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59 没有情义,只有利弊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8次加更

559 没有情义,只有利弊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8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看这情况,我就明白了,我妈到底还是没有放过我爸。【择天记吧少年王】无论她在外面怎么给我爸面子,怎么表现得温柔似水、贤妻良母,怎么把我爸当君王一样小心翼翼地伺候,只剩她和我爸的时候,她的本性就暴露了,该怎么着还怎么着。

这就叫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我妈到底还是强势的,也非常的能忍。

现在的我爸,也没有了半点霸主气势,委屈地跪在地上,嘟囔着说:“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我哪记得那么清楚…;…;”

我妈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冷冷地说:“那你就继续跪着吧。”

没有我妈的允许,我爸只好继续跪在搓衣板上不敢起来,他脸上的皱纹本来就多,现在看着更苦瓜了。我爸抬头看着我,目光里充满祈求之意,显然希望我能为他说说情。

我看我爸实在可怜,忍不住就看向我妈,我觉得我妈还是挺疼我的,说句话应该挺管用吧?但我还没开口,我妈就扭头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你那几个姑娘都能娶回家吗?”

我妈的语气虽然平淡。眼神却像冰冷的飞刀,杀伤力无比的强,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她的问题更是直击我的灵魂,让我张口结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我爸忍不住说:“为什么巍子就能娶好几个老婆,我连喝喝花酒都不行?”

“你还敢顶嘴?!”

我妈一瞪眼,我爸又把头低下去了。我妈哼了一声,继续说道:“你是你,巍子是巍子!巍子娶多少老婆都行,越多我越喜欢!但是你,你就不行,你这辈子只能有我一个,你敢对其他姑娘动心,我就挖了你的心,掏出来下酒喝!”

我妈那凶巴巴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温婉贤淑的模样,简直像个凶神恶煞的女寨主。不过我妈这话,我都听不下去,为啥我娶多少老婆都行,我爸就不能对其他姑娘动心?

这也有点太双重标准了。

但还不等我爸质疑,我妈就气呼呼地说:“王观雨,你还有良心吗,你比我大多少岁,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跟你的时候,我才十七岁,而你那会儿就三十多了!你怎么跟我说的?你说你会一辈子对我好,还说海枯石烂、至死不渝!我真是信了你的邪,傻乎乎地就跟了你,结果你让我住那破房子也就算了,你还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干妹妹都不知道有多少,你说你对得起我吗…;…;”

说句实话,就我爸那长相和年龄,我实在没办法将“沾花惹草”“干妹妹”这些字眼和他联系在一起。当然,可能他年轻的时候确实风流过吧,随随便便就能送人一套大庄园的主儿,得有多少女孩子削尖了脑袋想跟他啊。总之,我妈越说越气。说到最后眼都红了,感觉都快哭出来了,我爸也跟着慌了起来,紧张地说:“老婆,你别气了,是我对不起你,我以后肯定加倍地对你好…;…;”

“那你倒是说说那次喝花酒的事啊!”

我爸的脸又苦了起来:“我真不记得了,冯天道是胡说八道,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

我在心里给我爸点了个赞,真是软硬不吃,这嘴果然够紧,以后我要学习。我妈翻了个白眼,不再搭理我爸,继续磕着瓜子看起了电视。我爸也不敢再招惹我妈,转而问我:“巍子,这么晚了不睡觉,来干什么了?”

我一拍自己脑壳,光顾着看我爸跪搓衣板了,倒把正事给忘了。我赶紧蹲到我爸身前,把之前厨房里的事说了一下,还把刚才冯千月找我让我保密的事也说了一下。

我爸听完以后,果然怒火中烧,巴掌猛地拍在地上,骂了一声:“混蛋!”

