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73 无巧不成书

573 无巧不成书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经过一夜的折腾和奔波,我们几个确实全都疲累不堪,但在龙王他们躺下以后,我的心里还是有点不安,又往外打了几个电话。【择天记吧少年王】昨天晚上我们在来学校之前,已经预料到那几个神秘男子还会带人扫荡我们其他的场子,所以已经让蚊子他们都躲起来了,各个场子现在只剩保安和一些工作人员。

打了一圈电话,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昨天晚上的省城极不平静,到处都是那些身穿黄衣服的汉子游走,显然正在搜寻我们几人的下落。而且他们的数量也远远超出我们想像,绝不止今天凌晨龙华集团门口的那些,真不知道这些“锦衣卫”是从哪里来的。那个太后娘娘果然强大的很,怪不得无论李皇帝还是我舅舅,都得乖乖臣服于她。

直到今天早晨,他们才消停了点,暂时地销声匿迹了,他们当然也需要休息一下。

现在看来,那个高大男子说要“全面接管省城”不是吹牛,他们真有这个能力。我受的伤不轻,浑身上下仍在隐隐作痛,躺在床上也睡不着,辗转反侧了一会儿,突然有人给我打电话,拿出来一看,竟然是王公子。

显然,王公子也听说了我们的事,所以特意打电话过来询问一下情况,还问我需不需要他的帮忙。这就叫患难见真情,王公子虽然不肯帮我一起去打刘家和葛家,但有外人袭击我的时候,还是愿意站在我这边的。

我向他说了谢谢,还说我这暂时安全,如果需要他的帮助,会给他打电话的。同时也提醒他注意安全,因为那帮人不只是针对我们,而且还想拿下整个省城,估计其他家族同样不能幸免。

听完我所说的,王公子也变得紧张起来,说谢谢我的提醒,他会注意的。挂了电话以后,宿舍里有了一点动静,睁眼一看,只见龙王坐了起来,走到窗边点了支烟,一张脸上布满愁云惨雾。

还是那句话,自从龙王声名鹊起,成为众多年轻人的偶像,还从来没在省城吃过这么大的亏,更没有被人追得像条丧家犬一样过;而我则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了,所以我能理解他的心情。

我也坐了起来,走到窗边和龙王要了支烟,一起抽了起来。

已经上午九点,外面阳光明媚,今天又是个好天气,可我们的心中却布满yīn霾。我知道龙王的心里很难过,他的龙家军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人顺利逃离现场,也照龙王的吩咐躲起来了。

昨天晚上真是一场大败。

“你知道吧,我还从来没有这么耻辱过。”龙王低着头,将烟头攥在手心里,“滋滋”的声音响起,但他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疼,仇恨已经取代了他所有的情绪和感官。

“如果阎王大哥在这,肯定不会落到这种地步。”龙王沉沉地说着。

这个我信,我还没有见我舅舅打过败仗,他好像永远都是战无不胜的,所谓的败绩也只在二十多年前的回忆里。在龙王心里,我舅舅就更是一位无所不能的神人了,是他人生中唯一的终极偶像。

昨天在我去密境之前,龙王给我讲了他和我舅舅的故事,现在我也开始给他讲我的故事。从我初中的时候开始讲起,一直讲到罗城,再讲到省城,一步步走来受了很多磨难,无数次地挣扎在生死之间,像今天凌晨这样的情况,被人追得像条狗一样,更是很多次发生在我的生命中。远的不说,单单是龙家军,就曾逼得我几乎无路可去,只能龟缩到王家的厨房里面,最后还被王老爷子给赶出来了……

说到当初的往事,龙王都苦笑连连,说那时候确实不知道我的身份,看我用打神棍才想问个究竟,但我又不肯说,只能折磨我了。不管怎样,听了我的故事以后,龙王才觉得心里好受点了,原来我的经历比起他来要惨多了。但龙王还是认认真真地跟我说:“巍子,等联系到阎王大哥,麻烦你跟他说清楚,我是一定要报仇的,我要让那帮家伙付出代价!”

龙王担心我舅舅回来以后会跟那帮人和解,继续效忠那个什么太后娘娘,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也认真地说:“我觉得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绝对已经没有和解的可能了。”

以我舅舅的性格,肯定就一个字,干!

