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67 此子,大有可为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32次加更

567 此子,大有可为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32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为了让刘、葛两家顺利赴约,我故意放了很多狂言狂语出去,说即便是我舅舅不在,我也可以把刘德全和葛天忠打出屎来。我觉得但凡这两个人还要点脸,肯定会来谷山和我决一死战,否则他们这一大把年纪真是白活了。

经过一晚上的备战以后,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我便集结了我这边所有人手,浩浩荡荡地朝着谷山而去。上次谷山之战,是李皇帝VS四大家族,最后让我舅舅捡了一个现成便宜,这次是我VS两大家族,前后两次大战的人数虽然不是一个量级的,但其中所蕴含的意义却是差不多的,都将决定省城最后的霸主之位究竟是谁。

上一次失败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

下午两点,我们这边的人准时到达了谷山脚下,果然没有见到葛家和刘家的影子,未免让我有点失望。上次谷山之战,四大家族可是早早到了。这次不知怎么回事,不会真的是怂了吧。

我们占据了一块有利地形,严阵以待地等着葛、刘两家的到来。上次来到这里还是刚开春,转眼间已经要进入冬天了,时间真是过得飞快。刚开始大家还能保持较好的纪律,队伍整齐、氛围严肃,后来等的时间长了,不免就有点烦躁,纪律也开始松散了。众人抽烟的抽烟,聊天的聊天,还有直接往地上一坐的,嘴里还对刘德全和葛天忠骂骂咧咧,说这两个老瓜皮简直就是戏弄这些爹呐。

当时已经十一月份了,天气本来就挺冷的,山里面更是yīn风阵阵,吹得人直打哆嗦,所以我也不好意思指责大家纪律不好,毕竟谁在这种环境下呆得久了都会不爽。

别说他们了,就连我都坐地上了,一脸无奈地盯着山口的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刘、葛两家的大军。不知不觉,约定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山口仍旧没有任何动静,我们这边抱怨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龙王安排一些兄弟拾柴烧了堆火,众人就围着这堆篝火取暖。龙王坐到我的身边,说巍子,他们两家要是不来怎么办?

我愣了一下,说不能吧,他们好歹也在省城这么多年,真不计划要脸了?

龙王说:“相比于脸。命肯定更重要。他们要是真不来了,你可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听完龙王的话,我的心里顿时一团乱麻,那几个神秘男子只给我三天的时间,现在已经第二天了,如果葛、刘两家今天不来,那我肯定没法只用一天时间拿下整个省城的。

看我不说话,龙王叹了口气,走到一边去了。

说句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今天这一战打不起来,那我就得组织人手杀到他们家里。可是他们两家现在铜墙铁壁,想杀进去何其难啊,就凭刘、葛两家的高墙大院,我们去攻就相当于古代的攻城战了,没有数倍于对方的人力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所以还是希望对方能来赴约,这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法子,哪怕就是这一仗我打输了,起码也输得心服口服,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憋屈啊。

不知不觉。天sè慢慢暗了下来,面前的篝火倒是越来越旺,兄弟们不断拾柴往里面添着。无论怎么看,葛、刘两家都不可能来了,劝我班师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说兄弟们在荒郊野地冻了一下午,实在受不住了。

我一咬牙,站起身来狠狠说道:“撤退!”

刘、葛两家既然不来了,再等下去也毫无意义,不如想想其他法子。众人把火灭了以后,便哆哆嗦嗦地跟着我下了山,驱车返回城里。坐在车里,龙王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说咱们先到刘、葛两家看看。

龙王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但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将我的命令一层层传达下去。

一个小时以后,我们来到了刘家的庄园外面,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站在了刘家的铁门前面,那铁门足足有六七米高,四周围墙也是差不多的高度。里面灯火通明,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其中深藏的杀气,刘家必然已经做好和我们玉石俱焚的准备。如果我们不顾一切代价翻墙进去的话,不是说我们就打不赢这场仗,但自身肯定也折损严重,更不可能去灭葛家了。

“走!”

