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九十章 绸缪

第四百九十章 绸缪

房奚俨没想到陈海闭关近两年,竟然就修成道丹了,心里震惊无比,暗想燕州有史以来,三十岁之前就修成道丹、踏入天榜,到底有几人,屈指能算得过来吗?

想董良之流,五十岁之前修成道丹,就被视为百年莫出的绝艳之才,陈海竟然能在三十岁之前,就登入地榜,成为与陈玄同、葛玄乔、俞宗虎等并肩的地榜强者,房奚俨心里的诸多不满,这一刻也烟消云散。

在他看来,陈海无疑是资格狂傲的,陈海这两年闭关不理世务,甚至不理会文勃源、赵忠等人,也是有足够理由的。

什么事情,能比得上三十岁之前成就道丹境修为更重要?

看房奚俨一脸震惊的样子,陈海心里也只是淡然一笑,就将房奚俨丢在院子里,他独自往内府走过去。

西楼月满华灯尽,独倚窗棂空望春。

穿廊过阁,一个诱人的剪影透过窗棂映入陈海的眼帘,陈海顿了一下脚步,脑海中苏绫的模样顿时生动了起来。

他深深吸了口气,任由冷冽的空气在心肺之中流转,将怦然跃动的心火压了一压,轻快的向前走去。

轻轻推动雕镂着花纹的红sè门扉,吱呀一声,惊醒了痴痴独坐窗前的玉人。陈海眼前一花,下一刻一团软玉温香就撞在自己怀中。

陈海轻轻的把苏绫打横抱起,温柔的放在牙床之上,看着一身碎花衣裙的苏绫,粗豪的脸上满是笑意。苏绫躺在牙床之上,因为害羞一直不肯睁开眼睛,就这么在黑暗中等着。人在黑暗中都是孤独的,恐惧的,苏绫也不外如是,但是与之不同的是,苏绫更渴望接下来的冲击。

好半天,没有动静,苏绫睫毛微微一动,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身上一重,被一团火焰所淹没。

风住雨收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些动静了。

雁荡城的冬天并不像其他郡府那般死寂沉沉,数不清的矿场作坊为人们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在这里只要你肯干,那么不用仰人鼻息也一样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现在天sè虽然未亮,但雁荡城内好多人都已经开始起床收拾,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陈海拥着苏绫说了一些体己话,天sè就已经有些泛青。

虽然说整个龙骧大营的政务已经让黄双、吴蒙、孙干、苏原、周景元他们捋顺,但是陈海刚刚携苍遗回到这里,总不好拥被高眠。

他与苏绫又温存了一番,就准备起身洗漱,苏绫想要起床服侍陈海,但是身子刚刚一动,就感觉下身一片酥麻、胀痛,心想自己总是修为低微,经不住陈海的折腾,皱着秀眉捂着小腹,看起来分外让人怜惜。

陈海哈哈大笑,刚想说要让苏绫好好休息,却不料苏绫一时羞恼,钻进锦被之中再也不肯露头。

陈海收拾齐整,跨出了房门,此时天sè还未大白,伸了伸懒腰,就准备往议事厅走去。

走到半途,陈海神识延伸过去,没想到房奚俨大清晨居然又跑到议事厅的院子里等他过去,看来赵忠和文勃源他们给他的压力实在不小。

燕京的局势目前还能支撑一段时间,陈海这次回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此时不愿意去燕京见文勃源、赵忠,沉吟片刻,便没有跨入议事厅的院子,而是用神念喊上苍遗,两个人化作两道流光,直接往两千里之外的天机学宫飞去。

事实上房奚俨并不是再次赶到议事厅大院,实是他昨夜就没有离开,一直都在这里蹲守。

且不管龙骧大营及天机学宫的发展,陈海如此年轻就修成道丹,未来极有机会登上天榜,此时的房奚俨心里不敢再对陈海存有丝毫的不敬,但文勃源、赵忠两位大人,急于召陈海进京相见,房奚俨想了许久,决定还是到议事厅里守着,琢磨着用什么话能劝陈海尽快到燕京一行。

可怜房奚俨作为燕然宫最出sè的内侍,修炼秘功,修为也是突飞猛进,仅比文勃源等十二常侍稍差,这些年也是养尊处优、享尽他们的谄媚,哪里受过这种冷板凳的罪?

