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元神

第四百九十一章 元神

陈海后续会陆续将血魔傀儡都运入聚泉岭,考虎将这批血魔傀儡,秘密出售给与龙骧军目前看来关系还不错的宗阀。

一方面,是要将血魔傀儡的战斗潜能完全发挥出来,傀儡师自身的修为,最好是能踏入明窍境;而唯有太微宗、董氏、苗氏这样的顶级宗门、宗阀,麾下才拥有上足够多的明窍境强者——天机学宫及龙骧军,明窍境强者还是太少,即便是有,也多以武修为主,又忙于军务,难有时间去血魔傀儡身上花费太多的精力。

另一方面,龙骧军及横山、雁荡、榆城岭等地的建设需要加速,他这边就必须要拿出更多的好东西,从宗阀那里换取更多的资源——毕竟从此往后,制造出来的重膛弩,除了要更多装备龙骧军外,还要装备黑燕军、铁崖部,不能再大量出售给其他宗阀。

当然,天机学宫及龙骧军这边现在也需要尽可能组织一批人,去祭炼血魔傀儡。

陈海倒不是指望七八十具血魔傀儡,在未来的血魔大劫里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来,更主要是用作军事演练的道具,以便龙骧军能提前适应罗刹血魔的攻击方式……

这就需要他们在秦潼山西麓深处,秘密开辟一座军演场。

当然,陈海并不需要跟赵如晦他们解释太多,将整件事当作龙骧军的一项秘密战备去筹划就可以了。

过去两年时间里,天机学宫及龙骧军所进行的秘密项目太多了,甚至还将三十万军民迁入在秦潼山西麓深处,沿潼河开采数十座铜铁矿场。

数十座铜铁矿场,源源不断的给潼口、雁荡那边提供大量筑城所需的铜铁料仅仅是一方面,同时龙骧军还借开采铜铁矿场的掩护,利用卷刃采矿车,将一些山体都挖穿,形成能供数辆马车并行的深山遂道。

开山挖遂道,对淬金铁的消耗极大。

一件用重型天机战车驱动的开山卷刃,就需要耗用上万斤初级及中级淬金,但在坚硬的岩层每推进三四百米,就要彻底报废掉——这两年来,龙骧军从黑山额外补充的中级淬金铁,差不多有将近一半,消耗在这件事情上。

此时只需要在秦潼山深处借用一座大型的溶洞或废弃的矿场,就能开辟一座供数千将卒参与的军演场。

陈海将赵如晦、吴蒙、黄双、周景元他们都召集起来,商议了几次,最后决定在都尉府扈卫营之下,设立战儡营。

陈海计划第一批祭炼三十头血魔傀儡编入战儡营,只是普通精锐将卒容易抽调,三十名修为不低于辟灵境后期、又是龙骧军嫡系的傀儡师可不好凑。

辟灵境后期的武修,又能得陈海信任者,无不是龙骧军的骨干武官或是天机学宫的骨干匠师,手里都有一摊子事,现在倘若一下子抽调走三四十人,必然会对其他工作造成严重的停滞。

考虑良久,陈海决定还是将姚文瑾从首阳山调回来,再从阎渊那里借十数二十人过来。

黑燕军虽然最后被打七零八落,但追随阎渊北上、对赤眉教执念不消的玄修弟子,数量之多,甚至不在二三流的宗门之下。

现在只要跟他们说明,天机学宫实际上是道禅院的隐脉传承,天机学宫最终还是要重振道禅院的传承,就不担心他们会有什么抵触情绪。

而且人数不多,也不用担心机密会泄漏出去。

十数天后,姚文瑾带着人,随第一批南迁的难民(燕州苦奴),进入潼口城,就正式负责接手战儡营的编制工作。

姚文瑾不能暴露真实身份,还是以曹瑾的身份对外。

至于龙骧营大规模接收燕州苦奴,甚至有大量的血魔傀儡出售给宗阀,陈海也不怕别人能有其他什么的联想。

这些年来,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天机学宫与黑燕军有很深的勾搭——包括黑燕军早期所拥有的天机战械,都是天机学宫出售,以及龙骧军的前身,就是黄双、乐毅所率的黑燕军降卒,此时阎渊率黑燕军残部迁到横山北面的首阳山立足,陈海与阎渊,与黑燕军残部要没有一点交易,才是不正常的。

