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十九章 震云中(八))

第二十九章 震云中(八))

两柄厚背直刀高高飞起,然后坠落在地。

万千人的注视当中,少年徐乐马槊戳在地上,在马上腰背笔挺,弓开如满月。

而在他身侧,高大健壮的韩约持盾遮护徐乐身形,目光凶狠若虎,扫视四下。

在他身前,苑君玮以降十余名亲卫张弓欲射,箭簇寒光闪烁。在苑君玮身后,数十名灰头土脸的鹰扬兵不知所措,面面相觑。

木栅之后,寨墙上鹰扬兵人头涌动,这个时候都雅雀无声,只是寂然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对于他们而言,苑君玮等人是同府袍泽,战阵之上同生共死之辈。恒安鹰扬府从来都是守望相助,虽然吃的饷少,打得仗苦,但从来都以同府的团结而自豪。有人以弓矢相向自家兄弟,这个时候就应该加入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对方射成刺猬了事。

可今日大家却尴尬的发现,苑四这事情做得实在太过没脸。人家光明正大来找刘武周诉冤,苑君玮带队拼死拼活的追上,几十人围攻一人被打得跌跌爬爬,尉迟恭上前与之公平一战,最后还要发箭偷袭,一箭不成干脆箭阵以对。非要将对方置之死地而后快,这还在全云中百姓的众目睽睽之下,更不用说城外矮山上还拥着那么多来赶秋日云中大集的鞑靼人。

恒安鹰扬府丢人到这种程度,却让天下人怎么看自家?

恒安鹰扬府上下能有这种心思,也实在是因为徐乐打服了云中城军民之心。

边塞之地,民风悍狠,认你是条好汉子,掏心肝赔性命给你也是等闲。若是无用懦弱之辈,死在面前也懒得多看一眼。

今日徐乐红马长槊,独战数十恒安鹰扬府中斗将,最后再与尉迟恭一场火星四溅的对战。锐气飞扬,人马如龙,当真是打得云中城军民人人心折!

这下大家再并肩子齐上帮苑君玮,在心下怎么也过不去。大家只是犯愁,这事情到底如何收场?

在徐乐身边勒着马缰,倒提马槊的尉迟恭,也同样紧皱眉头,脸sè黑如锅底,看看苑君玮,在看看身边的徐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徐乐已经将马槊戳在地上,持弓以对苑君玮,对尉迟恭完全不加防范。这个时候趁势攻上去,别说打下马了,重创徐乐也是指顾间的事情。可这事情,打死尉迟恭他也做不出来!

难道现下打马冲过去,一把将苑君玮揪住,让他老实点别生事?

尉迟恭摸着下巴,认真的考虑着这样行事的可能性。

最后发现这样行事,恒安鹰扬府上下又怎么看他?苑四今日表现得再不堪,也毕竟是自家人!

而在徐乐身后,宋宝和几名侠少一直在目瞪口呆看着徐乐大展神威。

徐乐从一人独战数十鹰扬兵到和尉迟恭打得星火四溅,徐乐和几名侠少一直全程保持着下巴快砸倒脚面的姿态。

在神武县中,这位乐郎君只是好脾气善交游而已,什么时候都是笑嘻嘻的不惹人生厌。再加上手底下还有韩约这个得力打手,在神武县侠少圈子内也算是吃得开。

但是在内心当中,宋宝这等硬弓快马,就准备凭借身手本事在这将乱世道中取功名出身之辈,如何看得上徐乐这等人?

一路行来,宋宝除了给韩约三分面子,其他时候对同行之人爱答不理,商队日常该做的活儿也能推就推,只等跟着混过这一遭拿了酬劳走人,去河东投唐国公李渊去。

徐乐也算是识趣,一路笑嘻嘻的也没对宋宝表示什么不满。宋宝更是盛气凌人,甚而都打起了徐乐那匹好马的主意。

但是一夜山中露宿,风云突变。徐乐杀常舒欣,带着大家辗转腾挪逃避苑君玮一路追杀,最后一头撞入云中城。在万人瞩目之下,大展神威,显露出惊人艺业。

这时候宋宝才知道,这个一向笑嘻嘻举止潇洒的少年,竟然是在神武县中一条蜷伏着爪牙的蛟龙!

事情发展到现在,苑君玮打红了眼睛,双方持弓相对,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而此刻自家几人,该当如何是好?

不等宋宝理出个头绪,身边那几名庄客已经纷纷怒吼:“别想动俺们乐郎君!”

边地天气苦寒,草原各族在侧,民风悍狠,若不抱团,难以生存下来,更何况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徐乐!

庄户人家,没那么多复杂心思,关键时候没宋宝他们这些走南闯北的侠少想得多。见到苑君玮等人意欲对徐乐下杀手。几名庄客吼一声出口,打马而上,人人摘弓,对准苑君玮等鹰扬兵!

宋宝心念电转,这个时候在临阵脱逃,自家真是不用做人了。而且和徐乐已经捆绑得如此之紧,此前还和鹰扬兵已经斗了一场,现下怎么撇清也是来不及了。只有硬着头皮撑到底罢!

入娘的这刘武周怎生还不来!

宋宝紧张的回顾一眼,却发现自家几名弟兄都是一副跃跃欲试准备冲上去的样子,终于在心底长叹一声,抽出角弓大吼一声:“谁敢动俺们的乐郎君!”

呼喊声中,宋宝和一众侠少也打马而上,张弓搭箭,对准苑君玮等鹰扬兵!

本来除了苑君玮的十几名铁杆心腹亲卫,他身后其余鹰扬兵还在犹疑不定。现下看到商队中人齐上,八九张弓一起张开。这下也都反应过来,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商队中人伤了苑君玮等人!

几十名鹰扬兵一起大吼发声。

“谁敢动俺们恒安鹰扬兵!”

“放下弓箭!入娘的不要命了!”

“敢在咱们云中城撒野!”

呼喝声中,几十张弓也顿时拉开,几十只羽箭搭上弓弦,形成箭阵。双方对峙之状,更上一层楼,凶险之处,也更过于前。只要谁手指一动,就是一场双方不死不休之局!

尉迟恭从摸下巴变成捂脸。

入娘的这是什么事啊,到底该如何收场?

徐乐仍然稳稳持弓,目光锐利如剑,死死盯着脸上已经渗出汗珠的苑君玮。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就是已经闹到绝处。不过也没啥好后悔的,难道一开始就对着意欲杀人越货的恒安鹰扬兵束手待死?

在这一瞬间,徐乐心中已经闪过了多少盘算,如何一举击杀苑君玮,如何拔槊迫退尉迟恭,如何带着诸人杀出一条血路,冲出这云中城!

想让自家低头,只怕这世上除了老爷子徐敢,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到!

场面在这一瞬间已经紧绷到了极处,连一直在呼喊的云中城百姓们都变得鸦雀无声,只是紧张的注视这眼前一切。

刘武周还是不肯出现吗?

徐乐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诮的笑意。

不过如此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一个沉稳的声音在寨栅上响起:“苑四,入娘的还不把手里弓放下!”

紧接着就是云中城百姓的声浪卷动。

“刘鹰击!”

看网友对 第二十九章 震云中(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