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69 丧心病狂

569 丧心病狂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这里,我才明白过来,怪不得之前谷山大战的时候,李皇帝绑架了刘璨君和冯千月,为什么刘德全的表现和冯天道天差地别了。冯天道都给李皇帝跪下了,刘德全却始终十分淡定,让李皇帝随便杀。那时候还以为刘德全品性心狠手辣,为了自己的大业连儿子都能牺牲,原来是因为还有一个私生子在,他后顾无忧才敢肆无忌惮。

至于葛天忠,其实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爱人,当初只是为了葛家的发展才娶了现在的妻子。只是直到现在,他也没和那位爱人断了,仍在私下悄悄来往和联系。

根据这份资料记载,葛天忠对这个爱人用情颇深,两人不止一次有过私奔的打算,最终还是挣脱不开家庭的束缚而放弃了。这位爱人的各种信息,从年龄到长相再到居住住址,这份资料上同样记得清清楚楚。

等我看完这两份资料以后,火爷诡笑地看着我:“怎么样,干不干?”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让我把这两个人都抓起来绑为人质,以此要挟刘德全和葛天忠两人现身和我决一死战。这种手段当然是下三滥的,所以火爷担心我不肯去用,但实际上我并不受那些教条所限,什么“祸不及家人”之类都是哄鬼的,我就不止一次地被人给威胁过。

想在这行生存下去,本来就需要无所不用其极,要“善良”和“慈悲”就别走这条路,去当个义工,没事去敬老院服务大爷大妈多好。所以我毫不犹豫地跟火爷说:“干!”

这是最后的机会,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把刘德全和葛天忠连根拔起,我绝不能错过。

火爷看着我,露出满意的笑容。

知道了身份信息和居住地址,想抓人并不难,但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无论如何,都来不及在十二点前搞定刘家和葛家了,我就抱怨火爷这消息传得实在太晚。

火爷莫名其妙,说怎么就晚了呢?

这时我才想起,他并不知道“三天之约”的事,于是我就把前因后果给他讲了一遍。火爷听后也挺委屈,说道:“你一开始也没和我商量啊,我到昨天晚上才知道你想拿下省城,我还以为是你自己的主意,屁颠屁颠地就来献策了。”

这事确实怨我,除了和官方打交道以外,我很少直接联系火爷,杀人放火的事就更不用他了,所以导致他的消息有些延后。但是到了现在,怨天尤人也没有用,我分析了一下,有火爷给我提供的这个计策,只要再给我一天,一定可以拿下刘、葛两家。

一个月不愿意给我,延后一天总没问题吧?

想到这里,我便立刻告别了火爷,准备到密境去找那几个神秘男子,请求他们再多给我一天时间。临走之前,我又看了一下蜘蛛的这个资料库,这个地方真是省城最黑暗的地方了,隐藏着多少见不得人和yīn暗龃龉的事,简直就像个小型的核弹库,随时都有可能“轰”的炸掉。

蜘蛛穷极一生,都在研究别人的黑料,可能这也是他这种人最大的兴趣所在,反正我是理解不了。我很想一把火给它烧了,但是看火爷视若珍宝的爱惜模样,也不好意思提出这件事来。

告别火爷之后,我便联系了流星和赵铁手,陪我一起到密境去,三个人说话可能比我一个人要管用点。我们几个到达皇家夜总会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六力士仍旧守在密境门口,看到我们来了还挺高兴。

我轻轻敲开密境的门,那几个神秘男子果然都还没睡,正在等着我的消息。

看着我们的住所被别人给占了,现在进来还得敲门,我们几个的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好像我们才是客人似的。和第一天的时候一样,那几个男子坐在沙发上,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看着我们。

还是为首的高大男子开口说话:“怎么样了,拿下省城没有?”

“差一点了。”

我小心翼翼地答:“能不能再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保证拿下刘家和葛家。”

旁边的流星和赵铁手也跟着开口,说我们这几天如何努力,但是刘、葛两家始终闭门不战,现在终于有了一点希望的曙光,只要再给我们一天时间,保证可以拿下整个省城等等。

但是他们还没说完,高大男子就皱起眉头,厉声说道:“我不想听这些理由,我只想知道,现在三天时间没有到了,你们拿下省城没有!”

