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61 简直,痴人说梦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9次加更

561 简直,痴人说梦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9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随着疯牛的一声低呼,打断了我和冯天道之间的谈话,我们两个一起朝着山脚下面看去,果然有个人影正急匆匆往山上走。【择天记吧少年王】

但不是我爸,而是一个女孩,距离虽然有点远,但能看出来是冯千月。

我把这事告诉冯千月,让她提醒她爸赶紧离开省城,但她显然没有想到她爸会绑架我。这姑娘也是倒霉催的,显然和之前的我一样,陷入了难以抉择的两难之中,她既不想看她爸被杀,也不想让我出事。

冯千月的身影一出现,冯天道就皱起了眉头,显然他也知道,女儿就是来搅局的。他稍稍沉思了下,就冲旁边的疯牛使了个眼sè,疯牛也立刻会意,从后面叫出来几个汉子,让他们把冯千月带走。

这几个汉子正准备动身,冯天道又想起什么来,冲疯牛招了招手。疯牛弯下腰后,他便在疯牛耳边说了几句话,疯牛点了点头。又和那几个汉子悄悄说了几句,那些汉子明白以后,便飞身下山,朝着冯千月去了。

虽然我不知道冯天道在打什么主意,但我也并不担心冯千月的安危,到底是他女儿。

我们处在这座小山的最高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几个汉子在半山腰就截住了冯千月的去路。不知他们说了几句什么,冯千月很明显地摇了摇头,接着还要往山上闯,那几个汉子便伸手去抓冯千月,而冯千月直接抽出皮鞭,“噼噼啪啪”地甩向他们几个。

冯千月好歹也是比武大会的五强选手,对付这几个汉子当然绰绰有余,这小山并不太高,可以很清楚地听到他们的惨嚎声。没有几个回合,那几个汉子就都被打倒了,而冯千月也继续朝着山顶奔来,她好像看到了我,所以速度更加快了。

冯天道的眉头皱得更深,再次看了旁边的疯牛一眼。

疯牛得到命令,立刻飞身下山,很快就和冯千月狭路相逢。

冯千月当然不是疯牛的对手,仅仅几个回合,就被疯牛给擒住了,按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之前被冯千月打倒的那几个汉子也冲了上去,摸出绳子把冯千月来了个五花大绑,冯千月嗷嗷地叫唤着,还冲凉亭这边哭着大喊:“爸,你不能一错再错了啊,你再这样下去真的没人救得了你…;…;趁着王叔叔还没有来,你倒是赶紧走啊!”

冯天道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冯千月最终还是被拖走了,声音越来越远。冯千月身上绑着绳子,那几个汉子已经足够看住她了,所以疯牛也返了回来,重新站在冯天道的身边。没有了冯千月的挣扎和叫喊。整个小山除了呼呼刮过的风声以外,再没有其他半点声音了。

从冯天道之前的话来看,这家伙的野心确实不小,竟然还想当冯皇帝。虽然之前的李皇帝和我舅舅的杨皇帝都是那位神秘莫测的“太后娘娘”封的,但冯天道显然不知道这个,当然就算知道恐怕也不以为意,称霸了省城当然就算皇帝,干嘛还得别人来封?

也是,出来干这行的,哪个不是野心勃勃,只是冯天道以前隐藏的比较好罢了,或者是时机未到还没露出来而已。

现在,我舅舅远在帝城,我们这边势力薄弱,而刘德全经过那次大战以后,实力也被削弱不少,这时候确实显出冯天道来了。就像他自己说的,先联合刘德全干掉我们这边,然后再想办法除掉刘德全,整个省城就是他的了。

还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人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只是想要一统省城,除了野心以外,还需要实力和魄力。实力,冯天道是有的。上次那次大战就知道了,整个省城除了我舅舅外,已经没人是他的对手了;但魄力,冯天道显然还差一点。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爸还没现身,冯天道的双手就抖得像筛糠一样,坐在我的旁边就跟得了帕金森似的。

这么害怕我爸,干嘛非得走到这一步来?

我试探着问:“你绑架我,又埋伏这么多人,是想除掉我爸么?”

听到我这句话,冯天道就跟被踩了尾巴似的,猛地回头冲我说道:“你别胡说,你爸是我结拜大哥,我怎么可能对他动手?我就想和他好好谈谈,希望他能再原谅我一次!”

我不可思议地说:“你绑了我,还想和我爸好好谈?”

冯天道喘着粗气,说不然怎么样呢,就你爸那个性格,恐怕不等我说什么,就上来一刀把我给剁了。有你在这,他肯定稍微顾忌一点,还能愿意听我说几句话,否则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我沉默了一下,说冯天道,你三番两次背叛我爸,你觉得他还会原谅你吗?

