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零七章 受封

第五百零七章 受封

把杨巧儿、赢累母子送走之后,陈海就静下心来,每天除了推演更精微的天机禁制、研究更精密的战械结构,更主要的工作还是推动榆城岭的防线建设。【零↑九△小↓說△網】

经过大半年的迁移,拓跋诸部所交出的四十万苦奴以及一部分黑燕军将卒家小,也都陆续迁到雁荡湖沿岸的城寨安置,加上天水、秦川等的失地贫民涌入以及从燕京流放过来的罪民,使得横山、雁荡、潼口一线的人口数量,在短短不到三年间,就急速上升到五百万规模。

天机学宫及龙骧军,此时还是最大限度的从各地换取生产物资,沿雁荡湖兴修水利、开垦荒地,陈海还是推动着争取在今年,横山府境内粮食生产就能达到自给自足的程度。

这样,龙骧军在天水郡北部的根基,才算是真正的坚实起来。

此外,陈海还在雁荡、横山、潼口等城以及秦潼山西麓深处设立天机学宫的下属道院,主要是从北迁贫民子弟、黑燕军将卒家小中招募弟子,进行培养。

特别是黑燕军残部值得挖掘的潜力太雄厚了。

黑燕军残部近三十万将卒家属,其中十到十四岁的少年,多达四万人,他们从一开始就是黑燕军残部及阎渊重点保护的后备力量。

阎渊率残部北逃途中,虽然没有打什么硬仗,但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严寒加饥荒,损失超过十万人,但这部分后备力量大都保存下来了。

而且这部分少年自幼随父辈从军,都有一定的武修底子,而且统一修炼的,还是陈海抄入练兵实录里的基础武道。

这部分少年,以及黑燕军里十四到十八岁间的少年将卒,总计六万余人,都赶在年初最先安排南迁,安排到各个道院里,进行更体系化的武道、玄法及天机傀儡、兵术等方面的修行。【零↑九△小↓說△網】

与诸阀关于血魔傀儡的交易,也到夏末陆续完结。

跟董氏一样,苗氏等阀并不愿意将他们在聚泉湖未来两年的淬金铁产量份额都交出来,最终还是选择淬金铁加其他物资及修炼资源,交易天机学宫手里的四百头血魔傀儡。

这笔交易完成,整个益天帝八十三年的上半年,龙骧军就足足多获得近一千五百万斤的淬金铁;而粮食、普通的精锻铁料更是数以亿斤计、牛马数十万匹。此外还有赤髓铜、砂辰金、钨金等极珍炼器材料,赤血膏、补元散等初级灵药,也差不多有上百万斤之多,此外,还要再加上近千件低级玄兵灵甲。

这一批所得的物资,看上去极其庞大,但到八月末也差不多消耗掉七七八八。

编练一支强军,以及这么短的时间内,安置那么多的迁民,所消耗的资源之巨是难以想象的。也亏得黑燕军残部虽然破落,但多少还是有些物资基础,不需要完全依赖龙骧军这边供给。

有些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特别是首阳山与榆城岭两地间如此巨量的物资及人口流动,怎么都不可能瞒过诸阀的眼线?

而宿卫军凤雏、龙骧、虎啸三大营,凤雏、虎啸都编有三十万精锐,唯独龙骧大营始终只编有五万兵马,陈海这时候即便是收编黑燕军残部,也仅仅是勉强跟凤雏、虎啸达到平衡,这使得朝堂之上,除了英王、太子赢丹及诸阀一系的王公大臣,频频在朝廷攻击陈海与叛匪勾结,文勃源等燕然宫一系,反倒不能指责陈海什么。

而有文勃源那边拖着,别人即便拿到真凭实据,也没有办法给陈海定罪。

河西出兵拿下鹤翔郡那么大的事情,朝堂都没有能说几句废话,还能拿陈海怎样?

