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二十八章 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第二十八章 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剑锋破开她的肌肤,割开她的血管。

没有血喷溅而出,甚至一丝血都没有流出来,因为她身体里的血已经基本上快要没有了。

陈长生拿过剑鞘,用鞘口对准她颈间的伤口。

神识微动,一道血线从剑鞘里出来,更像是从虚无里生成一般。

那道血线非常细,似乎比发丝都还要更细,向着她的血管里缓缓地灌进去。

整个过程,他非常小心谨慎,神识更是凝练到了极致。

没有任何声音。

只有味道。

他的血的味道,渐渐在空旷的陵墓里弥漫开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收回剑鞘,右手食指间隐隐冒出一抹寒意,摁在了徐有容的颈间,过了会儿,确认她的血管与创口已经被极细微的冰屑封住,才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

手腕间那道清晰可见、甚至隐隐可以看见骨头的伤口,缓慢地愈合,或者说被冰封住。

伤口的旁边还残留着一些血渍。他想起师兄当年私下对自己的交待,犹豫片刻,把手腕抬到唇边,开始仔细地舔了起来,就像一只幼兽在舔食乳汁。

当初师兄曾经对他说过,如果受伤流血后一定要用这种方法,只有这种方法,把血吃进腹中,才能让血的味道不再继续散开,除此之外,无论用再多的清水冲洗,用再多的沙土掩埋,甚至就算是用大火去烧,都无法让那种味道消失。

这是陈长生第一次尝到自己的血的味道。以前在战斗里,他有好些次都险些吐血,然后被强行咽下去,但那时候血只在咽喉,而这时候,血在他的舌上。

原来,自己的血是甜的。

他这样想着。

味道确实很好。

很好吃的样子。

真的很好吃。

还想再吃一些。

忽然间他醒了过来,浑身是汗,然后被冻结成雪霜。先前他竟是舔的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就像一个贪婪地舔食着自己死去母亲混着血的乳汁的幼兽。

如果不是醒来的快,他甚至可能会把手腕上的伤口舔开。

陵墓里一片死寂。

很长时间,才会有轻风拂过。

地面上那些冰冻的汗珠,缓缓地滚动着,发出骨碌碌的声音。

他疲惫地靠着石柱,脸sè异常苍白。

因为他流了太多的血,也因为恐惧。

十岁那年,他的神魂随着汗水排出体外,引来天地异象,西宁镇后那座被云雾笼罩的大山里,有未知的恐怖生命在窥视。从那夜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异常人,不是说他有病这件事情,而是说他的神魂对很多生命来说,是最美味的果实,是难以抗拒的诱惑。

——如果让世人发现你血的异样,你会死,而且肯定会迎来比死亡更悲惨的结局。

师兄对他说这段话的时候,就是在十岁那年夜里的第二天。当时师兄用了很长时间,才把这句话的意思表达清楚,因为他的双臂都很酸软无力,比划手式总是出错。

他问师兄,为何会这样。师兄沉默了很长时间,告诉他,那是因为昨天夜里,他一直在给打扇,想要把他身上溢散出来的味道尽快扇走。

他问师兄,为何要这样。师兄又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告诉他,昨天夜里,他闻着那个味道时间长了,忽然很想把他的血吸于净,想把他吃掉。

在陈长生的心目里,师兄余人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是对自己最好的人。如果师兄要自己去死,自己都可以去死,可是师兄如果要吃自己……

他想了很长时间,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太可怕了。

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是所有生命向往的美味,对于当事人来说,这当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他不喜欢自己的血,甚至可以说厌憎,又或者说可以是害怕。因为这种心态,他从来不会去想这件事情,甚至有时候会下意识里忘记自己的血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那夜过去之后的清晨,溢散的神魂敛入他的身体,进入他的血液里,再也没有散发出来一丝,但那种厌憎与害怕,依然停留在他的识海最深处。

来到京都后,他以为已经远离了那段恐怖的回忆,他能感觉到自己血的味道似乎在变淡。然而在天书陵一夜观尽前陵碑后的那个清晨,他第一次在白昼里引星光洗髓,却震惊地发现似乎一切都将要回到十岁那年的夜里。

他不想再次经历那样的夜晚,不想再次感知到云雾里未知的窥视。

于是他变得更加小心谨慎。在战斗里被重伤,想要吐血的时候,他哪怕冒着危险,也要在第一时间里咽回去。面对再如何强大的对手,他都不再敢将幽府外的那片湖水尽数燃烧,因为他担心又像在地底空间里那次般,被真元炸的血肉模糊。

不能流血,不能让自己的血被人闻到,这是他不需要去想,却奉为最高准则的事情。

甚至,比他的生命还要更重要。

因为他一直记着师兄的警告。

但今天在这座陵墓里,他没有听从师兄的警告。

因为他要救人。

他看着沉睡中的徐有容,露出满足的笑容。因为中毒,她的脸一直有些浮肿,这时候,那些浮肿明显消减了很多,清丽的眉眼变得更加清楚。

最重要的是,她苍白如雪的脸,这时候渐渐生出了几丝血sè。

距离周独夫陵墓很远的地方,有座旧庙。如果从千里之外的第一座初祀庙数起,这座旧庙应该是第九座。这也就意味着,距离周独夫的陵墓只有两百里了。

这是刚开蒙的孩童都能算清楚的事情,南客等人自然不会弄错。弹琴老者感慨说道:“没想到我这一生居然还有亲眼看见周陵的那一天。”

腾小明挑着担子,望着远方天穹下隐约可见的黑sè突起,向来以木讷沉默著称的他,这时候的神情也有些激动,至于他的妻子刘婉儿,还有那两名魔族美人,更是如此。

数十天苦行,即便是这些魔族强者都觉得有些辛苦。不过想着徐有容和陈长生就在前面等着受死,更重要的是,白草道的尽头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周陵,这种辛苦又算得什么?

