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十四章 困住

第三十四章 困住

云中城并不甚大,城中十字交叉两条主街而已。南北向一条主街上有恒安府郎将衙署,有县衙,有仓场,有城隍祠庙,有一座军城的一应功能建筑。

不过现下云中县令已经称病回到善阳郡治所去了,现在云中城内军民二政,都是刘武周一言而决。

而另一条东西向主街两侧,则是民居,酒楼,车马店,甚或还有几家土娼馆的民间场所了。

平日里云中城内市面绝称不上繁华,到处尽是一片灰头土脸的景象,所谓酒楼都是一些自家村酿,连肉都是三五日才卖上一遭。军汉们寻常放假买醉,就是就着一点腌菜鸡子之类的,喝这些要吹开渣滓才能入口的薄酒。

车马店中,也就是招待一些冒险深入草原的商队,走草原的行商,每一文都要算到骨子里,睡得是大通铺,干粮自己带,最多给店家住宿钱和一点柴火钱。且这些车马店里到处都是臭烘烘的味道。

至于土娼馆做的都是恒安鹰扬府军汉的生意,随着突厥压力增大,而马邑郡又断了恒安府粮饷,军汉们都来得少了很多,土娼馆也是门前冷落,几个月来,唯有几个大茶壶在门口懒洋洋的晒太阳捉虱子。

这座军城,随着王仁恭施加的压力增大,就是这一副日渐破败萧条的模样——虽然原来也是不怎么样。云中城军民只是因为相信刘武周总有办法应对,才陪着在这云中城中一直苦熬。

而秋日大集到来,云中城才骤然又热闹起来。外面巡守驻屯的恒安鹰扬兵抽调回来,加强戒备到处巡视,而在东西向的主街上,酒楼满满当当都是人,酒楼主人早早就杀好了几十腔子羊,这个时候全都派上了用场,每张桌子都是挤得满满当当,桌上还是村酒薄酿,但是菜肴比之此前丰盛了何止十倍。外路来的客商,一边嫌弃着一边还是吃喝个不休,

车马店中更是挤满了人。

商队主人自然会赁干净民居入住,而商队那些护卫车夫马夫,都挤在店中,因为去年突厥入寇那场大战,云中秋日大集中断了一年,今年大集重开,可以预见生意只好不坏,商队主人给这些护卫车夫马夫的工钱都比往年涨了不少。

工钱涨了,这些加入商队的边地汉子手面自然也阔了不少,天下将乱,这钱攒下来也没啥用,都将出来让车马店主人买些酒肉回来,自家就在大通铺上凑成一个圈子,推杯换盏起来,闹哄哄的直到深夜方休。而车马店主人数着一文文铜钱也都乐得见牙不见眼。

至于那些土娼馆中,不仅原来流散的土娼都回来了,还增加了不少来做大集生意的边地神女。云中城,竟然有一股难得的脂香浮动。

这些土娼馆都不是什么深门大户,就是寻常临街民居而已,站在门口,就能听见里面传来的可疑声响。在门外猬集的那些边地汉子一个个听得热血贲张。

而等候人群当中还有些明显是被带出来开荤的少年,一个个神情紧张,每当里面声音高昂了一些,这些少年都是被嘲笑的对象,有的少年,已经是一副随时拔腿想溜的架势。

这座叠经兵火,屹立北地,经历了太多风霜厮杀磨难的云中城,难得的到处都能听闻到笑声。

就是恒安府中人,对这场秋日大集也寄予了厚望。

去年战事以来,恒安府饷粮两缺。现在王仁恭和刘武周敌对,虽然粮秣供应王仁恭处仍然在维持,但是军饷却是一文不曾接济。

现下鹰扬府中,全都是常值鹰扬兵,身为常值,没饷是万万不行,而打造军资器械,淘换战马,抚恤伤亡,在在需钱。现在恒安府鹰扬兵因为刘武周的领导魅力还能维持,但是这穷日子再延续下去,到底会发生什么情况,那是真不好说。

就是现在勉力还在维持的粮秣供应,都是悬在恒安鹰扬府头顶的一块摇摇欲坠巨石。

云中府本来就是缺粮之地,去年大战突厥过境,百姓可以走避云中城内,但乡间几乎被掳掠一空。云中百姓,必须要靠着善阳调拨粮草来度过今年这个荒年,只要王仁恭还担着大隋马邑郡太守这个名义。

刘武周就在其中加了点虚头,云中军民在勒紧一点裤腰带,这日子就能勉强维持。

可是一旦王仁恭掐断这粮秣供应呢?没钱还能苦熬苦挨一些时日,没粮军民的肚皮可不会和你说道理!

