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留下法宝

第四百九十八章 留下法宝

剩下的黑甲锐卒以面甲遮脸,无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他们迅速的下马,集结阵,抵挡即将到来的猛烈攻势。

魔猿四妖在尧山诸战里露尽风头,消息迟早会传到燕州,陈海要他们不能暴露真形,但四妖气息全力提升之下,也无疑如同四头绝世凶兽张牙舞爪一般站在嵴之上,然而看到山脚下的百余黑甲精锐却夷然不惧要跟这边大干一场,四妖也是大为恼火,只恨以人形杀敌,实在是远不如恢复真身后冲锋陷阵爽利,甚至战力都受到严重的压制。

也的确,四妖暂时还没有什么厉害的法宝,也没有厉害的玄兵战甲,与敌近身搏杀,怎么可能有他们以六七米的庞然妖躯来得威力强悍?

然而刺客们却不知道这些,除了黑甲精锐结阵严守外,随陈玄真、屠樵山等人坐在青鳞灵鹰上的十几个明窍期玄修强者,也纷纷从怀中掏出道符,在战阵的四周凝聚一面面六甲秘盾……

陈海率御禽锐卒,与鹤婆婆及四妖汇合到一起,凌空而立,看着黑巾蒙面、眼神复杂的陈玄真说道:

“与陈真人果子岭一别,又是数年未见;英王殿下一切可都还好啊?”

陈玄真自然知道陈海已经认出他的身份,但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承认,甚至他与屠樵山今天被截在这里,也不会承受此事跟英王有任何的牵连。

屠樵山黑巾下的脸抽搐了一下,但除了七大道丹境强者外,陈海身后二百精锐,还携有十二具重膛弩,闪烁着慑魂夺魄的光芒,情知他们今天多半没有几人能活着突围出去,但身为宗阀子弟,自有宗阀子弟的尊严跟为宗阀牺牲的觉悟,怎么也要放手一搏,狠狠的在这些奸臣贼子身上咬一块肉下来,断没有束手就擒的道理。

即便灵海秘宫内真元所剩无几,但屠氏子弟皆修武道战技,还可以拿出战戟巨剑,与诸儿郎一起冲锋陷阵。

陈海看陈玄真眼睛坚毅,心想他或许认定刺杀受宦臣控制、来历不明的帝子,是一件正确无比的事情,心里轻轻一叹,说道:“玉山印、六幻金剑、腾龙剑、六阳甲皆是道禅院的旧物,此时应该是物归原主了,你们留下这四件法宝玄兵,就带着人走吧。”

没想到陈海明明占据优势,竟然放他们走,陈玄真也是一怔,再听陈海从他们心里讨要玉山印、六幻金剑、腾龙剑及六阳甲等法宝,完全以道禅院自居,他心里也是一叹,这无疑等若陈海亲口承认,道禅院余孽都已经投靠了天机学宫。

换在以往,这自然是大逆不道之罪,但此时内廷有宦臣牵制,陈海在横山、沥泉已成势力,谁人能奈何得了他?

陈玄真也未曾想,才短短几年,当年桃花坞前的搬鼎少年,竟也成一代枭雄了。

“……陈海狗贼,你想要四宝,凭本事来取。”见陈海语气如此狂妄,屠樵山气得胡须乱颤,更关键的是他并不相信,他们将玉山印等宝物交出,陈海真会放他们一条生路。

“……”陈玄真轻轻一叹,他此时也怀疑陈海乃一代枭雄,极可能是出言诓骗他们,但为了更多随他出来刺杀帝孽的诸阀子弟能够回去,他必须赌上一赌,因为他比屠樵山他们更清楚重膛弩的威力,他们手里的防御道符,支撑不了多少时间,而陈海手下皆乘战禽,也根本不会跟他们正面冲杀。

那要怎么打?