清晨时,房奚俨也是入寂去感悟天地间的初阳气息,调和真元法力,突觉两道虹光从都尉府里冲天而起,却是陈海离城往东南方向飞去,他待要御剑追过去,但奈何陈海与苍遗的速度太快,房奚俨刚飞上云端,陈海与苍遗就已经在百里之外了。

房奚俨知道,陈海要是不愿意停下来等他,他即便是用上吃奶的力气,也没有办法拉近跟陈海的距离。

这时候剑侍才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被一肚子火没处发的房奚俨,当是用摧山掌就拍出十数道掌影,将左右诸多剑街都轰得横飞出去,在咒骂和惨叫声中,都尉府新的一天开始了。

***************

天机学宫这些年的发展,速度快得令人难以想象,此时在聚泉岭修习天机傀儡学及兵术的寒门或宗阀子弟,高达五万余人。

苍遗在空中看着沿聚泉岭分布的建筑群鳞次栉比,甚至比雁鸣城内都要密集,令他叹为观止。

他虽然长年都在尧山地宫潜修,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乔装打扮,在金燕诸州游历一番,繁华的都城和热闹的集市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规划如此齐整的建筑群还是第一次见。

苍遗转头往天机崖另一侧望去,肉眼虽然看不什么异状,但是苍遗分明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杀伐兵气直冲霄汉,将数里方圆的天地元气锁的死死的。

难道这里还埋伏下了一部精兵么?

陈海看到苍遗脸上一阵疑惑,笑着跟他解释道:“天机学宫不禁出身,只要有资质,就可前来学习,学成之后,天机学宫也不会限制学员的去留。只不过,天机傀儡匠师对资质的要求还是极高,并非所有的寒门弟子都能修习有成,我此外还在天机学宫,开辟兵术之科,传授武道、兵术,此时也有三万多弟子,常驻聚泉岭……”

苍遗并没有耐心去研究陈海所写的练兵实录,他的兴趣也不在这里,但是看陈海在尧山几个月之内就将几万苦奴训练成合格的甲卒,想想自然是妙用无双。

苍遗又想在聚泉岭修习的学宫弟子,看似不受学宫约束,陈海更不可能直接要求他们效忠于龙骧军,但血魔大劫真正爆发出来,到时候抵御血魔大劫成为全天下人责无旁贷的重担,也就意味着陈海在聚泉岭至少有三万多基层武官可以调用。

如此看来,陈海真是为抵御血魔大劫,耗尽了心机算计啊。

苍遗心中所想陈海自然察觉不到,两个人很快降在天机崖上,赵如晦、薛存、郭泓判和纪元任等人早就得了消息,候着他们。

一众人闲聊着往竹殿而去,陈海不时的笑应着跟自己打招呼的人。

推开沉浸着岁月气息的厚重大门,几个人围着圆桌坐下。没等其他人说话,赵如晦站出来说道:“郭泓判已经将天罡雷狱阵送学宫,此等天地绝阵,我们以往是闻所未闻,这次是否能让我们好好研究一番。”

在燕州最先出现的那座天罡雷狱阵,最早时是道禅院的守山大阵,道禅院被攻破后,天罡雷狱阵就剩一座残阵,部署在秦潼关,之后又让巩梁用计夺走——在甘泉山时,天罡雷狱阵又被英王赢述攻破,就得更加残缺不堪,最后由阎渊带入北地。

谁也不能想象尧山地宫里,竟然还有一座天罡雷狱阵,这次让郭泓判先带回到天机学宫来。

陈海考虑到形势一旦有变,横山、榆城岭有龙骧军精锐守护,唯有聚泉岭这边形势复杂,就想着将天罡雷狱阵先秘密部署在学宫之中,防备突然发生什么措手不及的变故。

没想到天罡雷狱阵部署在天机学宫里还不算,赵如晦他们还想要研究天罡狱阵的诸多阵器。

陈海头疼的抚着额头,天罡雷狱阵并非道禅院炼制,实是龙帝苍禹、左耳等炼制好成套的阵器,送入金燕诸州,很多阵器的炼制材料,是取自血云荒地,金燕诸州绝难有见。

要是有充足的时间,赵如晦他们研究天罡雷狱阵,即便乱时间不能炼制同样强悍的大阵,但有也助诸人对符篆禁制及阵法的理解,但此时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短时间还不能随便岔开去。

陈海从储物戒里,取出内藏的一樽血魔傀儡来,散发出来yīn寒的气息在大殿中弥漫,引起了一阵惊呼。

“真是血魔傀儡!?”

“我的天,原来真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郭泓判等人在尧山地宫都祭炼过血魔傀儡,但为了谨慎起见,血魔傀儡还不宜在燕州直接问世,而郭泓判修为还有限,还不能将血魔傀儡藏在储物戒里,带入天机学宫。

赵如晦、薛存等人,还是第一次见看血魔傀儡。

血魔大劫在即,天机学宫这边所开发的天机战械,需要有更强的针对性,因而陈海要将一批血魔傀儡带入天机学宫,以便赵如晦他们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章 绸缪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