所以暂时度过难关的期望都放在这次秋日大集之上,这七日大集当中,那些挂着世家招牌的商队征不到什么税,但是草原上九姓鞑靼部族处却可以大有收入。不管征来的是什么样的货物,转身就地就能变成钱粮。

只要有钱粮在手,这一个冬天,说不定就熬得过去了。至于明年,天知道这个大隋天下,会有什么变化!

徐乐他们一场热闹,除了给云中城增添一些谈资,让云中百姓知道了徐乐这么一个少年人物之外,又全身心的开始准备迎接这场云中秋日大集了。

~~~~~~~~~~~~~~~~~~~~~~~~~~~~~~~~~~~~~~~~~~~~~~~~~~~~~~~~~~~~~~~~~~~~~~~~~~~~~~~~~~~

熙熙攘攘的东西大街上,一行牵马之人正在东张西望。

这行人都是风尘仆仆,裹着破旧斗篷,负弓持兵,兜帽遮头。

这样行装在云中城中并不罕见,边地走长路的多是这个打扮。虽然这行人没有带着货物有点扎眼,但谁知道这行人腰里是不是揣着一袋子沙金之类的硬货,大集过后也许就是赶着成百的马匹,驮着多少毛皮向南而去了。

而且城中现在满是恒安鹰扬兵,七八个人的队伍,就是居心叵测,转眼就能收拾了。且城中就算不用恒安鹰扬兵,边地汉子,谁骑不得马,开不得弓?没有几万突厥狼骑,谁也别想正眼觑云中城一眼。

这七八个藏着面容的人,就是徐乐一行了。

在城门口闹这么一场,直接入城动静太大,尉迟恭护送着他们出城转了一圈,等人散得差不多,就让他们从另外一个城门进了城内。

徐乐以降每个人也都不想大摇大摆的风光入城,杀了鹰扬兵一火人,最后还能平安无事,已经是再难重来的好运气。再高调入城,引起满城百姓欢呼夸赞,那真就只是一个字蠢。

尉迟恭将他们送到街口,拱拱手就告辞了,只撂下一句来日再寻乐郎君。

尉迟恭大大咧咧的就当安顿好徐乐他们一行了,浑没去想将来到哪儿去寻徐乐。可能对于这位云中猛将而言,天下无处不相逢罢。

徐乐几人却碰上一个大问题。

大家伙儿身上一文钱也没有,货物还在苑君玮部下手里,吃饭还有点干粮,这住处却该怎么处?

大家绕着东西大街走了一圈,宋宝几人东张西望,就想看能不能撞到一个相熟之人。结果大概是这次能从苑君玮手里死里逃生败光了运气,一个熟人也未曾撞见。

一路兼程逃命,城门口又大斗一场,从侠少到庄客个个累得骨软筋酥,几个人目光就不自觉的望向徐乐。

就连宋宝这个时候也拿徐乐当主心骨了,只等徐乐拿出个主意来。

现下该如何是好?是不是干脆就掉头回去,随身干粮再加打点猎,也许够大家撑着回神武县了,就当大家白跑一趟吧。难道真的等着刘武周将货物发还?而且天知道刘武周什么时候能发还货物,说不定那时候大家都在云中城讨几天饭了!

现在就去刘武周郎将署堵门讨货物,那就是真的自己找死了。

几个人目光投过来,一直低着头藏着身形的徐乐心里其实也在有点嘀咕。一天不死要吃,晚上要有地方睡觉,做生意得要本钱。这是自家再勇武聪敏也解决不了的问题。

难道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将徐家闾好容易辛苦凑出来的家当就这么陪个干净?这叫自己怎么有脸见爷爷,怎么有脸见徐家闾的村民?

英武如龙的乐郎君也难得有点发愁,这才建立起来的名声偏生此刻又变不了现。几个人殷切的目光都看着自家,让一向很有主意的徐乐忍不住的下意识的目光在街上扫动起来,似乎在盼着天降救星一般。

这个时候徐乐都忍不住有点埋怨尉迟恭,这位云中猛将长点心可好,你就不是想切磋吗,这段时间管我的饭,我陪你切磋个够!

突然之间,徐乐目光就是一动。自己似乎真的是找到了救星!

看网友对 第三十四章 困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