现在,我们只要耐心等我舅舅的回信,以及他的命令就可以了,反攻计划肯定不日就能到来。

一番聊天之后,我们两人的心情都开阔了些,才又分别去睡觉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傍晚,我们几个都起床了,我的舍友也回来了。照旧,我还是包了一个宿舍的饭,让我们舍长去买。等我们舍长回来以后,带来一个传遍全校的消息,说昨天晚上王峰和龙王他们被袭击了,地盘也全部失守,这个城市又来了新的皇帝,省城的道上要整个大变天了。

我在这个学校的名字是王巍,所以他们并不知道那个家喻户晓的王峰就是我,更不知道那个号称省城传奇的龙王就在面前;这学校有不少和道上有联系的小混子,打架也是常有的事,所以消息传得还蛮快的,大家也都乐意听,我们选择这里落脚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舍长说起前面的时候,我们几个还沉默不语,一来我们不想暴露身份,二来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都被人追得像条狗一样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但听到后面的话时,我们几个都吃了一惊,省城已经来了新皇帝吗,那个高大男子不是说要过几天才来吗?

我立刻向我们舍长询问详细情况,但他也不太清楚,只是听人说了几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就让他去找个消息灵通的来,这个舍长不敢不听,立刻去外面找了一个。

找来的这个学生外号小喇叭,人如其名,最喜欢探听点八卦的事,尤其是道上的各种秘闻,堪称无所不知,在这学校也挺有名气。小喇叭进来以后,一看我们几个的长相和气势,就知道我们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以立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说,外面都在传省城要来个新皇帝,但这皇帝到底有没有,谁也不知道;不过王峰和龙王他们被袭,地盘相继失守,最高兴的还是刘家和葛家,说老天可算是睁眼了,这就叫恶有恶报。

之前我们为了逼迫刘、葛两家出来作战,没少侵略、袭击他们的场子,还有各种污言秽语侮辱他们;现在转眼之间,轮到我们来倒霉了,他们当然非常高兴,就差弹冠相庆了,就等着看我们笑话。

我听着小喇叭的话,冷笑一声说道:“他们幸灾乐祸个屁,等到新的皇帝一来,以为他们就没事了?”

我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之前那个高大男子说了要全面接管省城,“全面”是什么意思,可不仅仅是要取代我们,还要把其他几个家族全部吞了。刘德全不知道这事,以为来个新皇帝就能跟他和平共处,简直做他的春秋大梦,还跟那美滋滋的呢,殊不知大祸就快临他的头了。

这些事情我能看清,不代表小喇叭也能明白,他正口沫横飞地讲着,突然听我插了这么一句,也是有点懵了,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新的皇帝会连其他家族也都一并干掉?”

我说:“这不明摆的事吗?”

小喇叭一脸兴奋,说这可是个重磅新闻,如果属实的话,那他就成掌握第一手消息的人了。

我则让他不要到处乱说,小心惹祸上身。

小喇叭连连答应。

晚上,又有消息传来,那群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的锦衣卫又开始活动了,除了四处搜寻我们几个以外,还占据了我们各处的场子,正式展开了他们接管省城的第一步。

这一点我们早就料到,所以并不意外,只是让我们的人都暂时躲藏起来,不要再和他们发生冲突。经过一些兄弟的秘密调查,得知这帮锦衣卫的成员竟然有五百之众,确实是个可怕的数字,而且这还只是来到省城的,不知道那个太后娘娘究竟有多大的势力。

这还不算完,到第二天的时候,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传来,省城果然有了新的皇帝。此人姓郑,不知道他从哪来,但他自称是郑皇帝,一来就住进了密境里面,那些锦衣卫也都听从他的调遣。

还真是铁打的省城,流水的皇帝啊。

这位郑皇帝倒是挺有才干,一来就把省城搞得有声有sè,所有的场子都重新开了起来,还邀请了不少大人物到他那里聚会。那些人也真去,完全把我们抛在了脑后,好像我们已经是前朝的了,和现在的皇帝搞好关系才最重要。

火爷也在受邀之列,但是火爷没去,说会誓死效忠我们。

后来想想,得亏他没有去,不然命都没了。

除了火爷和省城的一些大人物外,刘家、葛家、王家的三家家主也在受邀之列,因为郑皇帝说要和他们谈谈“共存”的事宜,还说以前的事都翻篇,一起赚钱才是最重要的,老是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以和为贵、和气生财嘛。

我们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郑皇帝,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段。可以笃定的一点是,郑皇帝的任务必然是拿下省城,否则太后娘娘就不会把我舅舅换下来了,所以他就是要以“和谈”之名,将剩下三家的家主吸引过去,然后再将他们全部铲除!