我以为我爸是骂冯天道的,冯天道这家伙确实混蛋,我刚要附和我爸几句。就听我爸接着说道:“既然你都答应了千月不跟我说这件事情,怎么又来告诉我了,你还算不算个男人,你的信义到哪去了,你这不是伤人家姑娘的心吗,你让人家以后还怎么信任你、依赖你…;…;”

当时我都傻了,我都没想到我爸反而把我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好在他还没有骂完,我妈就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立刻“呃”一下,立马换了另外一副口吻:“儿子,干得好,这样的事就该跟爸爸说,媳妇再亲肯定也没有爹妈亲。”

我爸一边说,一边又狠狠地拍了一下地板,凶巴巴地说:“冯天道这个王八蛋,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次我可饶不了他!”

说完以后,我爸便“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床边,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柄雪亮的钢刀。我也不知道这钢刀是从哪来的,更不知道我爸把这玩意儿放到枕头底下干嘛,但他拿了这柄钢刀,便气势汹汹地往外面走,显然现在就要去收拾冯天道。

我吓了一跳,真没想到我爸能有这么冲动。这里可是冯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也都是冯家的人,我爸就算想干点什么也该谋划下吧,逼得冯天道狗急跳墙怎么办?

我正想劝他几句,我妈已经开了口:“给我站住!”

我爸很听我妈的话,立刻就站住了,回过头说:“老婆,你别劝我,我今天非得收拾冯天道这狗东西不可…;…;”

不等我爸说完,我妈再度开口:“你给我跪那去!”

“你吓唬谁呢?!”

我爸眼睛一瞪,一副要爆发的样子,接着把手里的钢刀往地上一抛,乖乖地走回卫生间去往搓衣板上一跪,嘟囔着说:“跪就跪嘛,你说话就不能温柔一点…;…;”

我:“…;…;”

我虽然无语,但是也能接受,因为我家一直都是我妈当家。我妈下了床,接着朝我俩走过来,先对我说:“儿子,你告诉我们是没错的,但是方式要改变一下,毕竟你已经答应过千月了,我们可以对敌人言而无信,但对朋友要一诺千金,知道了吗?你暗示我们就好,我和你爸都是聪明人,能够明白你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我爸在旁边说:“对嘛。怎么能伤一个爱你的姑娘呢,每一个姑娘都是天使,要用心呵护她们才行…;…;”

不等我爸说完,我妈飞刀一样的眼神已经朝他射了过去,我爸立刻闭上了嘴。

“说啊,怎么不说了?”

“点到为止,点到为止。”我爸讪笑着

我妈转身对着我爸,继续说道:“还有你,咋呼什么呢,冯天道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拿个砍刀吓唬谁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趁机站起来而已,你就给我乖乖跪着吧。什么时候交代了花酒的事,什么时候再站起来!”

我爸把脑袋耸拉了下去,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显然那点小心思全被我妈给猜中了。

不过听到我妈这么说,我的心里也稍稍安了下来,我知道我爸和我妈其实早有对策,他们对冯天道比我要看得透彻。

果然,我妈接着对我说道:“儿子,冯天道当年和你爸的感情确实很好,也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你爸今天才放过他的。不过就像你爸说的,他只是暂时留住了冯天道的脑袋,具体要怎么做还要看他将来的表现。毕竟现在冯天道也没怎么样。只凭一句没出口的话也没法定他的罪…;…;”

然后,我妈跟我说了一下她和我爸商量好的计划。

一个可以试探出冯天道真心的计划。

冯天道如能过关,我爸以后继续把他当兄弟;如果他过不了关,那就要了他的命。

狠,非常狠。

因为冯千月的关系,其实我很希望冯天道能够过关,毕竟我也不想看到冯千月伤心难过。但最后结果怎样,还是要看冯天道自己的造化了。

明白了我爸和我妈的想法以后,我就告别他们,出了房间。离开之前,我又看了我爸一眼,他还苦巴巴地跪在搓衣板上,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不过我也没法给他求情,我也不想引火烧身啊。