我一声令下,又带着众人呼啦啦撤退,又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全体来到葛家门前。

葛家虽然不是刘家那种庄园,但也是个高墙大院的宅子,如果强攻同样讨不了什么好处。我在门外仔细观察了一阵,知道对方同样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和准备,不攻则已,一攻必然要付出惨烈代价。

回想自己之前灭掉几个家族的经历,要么把他们的人都骗出来,要么深入其中里应外合,还没有哪次是像这样强攻的。李皇帝那么狂傲的一个人,都知道这种作战计划行不通,更不用说一向小心谨慎的我了。

虽然时间紧急,但我也不能让兄弟们往里填命。

说到底,还是三天时间太少了。如果给我一个月的话,我整出一套连环计来,总能把他们的人诱骗出来。

夜,越来越深。

身后的兄弟都还在等着我发布下一道命令。

“到城里去。”

我咬牙切齿地说:“展开全城扫荡,见刘、葛两家的场子就砸!”

在我的命令下,众人分成一支支小队,手拿各种家伙冲进刘、葛两家的场子,无论是酒吧、会所、娱乐城,还是洗浴中心,统统遭到了我们的袭击。就连我都亲自上阵。手持一柄三菱刮刀带着龙王等人亲手捣毁当时最能代表刘、葛两家的两个招牌会所。

当时,稍微能干一点的打手,都被刘德全和葛天忠分别召回看家护院去了,所以这些场子只有写羸弱的保安把守,根本就没什么战斗力,分分钟就被我们给全部破除、侵占了。

这样一来,就断了他们两家的经济命脉,俗话说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事搁谁身上都要急眼。我以为他们两家会忍不住出来和我决一死战,但让我失望的是。整整一夜过去,他们仍旧一点动静都没有,显然铁了心要和我硬扛到底。

这天晚上,我们闹得实在太厉害了,戴九星一连给我打了三个电话让我停止动作,否则他就要不讲情面把我抓起来了。我说我没办法,我只求和刘、葛两家一战,但他们始终跟缩头乌龟似的不出来。

戴九星说:“就算你想一统省城,也不用急于这一时啊,场子你都占了,还怕这个城市不是你的?”

有些事情肯定不能和戴九星多讲,我只好转而给火爷打电话,让他帮我暂时稳住戴九星,给我这一夜的时间就可以了。多了我也不要,没什么用。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兄弟们也都累了,只好暂时让他们回去休息。因为那几个神秘男人占了密境,我们几个也无处可去,只好去了龙王的地盘‐龙华集团稍作休息。

天蒙蒙亮,这已经是第三天了。

如果今天还是没有拿下省城,那几个人就会回去禀告太后娘娘,然后换一个新的皇帝过来。流星他们都睡下了,我却怎么着都睡不着,坐在窗边看着外面一点点亮起来的天空发呆。

这是最后一天了,我却完全看不到任何的突破点,前路一片茫然。

一点微小的动静响起,不知什么时候,龙王披着件衣服坐到我的身边。

“尽力了就行,阎王大哥不会怪你的。”龙王轻声说道。

“嗯。”我也轻轻应着。

我当然知道我舅舅不会怪我,三天时间拿下省城,真的是神仙都做不到。当初在李皇帝的命令下击破各个家族,从筹谋到作战再到最后的收尾,干掉一个家族最快的时间也要半个月。

天空慢慢亮了起来,金sè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我和龙王身上,感觉暖洋洋的。虽然还有一天时间,但我基本已经到了放弃状态,不再绞尽脑汁去思考怎么拿下省城了。

我看着下面行sè匆匆的上班族,随意地和龙王聊着天。

我问龙王,是怎么和我舅舅走到一起去的?

我和龙王其实很少坐在一起敞开心扉地说话,这次倒是个难得的机会。之前。我还以为是龙王经常到李皇帝那里,一来二去就跟我舅舅认识了,而我舅舅看他是个人才,所以就暗中将他收为己用。结果龙王一讲,我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龙王说他认识我舅舅的时间挺早,二十多年前他就认识了。

我说你别扯,那时候你才多大,顶多七八岁吧?