我们做了好几天没做到的事,这个郑皇帝竟然轻轻松松就做到了。

我们没有拿下省城,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郑皇帝拿下省城,否则等他做大以后,我们再想对付他就难了。这就好比三国的格局,其中一家怎么着都不能坐视另外两家合并,所以阻止他们赴宴就成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事。

我先给王公子打了电话。

因为王公子之前已经得到过我的提醒,再加上他本来就挺信任我,所以我一给他讲述其中的要害,他就立刻明白,向我保证不会赴宴。但刘德全和葛天忠就难了,他们不光不听我的,反而对我冷嘲热讽,刘德全在电话里说:“怎么着,你这个郑皇帝的手下败将,眼红我们跟能跟他和平共处?”

刘德全平时挺聪明的,没想到在这上面犯了糊涂,因为他对我挺痛恨的,所以不相信我所说的一切。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不信,一心一意地要去赴郑皇帝的宴,而葛天忠则完全听从他的,刘德全说怎样就是怎样。

我苦口婆心地劝着刘德全,但他不仅不听我的,反而说道:“王峰,你也太瞧不起我了,你以为你说得这些我就没有想到?晚上的宴席有很多大人物参加,甚至还有不少政府官员,连戴九星戴局长都会去,你觉得郑皇帝敢对我们动手?究竟是你蠢,还是我傻?你和小阎王已经被扫进垃圾堆,就不用再操心我们省城的事了。你还是乖乖躲起来当个缩头乌龟吧,被郑皇帝抓到就完蛋了。”

这刘德全实在太天真,对方连我们借来的武警都能调走,会怕戴九星他们?郑皇帝就是故意这么干,以此来消除他们内心的戒备,趁着他们一点都没防备的时候,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我还想再和刘德全说清楚,但他已经不肯听我的了,直接就挂上了电话。

我们几个都是气得够呛,流星嚷嚷着说:“别管他了,让他去送死吧!”

我说不行,刘、葛两家绝对不能落到郑皇帝的手里,否则我们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我们已经无能为力,刘德全现在连我的电话都不肯接,就更别提阻止他去赴这个鸿门宴了。当时已经晚上,郑皇帝设在皇家夜总会的宴席不久就要开始,到时一切都来不及了,而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宿舍里干着急。

我们几个正愁眉不展的时候,宿舍里其他人都下课回来了,我们只能暂时不谈这个话题,却是心急如焚。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我的这帮舍友,看上去比我们还要焦急,一回来就跟我们说,要出事了。

“怎么回事?”我问我们舍长。

舍长告诉我说,之前有消息传出来,大二的今天晚上要来宿舍干我们大一,现在大一的老大正在四处筹人,准备迎接大二的袭击。在三流学校,这种事实在太常见了,不是大二干大一的,就是大三干大二的,反正没有一天消停,谁都想在这里称王称霸。

我们宿舍里这帮人都是老实孩子,虽然挺喜欢说道些学校里打架的事,但是从来没有亲自上过手。这回,大一情况危急,大一的老大明确说了,要求每一个人都要上阵,一起反抗大二的人,这可把他们给急得不行,担心一会儿被人打了。

他们虽然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但能感觉到我们应该挺厉害的,所以回来求助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出手帮忙。还说,待会儿大一的老大还会亲自过来邀请我们。

我们几个住在宿舍的事,虽然我一再希望他们保密,但是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而且这宿舍整天有人进进出出的,免不了就有人看到我们。只是我们几个看着都挺彪悍,没人敢多嘴而已。

这回,他们确实急了,才想要求助我们。

如果我们这时候闲着,帮帮他们的忙也无所谓,但我们现在还为宴会的事发愁,哪有闲心去管学校里面的这种破事。我就直接和我们舍长说道:“我只能保证咱们这间宿舍肯定没事,其他再多的事我管不了,你去跟那个大一老大说声,让他别来自讨苦吃。”

