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追杀(二)

第四百九十六章 追杀(二)

赵承教他一人还能勉强闪过六剑齐斩,但他此时要保证身后所背的中年美妇及锦袍青年万无一失,只能咬紧牙关、毫无花招的去硬扛这六剑斩击。

他将三枚乌金小鼎全力摧动起来,围绕他们的身周极速盘旋,还不敢停下逃遁的步伐,他知道一旦陷入重围,就必死无疑。

六柄灵剑交错飞舞,灵动无比,带着虎啸龙吟之声,朝赵承教三人后背奔杀过去。

赵承教远没有飞剑疾速,疾飞之中,六柄灵剑就狠狠斩过来。

三只乌金小鼎一起发出雷鸣的震响,虽然将六剑一齐震开,但赵承教的身形也是一滞,胸口气血翻腾,情知即便没有中年美妇及锦袍青年的拖累,他还是要差这剑修半筹。

这么强的实力,却拖到最后一刻才出手,现在也是没有脸暴露真正的身份。

然而容不得赵承教多想什么,六剑紧接着就是一连串暴风疾雨般斩击过来。

在连环斩击之下,三枚乌金鼎身上的玄光急剧萎缩,眼看着最后一剑,甚至直接劈到了乌金鼎那刻满篆文的本体之上。

赵承教的和乌金鼎本是一体,此时受到震动,浑身一阵,一口鲜血差点儿喷涌而出。

三枚乌金鼎散发出来的玄光都黯淡了下来,运转起来也略微有些迟滞。

好个赵承教,灵海秘宫之中一枚赤sè道丹轰然转动起来,不惜以本命真元,像潮水般涌入十二灵脉之中,继续摧动乌金鼎恢复光彩,护住他们继续往南遁逃。

赵承教这时候也感知到百余里,有数道强横的气息正在迅速接近,不知道是不是天机侯陈海得到消息赶过来接应,但他知道唯一生机,就是支撑到两方汇合之时,不然一切休提。

然而听着身后六剑带着的狂风大作,令他的心猛然下沉,那六剑隔空斩劈过来,势大力沉,每一轮斩击,都会急剧消耗他所剩不多的真元,他能支撑到援兵赶到吗?

身后的惨叫声还是不断响起,五十余名久战力疲的剑侍还在苦苦支撑,尽最大可能拖住黑甲精锐及部分青衣玄修的步伐,不使他们能腾出手去围杀赵承教,但每过一刻,都有人倒下,也不能再支撑多久时间,就会被斩杀殆尽。

眼看着六剑第二波如洪流般的斩击,朝赵承教三人笼罩过来,却听到轰隆一声巨响,那道紫霄神雷在吸纳了足够天地元气,终于爆发了。

紫霄神雷毕竟是道胎手段,虽然除了屠樵山祭出玉山印外,还一位道丹境及五位明窍巅峰强者一起去抵挡这道紫霄神雷,不错,屠樵山他们是将紫霄神雷勉强挡住,却没能将紫霄神雷的余威完全消去。就见被击碎的紫宵神雷,瞬时散成数百道炼狱雷光,往四周八方扩散开来,两百多黑甲锐卒猝不及措,甚至还有一部分燕然宫剑修,都被这些散射出来的炼狱雷光击中,当场就有二三十人被劈成焦炭,身形扭曲挣扎着死去……

没想到紫宵神雷的威能如此骇人,那青衣剑修也被迫承受十数道炼狱雷光的轰击,虽然他另有法宝护身,没有什么大碍,但是神魂震荡之下,六柄灵剑祭御在外,也是差点失去控制的栽落下来。

被紫霄神雷阻上一阻,赵承教已经飞到了二十里开外了。

屠樵山看赵承教逃得太快,他们未必能将其围住,急促对青衣剑修说道:“师兄,陈海与黄双已到百里之外,我和俊风师弟先过去截住他们,赵承教与这母子就交给师兄你来收拾了。”

被称作师兄的青衣剑修面上蒙着黑布,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一双露在外面的眼中,满是急切而变得狰狞的眼sè,似乎也不愿意跟陈海打照面,他狠狠的一咬牙,盘膝坐下道:“陈海他们赶不及,先杀眼前人要紧!你们过去追杀,留两他人为我护法就行。”