忽然间,白草道微微震动起来,震动的源头来自后方广袤的草原深处。

弹琴老者微觉诧异,转身向草原里望去,神情凝重说道:“妖兽们似乎有些躁动。”

忽然间,他的神情剧变,张着嘴,却震惊地说不出话来。魔将夫妇也看到了天空里的异象,身上的气息陡然间提升到周园能够容纳的顶点

草原上方的天空里出现了一道yīn影。那道yīn影是如此的巨大,仿佛要遮蔽半片天空。这道yīn影,正在缓慢地移动,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双巨大无比的翅膀。

南客看着天空里的那片yīn影,皱眉说道:“连天鹏都有些疯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知道,草原妖兽躁动不安的源头,来自于二百里外的那座陵墓深处。在那座陵墓深处,有个少年割开了自己的手腕,鲜血露在了空气里。那股血的味道,在草原里弥散开来,已经淡到了极点,但依然足以令这个世界里的妖兽们生出无比疯狂的渴望。

陵墓的四周,有设计极为巧妙的通风道与光道,不虞雨水会从那些通道里灌进来,却能让新鲜的风与光线进来。也不知道当初周独夫命令设计自己陵墓的时候是怎么想的,难道人死之后还需要呼吸新鲜的风,享受明媚的春光?

陈长生想不明白,只是通过光线与空气里湿润程度的变化,确认应该到了第二天清晨,而且陵墓外的雨应该也停了。

就在这个时候,徐有容终于醒了过来。

陈长生看着她笑了笑。

她没有笑,怔怔看着他问道:“你把自己的血灌到了我的身体里?”

陈长生说道:“更准确的说法是,我把自己的血灌进了你的血管里。”

徐有容有些无奈,有些伤感,有些疲惫,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做到了这一切,但你觉得这样能行吗?我说过,我的血……”

“是的,这样能行。”

没有待她说完,陈长生微笑说道。他的脸sè有些苍白,神情有些委顿,但眼神很明亮,很于净,很自信,如初生的朝阳,虽被云雾遮着,却光华不减。

看着他的神情,徐有容生出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念头,喃喃说道:“这样也能行?”

“好像确实行。”

陈长生走到她的身边,观察了一下她颈间的伤口,然后说道:“你自己感觉一下。”

徐有容有些茫然,下意识里按照他的话自观,发现自己的血脉居然真的不像昏睡之前那般枯竭了,虽然不像平时那般充沛,还是有些稀薄,但至少可以保证……活着。

活着,多么重要,多么好,最重要,最好。

只是,为什么自己能够活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她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明明应该是他的血,为什么却像自己的血一样,没有任何分别?

(至少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陈长生是O型血……明天就是周一了,亲爱的大家伙,不要忘记投推荐票,谢谢您。)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八章 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的精彩评论

29 条评论

  1.  沙发# : 2014年12月28日

    又看完了,,,,,,,,,,,,,,,,,,,,,,,,,,,,,,,,,,,,,

  2.  板凳# 匿名 : 2014年12月28日

    老子第二

  3.  地板# 匿名 : 2014年12月28日

    哈哈哈

  4.  4楼# 111 : 2014年12月28日

    陈长生是O型血是甜的 为什么我的血是O型的就不是甜的呢

    •  ↓1层 君若陌路…… : 2014年12月28日

      你试试你的精应该是甜的

      •  ↓2层 庆余年 : 2014年12月28日

        高手啊

  5.  5楼# 匿名 : 2014年12月28日

    哈哈,前坐啊

  6.  6楼# 小猪悠悠 : 2014年12月28日

    有意思吗?整天第一第二的。闲不闲啊!

  7.  7楼# : 2014年12月28日

    高潮,快点来

  8.  8楼# 夫子之无距境界 : 2014年12月28日

    老夫都懒得抢

    •  ↓1层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5年01月04日

      楼上SB居然敢冒充老夫

  9.  9楼# 12434 : 2014年12月28日

    前十,吐一下

  10.  10楼# 匿名 : 2014年12月28日

    血是甜的,只能说陈长生有病

    •  ↓1层 长生啊长生 : 2014年12月29日

      糖血病……

  11.  11楼# 匿名 : 2014年12月28日

    章节名那么长,正文那么短

  12.  12楼# : 2014年12月28日

    糖尿病 连血都有糖了

  13.  13楼# 夫子之无距境界 : 2014年12月28日

    我是个傻子!

  14.  14楼# 哇咔咔 : 2014年12月28日

    话说这是缺啥补啥的标准案例啊!

  15.  15楼# 夫子之无距境界 : 2014年12月28日

    哪个S X冒充劳资

    •  ↓1层 一群傻逼。。 : 2014年12月28日

      一群傻逼。。

  16.  16楼# 夫子之无距境界 : 2014年12月28日

    夫子之无距境界是撒比

  17.  17楼# 夫子之无距境界 : 2014年12月28日

    擦,这名字老子再不用了!

  18.  18楼# 创世之张夫子 : 2014年12月28日

    请别再糟蹋我的无矩境界

  19.  19楼# 贪恋花色 : 2014年12月28日

    我擦 果然有病

  20.  20楼# 你大爷 : 2014年12月28日

    操,信不信老子揍你啊

  21.  21楼# 匿名 : 2014年12月29日

    这么严重的糖尿病 能不早死么- -!

  22.  22楼# 匿名 : 2014年12月29日

    标准三高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