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九十二章 石镜

第四百九十二章 石镜

一直潜心闭关的陈海,对时间的流逝并没有什么感触,依稀记得闭关之时还是隆冬,天机崖上下一片雪白,只有两口灵泉的附近才会绿意盎然,可如今天机崖上下已经是柳绿花红,夜月下暑气消散、凉风习习。

等等,凉风习习?

以前用神念感知外界,更多是通过气息的强微、性征去判断,可如今元神脱壳而出,毫无障碍的穿过屋舍,竟然能直接感受到夜月下的习习凉风,也能清晰的看到天机崖的一草一木。

没想到他这次闭关,竟然半年时间过去了,外面的时节已经炎夏了。

修成元神,神魂虽然能够脱壳离体,但元神是极其脆弱的,没有身舍肉躯的庇护,抵挡不住烈阳的暴晒,也承受不住什么烈风的吹刮,更不要说飞往万丈高丈,去承受那至yīn的罡风了。

通常说来,轻易不会让元神离体,但陈海刚刚修成元神,对元神离体的感受异常的新奇,便忍不住往聚泉岭以西的山岭深飞去——那里是天机学宫重点控制的区域,危险不多。

陈海任元神藏在一团云雾之中,往西悠悠飞出两百余里,突然间看到下面的树林里有一个身材矮小的青袍汉子,正藏匿着气息,往秦潼山深处潜行。

这青袍汉子都有明窃境中期的修为,要是用特殊功法刻意敛藏气息,即便是苍遗此时在天机学宫坐镇,也未必能发觉此人潜入;而陈海此时修成了元神,也是赶得巧了,藏在云雾中能直接“看”到下方的一草一木。

陈海饶有兴趣的跟着这个汉子,很快就潜到战儡营秘密驻守的军演场附近。

透过密林,一阵阵若隐若现的喊杀声和兵刃交接声传了过来,那汉子则神情严肃的蹲在一座石崖后,透过树林的缝隙,将战儡营在军演场上此时正上演的一幕看得一清二楚。

俄而,青袍汉子从怀中掏出一副图卷,展开来却是一副秦潼山西北麓的地形图,上面标识出天机学宫在秦潼山西麓深处所设置的很多秘密地点——这时候青袍汉子,自然将眼前这座军演场以及军演场上所出现的三十多樽血魔傀儡与一千精锐甲卒等信息,都标注在地形图上。

看到这一幕,陈海心知天机学宫及龙骧大营的所有举动,此时都已经处在各大宗阀的监控之下了,要不然怎么会有明窍境的好手潜入过来当斥侯。

元神是能够借用天地元气施展术法神通,但这需要一个过程,在术法成形之前,早就惊着这人,而元神又没有法宝护法,绝对抵挡不住明窍境强者随手一拍。

陈海元神悄悄退了回去,回到本尊肉身之中,再次潜回到军演场附近,见那青袍汉子还潜伏在那里看得如痴如醉,陈海心中一阵冷笑,凝聚九元归神真解里的缚灵印,就往那人的后背心拍过去。

那汉子在秦潼山深处已经兜转了将近两个月,这时候已经差不多将天机学宫及龙骧军在秦潼山西麓的部署摸清梵,可以回去复命了,可是刚要起身离开这里,就直觉一点寒意往体内刺来,待他摧动护身法宝时,就感觉念头一滞,浑身真元再也不受自己控制,就恍如灵海秘宫被封禁了一般。

大惊失sè之下,就向怀中摸去,想将无需祭用、扔出去就能暴然炸烈的暴炎符取出来,但陈海哪容他有其他手段挣扎,一边以神识牵动缚灵印,将他的真元封住,一边抬手就往他的颅顶拍去。

青袍汉子冷不防着了陈海的道,不能摧动真元祭出护身法宝,又来不及取出道符,就直接被陈海这一掌给劈晕了过去。

姚文瑾听到动静,刚要派几名傀儡师,御使血魔傀儡赶过来看究竟,就见一名身材瘦小的青袍汉子,“噗通”一下从半空掉了下来。

陈海初初修成元神,不想在这里多耽搁,传念要姚文瑾多注意附近的警戒,便飞回天机崖。

元神初成,陈海还需要在留在静室里,温养元神一段时间,等境界彻底稳固下来,才算是真正修炼有成;更重要的,修成元神,他还需要修炼与之相适应的玄功绝学,祭炼更高层次的法宝、灵剑,实力才会真正的提升起来。

