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65 这场景,何其熟悉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31次加更

565 这场景,何其熟悉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31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实从我现身的那一刻起,现场众人也都以为孙静怡这是随便找了一个朋友来当挡箭牌,否则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刚说有男朋友,男朋友就到了?面对误解,其实我也并不在意,但吴飞鹏说话实在太难听了,竟然用“这么一个东西”来形容我,我知道我长得不太好看,但他未免也太有点侮辱人了。

吴飞鹏却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也没考虑这句话是否伤到了我,仍旧目光灼灼地盯着孙静怡,等着孙静怡给她解释,仿佛我只是个跑龙套的一样,根本没有资格和他说话。

我本来不计划在这所学校里面闹事的,想着等我的豪车队伍到了,宣示一下我对孙静怡的主权,让别人以后不要再打她的主意就行了。但是现在,因为吴飞鹏这一句话,我顿时就怒了,也顾不得这是什么地方了,直接狠狠一个巴掌就抽到了吴飞鹏的脸上。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声顿时响了起来。四周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毕竟在这个学校里面,还从来没有人敢对吴飞鹏这样的。吴飞鹏也捂着自己的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失声说道:“你,你敢打我?!”

吴飞鹏身边的那几个小子也都傻了,呆呆地看着我,他们虽然有点痞气,但毕竟是重点大学的学生,很少经历这种事情,所以一个个都没反应过来。

我直接就骂了起来:“我不光打你,还要踢你呐!”

说完这句话后,我就狠狠一脚踢了过去,直接把他踢了个倒栽葱,脑袋都磕到他路虎的轮胎上去了。吴飞鹏捂着脑袋,哇啦啦地叫唤:“都上,上,把他给我打死!”

他的那帮狗腿子这才反应过来,齐刷刷张牙舞爪地朝我扑来,但他们一个个动作笨拙,根本不是打架的料。要论学习,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但论打架嘛,他们来多少个我都不放在眼里。

真的,我便武器都不用掏,就光施展拳脚,分分钟就把那一帮人全打趴了,一片哀嚎之声顿时在这片空地上响了起来。这种级别的打架,在我看来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但在四周围观学生的眼里却是相当恶劣,吓得他们纷纷四处逃散,一眨眼的功夫就没多少人了。

孙静怡也拉着我。说行了行了,别再打了,你看把我们学校的学生给吓得!

其实我也不想造成这种效果,孙静怡开学第一天就引发男生群架,传出去影响多不好啊。

所以我也及时收了手,又牵起孙静怡的手,说不好意思啊姐,刚来就给你惹了麻烦,咱们到外面吃饭去吧。

当时也快中午了,正好是吃饭时间,我正准备带着孙静怡离开,突然听到一阵轰鸣的引擎声响起,回头一看,就见吴飞鹏那小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钻到了他的路虎车里,然后加急油门朝我这边撞了过来!

之前我打听到这个吴飞鹏很狂,但是真没想到他竟然狂到这个地步,竟敢在学校里公然开车撞人!

这家伙疯了,真是疯了!

他爹当个主任他就敢这样,他爹要是个处、局什么的,他还不得上天啊!

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肯定是不鸟他这车的,以我现在的实力。完全来得及跳到引擎盖上,然后一脚把他的挡风玻璃踹碎。但是现在不行,孙静怡还在我的身边,我不能拉着她一起冒险。

我一咬牙,拉着孙静怡就往旁边的草地里跑,然而吴飞鹏那小子真是疯了,竟然把车开上了路牙子,眼看着就要冲到草地里来。四周那些远远退到一边的学生,也都爆发出一阵阵的尖叫。【择天记吧少年王】

当时的我真是气到怒火中烧,本来一个耳光加一脚就能解决的事,吴飞鹏非要闹到这么大。我知道吴飞鹏的目标是我,而不是孙静怡,所以我迅速把孙静怡往旁边一推,然后又朝另外一边跑了出去,吴飞鹏果然加急油门朝我冲了过来。

成功把孙静怡推开以后,我也没有了后顾之忧,将吴飞鹏引到一段开阔处,就猛地回过身去,脚尖一点就朝着他的路虎车子冲了过去。在现场众人的眼里看来,我这无疑就是找死的行为,人的肉身哪能和钢铁做的车子相抗,所以四周再次爆发出一阵阵惊天的叫喊。

