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零六章 接驾

第五百零六章 接驾

风焰飞艇全速飞行之下,一天可行三千余里。

考虑到全速飞行震颤太大,就将速度降了下来,同时还考虑到不能让刺客预测他们的行经路线,在秦潼山西麓深处特地绕了一个大弯子,足足行了两天两夜的时间,才缓缓降落在秦潼东关的关城前。

在文勃源等侍臣的推动下,宿卫军在秦潼山的西隘口,新筑了关城,防备天水、秦川、玉龙、鹤翔、河西诸郡有异变——新的关城,又名西关,位于秦潼山东隘口的旧关城,又名东关,都直接在宿卫军凤雏大营的掌控之下。

赵承教缓步下了飞艇,回头看了看这个庞然大物,若有所思。

这样的庞然大物,目前天机学宫及龙骧大营这几年来共造有十艘,意味着龙骧大营一次就能整编转移五六千的重装精锐甲卒……

要是这五千甲卒,皆是陈海身侧扈卫那样的精锐,实力还是不容小窥啊。

鹤婆婆鹤真人对宿卫军绝谈不上有什么好感,将杨巧儿、赢累母子安全的护送到秦潼东关城外,她的责职就算是尽到了,就一刻都不肯多呆,直接带着一路护送至此的战禽营灵禽、甲卒腾空而去。

凤雏大营乃是文勃源和赵忠他们历尽千辛万苦亲手建立起来的嫡系实力,到了这里,看到凤雏大营驻秦潼西关主将郭胜率扈卫出关城来迎接,赵承教心里才真实踏实起来。

郭胜也是燕然宫诸宦之一,受封乡侯、中常侍,以车骑将军职,督掌宿卫军在京西及秦潼山两关及潼北诸府的十万精锐,在燕然宫地位仅次于文勃源、赵忠、赵承教三人。

郭胜也是道丹境中期修为,此时身穿赤焰灵甲,乘丈高余、威猛异常赤狡灵兽,在千余扈从的簇拥下出城来,给赵承教、杨巧儿、赢累等人行礼。

郭胜昨天才接到了灵鹄传讯,赵承教、杨巧儿、赢累从秦潼关借道,但不会在秦潼关逗留,郭胜这时候也准备好了车驾。

杨巧儿和赢累看到郭胜身后那十几乘简陋车驾,尽管猜到他们到燕京后,并不会受到文勃源这些宦臣的重视,但是这时候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

赵承教看在眼里,却不愿解释什么,向杨巧儿躬身施礼道:“过秦潼东关,还要行千余里才入燕京城,为避免夜长梦多,咱们就早点上路吧。”

杨巧儿和赢累所谋也不小,自然不会在这等细枝末节上和内廷众人计较,只是应答的时候,多少有些怠慢。

等他们掀开车帐的时候,却由衷的惊了一下。

他们所乘坐的铜车,外面看似简陋得很,但车厢里分前后两室,前室又六名赢累看不透深浅的剑侍盘膝而坐,这六人各将灵剑横在膝前,杨巧儿猜想他们必是贴身护卫她母子周全的死卫。

看到杨巧儿、赢累母子上车,这六人也只是微微颔首示意,有如深潭般的眼睛没有流露丝毫的感情sè彩。

这六名剑侍,未必比赵承教身边的剑侍修为更高,但杨巧儿毫不怀疑一旦遇险,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拼上性命,也不知道文勃源这些人,怎么在太子赢丹等人眼鼻子底子,培养出这么多的精锐来。

车厢的后室从外面看虽然不甚起眼,但是内部别有洞天。

车厢一人多高,长十多步,宽五六步,以明黄sè为主基调,透着那么一股威严。

车厢底部铺着两三指的纯羊绒地毯,车厢的正中摆着一个紫檀木的香几,上面摆着几样珍果,杨巧儿以前得宠的时候是吃过的,但是二十多年再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名字。

香几的一侧摆着一个宽大屏风,屏风上雕镂着云母纹路。几张雅致而不失舒适的玫瑰椅错落在车厢两侧,杨巧儿在侍婢的搀扶下扶辕上了车,入脚处一片绵软。

这车厢为了安全着想,从外面看起来围了个密不透风,但是等到那上好的缎子车帐放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完全没有气闭的感觉。杨巧儿和赢累相对坐下之后不久,就听到几声马嘶声,车驾动了起来,他们却丝毫感觉不到车身的颤动。