流星和赵铁手立刻闭上了嘴,面sè忡忡地看向我,而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没有,但是……”

我这“但是”还没有完全说出口来,那个高大男子突然猛地把面前的茶几掀翻了。这茶几当初是李皇帝最爱的物品,上面还摆着套名贵的茶具,有贵客来的时候才会使用,但是现在这个高大男子一掀,全部都砸了个稀巴烂。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高大男子已经猛地跃起,像阵龙卷风般窜到我的身前,接着狠狠一拳砸向我的肚子!

砰!

我简直无法形容这一拳的威力,当初岩石就是被他一拳给轰飞了的,现在的我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我只觉得像个大树桩子撞到了我肚子上,五脏六腑都要跟着碎了,接着整个人就腾飞而出,直直飞出去三四米远,才重重摔在地板之上。

“啊……”

我一直以为自己的抗击打能力已经挺强,但这一刻还是忍不住抱着自己的肚子惨叫起来,就和当初的岩石抱着胳膊惨叫一样。这痛真是谁挨谁知道,当初我被李皇帝一拳打飞,也没痛成这样子过啊!

但这还不算完,高大男子再次朝我奔了过来。

“废物!”

他嘴里大骂着:“小阎王是个大废物,你是个小废物!我一直以为小阎王是个人才,结果他竟然能被李皇帝打成内伤,快半年了还没有好!还有你,三天了,连个省城都拿不下来,小阎王竟然能让你当家,你说说他有多蠢!”

高大男子如一阵风般朝我冲过来,看样子似乎想杀了我似的。流星和赵铁手见状,就想上来拦他,但是被我摇头给制止了,因为他们一上,肯定避免不了开打;如果挨一顿打能解决这问题的话,那我心甘情愿地去承受。

流星和赵铁手没有办法,只能站在原地没动,其他几个男子也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弹,反而翘起了二郎腿等着看好戏。高大男子很快窜到我的身前,抬脚狠狠朝我的肚子踢来,踢了我至少有七八脚,将我踢得死去活来、七荤八素;我感觉整个身子都不像是我的了,成了一具任人拿捏的玩偶,一会儿窜到天上,一会儿栽到地下,屋子里好多东西甚至都被我给撞坏了。

流星和赵铁手站在一边,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可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咬牙切齿地看着。

一轮狂风骤雨的暴打过后,那个高大男子终于也有点累了,停下手来气喘吁吁地站在一边。我的身子蜷成一团,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真的,我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打成这样过了,即便之前在谷山上被李皇帝打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惨过。而且最憋屈的是,我的心里虽然有怨言,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仍旧喘着粗气说道:“拜托,再给我一天时间就好,我一定能把省城给拿下来。”

我的语气卑微,声音虚弱,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可怜到一定程度了。

我不求别的,只求他能多给我一天时间,这样我舅舅的皇帝就不用被换掉了,他这么长时间的辛苦也不会白费。旁边的流星和赵铁手看我这样,眼睛都忍不住红了起来,而那个高大男子听了我的话后,非但没有一点心软的迹象,反而缓缓走到我的身前,双手抓着我的衣领将我拎起,冷冷地说:“还想再要一天?迟了!你的时间已经用完,你已经证明了你是个废物,活在这世上也没有用了,我现在就把你杀掉!”

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他浑身的杀气暴涨,手也伸向了我的脖子,眼看就要当场把我掐死。

在来之前,我还想着一天时间,这个高大男子怎么都会给我吧;再不济,顶多就是把我给赶出去,宣布这里将会换个皇帝。那我也没办法,我能做得都已经做了,即便是我舅舅回来也不会怪我。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竟然会给我自己带来杀身之祸,对方竟然真的想把我给杀掉!

如果单纯挨一顿打,那我还能接受,可是死在这里,我就肯定不能坐以待毙。我的眼睛瞬间瞪大,手也忍不住抬起来去抵挡他,但我本来就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又受了很严重的伤,根本就无力抵挡他的动作。

就在这时,流星和赵铁手也看不下去了,他们肯定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死在这人手上,所以迅速一左一右地朝这个男子攻了过来。流星的飞腿,加上赵铁手的铁掌,同时朝着这个男子飞速而来,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因为他们的攻击而变得灼热起来。

这个高大男子的实力当然很强,至少和我舅舅是一个级别的,但也没到完全无视流星和赵铁手这两大高手的程度。他们两人攻得突然,高大男子也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个胆子,只能暂时放下了我,转而抵挡流星和赵铁手的攻击。

“找死!”