等战儡营的事定之后,陈海则真正的留在天机崖闭关。

陈海虽然是修成道丹了,但道丹境相应的功法玄诀,都要一步步去修炼,实力才能真正提升上来——此时,血云荒地的局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开始恶化,傀儡分身又不能冒着遁入魔道的凶险去修血丹的话,也要争取尽快修成道丹,他手里才有更多的棋可用。

将诸多事务交代下去,陈海选了一处最靠近灵泉的静室开始闭关,先尝试着去冲击元神。

人之根本在神魂,最早是以三魂六魄寄寓于五脏六腑及百骸之中,而在开辟识海之中,又与识海融为一体,唯有真正化形而出,才能更好的去感知天地元气,施展更强大的术法神通。

也唯有修成元神,神魂才能真正的意义上脱离肉身、躯舍,这也是身外分身修炼道丹的基础。

心念一动,六阳炼魂咒法门运转开来,陈海止住诸多杂乱的念头收束,在澄明的神念内视之下,十二主灵脉犹如滚滚天河一般,汇聚往丹田处的灵海秘宫。

一颗紫电缭绕的道丹,在灵海秘宫里圆转如意,象心脏一般起伏不停。

每一起,灵脉之中的淡金sè真元就如同潮水一般,向灵海迷宫涌来;每一伏,被道丹浸染过的,带有淡紫sè雷霆气息的真元循着玄妙的轨迹又缓缓回归经脉长河之中。

蕴含在真元中的雷霆之力在流动之间被百窍窍脉所吸收,又变回了淡金sè的长河。

融合了风雷真意的道丹,此时正在慢慢改造陈海的躯体,唯有紫丹修为的地榜强者,才能以这种方式淬炼肉身。

虽说比起陈海直接接引雷霆之力淬炼肉身,效率要慢得多,也容易有瓶颈无法突破不过去,但两者接合起来,则会淬炼得会更深入、透彻。

陈海如同神灵一样,以一个第三者的视角看着自己体内的一切细微变化,这种感觉是奇妙的。

陈海不是第一次内视己身了,道丹起伏之间暗含着天地运行的轨迹,令他每一次都忍不住赞叹造化的神奇。

陈海心神电转,又在识海里将苍遗所授的九元归神真解显印出来。

道禅院像黄双、阎渊、宁婵儿他们,都有修炼元神的功法,但九元归神真解才是神殿所秘授的根本法诀,道禅院所有修炼元神的功法,都是从九元归神真解衍生出来的。

陈海将九元归神真解的功诀梳理了一遍,以一种极其古怪的姿势盘膝而坐,说来也是奇怪,这时候九元归神真解的秘文,便化作钟吕般、浩荡不休的仙音在陈海的体内回荡不休。

起伏不定的道丹安静了下来,识海也倏然熄去。

识海熄去,三魂六魄(神魂)便从识海回归五脏六腑,真解秘音实际是一种更为玄妙状态的神念,其牵引下,就见有三团莹莹红光从玉枕、百劳、尾闾三处肉身秘窍深处被摄了出来,缓缓的往灵海秘宫中而去。

三团红光略微有些挣扎的意思,但是陈海在血云荒地吸收了这么多的灵魂碎片,本尊的神念也早就强大到了恐怖的地步,况且这三魂本属自身,这才抵挡不得。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胎光、爽灵和幽精三魂终于被摄到灵海迷宫之中,陈海还是转而搜索六魄所藏匿的位置。

失去神念的掌控,三魂开始在灵海秘宫之中乱转起来,不停的撞击着紫sè的玄壁,试图归位,但被上品紫丹所浸染、淬炼过的秘宫玄壁哪里是这么好突破的?