毕竟谁也不敢得罪我妈。

所以,对不住了爸,原谅我这个没用的儿子吧。

在我爸祈求的目光中,我无情地关上房门。

接下来的几天里,一切如常,什么事都没有,冯天道依旧鞍前马后地对待我爸,要多忠心有多忠心。我和冯千月也度过了比较幸福的几天,现在我们终于能够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我们几乎把她家庄园的每一个角落都走遍了,我们一起沐浴过清晨的阳光,也遥望过火红的晚霞。

不过因为冯天道的事,其实我的心里一直沉甸甸的。

可惜这件事情,我不能和冯千月说。

而在这期间里,也没听说刘德全有什么动静,显然经过那天的事后,他已经失去了和我们争斗的勇气,省城也前所未有的一片祥和。但是谁都知道,小阎王这个yīn霾仍旧密布在整个城市上空,深藏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只要小阎王一日不死,他们都得引颈待戮。

三天以后,我舅舅终于好一些,能够下地行走和吃饭了。

对我舅舅来说,外伤好治,内伤难医。

于是进帝城找大夫的计划又被提上日程。

这一天,我爸将所有人召集起来,宣布了几件事情。

第一,我舅舅的事,他是坚决不插手的,但我舅舅是因为巍子才受的伤,所以这件事他会负责到底。

第二,但是,他要回去坐牢,所以没法带我舅舅到帝城去了,这件事改由我妈代劳。

第三,医好我舅舅以后,从此两清、概不相欠。三年之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再出狱了,就算三年之后出狱也绝不出山,打算安安稳稳地度过余生。

说到第四点,我爸指着冯天道说:“小阎王,我知道你想一统省城,但是我只求你一件事情,别对冯家动手,没问题吧?”

我舅舅点头,说可以。

说完这些以后,我爸又对冯天道说:“兄弟,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以后我就要彻底归隐了,但我儿子还在外面,麻烦你多照顾下他,他还是很有潜力的,你可以跟他合作。”

冯天道一脸难过,说大哥,你真要回去坐牢啊?

我爸认真点了点头。

冯天道叹了口气,久久没有说话,他的妻子则在旁边一脸焦灼。

过了许久,冯天道才说:“大哥,你放心吧,你儿子就是我儿子,你托付我的事情,我一定谨记在心。”

我爸重重拍了拍冯天道的肩膀。

会开完后。我爸当天就离开了,重新回到了罗城第一监狱。

我和我妈、我舅舅又在冯家住了几天,冯天道对待我们虽然还是很好,和我爸在的时候一样热情。但是因为我格外的注意他,还是发现他偶尔会露出愁眉苦脸的模样,时不时地还会长吁短叹,显然非常纠结。

过了几天以后,我舅舅的伤势又好一些,能动身了。

我舅舅在临走之前,将他旗下的势力和产业都交给了我,让我维持原样就好,不要和刘德全发生冲突。因为以我的能力,可能斗不过刘德全。很容易中他的计。

只要按兵不动,刘德全肯定不敢主动冒犯,毕竟那次已经把他给吓怕了。

一切,等我舅舅回来再说。

到时候,扫荡省城。

这些话,我舅舅是当着冯天道的面说的,似乎已经不把冯天道当外人了。

我妈和我舅舅去帝城的那天,是我和龙王、流星、赵铁手等人一起去机场送的,冯天道也来了。送走我妈和我舅舅以后,冯天道和我们寒暄了几句,也匆匆离开了。

我们几个则坐车回皇家夜总会去。

车上,龙王感慨地说:“阎王大哥这回可算是如愿以偿了。”

我听出他话里有话,便问他是什么意思?

龙王告诉我说。因为二十多年前的那桩惨案,我爸、我妈一直没有原谅我舅舅。我舅舅的心里也一直有愧,希望能有朝一日能跟他们和解,但是苦于没有由头,只能一直拖着。直到和李皇帝决斗的那天,我舅舅故意没有使用武器,让李皇帝把他打成了严重内伤。到底有着血缘关系,我爸和我妈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肯定要带他到帝城疗伤,那么和解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原来如此。

我就说嘛,李皇帝那么重要的的敌人,我舅舅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轻敌?

