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九十四章 相疑

第四百九十四章 相疑

众人能被安排沥泉来,督管诸阀在聚泉岭的利益分配,自然都是久经历练的人精,什么神秘人物、什么地宫,这些说法都不足以令他们相信,他们也早就认定陈海暗中跟道禅院的残孽勾结。

何况阎渊率黑燕军残部,数十万人转移到榆城岭北面的首阳山,这么大的动静,诸阀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

要知道首阳山距离凉雍苗氏的距离更近,要不是黑燕军残部转移到首阳山,能在凉雍与黑石汗国等蛮族之间形成一道屏障,甚至早就派兵驱逐了。

然而陈海咬口不认,他们自然不会去追究背后的盘根错节。

眼下帝君龙体欠安,据说已经撑不了太久,内廷燕然宫和英王两派势力,背地底都动作频频,指不定很快又要掀起一番动荡——九阀皆是边郡强藩,轻易不会参与到燕京的内斗之中,但燕京将要掀起这番风波,会不会将全燕州都席卷进去,现在还不好说。

但不管怎么说,这时候多增加一些实力,总归不会错的。

初时听陈海说有三四百具血魔傀儡,大家都是一喜,但是接着听到陈海的开价,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目前一辆重型天机战车,算是铸炼时的损耗,也就需要十万斤初级淬金铁的样子,陈海这时候挑明,需要用十万斤初级淬金铁换一具血魔傀儡,这开价到底是高了还是低了,董潘他们一时半会还能判定。

而且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是在座的诸人就能决定,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派人或亲自赶回去,跟自家的阀主、宗主汇报这事后,才有确切的答复。

诸人告辞离去,董潘拖在最后告辞,陈海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茶碗,眼瞳深邃的看着董潘,问道:“河西一切安好?”

董潘看着陈海的样子,感觉他深邃的双眼仿佛无尽渊河一般,令人看不透深浅,他一时猜不透陈海此问,是问陈烈等昭阳亭侯府的人在河西是否安好,又或者是真关心河西的形势。

“陈烈师兄在望曦峰也闭关有两年了,听世子说陈烈师兄这次极有希望修成道丹,丹品或还相当不凡,只怕此时还不知道陈侯你踏入道丹的喜讯,”董潘小心翼翼的斟酌言辞道,“此时即便是神侯他老人家,也常常跟下面的弟子提起陈侯,说陈侯实乃太微宗不世出的弟子,竟然不能为河西所用,实乃河西的大损失……”

说到这里,董潘又觉得这么说很不合适,看天机学宫及龙骧大营这两年里看似再没有大的起sè,但在天水郡北部根基扎得极深,此时黑燕军残部迁到首阳山,会不会投靠天机学宫、投靠龙骧大营,谁都不好说,河西还真未必能容纳得下野心勃勃的陈海。

“……”陈海点点头,他有血丹相助、宁婵儿有道蕴天丹,冲击道丹自然要容易一些,舅父陈烈闭关两年都没有成功修成道丹出关,这才是正常的现象,不算是什么意外,心想着舅父陈烈要是这次没能成功冲击道丹境,他等宁婵儿炼成道蕴天丹后,就送一枚过去。

至于董潘说董良在背后惋惜,陈海是不大相信的,毕竟天机学宫这两年来,所造的天机战械,主要供应武藏军及天水郡兵,钳制住河西东进的野心,董良及太微宗以及河西都护府上上下下,不将他恨死,就要谢天谢地了,眼下大家也只是保持最后一层脸皮没有撕破而已,毕竟河西还指望鹿城那边每年廉价供应愈二百万斤的中级淬金铁。

当然,董潘所说的话里,也隐藏着一个极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武威神侯董良这两年不再像以往那般隐居山门之内,要比以往更积极的处理俗世事务,不然董潘及都护府的将臣,是没有多少机会能见到董良的。

“不管以往有多少误会,我始终未忘是太微宗的弟子,”陈海言真意切的跟董潘说道,“此次血魔傀儡也是意外之得,这边会先紧河西所需,售价也可以再减去一成——龙骧大营不会从河西的交易里,收好处费的。”

董潘也不知道陈海所说是真是假,只是说立时回去禀知世子,一切等世子拿主意。

一切说定之后,董潘也不耽搁,谢绝了陈海要起身相送的意思,就往外走去。

出门之后,董潘下意识的透过没有关好的门缝往偏殿中看了一下,只见陈海端着茶碗,怔然坐在那里在诺大的偏殿中,似乎万钧重担压在他的肩上,有一股孤寂之意油然而出。

董潘暗感这样的感觉好奇怪,但也摇头将这样的念头摒除出去,待出了山门,才祭出灵剑,化作一道流光往百狮岭道院飞去,回到道院也是简单嘱咐一番,便乘御灵鹤,带着几名弟子,亲自赶去面见世子禀告此事。

