓住了这支破甲狼牙锥!

这个时候韩约怒吼声响起:“贼子敢尔!”

呼号声中,一直在旁稳稳观阵,全心全意相信徐乐本事的韩约,顿时就变成一只红了眼睛的疯虎,方才捡拾起来的郁垒铁盾再度脱手,呼啸着就砸向二十步开外的苑君玮。

而韩约自己手持神荼铁盾,打马就怒吼着向苑君玮方向冲去!

~~~~~~~~~~~~~~~~~~~~~~~~~~~~~~~~~~~~~~~~~~~~~~~~~~~~~~~~~~~

和徐乐对战的尉迟恭正全身心的享受着这场厮杀的乐趣当中。

他的确是雄武天生,以铁匠出身的寒素身份,就是因为这份天分而出头,最后在恒安鹰扬府中做到了朝散大夫官位,营裨将实职差遣的位置。实在是天生好斗,一生中最为看得起的就是硬汉有本事的人。

王仁恭屡次拉拢,他却瞧不上王仁恭打仗总是靠着恒安兵硬拼,自己带着马邑鹰扬府的主力捡便宜,更兼感念刘武周提拔重用他的恩德,打死不肯挪窝。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在恒安鹰扬府,在云中城此间,直面突厥压力,一旦打起来,就是硬仗。这是在是让尉迟恭乐在其中。

每当有警,突厥入寇,尉迟恭是闻战则喜。嚼冰卧雪,七八日都在马背上度日,百里长途奔袭,面临突厥狼骑大阵,越是这种场面,尉迟恭越是热血沸腾,浑身有使不完的精力。

去年和突厥一场大战,尉迟恭领着轻骑和突厥大军死缠烂打,突厥狼骑对着尉迟恭这等战争狂人都觉得头疼,看着他一槊一鞭策马出现的身影,突厥狼骑士气先沮丧三分。这厮天生就是为战斗而生!

去年突厥入寇大败一场之后,这将近一年的时间,突厥压在云中北面的几个大部都老老实实,也未曾阻挠这场云中秋日大集。,仿佛又回到了始毕可汗迎娶大隋处罗公主的和平年月。

正是因为北面平靖,所以王仁恭才有心思去招兵买马壮大实力,意图吞并刘武周的恒安鹰扬府。边地百姓也享受到了难得的和平年月。

但是对于尉迟恭来说,没仗可打的岁月是无聊加闲得蛋疼,每日巡巡城,打熬一下筋骨,偶尔带人去打打猎,都只让人觉得骨头都要酥了。寻袍泽较量一下,一身本事气力使不出三成,汗都没怎么出别人就要认输,如此难熬日子,却叫人怎生消磨?

天幸今日碰到了一个商队少年,一场厮杀,虽然尉迟恭破天荒的落在下风,却让尉迟恭打从脚底板都要笑出声来,入娘的厮杀得太痛快了!

正打得酣畅淋漓之际,突然就听见破空声响,一箭而来,尉迟恭正想帮手,徐乐还是一槊砸下。

激斗当中,尉迟恭一眼就看见徐乐双手持槊变成了单手持槊,空出一只手来准备夺箭。

单手砸下一槊,再怎么样力度都弱了很多,尉迟恭没有趁势往上掀,生怕牵动徐乐身形平衡,只是平平接下,还稍稍下沉让徐乐力道使得最舒服,身形保持稳定。

尉迟恭在这一瞬间已经打定主意,就算撕破脸,也得找刘鹰击责罚苑君玮。刘鹰击正在招揽人心以抗王太守的时候,哪里架得住苑君玮这般不断破坏刘鹰击的名声?

最要紧的是,这般好对手到哪里找去?

苑君章再强势,我尉迟恭也不怕甚么!

一箭飞来,徐乐干净利落的空手摘箭,在韩约怒吼声响起之际,尉迟恭却是一身暴喝:“好!”

激斗当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保持迫敌之态同时空手夺下二十步范围内射来箭矢,这份本事,生平仅见!

两人的呼喊声中,郁垒铁盾已经呼啸飞出,打着旋砸向苑君玮。

这一记韩约含愤掷出,力道奇大。只持弓在手的苑君玮不敢硬接,后退一步。两名亲卫从后抢出,厚背直刀狠狠劈下。

金铁交鸣之声巨响,两刀和郁垒铁盾碰撞,溅出漫天火星。两名亲卫厚背直刀脱手飞起,直上天空,这两名亲卫也是虎口流血,浑身巨震!

但郁垒铁盾终被击落,噗的一声闷响,斜斜插入地上,两颗伸出的点钢獠牙,还在狰狞的对着苑君玮!

电光火石般发生这么多事情,围观的云中城军民吼声这才山呼海啸一般响起。

“是好汉就不要放箭!”

~~~~~~~~~~~~~~~~~~~~~~~~~~~~~~~~~~~~~~~~~~~~~~~~~~~~~~~~~~~~~~~~~~~~

这山呼海啸之声当中,徐乐绰箭,朝着尉迟恭微微点头一笑。

尉迟恭刚才人情,徐乐自然明白。虽然就是尉迟恭趁势来攻,自家也应付得了,无非就是狼狈一些,但这份心意还是要认。

徐乐高高将羽箭举起,斜睨二十步开外恨恨看着自己的苑君玮:“这就是恒安鹰扬府的手段?”

一名在寨栅后的恒安鹰扬兵火长沉默一下,突然大吼:“苑四,这不是咱们恒安鹰扬府的手段!”

百姓们的呼喊应和声响起:“咱们云中之人,不曾这般!”

呼喊声如浪卷来,十几名持弓亲卫脸sè煞白的望向苑君玮。

苑君玮深深吸口气,再度抽箭搭上角弓,拉开如满月,对正徐乐,目光凶狠扫过手下。

苑君玮从来都是云中城的宠儿,恒安鹰扬府的未来之星,但是今日因为徐乐,名声全毁。这个时候苑君玮胸中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徐乐,杀了徐乐!

在苑君玮仿佛要吃人的目光逼视下,十几名亲卫咽下唾沫,持弓再度对准徐乐。十几支狼牙破甲锥箭簇寒光闪动!

韩约策马疾驰而上,神荼铁盾一展,护住徐乐,狠狠与苑君玮对视。

尉迟恭怒吼:“苑四,你想做甚!”

苑君玮嘶声怒吼回去:“爷爷不用你管!”

徐乐耸耸肩膀,终于摘下坐骑鞍侧弓囊中一张角弓,将才夺下的狼牙破甲锥搭在弦上,双臂一叫力,食中二指夹箭钩弦,弓开如满月,对着苑君玮。

闹到这步,就干到底罢,倒要瞧瞧,是我先死,还是你先死!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八章 震云中(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