杨巧儿伸手往车壁摁去,她虽然不善与人搏杀,但好歹也有明窍境的修为,但她手掌间递出去的巨力,一入车壁就化为无形。

杨巧儿心里微微震惊,这时候才知道,这乘铜车看似普通简陋,但道丹境强者三五击都未必能轰开,郭胜替她们母子安排,不可谓不心细。

母子二人相视一笑,再无他话。

此时五千兵马在郭胜副将的率领下,也轰隆动了起来,护送着车驾远远的向燕京而去。

尽管五千精锐能够牢牢的将杨巧儿母子护卫周全,但是为了不节外生枝,一路上二人都不会下车暴露在旷野之中,一应吃穿用度,都有侍婢送上车。

陈海为杨巧儿、赢累挑选四名贴身女侍,都有辟灵境修为,途中将母子二人侍候的周到无比,这一路也不知道行了多久,车驾才渐渐停住。

少顷,有侍婢过来掀开车帐,请他们母子二人下车。

下得车来,却发现车驾停在一处风景秀美的山庄之前,左右都看不到密集的建筑城,显然不是在燕京城里,更不是在燕然宫里。

有几个锦袍中年男子站在山庄大门前在说着什么,见着二人困惑不解的下车来,便迎了上来,躬身施礼道:

“臣文勃源见过夫人、累公子!”

杨巧儿和赢累连忙回礼。

“为什么没有直接回燕京城去见帝君?”杨巧儿双手攥得紧紧的,心里紧张的想:“难道离了那所监牢,又换了一处继续被囚禁着?”幽禁二十年,杨巧儿对益天帝的印象已经是变得极淡薄,甚至心里滋生太多的怨恨,但这时候却渴望见到益天帝,也知道唯有益天帝,才能给她母子最大的庇护。

“文大人,这是在哪里,赵承教他现在又在何处?”赢累没有看到赵承教下车来,疑惑不解的盯着文勃源问道。

文勃源微微侧了一下身子,看了看赢累和杨巧儿,虽然面sè如常,但行走之间姿势有些僵硬。

他心思细腻,自然能猜到二人心中的想法,微笑着回道:“赵大人身受重伤,再耽搁下去的话,恐怕道丹就要不保了。所以在半途之中,就先赶往宫潜修疗伤去了。眼下朝堂之中虽然计议已定,但还有不同的声音,夫人和公子的身份还没经过内廷确认,现在进京恐怕多生事端,是以接应夫人和公子的车驾也都简陋了一些,也目前只能暂时将夫人及累公子安顿在这座山庄里,还望勿怪。赵忠大人眼下正在燕京筹谋,这两天就会有消息传来,到时候我们一起进京。”

杨巧儿母子二人听到这里,缓缓的舒了口气,这才有心思看起了周围风景。

母子二人当年幽居河西荒僻之地,所住的院落虽然也精巧精致,但总有一股森然令人压抑的气氛笼罩,现在一路行来,看那凿池堆山、奇花异木,无不透着那么一股诗情画意,心情也都舒畅了起来。

转了几道院子,踏入雕栏画栋的正厅之中,文勃源道:“夫人和公子一路辛苦,微臣就不打扰二位休息了,如果有需要的话……”

文勃源拍了拍手,外面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十几个婢女流水般走了进来,站成两排之后都齐齐一福:“参见夫人,小姐。”

文勃源笑着说:“夫人与累公子,以后在山庄有些事情,尽请吩咐这些下人就好了。”

这些婢女都是文勃源精心挑选出来的,一个个环肥燕瘦,风情万种,都穿着一致的齐胸襦裙,襦裙是薄透的白sè宫纱缝制,曼妙的身材在宫纱之中若隐若现。白腻腻的一片在厅堂之中站着,直看得赢累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文勃源心中暗笑道:“陈侯赠给累公子的婢女虽然也都可人,但毕竟对这处院子不熟悉,以后就让这些婢女伺候夫人公子吧。”

文勃源言下之意,是要将陈海安排给杨巧儿、赢累的贴身女侍给隔离开。

杨巧轻轻了拉了一下赢累,赢累仿佛突然察觉到一样,咳嗽说道:“陈侯对我和我娘有救命之恩,这样做怕是有些不妥,要么……”他嘴里说着话,但眼珠子在文勃源送来的这些美艳婢女身上打转,似乎也觉得难以取舍。

文勃源哈哈一笑道:“陈海刚从横山往北收复一些蛮夷之人,给累公子挑选的女侍,未必能将累公子跟夫人照顾后,先留她们在外院听着累公子跟夫人的吩咐,等那天真正调教过来,再让她们进内院贴身侍侯不迟。”

“如此甚好,”赢累迫不及待的答应道,好像就生怕文勃源将这些美艳的婢女都收回去。

文勃源转身之后,脸上的笑意更盛,看来这对母子果然如同赵承教所说一样,如果这样的话,接下来的事情无疑更好办的多。

文勃源挑选的侍女无疑是非常懂规矩的,纵然他带人走后,剩下的人没有得到吩咐,也都低着头候命,所以她们自然没有发现,杨巧儿和赢累对望间的疑虑跟yīn云。

看网友对 第五百零六章 接驾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