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55 血红的白鸽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6次加更

555 血红的白鸽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6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爸的声音不大,语气也很平淡,听上去远没有刘德全那么霸道。但是不知怎么回事,这句话从我爸的口中说出,却偏偏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好像他和刘德全说一句话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这也确实是我爸来到刘家庄园之后和刘德全说的第一句话。

之前我爸刚现身的时候,刘德全就问过一句什么人,但是我爸并没理他,而是一步步走了过来,像是漫步在自家的后花园中。可能是我爸出现的方式有些诡异,也可能是我爸自始至终都把矛头对准了冯天道,其他人一概都没理会,所以这期间里刘德全也暂时没有发声。

直到我爸解决完冯天道的事,要带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刘德全终于有点忍不住了。今天本来是他儿子大喜的日子,狙击小阎王也算意外收获,结果最后小阎王没有杀了,就连婚也没有结成,这帮人将他家搞得一团糟后竟然就要大摇大摆地离开,忠实的盟友冯天道都要跟着弃他而去了,这让他怎么能够接受?

好歹这是他的地盘,好歹他也是四联的盟主,好歹就连当初的李皇帝都惧他三分!他刘德全在省城沉浮几十年,无论走到哪里,黑白两道哪个不得给他几分面子,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所以他拦得合情合理,拦得顺理成章,他就想问问这一帮人,把他刘德全当成什么人了?

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爸的回话竟是如此不屑,直接问他有几斤几两,好像在我爸的眼里,他根本没有资格说话!

刘德全倒吸一口凉气,他眯起眼睛看着我爸,毕竟我爸从外表上看,实在不像什么很有来头的人。但是从我爸本身散发出的气场,以及冯天道卑躬屈膝的态度来看,我爸的身份确实不同凡响,好像真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但是事情已经走到这步已经骑虎难下,如果真的就这样放我爸等人离开,让他刘德全的面子往哪里搁,以后在省城还混不混了?所以,刘德全仍旧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说:“今天是我儿子大婚的日子,各位把我家里搞成这样就想离开,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吧?”

听了刘德全的话,我爸依旧一脸的淡然,只不过眼神依旧冷漠,缓缓地说:“哦,那你想怎么样呢?”

刘德全一听,以为我爸肯让步了,当时就打起了精神,眼睛在我们这边扫过一圈之后,义正言辞地说:“结婚这事,本来就是两方愿意才行,既然老冯不打算把闺女嫁给我了,那我也无话可说,你们尽管离开就行。但是,小阎王必须留下,因为他是我的生死大敌,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他离开!”

刘德全说完这句话后,四周的汉子立刻将我们团团包围起来,虽然已经没有了冯家的助力,但这毕竟是刘家的地盘,人数还是相当多的。

刘德全的脑子还是很清醒的,这个婚结不成没什么关系,毕竟天底下的女孩多了,要给他儿子找个老婆非常容易。但是,如果把小阎王放走了,那才是真正的后患无穷,毕竟小阎王的实力大家都看到了,实在恐怖到了极点,这还是有伤在身!如果等他恢复好了再卷土重来,那他刘家哪里还有存活的可能,所以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我们这边听到刘德全要把我舅舅留下,王大头和老歪等人都是一脸漠不关心的模样,好像我舅舅的死活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倒是龙王、赵铁手等人一脸担忧,但他们也知道关键在于我爸,所以纷纷看向我爸。

而我爸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看着刘德全说:“说句实话,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但是看你好像还算个人物,那我就多费口舌和你说几句吧。本来呢,我是不愿意管小阎王的,他是死是活跟我也没有多大关系,我也没有兴趣参与到任何恩怨之中,但他今天是为了救我儿子才身陷重围、身负重伤,你觉得我能不管他么?好了,话就说到这里,希望你能明白,也别再往枪口上撞了,否则后果不是你们刘家能承担的!”

小阎王是我妈的亲弟弟,也就是我爸的小舅子,更是我的亲舅舅,这是怎么都断不开的亲戚关系,但我爸竟然说小阎王的死活和他没有关系,这已经足够让周围的人感到错愕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不过我的心里明白,因为二十多年前的那件惨案,我爸和我妈他们直到现在仍旧无法原谅我的舅舅。当初我来省城救我舅舅,还是求了我妈好久,她才肯答应的,要不我妈才不会管。

但不管怎么说,我爸终究还是决定带我舅舅离开,而且也很直接地警告了刘德全,不要往他的枪口上撞!

