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十一章 刘武周(二)

第三十一章 刘武周(二)

这一声夸赞,极是响亮,周遭所有人都听在耳中。周遭沉寂一下,接着应和之声响起:“刘鹰击说得没错,真是吾邑英俊少年!”

除了恒安鹰扬府的还要顾及苑家兄弟的情面,忍住不做声之外。那些云中百姓可不管那么多,因刘武周一句话,当真是人人喝彩称赞!

就是那些恒安鹰扬兵,也未尝没有微微点头,打心底认同这句话的。

隋唐之世,汉时大其心进取之风未曾完全消亡,而晋时清谈高坐之风也在数百年的血火中几乎被一扫而空。雄烈男儿,纵然是世家贵门也要高看一眼,毕竟现在当道世家都是以军功贵族起家!

而在生存环境艰难恶劣的边地,徐乐这等一骑当千的人物,更是走到哪里都是人们重视瞩目的中心!

且刘武周这句夸赞的话语,还有吾邑两个字。哪怕后世,都重乡谊。更不必说在交通信息传递都不方便的中古之世了,一郡一县一乡那种抱团的感觉,近乎偏执。那些在数百年南北朝乱世当中横行天下的军阀,身边打不散的就是同姓或者同乡的子弟兵。而出头之人,照顾本乡本土之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徐乐把此时人们最看重的两点都占全了,刘武周亲口夸赞,云中城百姓一场热闹看得开心,这时自然就是彩声一片!

徐乐抱拳拱手,双脚站定,腰背笔直,对着云中百姓遥遥一揖。如此潇洒做派,让喝彩之声更是高昂三分!

苑君玮等几十名一路追下来累得灰头土脸,又被徐乐打得狼狈不堪的鹰扬兵,这个时候更是头都抬不起来。在云中城中,他们一向都是趾高气昂之辈,今日就全成了徐乐成名的背景板!

苑君章负手站在自己兄弟身边,轻抚长髯,眯着眼睛不动声sè。

刘武周让彩声响了一阵,最后一扬手,示意云中城百姓安静下来。数千百姓彩声在这一刻就戛然而止,仅仅这一动作,就可见刘武周在云中城百姓心目中的分量地位!

徐乐忍不住也稍稍收缩了一下瞳孔,心里面嘀咕。爷爷说得倒是真的,天底下英雄实在太多,这刘武周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模样,但骨子里那种英雄气,真的是藏也藏不住啊…………

刘武周笑意已经收敛,脸孔板了起来,沉声道:“吾邑英俊那是没错,一身本事也是没得说。但你既然喊着要找我老刘来诉冤,这事情还得好好论论。”

他猛然回头怒喝一声:“苑四,给老子滚过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这粗手大脚,衣襟敞开,朴实有若乡农的边地大豪重将一声喝,跋扈骄悍若苑君玮,这时候涌上头的热血全消,乖乖在几名亲卫押解下走了过来,恨恨看了徐乐一眼,对着刘武周低声回禀。

“属下领府中一旅兵奉命在西面山间伏路,拦截潜越商队,按章抽税,以济府中军需…………”

这几句说得中规中矩,就是将苑君玮收到的号令背一遍而已,说到此间,满肚子恨意的苑君玮就已然按捺不住了,抬起头来戟指徐乐大声道:“…………结果这厮商队被属下火长常舒欣发现,这厮仗着本事,就杀光了属下的一火兵!属下发现不对,追上去只能看到尸首了,于是召集部下追杀。给这厮带队逃了出来,还撞进了云中城!属下没本事,截不住他打不赢他,将主该如何责罚就如何责罚,砍了脑袋属下也没怨言,但这厮杀了我们恒安鹰扬府的兄弟,就看将主如何发落!”

后面苑君玮抬高了声音,每句话都让围观数千人听得清清楚楚,人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徐乐竟然杀了一火恒安鹰扬兵,还一路撞进了云中城!

这就不是等闲斗殴起纷争的事情了,徐乐再是本邑英俊,一火本府鹰扬兵的性命也得拿整个商队的性命来还!

苑君玮话音未落,徐乐身后庄客侠少已经急得面红耳赤,脖子上青筋乱跳。宋宝大声吼了回去:“是那火鹰扬兵先偷袭我们!我们挡住了,本来准备就此了事,他们还不肯罢休,要将咱们就此杀光!那时候让咱们乖乖等死吗?”

刘武周扫了吼声最大的宋宝一眼,冷冷道:“本将问你了吗?”

这一句话就压得宋宝不敢则声,愤愤住口,但对苑君玮的愤恨之外,更多还是惶恐。这毕竟是近十条恒安鹰扬府的人命,刘武周总要对部下有所交代,这事情如何揭得过去?

宋宝更恨自家傻,不知道吃了什么药迷了心,就跟着徐乐一头撞进死地来!

刘武周目光转向神sè不变的徐乐,淡淡问道:“本将属下如此说,这位郎君,你有什么话说?这可是本将属下一火弟兄的性命!”

周遭彩声全消,云中军民,尽屏气凝神的看着徐乐。

尉迟恭握紧了手中马槊,全神戒备。虽然对徐乐再是欣赏,这个时候也不能让徐乐突然暴起伤了刘武周!

似乎感受到了尉迟恭的戒备,徐乐转头先看了这黑脸军将一眼,露齿微微一笑,示意尉迟恭别紧张。

接着徐乐就对逼视自己的刘武周摊了摊手:“这可叫我怎么说?当夜又没见证,鹰扬兵要杀我们,还手也没法留余地,苑四将军如此说,叫我拿什么证据来辩驳他?”

这句话一出口,宋宝心更沉到了谷底,忍不住就闭上了眼睛。

还说什么,等着被抓进恒安鹰扬府的大牢中吧,若能不死,那是祖上十八辈子不知道积下多少恩德!

徐乐却毫不退让的迎着刘武周越加冰冷的目光,嘴角带着一丝讥诮的笑意,声音也放大了。

“…………我这商队,出于神武徐家闾,爷爷徐敢,立聚落于桑干河谷,扫平河谷中马贼盗匪,才成就一闾家业。但王太守征县中青壮入马邑鹰扬府,不入府中,则纳十倍于前免行钱。王太守如此扩充实力,到底是何心思,刘鹰击能不知晓?”

徐乐扫视场中一眼,嘴角讥诮笑意更浓:“我这身本事,都是爷爷手里调教出来。若是入马邑鹰扬府中,你说王太守会不会看重?为什么我们要千辛万苦行商草原,去将那免行钱挣出来?还不是因为刘鹰击你是本邑前辈,恒安鹰扬府是卫护我们马邑郡的长城!”

徐乐语声清亮,一句句都送入云中城军民耳中心底。

“…………就是我们这些不肯入马邑鹰扬府的本乡子弟,穿越山间,风餐露宿,宁愿吃辛苦冒性命危险也不愿意以刀兵向恒安鹰扬府,结果在山间倒寻着恒安府的鹰扬兵厮杀,这天底下有这个道理没有?这一火鹰扬兵,自是我杀的,更不顾苑四将军一路截杀,硬要撞进这云中城来,就是要向刘鹰击你讨个公道,还要我们这些本乡子弟不要,还要马邑郡的民心不要!”

徐乐伸手,握住插在地上的马槊,剑眉剔起,锋锐之气毕露,仿佛泰山压顶,也不能让他稍稍弯腰低头。

“若是刘鹰击你想拿下我们,为那一火鹰扬兵报仇,我也不会束手就擒。这云中城,我一头撞进来了,且看我还能不能杀出去!”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一章 刘武周(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