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十章 刘武周(一)

第三十章 刘武周(一)

这一声呼喊响起,大家目光都转向城内那一道寨栅之上。

在这关键时刻,大隋建武校尉,恒安鹰扬府鹰击郎将刘武周,终于出现!

年少时就以豪侠闻名,结交边地豪杰。大业天子征高丽之际,主动投军远赴海东。随大隋名将来护儿突近平壤城下,来护儿轻敌兵败,刘武周奉命断后九死一生才脱出生天,最终得大业天子赏识,亲自加以建武校尉名号,常年随侍御驾。

在大业天子决定远走江都,对北方人事进行布置,又以刘武周回返家乡领恒安鹰扬府,以牵制在马邑郡日久权重的王仁恭。汉时实行三互法以来,官员多不能在本地为官,刘武周却能回返家乡领精锐军府,也可见大业天子对他的宠信看重。

在世家大族垄断仕途之际,刘武周以寒素出身,最终能坐到如今位置。正是多少边地家乡轻侠少年的偶像。且执掌恒安鹰扬府后,在边境抵挡突厥入寇,血战经年,云中之地仍屹立不摇,突厥压在云中当面的几个大部都拿刘武周无可奈何,这份对家乡的恩德,也算是深重了。

所以王仁恭凭借世家出身,凭借着马邑郡太守高位,凭借着掌握全郡财赋的有利地位。想对付刘武周,仍然是颇为不顺。多少有真本事的边地轻侠,在王仁恭招揽之际,仍然投身于恒安鹰扬府之中,就是冲着刘武周本人的名声和魅力!

这位名动马邑,经历传奇的鹰击郎将,此刻正站在寨墙之上,双手叉腰,脸sè铁青,只是狠狠的看着苑君玮等一众鹰扬兵。

刘武周三十五六的年纪,中等身材,方脸长眼,满面俱是风霜之sè,朴实就如一边地老农。这个时候就穿着一身敝旧布袍,束腰也就是简单的革带,毫无装饰。也未曾戴冠,头发胡乱挽着,就插着一根荆钗。布袍前襟还敞着,头上渗着点点汗珠,一副急匆匆赶来的模样。

单看外表,谁也想不到这就是名动马邑,让王仁恭深自忌惮,让突厥人无可奈何,北地各世家都闻其名声的边地重将大豪!

刘武周终于现身,在徐乐身边捂着脸犯愁的尉迟恭顿时就放下了手,望着刘武周简直眼睛简直都快冒出了星星,这黑脸汉子顿时就转头冲着犹自红着眼睛的苑君玮大吼。

“苑四,闹够了没有!放下手里的弓!什么事情听刘鹰击发落!”

接着又对着徐乐笑道:“这位哥儿,放下弓矢也罢,刘鹰击爱的就是好汉子,总会对你有个交代,都是本乡本土之人,有什么话不好说?”

刘武周终于现身,吼了一声。在苑君玮身后那几十名鹰扬兵互相对视,垂头丧气的将手中弓矢放下。在外伏路的差事,最终闹得如此没脸,少不得要被重重责罚一场,更兼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徐乐一人打得跌跌爬爬,所有人都是灰溜溜的。

只有苑君玮,仍然紧紧咬着牙齿,不肯放下手中弓矢,对刘武周和尉迟恭两人的喝问之声也充耳不闻,充血的眼睛里似乎只有徐乐的存在。

苑君玮不肯罢手,徐乐摇摇头,也没放下手中弓矢,仍然坐在马背上弓开如满月,只是侧头对着尉迟恭一笑:“这可不怪我!”

徐乐身后的庄客和宋宝几名侠少已经将弓放下,看着苑君玮和徐乐还斗气也似的互相以弓矢瞄准,宋宝急得差点就在马上跳脚了。

乐郎君啊乐郎君,这个时候软软腰骨,能要你命不成?韩约在你旁边守着,再加上你空手夺箭的本事,苑君玮一人一弓还能伤了你不成?

在寨墙之上,一声号令之后见苑君玮还不肯放手,面容朴实憨厚的刘武周是真的跳脚了。

没有世家子弟任何时候都要维持的风度,刘武周气得一扯衣襟,转头对着寨墙底下大吼:“苑大,拿下你弟弟!”

围观云中百姓这个时候悬着的一颗心都放下了,看见刘武周这急得毫无形象的样子都是一阵哄笑。

对于云中城百姓,对于恒安鹰扬府子弟而言,刘武周就是这种身边寻常友朋的模样。但是关键时候,一城军民,是真的能为他卖命!

寨栅上一道寨门咯吱咯吱打开,然后几名鹰扬兵冲出,在壕沟上飞快搭好桥板。几名顿时越过壕沟,奔向场中。

当先一人,身形高大,一身锦袍,点尘不染,眉目间和苑君玮有些相似,只是多了三绺长髯。这一部长髯保养得极好,根根透风,光可鉴人。如此美髯,放在长安洛阳,都足以让人羡叹。一双细长眼睛威光四射,只是看向人的时候总让人感觉到一丝yīn狠气味。

这当先一骑,正是跟随刘武周东征高丽,身边最为信重的心腹,恒安鹰扬府团主苑君章!

苑君章策马而过,看都不看尉迟恭等人一眼,只是经过之际略略扫了一下徐乐。接着就直冲到苑君玮面前,翻身下马。

看见自家最为崇敬的兄长到来,苑君玮终于冷静了一些。苑君章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家这个四弟。

苑君玮强撑着和兄长对视少顷,终于支撑不住,双手一松,弓矢落地,自家也颓然垂下头来。

看到苑君玮这般,徐乐也终于收起架势,还弓入囊。稳稳坐于马上,等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苑君章终于开口,声音极有磁性,比之刘武周刚才气急败坏时候都变了调的破锣嗓门儿不知道强上多少。

“几十人围攻一人,还打不赢。最后还要用弓矢偷袭…………我们苑家人好有出息!”

苑君玮红着眼睛抬头,戟指徐乐:“这厮杀了我麾下常舒欣一火人!”

苑君章冷冷一摆手:“这事情自有鹰击发落!”

苑君玮抗声道:“大哥!”

苑君章冷淡发令:“拿下他!折损我恒安府名声,也等着鹰击发落!”

苑君章身边几名亲卫齐上,不与苑君玮交一言,上来就抓苑君玮肩膀。苑君玮在自家兄长面前,就如老鼠见了猫,再没有半点骄横之气,乖乖的让几名兄长亲卫摩肩拢臂,按在一旁。

这个时候,刘武周也从寨栅后走出,身边一名亲卫也无,也未曾骑马,就这样走向正策马而立的徐乐。

尉迟恭早早翻身下马,叉手行礼。宋宝等人也赶紧跟着滚鞍落下,腰弯的更深:“见过刘鹰击!”

徐乐看了刘武周一眼,淡淡一笑。终于翻身落下马来,稳稳站定。而身侧韩约轰隆一声也跳了下来,还保持着用铁盾遮护徐乐之态。

徐乐笑着一推韩约肩膀:“刘鹰击在此,还怕有人伤得了我?”

推开忠心耿耿的韩约之后,徐乐正容敛sè,终于行礼下去:“神武徐乐,见过刘鹰击。”

刘武周敞着衣襟,打量着行礼下去的徐乐,大笑一声:“就算我不在此,也没人伤得了,真正是吾邑少年英俊!”

看网友对 第三十章 刘武周(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