我爸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已经到了一种超然的境界,完全不把刘德全放在眼里。我爸的霸气也让我大开眼界、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那个窝囊了那么多年的我爸,如果他从一开始就能这样硬气,我也不会在初中被赵松欺负成那样子了!

但我爸霸气归霸气,我仍旧担心他不是刘德全的对手。我爸或许确实曾经辉煌过,但他自己也承认后来落魄了,现在来到刘家也只带了几个人而已,就算有了冯家的助力,可真要斗起来也未必就是刘家的对手,毕竟刘家的高手可是出了名的多啊,而且这还是在刘家的地盘。

所以我的心里还是有点紧张。

但更紧张的无疑是刘德全,刘德全显然没有想到我爸说话会这么不客气,这让他在众人面前更加的难堪了。刘德全显然已经确定我爸肯定是个不好惹的人物,但就这样放我们离开又实在抹不开面子,所以一时间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时候,一直紧跟在我爸身边的冯天道突然回头说道:“老刘,听我句劝,让我大哥走吧,真斗起来的话,你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要说起来,这冯天道也是很有意思,在我爸来之前和来之后完全是两个态度。我爸来之前,他对刘德全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而在我爸来了以后,他就马上变了个人似的,立马又对我爸鞍前马后、忠心耿耿,现在更是反过头来恐吓起刘德全了,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如果哪天又有比我爸更厉害的了,那他岂不是拍拍屁股就走?

我实在是想不通,我爸能受得了他?

冯天道说完这句话后,连刘德全都挺无语的,但他也不好直接斥责冯天道,毕竟现场冯家的人也不少。估计他现在心里也挺后悔,不该让冯天道在自家部署这么多人。

刘德全说:“老冯,我不管你那个大哥以前有多厉害,但他自己都说了,他现在已经落魄了,你还跟着他干嘛啊?你还是跟我在一起,咱们两个双剑合璧、强强联合,省城绝对没人是咱俩的对手!今天是个诛杀小阎王的好机会,你可不能错过了啊!”

从刘德全的这番话来看,他显然还是想把冯天道拉拢过去的。四大家族的联盟里,王公子的立场本就摇摆不定,如果再走一个冯天道,那这联盟就算是彻底完了,还不被小阎王捏着玩吗?

所以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是希望冯天道能再回去。

结果冯天道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老刘,你不了解我这个大哥,他之前是落魄了不假,但他现在又肯重新出山了啊!以我大哥的能力,只要他决定出来,崛起也只是分分钟的事!真的,我建议你一定不要和他做对,而且最好现在就归顺了他,还能保住你们刘家的基业!否则我大哥的大军将来杀到省城,你们刘家上下全部灰飞烟灭!”

刘德全本来是劝冯天道回来的,结果冯天道又反过来劝刘德全归顺我爸,实在让人啼笑皆非。冯天道这家伙,果然是无利不起早,怪不得一看我爸就又是下跪又是道歉的,原来是看中我爸要出山了,还想跟着我爸沾光。

这一番话,冯天道或许是出于真心才说出口的,但是在刘德全听来就近似于侮辱了,所以他直接怒了,恼火地说:“冯天道,这几年我待你不薄吧,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愿意当狗你就去吧,少他妈拉上我!”

我心里想,你现在才知道冯天道是这种人吗,他才对他好了几年?我爸可是早就和他结拜兄弟了,他也照样翻起脸来不认人啊。刘德全一骂街,冯天道也骂了起来:“刘德全,你这个狗东西,我好心好意提醒你,你还倒打一耙反过来骂我!你不信是吧,你不信就对付我大哥试试,包你们刘家今天就在省城彻底消失!”

我真不知道冯天道这番话是帮我爸的,还是害我爸的,他这牛皮吹得实在有点太大,好像我爸弹指间就能灭掉刘家似的,也太把刘德全不当回事了。关键是这期间里,我爸竟然一点要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就站在一边面sè平静地看着冯天道表演,而冯天道也像是得到默许一样越来越夸张了。

每个大哥身边好像都有这么一个咋咋呼呼的小弟,冯天道在我爸身边就扮演了这种角sè,张牙舞爪、言语嚣张,就跟刚刚入行的小混子一样,看上去一点冯家家主的气度都没有了,和平时那个老谋深算的冯天道也很不一样,感觉旁边冯千月的脸sè都有点尴尬了。