刚刚练成元神就出窍了这么久,这让他多少有些疲惫,连带着元神缭绕的紫光都有些黯淡了,陈海将九元归神真解上所记载的养神诀默运了两个周天,才恢复了过来。

密室之中,陈海缓缓睁开了双眼,拍一下储物戒,在斩杀银鲨妖沙滦之后所得的那枚青光石镜和黑戟出现在石室里。

当日斩除沙滦之后,这两样沉重异常的物件,陈海当时还没有足够时间,也没有足够把握,就一定能祭炼。这两件玄兵灵石,没有经过祭炼,即便是收入储物戒里,也有三四千斤重,平时随身带着,就没有办法快速御风飞行。

直到陈海修成了道丹,真元法力加倍磅礴强大,这才能勉强带着它们行走无碍,但也一直没有时间去祭炼青光石镜与黑铁战戟,更没有机会去研究里面的阵法禁制。

考虑了一下,陈海将黑戟收入储物戒之中,开始祭练青光石镜。

毕竟用乌砂金所铸的裂天战戟用着还趁手,但是陈海一直都缺少一件攻防兼备的法宝。

想当初,沙滦就是凭借着青光石镜,就能以妖胎初期力抗妖胎巅峰的苍遗,可见这青光石镜,少说也是天阶下品的绝世法宝。

祭炼这青光石镜,第一步要用纯阳真火,将沙滦留在石镜里的神魂气息洗炼掉,但在此之前,要探究石镜的中枢禁制在何处。

陈海将那重愈千斤、却与普通铜镜一般大小的青光石镜横放在两膝之上,分出一缕神识,投入青光石镜之中。

神识刚刚一接触青光石镜,就见光滑的镜面之上一闪,一道青光蕴藏着颇为不弱的力量,逆着陈海的神识,往他收入识海内刚修成的元神冲击过来。

这要是换在陈海没有修炼元神之前,这一下怕是要吃大亏,但陈海已经修成元神,虽然还不能随便离体,但要之前离散的三魂六魄强悍太多,除了一阵晕眩外,就抵消掉这股对元神的直接冲击。

陈海知道这青玄石镜不好祭练,但看到青光石镜竟然还有专门攻击他人元神魂魄的异能,更是欣喜,要摧动元神,继续将神识往青玄石镜之中延伸过去。

“不可!”一条尺许长的青sè蛟龙蓦然出现在静室之中,硬生生的止住陈海。

片刻之后,静室的门悄然打开,苍遗走了进来,蛟龙道胎一动,就陷入苍遗的眉心之中。

陈海说道:“原来师兄在学宫呢,可是知道我修成元神了?”

苍遗盘膝坐下,正sè说道:“你元神修成就先出去溜达一圈,之后又偷袭一个明窍小贼,我岂能不知?不过,你要清楚,即便是道胎灵体,离开身舍之后,也是孱弱无比,元神离体之事,切莫再轻易尝试了。”

陈海老脸一红,揉了揉鼻子应道:“陈海省得。”

陈海如此也是权高位重,燕州能与他比肩者,也是廖廖无几,但在苍遗总是以小师弟自居,毕竟他的年纪,相比苍遗是太远了。

苍遗岔开话题,笑着说道:“那日斩杀沙滦之后,我久战力疲,急于回去恢复,后来琐事众多,也忘了这青光石镜这一码事了。这青光石镜被沙滦祭练了数百年,沙滦附入其中的神魂烙印坚固异常,你倘若想强行抹去,说不定会触发里面什么厉害的禁制。你元神初成,还算不得稳固,想要抹除沙滦的神魂烙印,也是费时费力,我帮你直接抹除掉沙滦留在其中的神魂烙印吧,你只管祭练就是了……”

“多谢师兄。”陈海将青光石镜递给苍遗,他现在欠缺的就是时间,可不想在这上面浪费太多的时间。

苍遗在秘室里,直接从眉心祖窍放出青蛟道胎,张牙舞爪的扑向青光石镜,张口喷出一团元阳真火,就将青光石镜笼罩起来,这是要用元阳真火直接将沙滦附入青光石镜里的神魂烙印炼化掉……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二章 石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