一时之间,只见陈海的灵海秘宫里有三团红光徒劳的乱闪。

六魄基于肉体而生,埋藏随深,但是一旦被陈海发现之后,也更容易掌控。当最后一团浓黑sè的“吞贼”之魄被摄到灵海秘宫之时,三魂终于耗尽了精力,漫无目的的在紫金sè的灵海秘宫之中载沉载浮着,而其他五团魄光却安静的待在陈海给它们划分的区域里,一动不动。

陈海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九元归神真解第一步终于完成了。

灵海秘宫之中,由于陈海刻意的压制,安静了很久的道丹开始剧烈的跳动,海量的真元开始在各条经脉,各个穴窍之中被吸取过来。

天机崖此时也是风云大变,由于陈海的全力施为,两处灵泉所散发的磅礴灵气都往陈海的密室中汇聚而去,在天机崖上空形成了一道旋涡,大风骤起。诸阀在聚泉岭的人都往天机崖望去,暗想天机崖的匠师们一般都是醉心于天机学术,是哪位大匠师居然选择突破了?

当二十多道sè泽各异的道之真意,之前是融入三魂六魄之中的,这是时候也在灵海秘宫里直接显形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灵海秘宫中凝练无比的真元,开始以六魄为基础进行凝聚,真元蠕动着,犹如活物一般,慢慢的一个紫sè的人形在灵海秘宫之中显露了出来。

那人形通体晶莹剔透,跟肉身一一对应的窍脉穴位,犹如长河星辰一般,一览无遗,而且肩宽臂长,眉眼粗豪,俨然就是陈海的翻版。

早已经折腾的没有力气的三魂,在陈海神念的驱动下,盈盈的向那人形飞去。

首先是胎光之魂,当胎光投入玉枕之时,陈海神魂一阵悸动,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油然而生,那是一种生死尽握的喜悦感。

紧接着爽灵之魂也牢牢的镶入百劳之中,陈海感觉到自己仿佛化作一块海边的顽石,看遍日落月升,沧海桑田,大道规则,一念之间。

陈海强行按捺住自己的喜悦,将最后的幽精之魂向尾闾投去。当幽精闪着红光,与紫sè人形彻底融合为一体,一股强悍的冲击几乎让陈海神魂欲裂,但是他只能咬着牙坚持。

如果撑不过去,怕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时间仿佛被拉到了无限长,陈海一会儿感觉到犹如溺水之人身处在怒潮之中一样,数百丈高的浪潮狠狠向自己拍下,一记狠过一记;一会儿又仿佛变成金刚之躯,站在万刃之前,尽管自己再怎么努力,各式各样的兵刃总是能轻松的穿破自己的防御,把自己扎的千疮百孔一般。

正在生死不能的时候,突然云住雨收,所有的痛苦都不再延续。

灵海秘宫中,本来紫光缭绕的道丹萎靡不振的悬浮着,犹如海洋的真元也早已消失不见,而经脉之中奔腾着真元的大河也全部干涸,但是在道丹之下,一个尸许高的人形盘坐在秘宫虚空之中,宝相庄严。

陈海心中一松,终于练成了。

那盘坐的人形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噗通!”整个天机崖仿佛有了呼吸,两口灵泉所散发出来的元气更加疯狂的涌动,这一次,被勾动的还有天地元气,就连最低微的通玄境也能感受到方圆四五十里内的天地元气正在疯狂的向天机崖涌去。

干涸的灵海秘宫以及河道似的主灵脉迅速充盈起来,陈海心念一动,那紫sè人形瞬间从灵海秘宫中消失,从他的天灵盖冲顶而出……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一章 元神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