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九十三章 青冥灵镜

第四百九十三章 青冥灵镜

沙滦神魂虽然已经破灭,但是留在青光石镜中神魂烙印毕竟还是强悍,陈海刚刚元神有成,并不代表他就能无视道胎高手了,即便能够将沙滦的神魂烙印抹除掉,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的。

苍遗就不同的,数千年深厚的修为,仅用短短的两天时间,就将沙滦附在青光石镜上的神魂烙印炼除掉。

连续两天的祭练,让苍遗脸上略微有一丝疲惫,他笑着说:“想不到这沙滦还真有些门道,让我好生费了一番手脚,才将他的神魂烙印炼除掉,更没有想到这枚石镜竟然是罗刹域的某位宗门弟子,上古时进入燕州遗落的一件遗宝,最后竟然落入这银鲨老妖的手里……”

陈海接过石镜,也不急着正式祭炼,而是将神念投入石镜之中,却发现石镜之中竟是一间由无尽虚光符篆构成的神秘空间。

由于石镜在沙滦的神魂烙印被抹除掉之后,还没有重新进行祭炼,因此四面八方的无尽虚光符篆,都没有神华放出来,神秘空间看似极大,又似极小,应该是石镜内部阵法禁制玄奥到一定程度之后,形成一种介入虚实间的存在。

“你可以将元神直接渡入其中,便能发现更多的奥妙所在。”苍遗传念说道。

阵法禁制所形的玄奥空间,是不能当储物空间使用,但作为虚灵存在的元神,甚至灵体道胎,却是可以进入的。

陈海照苍遗传授之法,将元神移入石镜之中,元神对石镜空间的感知,要比刚才一道神念要更加的明晰,这时候能“看”到无尽虚光符篆的深处,隐隐透出“青冥灵镜崇国流阳宫真传周斌炼制”等字样……

崇国?

流阳宫?

陈海将元神收回来,讶异的看着苍遗,有太多的疑问要问。

苍遗也是摊摊手,说道:“左师传授我神通法门,但对罗刹域的一切,却甚少跟我提起,我也不知道崇国、流阳宫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但罗刹域每隔数千年,就会能过血云荒地,跟燕州这边连上,上古时,有罗刹域的其他宗门弟子,进入燕州游历,也实属正常。而说到流阳宫跟神殿、跟左师及我父帝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联系,你心里有诸多疑惑,还是等左师醒过来再问吧。”

“……”陈海苦涩一笑,说道,“血魔大劫的根子还在罗刹域,不然你我终有一天会化归尘土,燕州之劫,数千万循环一次,何时是个尽头啊……”

“化归尘土啊……”听陈海提到这个话题,苍遗也是一叹。

他修炼数千年,即便是有真龙血脉,寿元也是快到尽头了,更何况金燕诸州,有史以来,无论人是妖,都没有谁能突破道胎境的限制。

理论上来说,想要真正求永生之道,唯有进入更高层次的罗刹域,毕竟左师、父帝等都是活了那么久,才真正的虚弱起来,但现在谁知道罗刹域那头到底是怎样一个状况?

何况就凭着血云荒地的另一端出口,被罗刹魔族完全控制,也不是他们能轻易闯进去的。

谈这些事还是太早,苍遗催促陈海赶紧先将青冥灵镜先祭炼过,将实力提升起来再说。

祭炼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何况陈海的修为还是弱了,此时都未能发挥青冥镜两三成的威能。

照苍遗所授之法,陈海花了好些天,才算很勉强的将神魂烙印附入青冥镜内,但也只是将神魂烙印附入青冥镜的第一层阵法禁制之中。

第一层阵法禁制,一旦激活,就能将真元法力转换青冥甲,将祭炼者的全身包裹起来。

在真元法力耗尽之前,不仅青冥甲坚不可摧、大小可以随意变换,还能将敌方的一部分强力攻击,转换为维持青冥甲继续持续的灵力。

由于沙滦此前祭炼不得法,对阵法禁制的理解不够深,也仅仅只能使用青冥镜的第一、第二层神通……

陈海这才知道他之前还是看轻青冥镜了,仅两层阵法禁制的威能发挥出来,就堪比天阶下品的法宝了,他有朝一日,能将青冥境更厉害的第三、第四、第五层阵法禁制都掌握了,又是何等的威能?