之前在冯家住那几天,我已经改口叫他冯叔叔了,也愿意将他当个长辈看待,过去的事也肯一笔勾销;但是现在,我又直呼他名字了,因为他实在不配我叫一声叔。

不过冯天道也不在乎这个,他双拳握紧,喃喃地说:“会的,一定会的,我们可是结拜兄弟,感情也是非常深的…;…;”

一听冯天道说“结拜兄弟”这几个字我就来气,我毫不犹豫地就打断了他,说冯天道,你可别再提这茬了,你说说你哪对得起我爸?我爸对你真是够好了吧,以前的事也既往不咎,结果你还是这样,我也实话告诉你吧,我爸这回肯定不会手软了,你就是绑了我也没什么用。你要是没胆子对付我爸,就趁早把我放了,就像千月说得一样,趁着我爸还没有来,你赶紧逃走吧!

我这番话。既是威胁,也是劝诫,毕竟我一不想让冯千月失去父亲,二不想让我爸出点什么事,所以最好的结果还是冯天道能主动逃走,这样谁也不用为难了;等我爸来了,不管发生什么,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但冯天道并没有走,只是双手哆嗦地更厉害了,头上的汗也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着,喃喃地说:“这么大的家业啊,我怎么能走。怎么能走…;…;”

冯天道这副模样,让我想起以前的赵家家主赵义了,赵义当初也不是没机会逃,就因为舍不得自己的家业,最终落了个惨死的命运,还是死在了自己亲儿子的手上。

现在的冯天道也一样,舍不得自己那份偌大的家业。

“不要逼我,不要逼我…;…;”我清楚地看到冯天道的双手握紧,显然正在心里下着什么决定。

我知道,他正在心里做着艰难的抉择,一方面是一统省城的野心,一方面是面对我爸的恐惧。依照目前的情况看来,似乎前者正在慢慢占领上风。

如果无法获得我爸的原谅,恐怕他会选择破釜沉舟。

我的一颗心也慢慢沉了下去。

我几乎能预料到,一会儿我爸来了,一场恶战肯定在所难免,这对已经几十年的老兄弟终究还是避免不了相残的命运。

但是就像冯天道说的,有我在他手里,我爸肯定会有所顾忌。如果不想成为我爸的掣肘,我就必须想法自救才行,我努力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和地形,以及人员分布,看看有什么机会脱逃。

说句实话,我身上的绳子是很普通的那种麻绳,而且绑得也不是特别严谨,凭我舅舅教我的一些逃生技能,很容易就能脱开这些绳子。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这条绳子不是问题,旁边的冯天道和疯牛,以及四周的一圈人才是麻烦,我就是脱了绳子也根本逃不走啊!

这可怎么办呢?

正当我陷入思考的时候,旁边的疯牛突然又是一声低呼:“又有人来了!”

我们练武的人,耳力、听力都比一般人强,我和冯天道立刻抬头往山脚下看去。但这次的情景却让我们大吃一惊,因为山底下来了好多的人,密密麻麻的一片,至少有七八十个,而且个个杀气腾腾、身形彪悍,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人。

虽然冯天道也在四周埋伏了一些帮手,但这小山毕竟太小,藏不了太多的人,顶多也就三四十个而已。站在疯牛旁边的一个汉子紧张地说:“不是让他一个人来吗,怎么会来这么多人?!”

之前冯天道给我爸打电话的时候,确实跟我爸说过必须一个人来,结果现在却来了这么多人,所以他们都很慌张。恐惧是会传染的,面对山下杀气腾腾的人,凉亭之中的几人心头迅速布满yīn霾,个个都慌乱不已,不停有人问着该怎么办,

“慌什么,王巍还在咱们手里,瞧你们那没出息的样!”疯牛突然一声大喝。

凉亭里的这几个人,在省城都是很出名的人物,也是见过不少大阵仗的,一般来说也不会被这区区几十个人吓到。但可能是我爸之前的霸气形象太深入人心了,冯天道又在我爸面前那么害怕,所以他们未战先怯,自个先慌起来了。

但是随着疯牛的一声大喝。这几个人才都冷静了些,并且互相鼓着气,说些“是啊,王巍还在咱们手里,不用怕他”之类的话,但恐惧还是在每一个人的心里蔓延。

冯天道这时候倒淡定起来了,站起身来仔细地往下看着。

很快,他就说道:“不是我大哥!”

疯牛也跟着说:“确实不是。”

不是我爸?