高大男子一声怒喝,接着伸出双拳,一左一右地攻向流星和赵铁手。他们两个同样不是高大男子的对手,仅仅两三招后,就被轰飞出去。他们还想起来再战,但是与此同时,沙发上坐着的那几个男子也一跃而起,朝着流星和赵铁手包围过去。

这些男子的实力比起领头的高大男子来要弱上一些,但也相当强劲,迅速就把流星和赵铁手给缠住了。一场混战,迅速就在房间里面爆发开来,那几个人的配合十分默契,流星和赵铁手很快就被压得节节败退,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而那个高大男子,则继续一步步朝我走来,嘴角勾着yīn沉沉的冷笑:“好啊,小阎王真是带了一批好兵出来,竟然连我们都敢反抗,今天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他的声音像厉鬼嘶嚎一样,听着就让人浑身发颤、发冷,没有人怀疑他说的话,他说要杀我们,那就是一定要杀我们!

我使劲挣扎着,想让自己再站起来,但是之前受伤太重,根本就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过来。流星和赵铁手疲于应对另外几个男子,自顾尚且不暇,哪有余空再来管我。

就在这时,赵铁手突然高喊一声:“来人,来人!”

如果不是赵铁手大喊,我都差点忘了,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啊!

不管这些神秘男子的身份有多高贵,有多不好惹,但是在生死面前,肯定都不重要了,当然是活命要紧!

“砰”的一声,密境的门被闯开,六个大汉闯了进来,正是负责守卫密境的六力士。之前这些神秘男子来的时候,六力士曾经跟着我们下楼,想和我们一起去打刘、葛两家,但我后来还是让他们返回去了,毕竟守卫密境才是他们的职责。

六力士一进来,就呼啸地朝着那些男子扑了过去,其中两人更是朝着为首的高大男子扑来。

论实力,六力士只能说是一般,当初我还没有参加比武大会的时候,就能和他们打个不相上下,差不多就是飞刀陈那个级别的。在这些我们都不是对手的神秘男子面前,他们更加只有挨宰的份了,但他们有个优点,就是相互之间的配合非常默契,六个人甚至能发出十二个人的威力。

所以,他们即便不是对手,也成功纠缠了这些神秘男子一丁点的时间。

一丁点,就足够了。

赵铁手猛地扑到我的身前,一把将我扛在肩上,疯狂地朝门口扑去,同时口中大呼:“流星,走!”

流星也迅速朝着门口的方向冲去。

这一声显而易见,就是要让六力士当炮灰了,虽然我的心中非常不忍,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而六力士也尽忠职守,非常坚定地履行着自己的责任,甚至发挥出了比平时还要强的实力,尽自己所能的阻挡着那些神秘男子。

砰!啪!

几乎是一刹那的功夫,高大男子就把冲向他的两个力士给击飞了出去,那两个人的脑袋分别撞在不同的墙上,当场脑浆迸裂而死。

实话实说,我和这六力士几乎没什么感情,李皇帝在的时候他们效忠李皇帝,后来我舅舅成了杨皇帝,他们又效忠我舅舅,忠心不二地守门,从未有过一点差错。

流星他们曾经暗戳戳地称呼他们是六条只会守门的狗,虽然我没有跟着附和过,但也没有出言反对过。平时出来进去,也没有和他们说过话,顶多就是点点头,从来没把他们当回事过。

这样的人就算死了,或许我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但是现在,看着他们为了我们能够安全逃离,真的一个个惨死当场,我的心里比用刀割还难受,眼睛也变得通红不堪了。我浑身的热血都在沸腾,怒气也在胸中肆虐,即便趴在赵铁手的肩上,也忍不住狂吼:“我要杀了你们……”

但不用我说,那个为首的高大男子已经奔出密境,朝着我们紧紧追来,他的眼睛同样无比通红,浑身散发着死神一样的气质,口中大喝:“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密境外的甬道不长,流星和赵铁手迅速冲进电梯,疯狂地按着关门的键,终于在那个高大男子冲上来之前,把电梯的门给关上了。电梯门合上的一刹那,我们还能看到他疯狂到极致的面庞,另外几个男子也都跟着奔了出来,六力士显然都被他们给解决完了。

砰砰砰砰砰!