陈玄真将道髻上那支跟金芒巨剑外形一样的金钗取下来,自行切断神魂联系,往陈海那边掷去:“六幻金剑是该物归旧主了,九十年那本就是一桩错得不能再错的大错,希望鹤真人能不怨恨我。”

这么多人盯着,不怕陈玄真搞什么手脚,鹤婆婆抢在陈海前面,接过发衩模样的六幻金剑,一时间百感交集,咬牙切齿对陈玄真说道:“那一战道禅山血流成河,岂是你说一句大错就能弥补的?下次相见,你小心颈项上的头颅难保……”

说到这里,想着道禅院当年的血流成河,想起巩清等人近百年为复仇惮心竭虑,想起赤眉教、黑燕军数百万弟子、将卒葬送性命,想起赤眉大乱,诸郡生灵涂炭,亿万人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然而却没有几人知道燕州大劫将至,像陈玄真这样的杰出之士,却还陷在这无谓的帝权争杀之中拔不出来,鹤婆婆手捧着六幻金剑两行浊泪都忍不住流了出来。

鹤婆婆知道陈海为了大局,今天放陈玄真一把,日后如非必要,也不能真正去剿灭京郡八族的宗阀势力,心里只是想:小清子,老妖鹤这辈子是不能替你们报仇了。

看陈玄真都将最强的六幻金剑交出,而鹤妖将六幻金剑接过去之后又是真情流露,确有可能放他们一条生路,屠樵山与另一名道丹玄修万俊风,也将腾龙剑、六阳甲及玉山印交出去,等着陈海实行他的承诺。

陈海也没有灵甲、法宝、灵剑收入自己的储物戒里,而是直接给诸妖拿去祭炼,挥手对陈玄真他们,说道:“你们走吧,但愿日后不用血刃相见。”“你杀姚文瑾时,难道就没有想过给自己留一丁点的余地?”陈玄真忍不住问道。

陈海哂然一笑,他此时又不能说姚文瑾还活得好好的,直是示意身后战禽营的精锐,将阵形收缩回来,让陈玄真他们快走,省得他转念又要改变主意。

蹄声隆隆,鹰鸣阵阵,陈玄真等人终究不怎么相信陈海,直接一路向北而去,打算从蛮族的势力范围内绕道回返蓟阳郡——那里是英王经营数年的地盘。

陈海看着大队的人马飞快的离开了自己的视野,叹了口气,上去去安抚泪眼神婆娑的鹤婆婆。

鹤婆婆收敛都有些失控的情绪,不好意思的跟陈海说道:“老身失态了,还望陈侯见谅。”

陈海听宁婵儿说过,六幻金剑是大天师巩清的旧物,心想对鹤婆婆来说或许承载很多的东西在里面,只是谁都有自己的过往,也没有追问下去。

魔猿四妖自有苍遗看管着,令他们收敛妖性;鹤婆婆则是与乘着玄羽灵鹰的陈海并肩而飞,往南与黄双、赵承教及残存的燕然宫剑侍们汇合,同时在路上将这六幻金剑的由来娓娓向陈海道来:

“那时我才刚刚开启灵识,在山门只是极不起眼一头小鹤,而他也是道禅院很普通的一名杂役弟子,当时在山门也是负责照顾一头极不起眼的小鹤儿而已,然而他心怀远大,虽然整日与我们这些禽兽为伴,却立志要成为内门甚至真传弟子,要修成道丹、道胎,成为燕州天下最瞩目的英雄。只是他的这些理想,别人都当成笑话,甚至还会欺负他,他只能说给那头不起眼的小鹤儿听……”

“……他修法不成,却喜欢剑道,剑道修为也越来越高,从懵懂的少年,成为大天师的嫡传弟子,成为山门的道丹护法,那头小鹤儿也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他在炼器也极有天赋,一直都想炼制独有的灵剑,为炼制灵剑搜集材料也成为他带着那头小鹤儿外出游历时最大的乐趣之一。虽说历经种种凶险,六幻金剑还真是让他初步炼成了,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剑成之时,赢氏与诸阀会背叛当年在道禅山许下的诺言。在恶战中,他为了救那头小鹤儿,失去六幻金剑,带着其他弟子突围出来,之后数十年,直到他坐化,都没有想着再重新炼制一套六幻金剑……”

夜已经深了,夜幕上繁星点点湛湛生辉,金蛟原之上鹰唳声阵阵,将那些平日里大摇大摆的妖兽吓得躲藏了起来,sèsè发抖。

烈烈风中,鹤婆婆的讲述犹如呢喃一般,将她与大天师巩清数百年的情恨纠葛、数百年的偎依一一诉说而来,陈海只是默默的听着,却不能插上一句话。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八章 留下法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