龙王说对,就是七八岁。

我一时愣住。

说到这件事的时候,龙王的眼睛里布满向往的神sè,他看着窗外那颗因为冬日而并不刺眼的太阳,缓缓给我讲了一段已经尘封许多年的往事。

在这个故事里,却如龙王所说,他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只会在自家门口撒泡尿再和成泥,捏成各种人物和形状,玩得不亦乐乎。而我舅舅,已经是率领罗城大军杀进省城,横扫八大家族的大魔头。

那一年我舅舅也还年轻,刚刚二十多岁而已。

正是心高气傲、意气风发的年纪。

他还有一个外号。叫做小阎王,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响彻整个省城,光芒四射。没人知道他是从哪冒出来的,好像一夜之间,省城的道上就处处流传着他的名字,说他走到哪里,哪里就血流成河。

只是道上的事,对龙王这样一个小孩来说未免就有点太遥远了。那天,也是像今天这样一个冬日的早晨。龙王像往常一样蹲在自家门口玩着泥巴,全身心地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当他发现一大群人涌进自家小巷的时候已经迟了,轰隆隆的脚步声和喊杀声几乎响彻整个天地。

龙王震惊地回过头去,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手里提着一根漆黑的棍子,正快速朝自己这边的方向冲来。而在他身后不远处,一大群杀气腾腾的汉子紧随其后,至少有五六十人的样子,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武器,将整条小巷塞得满登登的。

还是个小孩子的龙王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时就完全愣住了。

那个青年很快就来到他的身前,但是那个青年连看都没有看他,直接就掠了过去。如果那个青年就这样走了,那么龙王必然会惨死在后面那些汉子的铁蹄之下,因为巷子实在太狭窄了,而那些人的数量又太多了,没人会注意到脚下还有这么一个小东西。

误伤,很有可能就发生在转瞬之间!

看着一片杀气腾腾的汉子冲来,龙王完完全全地傻了,呆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在,之前掠过去的那个青年又返了回来,他手持一截又细又长的漆黑棍子,满脸yīn笑地横在了巷子中央。

说来也怪,虽然他的身上血迹斑斑,但是丝毫看不出来他像是有伤在身的样子。

他的战意蓬勃,他的杀气凛然。

那一大群人也猛地站住,面sè惊恐地盯着这个青年,虽然之前他们还喊打喊杀地追着,但是当这个青年又回过头来的时候,他们还是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小阎王。我们八大家族已经在李皇帝的组织下团结起来了,现在正满城扫荡你们罗城的人,你已经死路一条了,还不束手就擒?”其中一个汉子哆哆嗦嗦地说着。

直到那个时候,只有七八岁的龙王才知道了这个青年的名字。

虽然他年纪还小,但仍觉得“小阎王”这三个字酷毙了,一听就是横扫四方的霸主。

一个人率先喊起来后,其他人也都跟着叫了起来,全部都是让小阎王投降的。但他们虽然喊得起劲,却没一个敢冲上来的。小阎王yīn沉沉笑着,将手里的漆黑棍子慢慢举了起来。

“就凭你们这群砸碎,也想让我小阎王投降?!”

说过这一句话之后,小阎王便如一头下山猛虎,疯狂地窜了上去。小巷子中,顿时响起无数的惨叫声和嘶嚎声,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地上,鲜血也跟着四处飞溅。

这个情景,让年幼的龙王完完全全看呆了,平时他也喜欢看些武侠片之类的电影电视剧,可他完全没有想到那些片子里的东西竟然是真的,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打出这么潇洒漂亮的架。

也就短短十几分钟的样子,那一大群人全部倒了下去,躺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唤。

至于小阎王,当然也受了点伤,身上鲜血的痕迹也更多了。

小阎王回过头来,一眼就看到了还呆坐在原地的龙王。

小阎王朝他一步步走了过去。

现在的小阎王非常可怕,面sè狰狞、浑身血迹,像是地府里钻出来的怪物。龙王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小阎王以为他吓傻了。结果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个孩子的脸上竟然满是兴奋的笑。

小阎王奇怪地说:“你不怕我?”

龙王使劲摇着头。

“为什么不怕我?”小阎王再问。

龙王回想起来这件事情,说当时的小阎王已经遭到满城追杀,和他的兄弟们也都走散了,竟然还能陪着一个小孩子说话,确实挺有意思。只是,当时的龙王肯定不知道这些,他高高地把脑袋昂起来,大声说道:“我不觉得你可怕,我觉得你特别帅。我长大后也要成为你这样的人!”

小阎王一愣,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丢下一句话后便扬长而去。

“不错不错,此子将来大有可为!”