即便我们的电梯疾速下坠,我们还能听到从上方传来的砸门声,一下又一下,如死神索命,无比震撼。

从电梯里逃出来后,赵铁手便扛着我,和流星一起疯狂地往外冲着。这期间里,皇家夜总会是一直正常营业的,所以看到我们几个疯狂地跑出来,那些保安、工作人员都吓了一跳,纷纷围上来问我们怎么回事。

“断电,快把电梯断了!”

赵铁手大吼着。

到底是老江湖了,任何时候都没丧失理智。

在赵铁手的安排下,通往密境的电梯迅速断掉了电,正在缓缓上升的电梯也停了下来。

二十多层的距离,那几个男子就算下来也要费点时间了。

“撤离,全员撤离!”

赵铁手再次下令。

楼上的那几个人都是疯子,不难断定他们下来以后必然会大开杀戒,六力士已经遭了殃,不能让更多的人去倒霉了。在赵铁手的呼吁下,众人也纷纷紧张地撤离现场,虽然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服从命令总是没有错的。

赵铁手和流星也迅速冲出大门,将我放进了一辆车内,迅速扬长而去。

赵铁手开着车,疯狂地踩着油门,同时说道:“王峰,咱们现在到龙王那里避避,你也赶紧给火爷打个电话,让他调些警力过来抓那几个人!”

赵铁手的话提醒了我,省城毕竟一大半都是我们的地盘,那几个家伙就算实力再强,我们也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不能白白浪费了我们的优势。而且那几个人刚杀了六力士,他们有人命在身,抓人也合情合理。

虽然,警察对他们那种级别的高手来说可能没什么震慑力,但也能起到一点阻挡作用。

我给火爷打了电话,将现在的情况描述了一下。火爷和我刚刚分开不久,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立刻紧张地说好,现在就调警力过去围堵那些杀人狂魔。

挂了电话以后,车子还在向前疾行,朝着龙华集团而去。

流星也给龙王打了一个电话,说我们和那几人闹翻了,正在被那几人追杀,让他提前做好准备接应。

流星打完电话以后,又问我有没有事,伤势如何。我摇摇头,没有说话。之后,车子里便陷入了一片沉寂。我脑海里,仍旧在回想着六力士惨死密境的场景,心里难受得不是一星半点。

其实像我这种人,早已见惯了生死,按理来说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过多悲伤。但,我一想到六力士是为了我们的安全丧命,心里就觉得惭愧极了,总觉得是我害死了他们。

而且坦白来说,今天晚上在去密境之前,我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杀身之祸;我以为只是恳求再多一天而已,对方怎么着也会答应吧,但没想到他们竟是这么丧心病狂,不答应就算了还要当场杀人,这比当初的李皇帝还要疯狂了。

这到底是一帮什么样的人,那个太后娘娘又到底是什么来头?

车里,流星和赵铁手的脸sè同样很不好看。毕竟在李皇帝死了以后,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了,省城还是我们的地盘,这让我们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去?

可这帮人的身份肯定来头不小,甚至还是我舅舅的顶头上司,这无疑就让我们很难办了。

“希望能尽快联系到阎王大哥,看看他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赵铁手一边开车,一边忧心忡忡地说。

车子很快到了龙华集团楼下。

整个龙华集团已经戒严起来,里里外外都布满了龙家军的人,龙王更是亲自领着几个好手迎接我们。

我们一下车,龙王就紧张地问我们:“到底怎么回事?”

之前流星虽然打了电话,但也只是大概地说了说,龙王还不知道详细情况。流星和赵铁手搀扶着我,一边往里面走,一边给龙王说着之前的情况。龙王听了之后也咬牙切齿,现在的他,也没有了平时的潇洒不羁,显然也为那几个人感到头痛,和我们说:“你们暂时在这呆着,我这应该是安全的,那几个人要是敢来,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龙王的这句话刚刚说完,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这紧张的夜里发出刺耳的铃声……

看网友对 569 丧心病狂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