但,冯天道自己好像也挺喜欢扮演这种角sè,仍旧不遗余力地吹捧我爸,并且沉浸其中。

不用多说,刘德全当时就怒火冲天,立刻就吩咐刘家所有的人准备待战,准备攻击我们的人围了一圈又一圈,至少有三百多人;而冯天道也立刻命令手下的人准备应战,冯家的人也有不少,差不多有两百人,再加上折损了一半的龙家军,虽然不一定就能稳赢,但也足够和刘家一战了。

之前是刘、冯合军围攻我们,现在又是我们和冯家联起手来对抗刘家,前后相差不过半个来钟头而已,这局势就一变再变;真就应了老酱的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老酱真是一个生活中的智者,所说的话一次又一次应验,我非常喜欢他。

双方很快就拉开了阵势,并且剑拔弩张,一场恶战随时都要展开。

我也摸出了自己的打神棍,严阵以待地看着刘家的人。

摆好阵势以后,冯天道便回过来,恭敬地对我爸说:“大哥,大家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声令下,咱们今天就拿下刘家!”

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集中到了我爸身上,刘德全也目光炯炯地看着我爸。

自始至终都没说话的我爸,此刻才幽幽地说:“我说过了,我没有兴趣参与到任何恩怨之中,只要他不惹到我的头上,我是不会动手的。所以,你想打的话你打好了,我在旁边看着就好。还有,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并没有打算出山,这次过来只是为了救我儿子,完事以后我要继续去坐牢的。”

轰!

我爸的这几句话,如同平地惊雷一般,直接就炸得现场众人纷纷面露错愕,谁都没有想到我爸会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已经做好作战准备的冯天道更是傻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爸:“大,大哥……”

“哈哈哈哈哈……”

听到我爸的话,对面的刘德全直接爆发出一连串的大笑:“冯天道啊冯天道,你这个大哥也不过如此嘛,之前装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一看情况不对立刻就把你甩开了啊!冯天道,现在认清你大哥的真面目了吧,你看你丢不丢人?趁着我还对你有点感情,你还是赶紧回来吧!”

面对刘德全的嘲讽,冯天道就像是没有听见似的,依旧呆呆地看着我爸。

看得出来,现在的他显然有些崩溃。

就好像两个人约好了一起跳楼,跳出来后,其中一个才说“其实我有降落伞,要死你去死吧”那么崩溃。

现场的人也都面面相觑,显然没有想到我爸会是这样的人。其实连我都想不通,我爸这是要干什么,难道真想把冯天道推向死地?但是很快,冯天道又重新振作起来,他红着眼睛,激动地说:“大哥,我明白了,我尊重您的选择!好,既然你不愿意出战,那就由我来出战刘家吧,我尽自己最大努力将他拖住,你和嫂子还有巍子赶紧离开这里!”

冯天道这几句话真是有情有义,一般人听了都会深受感动,和他同生共死都有可能。但是我爸的表情依旧淡然,点点头说:“好,那就辛苦你了。”

冯天道继续说道:“大哥,能在有生之年再见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只有一件事拜托你,如果我不小心战死了,你要为我报仇!”

我爸再次点头:“好歹兄弟一场,这件事情我应下了,如果你不小心死在这了,我回头一定杀他全家。”

得到我爸肯定的答复之后,冯天道便立刻回过身去,做出一副豪气冲天的模样,举起手中的剑,指着刘德全说:“刘德全,你过来吧,我愿意为我大哥战死!”

得知我爸不会出手,刘德全松了很大的一口气,冷笑着道:“冯天道,你大哥都对你这样了,你竟然还对他忠心耿耿,真是笑死我了,你不会是以为他在考验你吧?要我看啊,他是真的不打算管你了,你这个大哥徒有虚名而已,你还是赶紧弃暗投明吧!”

“我大哥是不是考验我,和你无关!哪怕为我大哥战死,我也心甘情愿!”冯天道的声音愈发豪迈,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他有那么几分做戏的味道。

我估摸着和刘德全说的一样,冯天道真觉得我爸是在考验他,所以在故意在我爸面前表现自己的忠心。

那么,我爸到底是不是在考验他呢?

我转头看向我爸,他的脸sè依旧平淡如水,看不出任何的感情痕迹,也猜不透他的任何心思。

眼看着冯天道和刘德全准备火并了,被我拉着手的冯千月当然心急如焚,轻轻拽着我的手,希望我能在我爸面前说几句话。我悄悄对她说:“我爸肯定不会不管,你放心好了!就算我爸真的不管,到时候我也会帮着你爸的,而我爸又必然会帮着我……”

这事表面上看,关键是在我爸,其实关键是在于我。别忘了我爸数百公里赶到省城是为了谁,好不容易把我从困境中救出来了,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我身陷重围?