这其中,我还听到了孙静怡的叫声,她毕竟很久不见我了,所以并不了解我的实力。如果是冯千月在这,肯定不会这么惊讶,反而会津津有味地等着我去大显身手。

一片尖叫声中,我朝着吴飞鹏的车直冲过去。就在我们一人一车即将汇合,我也一跃而起准备踩到引擎盖上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阵更加巨大的引擎轰鸣声,接着一辆军绿sè的陆地巡洋舰突然横冲过来,直接就“砰”的一声撞到了路虎的侧门上。

车头撞侧门,大家都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效果。

尤其是陆地巡洋舰那种霸气硬朗的车头,造成的效果简直成倍增长,五十多万的路虎车当即被撞翻出去,四脚朝天地倒在了草地上面。

陆地巡洋舰则除了车头有点损伤之外,基本上没什么事,仍旧趴在地上轰轰轰地响着,虎视眈眈地盯着那辆路虎。四周围观的学生看着这种场景,个个都被惊得瞪大眼睛、一言不发。

这种场面,确实罕见。

与此同时,陆地巡洋舰的车门开了,蚊子从车上跳了下来,紧张地看着我说:“大哥。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回头看向另外一边的孙静怡。孙静怡并不是练家子,之前被我猛地一推,确实是安全了,不过人也摔到了草地上。此刻,她虽然已经坐了起来,但是面sè无比惨白,显然也被刚才的情景给吓到了。

我赶紧朝她扑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看到她的腿上有点伤痕,顿时心疼的不行。说姐,你没事吧?

孙静怡摇了摇头,反过来问我有没有事。

我正要答话,就在这时,一声暴喝突然响起:“你敢撞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回头一看,只见吴飞鹏已经从他那个四脚朝天的路虎车里爬了出来,正指着蚊子在骂。虽然蚊子旁边就是一辆上百万的陆地巡洋舰,但在吴飞鹏看来这并算不了什么,充其量只是个暴发户而已,而他却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子弟。不开上百万的车只是为了低调,并不是说买不起。

蚊子这性格也挺爆的,刚才看到吴飞鹏开车撞我,本来就打算好好收拾这个家伙,结果这家伙从车里出来以后还敢这么嚣张。蚊子二话不说,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就要干他,吴飞鹏顿时就吓坏了,一边往后退一边叫:“你别动手啊,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突然响起。

走到一半的蚊子回过头来,惊讶地看着我,显然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阻止他。

“看到了吧,你大哥都怕我!”吴飞鹏开心地大叫着,脸上也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激动。

他刚才也听到蚊子叫我大哥了,看到我阻止蚊子,以为我害怕了,所以才会这么兴奋,还大大咧咧地冲我叫唤:“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而我一步步朝着吴飞鹏走过去,冷冷地说:“我来。”

我一边走,一边活动着自己的手臂,咔嘣咔嘣的声音四处响起。

没错,我之所以阻止蚊子,是因为我想亲自动手。吴飞鹏开车撞我,我并不恨,比这危险的情况我都遇得多了;但他开学第一天,就让我的静姐受到如此惊吓,绝对不可饶恕。

我一步步走过去,脸上越来越狰狞,浑身的杀气一点点散发出来。

现场没有一个人敢拦。

吴飞鹏也吓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他的路虎车,结结巴巴地指着我说:“我警告你,你可不要随便动我,你知道我爸是什么人吗,不是你这样的小混子能惹起的…;…;”

他从“大哥”这个称呼,分析出来我可能是道上的人,所以用“小混子”来称呼我;在他这种官家子弟看来,我这种“小混子”就是给他爸那种人服务的,所以他一向看不起来。

所以他还想用他爸来震慑我。

说实在的,不管他爸是谁,都救不了他了。

我距离吴飞鹏越来越近,很快就走到了他的身前,吴飞鹏浑身哆嗦,嘴却还硬:“你。你最好考虑清楚,我爸不是你能惹…;…;”

就在这时,我的身后突然传来无数引擎大作的声音,不止一辆车子将这里团团包围起来,而且每一辆都价值百万以上,有跑车,有轿车,有越野车,花花绿绿的像是开了染坊。

能把车开进校园的除了吴飞鹏,还有我们的人。

无数开关车门的声音响起,无数威风凛凛的汉子站在了我的身后,齐声大叫:“大哥!”