我也眯着眼睛往下面看,随着那些人距离山顶越来越近,我也有点看清楚了,原来是龙王、流星和赵铁手他们,跟在他们身后的人也正是龙家军,其中还能隐约看到蚊子、老酱等人。

“他们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冯天道皱起眉头。

“是他说的?”疯牛接茬。

疯牛说的他,显然就是我爸。冯天道摇摇头,说不会,以我大哥的脾气,既然在电话里答应了我,就一定会一个人来的。

“那是怎么回事?”疯牛都莫名其妙了。

看着两人瞎猜,我都忍不住给他们解惑:“之前冯天道把我从教室里扛出来,学校里有人看见了。我在那学校还挺有名的,肯定有人联系了蚊子,然后蚊子又联系了龙王他们,一路追查到这也不困难。”

两人点头,表示明白。

“家主。怎么办?”疯牛回头看冯天道。

“妈的,想等一条大龙,却来了群虾兵蟹将,真是懒得和他们啰嗦!”冯天道一咬牙,抽出了自己的长剑,剑尖对准我的脑袋,yīn沉沉地盯着下方。

其实龙王等人怎么着也不算虾兵蟹将,冯天道这口气未免太大了点。以前他见了龙王还笑脸相迎的呢,现在转脸就变了一副面孔,不过这也是冯天道的生活常态,我早就习惯了。

龙王他们看到山顶上有人以后,奔跑的速度更加快了。整支队伍也显得杀气腾腾。等到他们上到半山腰处,冯天道就大喊:“都别动了,否则我一剑刺死王巍!”

冯天道这么威胁,一帮人肯定站住了脚步,龙王仰头冲凉亭这边骂着:“冯天道,你真他妈不是个东西,王老爷子对你差了吗,你能做出这种事来,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王老爷子”这四个字以前是说王公子他爸的,但是随着王公子他爸重病、淡出众人的视线以后,这四个字现在用来形容我爸了。由此也能说明,我爸确实挺老的。都被人叫老爷子了。

再深入想想的话,我之所以对王公子一直不错,原因之一可能就是我俩都有个年级挺大的爹,感觉和他挺有共鸣的。

总之,龙王带头骂过以后,下面立刻跟着起了一片此起彼伏的骂声,都是在说冯天道无耻不要脸的,这回他可真是出了大名。但冯天道一点都不带脸红的,仍旧用剑指着我,冲下面喊:“你们少在这给我废话,我在等我大哥,没你们什么事都滚一边去吧!”

龙王又骂起来:“你还有脸见王老爷子?等王老爷子来了,你是不是又要下跪求饶了?”

上次在刘家庄园,冯天道所做的那些事情大家都看在眼里,其实在私底下也没少笑他,只是后来他跟我爸和解了,也没人好意思当面说他。现在,冯天道做出这种事情,所以龙王又拿这件事来刺他了。

冯天道的脸涨得通红,显然也知道羞愧,但他仍旧嘴硬,说道:“我给我大哥磕几个头,那是天经地义,你们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我再说一遍。这是我和我大哥的私事,和你们没有关系,赶紧给我滚下山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冯天道一边说,一边用剑在我头上比划着。

龙王他们不敢再叫唤了,但也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原地没动,并且交头接耳的,似乎在商量对策。

冯天道一心一意地等着我爸,本来就心乱如麻,现在龙王他们又来搅局,冯天道确实烦得不行。再次叫了起来:“你们到底滚不滚?”

趁着疯牛他们也都往下面看的时候,我悄悄从袖子里面摸出一截钢丝,攥在手心里面勾着腕子上的麻绳。这是个细致活,只要疯牛他们不注意我,我迟早能把这绳子给弄开。

不管有没有机会逃走,我总得做好准备才行。

龙王他们仍没有滚,而是抬头大声说道:“冯天道,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放不放人?”

冯天道怒火中烧,骂道:“我再说一遍,你们没有资格和我说话,我在等我大哥!”

“好,你无情,那也别怪我们无义。”

龙王说完这句话后,身后的人便散开了,一个衣着时尚的美貌妇人被推了出来。

竟然是冯千月她妈,冯天道的老婆!

这个中年美妇,我对她的印象一直很深刻,当初我第一次到冯家的时候,她言语的尖酸程度不亚于李娇娇的妈,尤其是她那高高在上、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的态度,更是让我永远都忘不了。

不过现在,被龙家军押着的她,虽然妆容依旧精致。穿着依旧时尚,但是哪里还有半点高贵的味道,一张脸上惨白的没有血sè,神情也布满慌乱,显然吓得不轻,一被人推出来,就扯着嗓子嚎了起来:“老公,救救我啊…;…;”

这一瞬间,凉亭里的几个人都傻眼了,他们显然怎么都没想到龙王把冯天道的老婆给抓来了。冯天道更是怒不可遏,咆哮着怒吼道:“龙王,你他妈真是卑鄙。祸不及家人你知不知道?”

龙王哈哈大笑起来,说冯天道,要是别人骂我卑鄙,我也就受下这两个字了,但是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也不看看自己干的都是什么事情!

