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十六章 梁亥特(二)

第三十六章 梁亥特(二)

神武徐乐,这个名号在短短半天内,就已经响彻云中城内外。

这些梁亥特部的汉子,有些人远远的看着了热闹,有些人就算是在帐中,也灌了满耳朵。

一人独战恒安鹰扬兵,从苑君玮打到尉迟恭,最后打得刘武周亲自露面安抚。纵然不认得人,徐乐一报出神武徐乐四个字,还能反应不过来?

而对于梁亥特部族长梁亥特罗敦而言,这神武徐乐四个字,再加上突然亲自前来拜见,顿时就让他明白过来,这是自己汉家老友,那个又臭又硬的神武老徐敢的孙子!

一拍大腿之后,罗敦老脸顿时笑得皱纹都挤在了一处,左右扫视一眼,拉着徐乐就进了酒楼门口,示意一下部下,遮护左右。

只这一个动作,徐乐顿时就明白过来,难怪这位老族长能和自己爷爷成为朋友,都是外表看起来憨厚,内里都是一只老狐狸。当年和自己爷爷结交,中间互相斗智斗勇,不知道该发生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老头子一下就明白自己现下处境,虽然城门口一战震动全城,但是也算是将恒安鹰扬府重将苑君章得罪到了底,所以才藏头露尾不想显露形迹。老头子一下就把徐乐身形给藏了起来,恨不得将徐乐遮在自己背后,扯着徐乐就朝店里面走。

徐乐急道:“族长,晚辈还有从人呢!”

罗敦掉头,就看见韩约宋宝他们张大嘴看着这里。宋宝是再没想到,眼前这老者明显是梁亥特部族的贵人,徐乐上去就是行个礼,居然就是亲如家人的模样。这徐乐到底背后还藏着多少底牌?

罗敦朝着几个人发怒喝道:“快点过来!徐家人怎么用你们这几个混人,连点眼力劲都没有!”