他们的声音,不光震撼了天地,还把我面前的吴飞鹏给吓蒙了。

恐怕现在,他再也不会认为我是个小混子了…;…;

其实我觉得,搞出这么大的场面来,就为了对付吴飞鹏这种小角sè,实在有点杀鸡用牛刀了,不过为了给我静姐撑场子,我觉得值了。

我觉得这么一闹,以后肯定没人敢再打她的主意了。

‐不是我小心眼,看不得别人喜欢她。只是我知道孙静怡不喜欢这种苍蝇没完没了的骚扰,所以提前替她清理干净。

当着四周学生的面,我狠狠把吴飞鹏抽了一顿。

抽完以后还跟他说:“我叫王巍,让你爸亲自来给我道歉,否则你爸那主任就不用干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牵了孙静怡的手,坐进老酱开的一辆保时捷,带着我的豪车队伍扬长而去。来到校外的一家酒楼,众人把车子横七竖八地一停,跟着我一起到里面吃饭去了。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孙静怡,不过都很知趣地叫嫂子。孙静怡也挺喜欢这个称呼,眼睛眯成了一条月牙。不过孙静怡不喜欢太闹腾,所以我把蚊子他们都赶到了外面,就留我和孙静怡两个人在包间里面,可以安安静静地吃饭、聊天。

对我静姐,我是非常尊敬的,虽然偶尔也会摸摸手什么的,但大多时候都很规矩。孙静怡待我也像弟弟一样,会温柔地帮我夹菜、盛汤什么的,她还问起我冯千月的事,说:“在省城。你出来陪我吃饭,冯千月不会生气吗?”

孙静怡知道和我订婚的是冯千月,不过并不知道冯千月一家的事。

我便把之前的事都给她讲了一遍,说到最后我的声音有点哽咽,因为我实在是太心疼冯千月了。孙静怡也能理解到我的难过,便伸手把我给抱住了,轻声安慰着我,说那个姑娘迟早会回到我身边的。

正说着话,外面突然传来了争吵声,把我和孙静怡的气氛都毁掉了,我觉得莫名其妙,便大声叫着:“蚊子,蚊子!”

蚊子立刻推门走了进来,我问他怎么回事,蚊子告诉我说,外面来了几个条子,说要抓我回去调查,他们不让,所以就吵起来了。我更加莫名其妙,不是说条子就不能抓我,只是凭我现在在省城的地位,即便抓我也肯定是戴九星亲自动手。不会随便来几个小条子就来办我。

我问蚊子,知道是什么事吗?

蚊子说知道,就是刚才打架的事,吴飞鹏他爸报警了。

我吃了一惊,之前我跟吴飞鹏说我叫王巍,让他爸亲自来给我道歉,否则他那主任就不用做了。我哪想到他爸不仅没来道歉,反而还报了警,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哭笑不得地说:“这个吴飞鹏他爸,不知道我是谁吗?”

蚊子还没答话,外面就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怒吼声:“那个叫王巍的。你给我滚出来!你连我儿子都敢打,你以为你是王峰吗,你是不是觉得省城放不下你了?”

听完这个骂声以后,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当时我那个苦笑啊,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蚊子正准备出去解决这件事情,但是被我给拦住了,我说我自己去解决吧。

蚊子便跟着我一起来到外面。

来到外面大厅,果然看到一个看着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带着几个警察,正在和我那帮兄弟争吵。也不算是争吵,我那帮兄弟大都笑呵呵的,他们听到吴飞鹏他爸提“王峰”的名字以后都觉得很好笑,也没告诉他实情,就在旁边看热闹。

我走过去,先和那几个警察很客气地问了声好,得知他们是附近辖区派出所的,便让他们稍安勿躁,说架我确实打了,不过我打算和对方私了,能让我们谈一谈吗?

吴飞鹏他爸一听,以为我怂了,就说谁他妈跟你私了。你是不是觉得你有点钱,省城就放不下你了?我刚才打听了一圈,根本没人认识你!

“王巍”这名字在省城确实不怎么有名气,但吴飞鹏他爸打听不出来我,只能说明他的圈子不够高级。我也没搭理他这一茬,直接说道:“刚才听你提到王峰,你认识他?”

吴飞鹏他爸腰杆一挺,得意洋洋地说:“当然认识,我们还在一起喝过酒!”

听到这话,我那帮兄弟立刻“哄”的一声笑了,吴飞鹏他爸顿时有点急眼。脸都憋得通红,说你们笑什么,难道不相信我?