陈海祭炼青冥镜之余,还是听苍遗讲解一些元神运用的法门。

苍遗数千年的修行,经验自然独到,讲到妙处,陈海听得如痴如醉。

时间就这样缓缓流逝了过去,转眼已是夏末,这日苍遗忽然停下宣讲,陈海错愕了一下,神念一动,摇头苦笑。

***************

在聚泉岭中峰竹殿的一侧,有一处略小的偏殿,专门用来待客。

相较于天机崖一贯简单实用的建筑风格,十几张古拙的桌椅散乱在数十步方圆的房间内,几盆灵植,将偏殿布置的有那么一丝雅意。

董潘、苗子晋等人坐在椅子上,悠然的品茗,赵如晦扶着额头坐在他们对面。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近一个月了。

在陈海若有若无的指点下,他手中拥有大量血魔傀儡这件事情很快就在燕州传递开来,他们都是为血魔傀儡而来。

此时道禅院刚刚被灭不过百年,在那一战中,道禅院就大量使用血魔傀儡,诸宗阀对在那一战中血魔傀儡发展示的恐怖实力,还是心有余悸。

天机学宫手里有大量的血魔傀儡,自然可以指责天机学宫跟道禅院的余孽暗中勾结,但天机学宫早年跟赤眉教、跟黑燕军勾结,贩售天机战械,以及收编黑燕军残卒,都是半公开的事情。

这方世界,说到底还是强者为尊,凭借实力说话,赢氏暗弱,天机学宫附庸于燕然宫已成势力,谁又会跳出来,指责天机学宫的不是?

而再说起来,最终大溃黑燕军的主力西园军,最初还是陈海一手打造出来的呢。

只是血魔傀儡的消息一经传开,天机崖瞬间就有门庭若市的趋势,最终董、苗、赵等九大宗阀,联手封锁了聚泉岭,这才换取了聚泉岭一丝安宁,但董潘等九阀长驻沥泉总管府的代表,隔三岔五还是会跑过来喝茶聊天,等着陈海再次出关。

天机学宫和九阀是一个很微妙的关系,也不好得罪太死,赵如晦只得把所有的事情都放下,陪着他们。

今天,赵如晦、苗子晋等人又跑上聚泉岭,赵如晦也是烦不胜烦,被迫出来应付:“各位,陈侯真的还没有出关,一旦出关,我马上就会去通知各位好么?”

“没事的,我们又不是没有耐心,我们等着就是了。”董潘笑眯眯的回答道,几个人又开始了往日的闲聊。

他们从益天帝一年开始,今天已经聊到益天帝七十年金燕诸州所发生的趣事了。

吱呀一声,大门开了,众人齐齐的向这边望去,看到一袭青衫的陈海推门走了进来。

陈海笑吟吟的和众人打着招呼,坐了下来,赵如晦则如蒙大赦一般,跟陈海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去了。

董潘这还是两年多来第一次再看到陈海,没想到陈海是真真切切修成道丹了,内心掀起一番惊涛骇浪。

如说之前,董潘还为陈海修行的精进感叹过,那么现在的陈海他已经完全看不透虚实了,如此恐怖的速度,甚至都不能拿妖孽来形容了。

有那么一刻,他甚至以为自己眼花了,因为他总觉得陈海的背后好像还有规格紫光缭绕威势无边的影子,这自然是因为陈海元神初成,还不能收放如意的结果。

苗子晋等人的反应,不比董潘好到哪里去。

寒暄过后,偏殿之中陷入了一阵死一般的静寂,陈海身上淡淡的威压完全镇住了这些精于计算的老油条,董潘几个人眼神交流一下,期期艾艾的都没有先开口。

陈海靠在宽大的椅背上,一手敲着扶手,笑看着几个人,少顷,先行开口:“几位的来意我自然知道,只是这段时间闭关潜力,一直得不到闲暇,没能跟各位商讨。我陈海的为人,诸位是知道的,而且我让人将消息放出去,也就没有想过独占这一批血魔傀儡,说起来,无论是天机学宫还是龙骧大营,都没有实力培养那么多傀儡师。眼下诸阀都有需求,我们还是直接谈谈价钱吧?”

话刚一说完,苗氏的代表苗子晋眉头一皱,问道:“能问这一批血魔傀儡到底有多少,出自于哪里吗?”

道禅院在整个燕州无疑是最禁忌的话题之一,偏殿之中气氛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苗真人,血魔傀儡出自何处,恐怕是没有必要解释太清楚吧,”陈海淡然一笑,说道,“但苗真人一定要问,我只能说有个神秘人物前段时间找到我,希望龙骧大营接手这批血魔傀儡,但奈何龙骧大营消化不了这么多的血魔傀儡,只能是做个中间人……”

陈海这么说,别人也无法质疑,毕竟董氏、苗氏在各自的地盘上,都是一方霸主,违禁之事都没有少干,天机学宫及龙骧大营已在势力,有自己的秘密也很正常,更何况大家关心的,还是要花多大的代价,去获得这批血魔傀儡。

陈海连连挥手,将众人的声音慢慢都压了下来,左右扫视一圈,说道:“我也不瞒着诸位,这次是有人在某处地宫里挖掘出三四百樽血魔傀儡——对方到底有没有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他们要通过我们出手这批血魔傀儡。对方开的价码,是希望每樽血魔傀儡换十万斤初级淬金铁或等同的其他资源……”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三章 青冥灵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