龙王一边说,一边摸出一柄尖刀,架在了美貌妇人的脖子上,冲着这边吼道:“冯天道,我没兴趣和你废话,赶紧把巍子放了!”

冯天道的手再次哆嗦起来,不过这次却是气的。

冯天道的脸颊通红,喘着粗气,咬着牙说:“我在出来之前,把家里都安排好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冯天道显然很奇怪龙王是怎么把他老婆抓来的。

虽然冯天道知道我爸只针对他,但既然打定主意抓我,就肯定要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了;他只带了二三十个人来,家里仍旧铜墙铁壁、守卫森严;所以他始终想不通,龙王到底是怎么进入他家的。

冯天道想不通,我却能够想通。

之前我们在冯家住的时候,就在冯家安了一些监控设施,这段时间又是龙王负责盯冯家的,所以他对冯家的情况了如指掌,想要无声无息地混进去也不是一件难事。

面对冯天道的问题,龙王当然不会告诉他真相了,反而再次哈哈大笑起来:“冯天道,人都已经抓来了,你还计较这些有什么意义?你看你有人质,我也有人质,咱俩交换一下,没问题吧?”

冯天道没有答话,仍旧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眼神里面充满迷茫和痛苦。

之前我已经为冯天道解过一次惑,这次不会再给他解释了。

我还忙着挑我的麻绳。

看到冯天道仍旧无动于衷,龙王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冯天道,看来你对你这个老婆不心疼啊。那好吧,我就送她到地府去。”

龙王一边说,一边把刀捅向美貌妇人的脖颈。

美貌妇人吓得尖叫起来,冯天道也慌了,说着:“等等,等等!”

龙王停下刀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冯天道,说老冯,这回考虑好了吧?

冯天道一脸的无奈,说龙王,我没想对巍子怎样,我就想和我大哥聊聊天而已,这件事也真的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就…;…;

“废话真他妈多,我就问你放不放人?”

不等冯天道说完,龙王一把抓住美貌妇人的头发,作势又要捅她的脖子。冯天道未必敢真的杀我,但龙王是真敢杀他老婆,龙王的心狠手辣,在省城也是人尽皆知的,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这么出名了。

美貌妇人吓得花容失sè,再度尖叫起来,带着哭腔大喊:“老公,救我,救我…;…;”

冯天道这回也扛不住了,直接把手里的剑往地上一扔,长剑发出“当啷”的声响,接着又传来他声嘶力竭的喊声:“龙王,我认输,你别动手!”

听到这句话,躺在地上的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爸这还没来,冯天道就认输了,这可真是…;…;

他连龙王都斗不过,还想去斗我爸?

还想一统省城?

简直是痴人说梦啊!

由此也不难想像为什么这二十多年来,本来强盛的冯家会在冯天道的率领下反而日薄西山,还得四处依附其他强者了。而这样的他竟然还有野心想当冯皇帝,也是一件极其可笑的事。

奸计得逞的龙王嘿嘿笑着,同样把手里的刀往地上一抛,然后说道:“这就对嘛,早该这样了嘛。那我数一二三,咱俩一起放人,没问题吧?”

在这场较量中,龙王稳稳地占据着上风,比他年纪大好多的冯天道都输了,怪不得我舅舅能看中他。龙王确实是个人才,不愧是省城之中众多年轻人心里的偶像。

冯天道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没有答话。

龙王皱起眉头,说怎么,你又要反悔?

“不是,不是…;…;”

冯天道摇摇头:“你等一等,让我给我大哥打个电话。”

听他这么说,龙王也不吱声了。

冯天道弯下腰,再次从我怀里摸出手机,给我爸拨过去了电话。冯天道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我爸打电话显然别有深意,他就是想和我爸提前谈谈,否则一会儿把我放了,那就没有任何掣肘我爸的手段了。

不过说来我也觉得奇怪,怎么这么久了,我爸还没有来,难道路上堵车?

随着冯天道拨出电话的同时,一段手机铃声竟然也跟着响了起来。

这声音显然就在身边,凉亭里的几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谁的手机响了,他们纷纷摸着自己的手机,最后都摇了摇头。

那是谁的手机在响?

手机铃声仍在持续响着,众人循着声音,慢慢抬起头来,目光错愕地看向凉亭顶上。

这凉亭挺宽挺大,上面横七竖八地贯着许多横梁,其中一根横梁上面,躺着一个白发苍茫的老人,身上还穿着一件破旧的黄sè囚服。

他好像刚刚睡醒,睁着惺忪的眼,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直板手机。在这个智能机已经扩散的年代,他这个手机显得有点不合时宜,不过倒是和他的年龄挺相称的。

就是这支手机,正在不间断地响起铃声…;…;

看网友对 561 简直,痴人说梦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9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