舍长无话可说,只能悻悻地出去了。

但是不到一会儿,宿舍的门被推开,走进来四五个学生。为首的一个皮肤白净,看着斯斯文文的,但是眼神里有着一股狠劲儿,看着就不是一般人。我们舍长跟他一起进来的,进来就说:“王哥,这就是咱们大一的老大……”

我都说了别让这个老大过来找我,结果他们还是来了。我正经还心烦,他们还来给我找事,当时我的脸就板起来了,不耐烦地说道:“老子的话你们没有听见?全都给我滚出去!不然不用大二的收拾你们,我就先把你们干了!”

被我这么一骂,一帮人的脸sè顿时十分难看,为首的那个皮肤白净的老大也很难堪,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没走,而是恭恭敬敬地说:“王哥,我知道你怕麻烦,可这次咱们大一真是有困难了,希望你能仗义出手帮助我们度过难关,毕竟你也是大一的一份子……”

不等他说完,我就骂了出来:“赶紧滚,听到没有?”

别说我了,龙王他们也都嫌烦,虽然我们现在挺落魄的,但也不愿意搀和到学校打架的事里,传出去都不够人笑话的。我一开口,龙王他们也都站了起来,凶巴巴地瞪着门口的这一帮人。

就龙王他们本身的气势,一般人见了都得发抖,而这个老大竟然还是没走,仍旧一脸恳切地说:“真的,麻烦你们……”

流星一捋袖子,就要上去干他。

一看这个情况,门口有个学生赶紧去拉他们老大的胳膊,轻声说道:“刘宏宇,咱们走吧,不要麻烦人家了!”

但是已经迟了,流星已经走到刘宏宇的身前,抬手就准备甩他耳光。而我听到“刘宏宇”这三个字,脑子就跟炸了一样嗡嗡直响,立刻喊道:“流星,住手!”

我一喊,流星当然停了手,回过头来奇怪地看着我。

不光是他,宿舍里所有的人,也都齐刷刷地看向了我。

我忍着内心的激动,看着刘宏宇说:“你是省城本地的人?”

刘宏宇点头,说对。

我继续问道:“你小学是在五一路念的,中学和高中是在二道口念的?”

刘宏宇再次点头:“是啊,你怎么知道?”

他一边说,一边迷茫地看向了我。

我的心中怦怦直跳,果然是他,果然是他!

刘宏宇,刘德全的那个私生子,将来继承刘家家主的人!

之前,火爷带我去蜘蛛的那个资料库里看过刘德全的黑料,其中就说到过这个刘宏宇,说刘德全非常宠爱他,只是因为身份的原因,很少和他联系,基本处于放养状态,也很少插手他的生活。

当时我们还准备把他抓了,以此来要挟刘德全现身,结果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那几个神秘男子给干了,如同丧家之犬般逃到这里。刚才听到刘宏宇的名字时,我都不敢相信真的是他,连着问了他几个问题,果然和资料上记载的一样,才确定真的是他。

只是,蜘蛛的那个资料库已经有一年没更新了,火爷也是最近才发现的,也没来得及更新资料,所以有关这个刘宏宇的信息,仍旧停留在一年前的二道口高中,没想到他已经上了大学,还跟我念的是同一所!

嘿,真是无巧不成书,生活实在太有意思了。

当时我还奇怪,刘德全为啥这么看好他的私生子,非要把家业留给这个刘宏宇,以至于对刘璨君的生死都能不闻不问。现在见到刘宏宇真人,我才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这个刘宏宇,确实不是一般人,他没有依靠自己父亲的力量,短短几个月内就能成为大一老大;此刻面临大二挑衅,也表现得临危不惧,立刻来找我们几个求救,虽然被我三番两次的骂,却仍旧不改半点颜sè,始终不卑不亢,这股子韧劲儿就让人刮目相看。

确实是条好汉,把刘璨君那个废物给比下去了,怪不得刘德全这么喜欢他,谁不想有这样的儿子?

看到刘宏宇后,我想到怎么阻止刘德全去赴宴了,立刻开口说道:“我可以帮你对付大二的人,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看网友对 573 无巧不成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