我上下看了看他,实在不记得和他喝过酒了,便说:“这样,你要能联系到王峰,就算我输,怎样?”

吴飞鹏他爸也来了劲,说好,你给我等着!

说完,掏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打了足足有七八个,托了不少的人,开口就是:“帮我打听一下王峰大哥的电话!”辗转了一圈,终于打听到了王峰的电话,得意洋洋地看着我说:“你等着哈,我现在就给峰哥打电话。”

蚊子他们笑得更欢快了,有捂着肚子笑的,还有捶着桌子笑的。

我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你打!

吴飞鹏他爸迅速拨通王峰的电话。

别说,这家伙还有点能耐,我的手机号码还真被他打听到了。他刚拨出去电话,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慢悠悠地把手机掏出来,“喂”了一声。

即便如此,吴飞鹏他爸也没多想,以为我恰好接了个电话,也没搭理我这一茬,立刻对着电话先叫了声峰哥,接着又紧张地做了一番自我介绍,最后说道:“是这样的峰哥,道上有个叫王巍的打了我儿子,还特别嚣张。想请您帮忙处理一下。”

我握着手机,慢条斯理地说:“是吗,报下你的位置,我现在过去看看。”

“好好好,我在…;…;”

吴飞鹏他爸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猛地愣住,接着满脸错愕地慢慢抬头看向了我。

我笑嘻嘻地看着他,继续对着电话里说:“你说啊,我听着呢。”

吴飞鹏他爸的脸sè一点一点变得难看起来。

蚊子他们都笑得不行了,有的都坐在地上拍着地板大笑,整个酒店的大堂里面充斥着欢快的笑声。旁边的几个警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

我挂了电话,拍了拍吴飞鹏他爸的肩,说不错,你还真能联系到王峰。行吧,我认输了,你儿子的医药费我包。

我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二百块钱来,塞到吴飞鹏他爸的口袋里,在这个中年男人呆傻的表情中,我嘿嘿笑着返回到了包间,继续和我的静姐一起吃饭。

这件事描述起来挺有意思,但是事后想想还挺幼稚,不太符合我这种身份的人所做的事。当然,当时也有点有意想在孙静怡面前显摆的意思,让我姐知道我现在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了。

这件事过去以后,又经历了一段比较和平的时期。我也去我那所学校报了道,不过三流学校没什么太大的意思,除非我想体验平淡的生活了,才会去那边上几节课,学校里面根本没有人认识我。

平时的话,我还是呆在皇家夜总会里,偶尔去找找孙静怡或是郝莹莹。省城挺大,两人也不是一个学校,所以也不同担心撞着,安安心心地享受着齐人之福。至于李娇娇和冯千月,就好像从我的生命中淡去一样,前者是主动选择不跟我来往的,后者则完完全全失去了踪迹,我只知道她在罗城,却不知道她身居何处。

时间一晃,又是两个月过去了,天气慢慢变得冷了起来。

转眼间,我妈和我舅舅已经去帝城半年了,迄今为止仍旧一点消息也没有,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样了。我舅舅的内伤有那么厉害吗,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好起来?

这期间里,我一直秉承我舅舅的原则,始终处在按兵不动的状态,既没有发展势力,也没有去找刘、葛两家的事,省城也一直处在相安无事的状态。我每天起来就练练功,然后到学校去转一趟,处理点工作上的事,一天基本上就完了。

每天等我舅舅等得望眼欲穿,但始终都见他不回来。

自从我舅舅离开省城,我就一直在密境住着,这里也是我认为的整个省城最安全的地方,最主要的还是练功特别方便,很适合我这种练暗劲的。和我住在一起的只有流星和赵铁手,当初名震整个省城的七曜使者如今只剩下我们仨了,想想确实有点令人唏嘘。

至于龙王,他平时还在他的龙华集团呆着。

这天早上,我照旧从床上爬起来,吃过六力士送来的早餐以后,便活动了一下手脚准备到楼下的小花园里练功。结果刚打开密境的门,就看见外面站着几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身上统一穿着黑sè的西装,显得霸气十足。

而守在密境门口的六力士,此刻全部倒在地上。

这场景,何其熟悉?

我刚愣了一下,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的时候,外面的高大男子已经冰冷生硬的开口:“让杨皇帝给我滚出来!”

看网友对 565 这场景,何其熟悉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31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