我舅舅这小算盘打的,啧啧。

但是这未免也太冒险了,如果他不小心被李皇帝给打死了怎么办?不过想来,我舅舅既然敢这么做,就肯定有着十足的把握。

回到皇家夜总会后,我又把人集合起来开了个会,重申了一下我舅舅临走前的意思,就四个字,按兵不动。我舅舅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就是这里唯一的老大了,所以大家都愿意配合我。

和我舅舅猜得一样,哪怕我们什么都不做,刘德全也乖得像哈巴狗一样,整天把刘家的大门紧紧锁起,既不让人出来。也不让人进去。葛家也是一样的情况,完全把自己封闭了起来,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王家倒是没什么变化,王公子给我打过几个电话,我们还在一起吃过一次饭。我向王公子承诺,只要他保持中立,我们不会对王家下手的,王公子说没有问题。

经过上次的事以后,王公子又对我恢复了信任。

所以我也省心不少。

当时正好距离高考没几天了,我也回到了学校里面,把身心全部投入到了学习之中。因为手续什么的太麻烦,所以我在学校的时候仍旧戴着王峰的面具,也准备以王峰的名义参加考试。我落了太多功课。好在每天都有郝莹莹帮我补习功课。冯千月也来了,和我们一起备战高考,不过她学习还不如我,临时抱佛脚也是白搭。

当然,冯千月也不在乎这个,主要是想跟我在一起而已。

而我,虽然一直都没怎么上课,但是有两个成绩优秀的女神一直给我补课,加上我自个还算勤奋,记忆力也挺好使,所以知识点也掌握得不少。但是平心而论,想考上和孙静怡一样的重点大学仍是痴人说梦。

经过几次模拟考试以后,怎么说呢,勉强达到二本线吧,毕竟我也不是神仙,能做到这一步也算不错了。

距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天气也越来越热了,但我的用功程度仍旧不减往日,几乎过着头悬梁、锥刺股的日子,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学习、看书。

这天中午,郝莹莹仍在教室里给我补习功课,冯千月虽然也在,但她早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教室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老式电扇吱呀吱呀地转着,仍旧抵挡不住滚滚的热气袭来。复习完了一个知识点后,我看到郝莹莹有点困倦。就让她先回宿舍休息一下,我自个在这做做题就行了。

郝莹莹本来想叫冯千月一起回去的,但是看她睡得正香,也没好意思打搅她,就自己回去了。

教室里很安静,只有冯千月的酣睡声和我的翻书声。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拿出手机,看到是龙王打来的。

我看了一眼依旧在沉睡中的冯千月,轻轻起身走出教室去接电话。

龙王告诉了我一件事情,说冯天道和刘德全已经在私下联系上了,并且告诉刘德全说,如果要下手的话,现在是最佳时机。等小阎王回来。一切都来不及了。

自从我舅舅离开以后,我就让龙王一直盯着冯天道。

冯天道终究还是觉得没有我爸的话,我是不能成器的,和我合作完全没有前途;而我舅舅虽然答应不灭冯家,但也肯定不会让他发展起来。他为了自己的利益,最终还是倒向了刘德全,在他心里根本没有情义,只有利弊。

虽然我早意料到冯天道会这么做了,冯天道的作风一向如此,但是消息真正传来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非常难过。

“能确定消息的真实性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

我特别希望龙王能说一句不确定,希望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但龙王还是斩钉截铁地说:“确定。”

其实我也知道我这一问纯属多余。

之前我们在冯家住的时候,早已想办法在他家各处安装了监听工具,这一切也都是我爸的主意,他想试试冯天道的真心。

冯天道显然没有通过考验。

龙王说:“冯天道也不算完全良心泯灭,他在和刘德全勾搭的时候,还特别提到了你,说希望到时候能放你一条生路。”