和冯千月讲清楚这个道理之后,冯千月也松了口气,冲我点了点头。

我和冯千月的对话虽然很轻,但是我俩周围的人都能听到,我妈责备地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埋怨我不够稳重,什么都往外说。但我没有办法,面对冯千月的求救,我总不能置之不理吧?

而站在前面的冯天道,听到我和冯千月的对话以后,底气无疑就更足了,再次指着刘德全说:“刘德全,我给过你机会了,但你自己不知道珍惜,我也没有办法!既然如此,那咱俩就拼一场吧!”

这两个人,半个多小时以前还是感情如胶似漆的亲家,转眼之间就成了战场上分外眼红的对手,有时候我真怀疑这些家主之间到底有没有真的感情,还是只有彼此利用和利益交换而已?

相比之下,我和王公子的感情实在是太纯粹、太不容易了。

听到冯天道的挑衅之后,刘德全再度张狂地大笑起来:“冯天道,你之所以敢这么嚣张,不就觉得你大哥最后还是会帮你么?我告诉你,即便是你大哥出手,你们今天也都离不开这了,你和你的结拜大哥终究会一起死在这里!”

刘德全的声音充满自信,神态也狂妄无比,我们都挺纳闷他哪来的自信?刘德全一边说,一边口袋里摸出一颗小小的信号弹来,看着我们这边幽幽地说道:“本来不打算这么早就暴露我的血刀队,但是今天既然逼到这份上了,那就让你们看看我刘家的真正实力!”

刘德全说完,手中一拉引线,那信号弹便迅速腾空而起,“轰”的一声在空中炸出一朵红sè的花。

血刀队?!

听了刘德全的话,我们这边均是大吃一惊,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潜藏着一支力量。而且听他的语气,这支血刀队的战斗力必然十分强悍,估计和我的尖刀队有的一拼,否则他不会这么自大和狂妄。

如果说现在的我们还能勉强和刘家一战的话,那等刘家的血刀队出来之后,我们必定要栽在这了。这一回,连我都紧张起来了,冯天道、赵铁手、龙王等人也是一脸忧心忡忡,面sè谨慎地盯着四周,等待着神秘的血刀队出现。

刘家那边的人得知己方还有神秘的援兵之后,倒是一脸兴奋的样子,激动地看着四周。

唯有我爸和我妈他们几个,仍旧是一脸的淡然,好像天塌下来都和他们无关。

然而我们等了半天,却没有看到所谓的血刀队。

别说血刀队了,就是连根毛都没有看见,天空依旧晴朗,白云依旧飘飘,整个世界一片安宁。

怎么回事,难道这血刀队还要蓄力?

随着周围的疑惑声越来越多,就连刘德全都有点莫名其妙起来,他刚想拿出打个电话,天上却传来扑棱棱的声音。这声音有点熟悉,之前大家就听到过了,众人纷纷抬头,果然看到一只白鸽正飞过来。

之前我舅舅在墙外面放置音箱伪造千人呐喊的声音,就是这白鸽传来的信息,现在想必再一次带来了什么消息。

只是看到这白鸽后,现场所有人都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这白鸽已经不是白鸽,它已经变成了一只红鸽。

它身上本来洁白无暇的羽毛,此刻却是沾满了鲜血,显然受了重伤,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它飞得也很不得劲,忽高忽低的,显然非常吃力。但它依旧在努力地飞着、飞着,像是美国电影里的那个阿甘……

一只浑身沾满鲜血的白鸽,吃力地从众人的头顶飞过,还不时有丝丝鲜血滴下,这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

白鸽飞了半天,终于飞到了刘德全的身前。

它就像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头栽倒在刘德全的身前,死了。

刘德全哆哆嗦嗦地走到白鸽身前,从它脚上取下一封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纸条,等他看完纸条上的内容以后,整张脸上已经变得无比震惊。

“谁,谁干的?”

他的眼神空洞,面sè苍白,浑身发抖,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精神打击,似乎灵魂都被人给抽走了,哆哆嗦嗦地说:“是谁杀光了我的血刀队?!”

刚才还被刘德全视为杀手锏的血刀队,竟然全死光了?!就在众人错愕不已的时候,刘德全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猛地抬头看向对面人群中的我爸,歇斯底里地说:“你,是你干的!”

刘德全的声音嘶哑,犹如厉鬼哭嚎一样,响彻在这片庄园上空……

看网友对 555 血红的白鸽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6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