紧接着青光一闪,一个栩栩如生的小人虚影从天灵盖冲出,也是盘膝打坐的样子,就见十数里外的六剑铿锵作响,竟然拼接成一柄丈余长的金sè巨剑,剑刃喷薄出百丈长金sè剑芒,狠狠往赵承教劈斩而去。

与此同时,留下其他青衣玄修与黑甲卒,围杀其他的燕然宫剑侍,屠樵山与另一名道丹境玄修,也不顾陈海他们,直接往赵承教他们追杀过去。

可惜玉山印刚才挡那一击,屠樵山附入其中的神魂烙印都被震散,暂时不能再用,要不然相隔二三十里,也能一起往赵承教的后背轰去。

巨剑之威,勾引着海量的天地元气,以沛然莫御的气势就要横扫眼前数里方圆内的一切。

赵承教心中一片绝望,他甚至都已经看到陈海他们快速赶来增援的身影了,没想到那剑修还有如此手段。

不过,坐以待毙从来就不是赵承教的风格,他从怀中掏出一枚赤sè缭绕的丹丸,毫不迟疑的扔进口中。

丹丸一入口,马上就化散开来,赵承教只感觉四肢百骸一阵剧痛,素来温文尔雅的他面目瞬间狰狞起来,发出非人的嚎叫。

原来他服食的是南斗赤血秘丹,这南斗赤血秘丹乃是地阶顶级丹丸,但确实顶级地阶丹丸里最鸡肋的一个。

秘丹能让人在瞬间把实力提升到自己所处层次的巅峰状态,并且在冥冥中摸到更高一层境界的大门,但这丹药的反噬却非常凶猛,一旦药力消退,受到摧残的灵脉及灵海秘宫,非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温养,才能够恢复过来。

眼下生死关头,赵承教也顾忌不了太多了。

锦袍青年被赵承教背上身后,这时候扭头看过来,却被赵承教狰狞如同恶魔的脸吓了一跳,赶紧转头闭着眼睛,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屠樵山赞叹的看着有滔天威势的巨剑,心下赞叹不已,但是却丝毫没有减慢速度,毕竟他们行的是谋逆大事,这次一定要成功。

赵承教虽然貌似陷入了疯狂,但是灵台始终保持着那么一点清明,此时丹药的药力已经全部化开,他已经拥有了道丹巅峰的实力,灵海秘宫之中,赤sè的真元几乎已经涨满,但即便如此,他与那剑修也只能拼个平手。

尽管浑身充满力量的他嗜血无比,但仅存的神智还是让他全力施展三枚乌金鼎,乌金鼎得到源源不断的真元支撑,大放光彩,飞速旋转。

紧接着一股那柄巨剑重重的斩了下来,铿锵一声巨响,四溢的劲风将方圆数百米的青苔连同土壤、乱石都掀飞起来。

此时除了将赵承教护住的乌金鼎之下,前后数百米都被锋利的剑气斩出了一道深不可见的坑洞。

赵承教扛住了这一击,甚至借着这一击之力,向前冲出里许,进一步拉开跟屠樵山二人的距离。

那金sè巨剑一剑没有奏功,往空中倒飞出去,盘旋了一下,在那玄修的指引下,高高扬起,再次开始勾勒天地元气。

屠樵山不能用玉山印,拉近一些距离后,也是一枚枚剑煞符篆祭出,带着道道各sè光华,向乌光缭绕的赵承教三人劈去。

赵承教灵海秘宫中的真元疯狂下降,赤sè缭绕的道丹疯狂跳动,源源不断的将磅礴的真元输送出去,维持乌金鼎的防御阵法。

此时金sè巨剑第二剑威势又成,挟风带雷的劈斩下来,赵承教凭借着乌金鼎和海量的真元,又是将这一击挡了下来。

服食了南斗赤血秘丹的赵承教奇刚无比,那金sè巨剑的劈斩丝毫没有让他损伤分毫,只是红着眼睛,带着玄光有些黯淡的乌金鼎远远逃去。

“我龙骧大营奉帝命驻守横山抵御妖蛮南侵,没想到地界上突然来了这么多地榜尊者,实在是蓬荜生辉啊。诸位远道而来,要不去横山城盘恒几天,怕是别人要说陈海待客不周了。哈哈哈哈……”

陈海站在苍羽灵鹰的巨翼上,摧动青冥镜,相隔三四十里,就往金sè巨剑轰击过去,同时也不忘扬声说几句漂亮的场面话。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六章 追杀(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