这就是龙王和我舅舅二十多年前见面的经过。

从那之后,龙王再也没见过我舅舅了,他只能从一些大人的闲聊中知道,不可一世的小阎王兵败省城,逃回罗城去了。据说在罗城,还吃了个大亏,连父母都死在了李皇帝的手上,甚至还被李皇帝陷害蹲了大牢。

人人都说小阎王完了,省城从此就无虞了。

可年幼的龙王却笃定小阎王一定还会回来,等小阎王重归省城的那天,他要为小阎王鞍前马后,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

从那时候起,龙王就苦练功夫,他没有任何的师父,完全就是自己琢磨,虽然一开始走了不少弯路,但终究还是开辟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有了点功夫以后,他没有去道上混,而是到龙华集团做了一名保安;因为他觉得小阎王再杀回来的时候,肯定会把省城道上这些家伙都杀光的,他可不想和那群短命鬼混在一起。

龙王琢磨,小阎王要再杀回来,肯定需要大量的经济支持,所以他便进入了当时省城商业最强的龙华集团,不光组建了一支威名赫赫的龙家军出来,还一步步获得龙玉华的信任,实际掌控了龙华集团大部分的生意和人脉。

“龙王”的称号。就是那个时候响起来的,意思是龙玉华之下,他便是王,连龙玉华的儿子小龙爷都排不上号。

这倒也不能说龙王野心勃勃,想要侵吞龙氏的家产,实在是小龙爷烂泥扶不上墙,连龙玉华都愿意把自己的公司交给龙王,让自己的儿子安安心心地做个富二代,确实也挺好的。

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李皇帝把小阎王抓到省城,软禁到了密境之中,一时间省城之中人人自危。虽然二十多年过去,可是当年的噩梦依旧还在,大家总担心小阎王这个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炸开,也就对李皇帝更加俯首帖耳了。

最兴奋的却是龙王。

龙王本来就和李皇帝关系很好,隔三差五地就要到密境里去坐坐,一来二去地和小阎王也熟了,两人还经常坐在一起打游戏。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说:“我舅舅也没想到他当年无意中救的那个孩子,后来会帮到他那么大的忙吧?”

不得不说,龙王确实帮了我和我舅舅不少的忙,可以说没有龙王的话,就没有我舅舅后来的风光。结果龙王听了却是大摇其头,说道:“阎王大哥根本就不记得我了!”

“啊?”我一脸迷茫。

龙王无奈地告诉我,说他曾和我舅舅说起当年的事,结果我舅舅一点印象都没有,反而怀疑他是故意编的故事接近自己。龙王花了很长时间才博取了我舅舅的信任,得以在他身边鞍前马后地效劳。

“你说我憋屈不憋屈?”龙王说起当初的事,气到几乎吐血。

对龙王来说终生无法忘记的事,对我舅舅来说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说起来确实有点好笑,我都忍不住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龙王指着自己的鼻子:“就是他当年那句‘此子将来大有可为’,我才努力拼搏到了今天,我以为他对我的印象一定也很深刻,谁知他竟然完全不记得了!我跟他说,不管你记不记得我,反正我是来帮你杀李皇帝的,你有用到我的地方就招呼一声。结果他呸了一声,说要杀李皇帝的话,他随时都能动手,不需要任何人帮忙‐你说我气不气?”

我笑得几乎在地上打起滚来。

龙王讲完这段故事,一整个上午都过去了。草草吃了一顿午饭之后,龙王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所以啊,巍子,你就踏实休息吧,即便那个什么太后娘娘真的换个皇帝过来,阎王大哥也一定还有其他法子的!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我就没有见过办不到的!”

我知道龙王是在安慰我,我谢过他的好意之后,便休息去了。

最后一天了,恕我无能为力,实在没法拿下整个省城。

舅舅,等你回来,咱们再做其他打算吧。

我躺在龙华集团顶层办公室的地上,沉沉地睡了过去。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有人摇着我的胳膊,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是蚊子。我看看窗外已经黑下来的天空,疑惑地问:“什么事情?”

蚊子的面sè有些激动,兴奋地说:“峰哥,外面来了个人,说能帮你拿下省城!”

看网友对 567 此子,大有可为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32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