***********************

贺兰剑宗举族迁入秦潼山东北麓的野狐岭,然而燕然宫宦臣势力强大,贺兰剑宗、黄氏一心想着在野狐岭及黄麋原等地立足,即便是心里藏有极深的怨恨,此时也不敢跑上门来挑衅正如日中天的天机学宫。

然而,贺兰剑宗还有一部分剑修弟子,始终不甘心放弃贺兰山及鹤川郡,没有随宗门东迁,而是留在鹤川郡内组织反抗力量,立誓要将河西军驱逐出去。

这些剑修弟子力量微薄,短时间内难以造成多严重的威胁,但背后有武藏军的支持,也是董氏彻底吞并鹤川郡的隐患。

除了武藏军大军陈于郡境外,天水郡兵这两年得到天机学宫供应大量的天机战械——也可能是秦潼关西移之后,宿卫军战兵直抵天水郡的后腰,令天水郡及华阳宗没有办法做其他选择——态度也发生极大的变化,此时也摆出架势,锐意要遏制河西军东进的步伐。

这一切的形势,都让河西无比难受,世子董畴这两年多来,也是一直在鹤川郡坐镇。

鹤川城,郡守府。

数头灵鹤从云端俯冲下来。

其他弟子自有休息的馆舍,董潘直接赶去见世子董畴。

此时的郡守府早已经修缮一新,穿过几道雕花回廊,董畴的书房就在一处绿荫之中。

到了门口正待让人传禀,就听见董畴的声音传了出来:“是董潘吧?快快进来,我正在等你过来。”

董潘快步走了进去,见世子董畴正在桌案之后批阅着什么。

“这次见到陈海了?”董承畴头一不抬的问道。

董潘就一五一十的将他和陈海见面的点点滴滴都复述了一遍,讲完之后,就侍立在一旁。

过了好一会儿,董承畴将笔放下,食指轻轻敲击了几下桌面问道:“陈海这次要将血魔傀儡放开供应河西,那有没有秦川郡、天水郡的事?”

控制秦川等郡的武藏军,及站在天水郡兵的华阳宗,并不在共执沥泉的九阀之列,董潘短时间内无法查明陈海暗中跟秦川郡及天水郡有没有相关的交易,琢磨着世子董畴的话:

“陈海此次开价不低,秦川岭及天水郡这两年也快被榨干了,怕是拿不出这么多的筹码来吧?”

“一具血魔傀儡抵十万斤初级淬金铁,倒也不算太贪心,毕竟各家每年都能从沥泉获得二百万斤的淬金铁,倘若都换四五十具血魔傀儡,也就是放弃到在沥泉的两三年份额而已……”董畴沉吟说道。

换作以往,董潘也会觉得陈海的开价太高,但此时沥泉每年产近四千万斤初级淬金铁,九阀足足占到其中的六成份额,而且这部分的份额,还是当年陈海主动让出来的,九阀并没有付出太多的代价,目前也只是各派出一部精锐,避免宿卫军或京郡宗阀对聚泉岭心生贪念罢了。

以此来说,陈海的开价还真不能算高。

董潘没有说话,世子董畴又说道:“你说陈海要那么多的淬铁金作什么?他倘若想要换丹药、法宝,或者多讨要几柄灵剑,却也说得过去啊。”

听世子董畴这么说,董潘微微一怔,心想陈海当时开价码说是十万斤初级淬金铁或相当的资源,也没有说定就要扣下各家手里在沥泉的淬金铁,但细想下来,诸家最后真决定选择跟陈海交易,多半还是会选择淬金铁。

毕竟这部分淬金铁都是从沥泉白得来的。

如此说来,陈海没有明说,但实际上也有暗中误导之意。

是啊,龙骧营要那么多的淬金铁干什么?

眼下天机学宫从沥泉分得的份额,每年就有八百万斤天量的淬金铁,何况每年还能从黑山秘密获得一些——如此巨量的淬金铁供应还不足,陈海还要拿血魔傀儡,从诸阀手里一次性换了多达三四千万斤的初级淬金铁做什么?

当然,最终的量甚至更多,董潘不相信陈海跟九阀交易的血魔傀儡数量,就是最终的数量。

董潘斟酌片晌,开口说道:“龙骧军此时才五六万兵马,但我觉得,世子这时候应该要考虑黑燕军残部都投附横山的情形——此外,赵匡师兄修成道丹,我还是能看出些端倪的,唯有陈海气息浑成一体,不容他人窥测,我怀疑他修成的是紫丹……”

“紫丹啊,三十岁成就紫丹,燕州除了那个老不死也不知道死没死的魏伯阳外,还有谁有这样的成就?”听董潘如此说,董畴都倒吸一口凉气。

书房之中顿时静了下来,只有董畴摩挲手指的声音,偶尔窗外传来一声声鸟鸣,显得分外刺耳……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四章 相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