老族长汉语口音,不留意的话根本听不出他是九姓鞑靼之人。也真的是把徐乐当做自家子侄,毫不客气的呵斥徐乐带来的从人。

韩约带头,宋宝跟上,七八个人忙不迭的冲了过来。十余名族长亲卫将他们一遮,拥着几人就朝店里面灌。连他店主都被夹在人堆里面,罗敦目视店主,店主先是仔细看了徐乐一眼,接着就朝徐乐一竖大拇指,最后再狠狠一拍胸脯:“郎君本事了得!云中男儿,最爱的就是这样好汉子!郎君无非就是不想让苑四找由头生事,小人嘴就是铜浇铁打的!”

~~~~~~~~~~~~~~~~~~~~~~~~~~~~~~~~~~~~~~~~~~~~~~~~~~~~~~~~~~~~~~~~~~~~~~~~~~~~

不多时候,罗敦就扯着徐乐在内院一间屋内坐下,连徐乐从人都沾光,跟着坐在火塘四下。而梁亥特部族长亲卫,则按着弯刀在门口警戒。

店主也是巴结,不知道是冲着罗敦身份,还是仰慕徐乐这个少年英杰。先送上了十好几大盘冷羊肉,围着火塘席地摆了一圈。解池盐和香料不要钱也似的朝上面加。几坛酒也开了泥封热热的送过来。

店主更亲自不时来门口走一遭,生怕什么闲杂人等过来生事。

徐乐到了他店里来,就是少年英杰看得起他,让苑四得知了来生事,自家在云中城就没脸做人了。更不必说罗敦也算是他的金主,不是秋日大集的时候,这店主也往着梁亥特部做点生意,得罪了老族长罗敦,这条财路就不大保得住。所以真是打叠起精神照应。

屋舍之内,罗敦盘腿雄踞上首,扯着徐乐坐在他的身边,其他人围坐火塘,一脸疲惫饥渴之sè,目光落在送上来的酒肉上

徐乐坐下还要和罗敦说些什么,罗敦就大气的一摆手:“知道你们一路辛苦了,先吃再说话!”

一群人看着酒肉送上,都是喉咙里差点就要伸一只手出来,罗敦发话,全都望向徐乐,徐乐一笑点头,顿时七八双手就伸了出来,扯着羊肉就朝嘴里塞。

谁也没抢过韩约,平日里韩约安静沉稳,就如徐乐身后厚重的影子一般,低调得几乎没有存在感。今日却是两只大手一捞,粗陶盘子里羊肉就空了,两把就捺在嘴里,咀嚼之声,山摇地动!

屋子里面一片狼吞虎咽之声,徐乐吃了几块羊肉,就转向罗敦。罗敦本来看着徐乐笑眯眯的只是摸着胡须,这个时候终于脸sè一板:“说罢,怎么回事?恒安鹰扬府我都不敢招惹,你就在城门口和他们打成一团?”

徐乐心底里面嘀咕,老爷子怪不得说见了罗敦不必客气,这二十驮子的货物可以当四十驮子用。这罗敦果然没拿自家当外人,就是一副准备教训自己的样子。

自家爷爷的好友,徐乐只能摆出一副乖乖晚辈的模样,城门口独斗鹰扬兵的英风锐气半点不见,挠挠脑袋开口:“…………老族长…………”

罗敦又是一摆手:“老徐敢死了儿子,我也死了儿子。以前喝了酒,老徐敢就夸耀他那个孙子,还说了他孙子就是我的孙子,长成人了带来草原给我瞧瞧,混点见面礼回去,你说该叫我啥?”

徐乐苦笑,真没想到自家爷爷和梁亥特部的族长居然有这份交情!老爷子说起草原上有这么条门路口风只是轻描淡写,却没想到居然和梁亥特部族长是这般过命通家也似的情分!

当下徐乐只能拱手一礼:“罗敦阿爷。”

罗敦哼了一声,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稳,懒洋洋摆手,示意徐乐现下可以说了。

徐乐老老实实将为什么出来行商,途中遭遇常舒欣劫杀,自己闹事就闹到最大,最后撞进云中城大斗一场,原原本本的和罗敦一一道来。

罗敦只是听得神sè不住变幻,听到徐敢中风偏瘫,神sè黯然。听到徐乐一路行险,威震云中城,又忍不住眉飞sè舞。听徐乐说完,罗敦收起了对徐乐欣赏的表情,挂下脸来,狠狠瞪了他一眼,开口就是呵斥。

“老徐敢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亲手把你调教出来,有本事自然敢闹大,这又是恒安府理亏,现下刘武周和王仁恭敌对,需要固结人心,所以你这事做得没错,正是死里求生的法子,还打响了名声,过几日这马邑郡谁不知道你神武徐乐?乱世当中,这个名声就是自保的本钱,老徐敢养了个好孙子…………可你小子闹完事为什么不回去!”

罗敦抬起手对着徐乐指指点点,恨不得直戳在他脑门上,口沫四溅,徐乐只能低头受着,躲都不敢躲。

“…………还真等着把货物要回来?苑四哥哥是苑君章,这人出名yīn狠,心眼又小,天知道他会找什么由头来替他弟弟出气!得了便宜赶紧溜掉要紧,还想做什么?老徐敢孙子多死不完?”

徐乐苦笑,不敢置辩一声。

罗敦重重哼了一声:“还不是少年人意气,觉得就这样折了货物回去,见你家爷爷面子难看…………这脾气比你爷爷还要犟!现下我做主了,吃完就到我部族城外帐幕里住一夜,明天给你百十张皮子二十匹马,老老实实给我夹着尾巴滚蛋!”

宋宝等人吃到半饱,这个时候听见罗敦将事情大包大揽下来,互相对望,都是欣喜。

梁亥特部的狐皮是出名的俏货,百十张就是好大一笔收入。这样回去,当真是意外之喜。跟着徐乐闹云中有了面子,得了财货有了里子,这徐乐真说不好是大家的灾星还是福星!

只有韩约,仍然在闷头吃喝,反正徐乐开口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他听命行事就好。

徐乐微微一笑:“谢过阿爷了…………幸得在这云中城碰见阿爷,不然我们去往yīn山之西找个空,那才是冤枉…………只是晚辈动问一句,为何阿爷亲自前来云中城?”

罗敦脸sè顿时就沉了下来,看着徐乐,并不说话。

徐乐淡淡一笑,剑眉微扬:“阿爷亲来云中城,想必这云中城内,有一番风云变幻。我爷爷中风,放晚辈出门,就是想让晚辈好好历练一番,晚辈也有心思,为爷爷了却他生平憾事,如此场面,若不经历,晚辈以后也别出门就是,老老实实在神武县过一辈子…………可就怕这将乱天下,不会让晚辈在家中安居!”

徐乐说完,静静看着罗敦,接着又是一笑:“再说现在不是有罗敦阿爷在么?有阿爷庇护,晚辈还担心什么?就让晚辈在云中城看看热闹也罢。缓急之际,阿爷身边,晚辈也派得上用场不是?”

屋内除了韩约还在闷头吃喝,其他人都停了下来。大家没想到,在找到饭辙和回家盘缠之后,徐乐还想留在这云中城内!

门口传来响动之声,却是店主亲自将几支洗剥好的肥羊送来,准备挂在火塘上来烤。

罗敦只是摇摇头:“吃完再说话!你小子,比你爷爷还要不省心!”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六章 梁亥特(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