听到这样的话,我忍不住苦笑起来,说放我一条生路,怎么可能?以刘德全的性格,既然出手,就一定会斩草除根。冯天道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他只是在惺惺作态罢了,他这个人最擅长演戏了。

龙王沉默,显然认可我的说法。

接着,我又拨过去一个电话。

我是给我爸打的,其实他并没有回到罗城,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躲在省城的某个地方,等待着一个结果。

联系到我爸以后,我把冯天道的所有行径告诉了他。

我爸轻轻叹了口气。

“我给过他机会了,是他自己没有珍惜。”

“我对他别无所求,只希望他别伤害我儿子而已,就这么难吗?”

“这么多年的感情,他说扔就扔了?”

“当初他落难,是我救的;他没房子住,我送他一座大庄园;他今天的锦衣玉食,全是我一手送给他的!”

“我是真把他当兄弟看啊!”

“好。既然他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我爸把电话给挂上了。

我知道,我爸要动手了。

我不知道我爸会怎样对冯天道,但我知道冯天道今天要完蛋了。

这个见风使舵、阳奉yīn违的小人,今天终于要付出代价。

收起手机以后,我怀着一颗沉甸甸的心,回到了教室里面。

让我惊讶的是,冯千月竟然醒了。

“你去哪啦?”冯千月揉着惺忪的双眼。

“没事,接了个电话。”

看着冯千月,我的心里有些愧疚,但还是假装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继续看书,然后说道:“对了,莹莹回宿舍休息了,你也回去睡一会儿吧。”

看不到冯千月的话,我的心里还能减轻一点负担。

“不嘛,我要陪你,你继续看书吧。”

冯千月甜甜地笑着,然后拿起一本书来轻轻给我扇风。

微凉的风散发着墨香朝我吹来,每一下都饱含着冯千月对我的喜欢。

我的眼睛虽在看书,但是心中已经一团乱麻。

“王峰,你干嘛要这么用功读书啊,你现在又不缺钱花!”冯千月轻轻问着。

很多人读书是为了将来找个好工作,现在的我显然已经跳出这一步去了,不用读书也能赚到很多很多的钱。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妈让我念书,她说念书比什么都重要。

说到我妈,冯千月又笑了起来:“阿姨好像很喜欢我呢!”

我说是啊。

我闭上眼睛,回想起我妈看冯千月时宠溺的目光。

冯千月轻轻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王峰,你说,我们什么时候会结婚呢?”

我没有答话,心里像刀绞一样痛,我爸杀了冯天道后,冯千月还会嫁给我吗?

“嘿嘿,我希望越早越好呢…;…;”

冯千月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的父亲已经命在旦夕,还沉浸在她的幻想之中,轻轻地说:“我要挑一个最好的天气,穿上这世界上最漂亮的婚纱,风风光光、堂堂正正地嫁给你!到时候,我爸牵着我的手,将我交到你的手里…;…;王峰我告诉你哦,你必须要一辈子对我好,否则我爸不会放过你的!”

因为冯千月的描述,我也忍不住幻想起了那样的场景。

晴朗的天空、洁白的婚纱、热闹的宾客、幸福的笑容…;…;台上,冯天道郑重其事地把冯千月交到我的手中…;…;

但这一切都不可能存在,冯天道今天就要死了。

冯千月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对我露出笑容,这个纯真可爱的姑娘将一辈子都生活在yīn霾之中,她心爱的男人,一手造成了她父亲的死亡。

或许她会疯掉。

我要这样做吗,真的要这样做吗,没有其他解决办法了吗?

我心痛的几乎无法呼吸,巨大的愧疚感从我心中蓬发,我一头栽倒在了课桌上。

冯千月吃了一惊:“王峰,你怎么了?”

我没说话,也没有动。

老式的风扇在头顶吱呀吱呀地转着。

许久、许久,我才慢慢抬起头来,用一种极其复杂的语气,吃力地开口说道:“千月,你爸要死了!”

看网友对 559 没有情义,只有利弊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8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