陈海也是这时候,才有大量的淬金铁多余出来,在秦潼山西麓深处的秘密工场,为重膛弹配套铸造大量的新型淬金重锋箭。

除了供给九阀四百具血魔傀儡,陈海手里还有六百具血魔傀儡,则是通过一些秘密渠道,陆续流入华阳宗、吴氏、武藏军等二三流势力,换取一些资源,补充龙骧军的不足。

一具血魔傀儡,相当于一件地阶战兵,价值自然不菲,也唯是如此,天机学宫从益天帝八十三年起,才能将大量炼制成的天机战械,直接编入龙骧军、黑燕军残部以及秘密送入此时还留在尧山的铁崖军第二大营,而不是卖出去交换其他资源。

龙骧军所编的重膛弩数量,也是一直到八月末,数量才增加到一百具;轻型及重型天机战车,也是到八月末总数才增加到一百乘。

除了繁琐的军政事务外,陈海更专注做的一件事,就是要造威力更强的超级膛弩。

他设想中,三到四具箭阵匣组联,将弩膛加长三倍,配合特制的破甲重锋箭,则能在重膛弩的基础上,将射程及穿透性能,大幅提高三倍以上。

然而多具箭阵匣组联,需要绝对的同步,需要研究全新的阵法禁制,才能实现这一步,这么一具超级膛弩,以箭阵匣内部的阵法禁制复杂程度,就相当于一件玄阶上品法宝了。

弩膛的材料以及破甲重锋箭,都需要以更高级的像砂辰金、精玄铁这样的极珍金铁炼制,甚至破甲重锋箭还要额外镌刻破甲符篆等,无论是时间还是成本,都绝非普通重膛弩能及的。

陈海在尧山时,就将超级膛弩的制造图卷想透了,但在湖心岛,除了郭泓判之外,还调集十数匠师全力辅佐,花费不知道多少极珍金铁,也足足用了半多年时间,才成功造出一件样器。

然而这一件都是值得的。

超级膛弩所射破甲重锋箭,甚至能在六千步外,直接洞穿血魔傀儡,攻击力堪比地阶法宝。

然而吴蒙他们心里有极深的困惑,超级膛弩所花的代价,不比一具地阶法宝稍差,但射速降低到一息一发,是攻击力极强,但这么慢的射速,除了攻击城墙等固定目标之外,甚至连辟灵境的武修都能轻易闪过,有制造的价值吗?

当然,即便只能攻击城墙,陈海也要求天机学宫每半年制造一具超级膛弩备用,想着后续还能继续改进阵法禁制,不断的提高其性能。

这一日陈海又是推演了一整天,还是没有丝毫的收获,他皱了皱眉头,将所有的纸卷道书都收了起来。在一旁红袖添香的苏绫露出询问的神sè。

陈海揉着眉头笑了笑道:“真是命苦,怕是清净日子要到头了。”

果然在黄昏时分,就有一艘大船靠岸,衬着漫天的红霞,房奚俨沿着舷梯而下,笑逐颜开的向陈海恭手道贺:“恭喜陈侯,贺喜陈侯。帝子已经还珠驾前,陈侯立下救孤之功,又治地守边有功,圣上龙颜大悦。虽然一众大臣都多加阻拦,但是在文大人和赵大人力争之下,还是为陈侯争取来了乡侯之赏。”

乡侯之爵,多少人奋斗终生也不见得能够到手,但是在陈海看来,还远不如将横山、榆城岭划地为一郡来得实在。

只是他也知道目前的形势,扶持赢累登上帝位才是最紧要的事情,能为自己争取这个乡候,怕也是想藉受封之机让他进京议事吧——这说明赵忠等人对自己的态度也有了变化。

陈海早就摆好了香案,房奚俨手拿圣旨站在香案一侧,宣读了起来:“承益天帝诏:朕惟治世以文,戡乱以武。昔日,妖气未扫于榆城,实乃天水要害之地。天机亭候陈海,草创潼口、雁荡一线于北,遂成榆城岭犄角之雄。实乃朝廷砥柱,国之干城也。乃能文武兼全,出力报效讵可泯其绩而不嘉之宠命乎。兹特授尔为天机乡候,锡之敕命。于戏,显扬之盛事,国典非私酬,燕翼之深情,巨心弥励。益天帝八十三年八月十三日。”

陈海叩谢接旨,和房奚俨把手往灵岛洞府而去。陈海现在修为高绝,之前看房奚俨面sè惨白,行走迟滞,知道他重伤未愈,现下一搭手,却发现这房奚俨想恢复修为怕是难了。

房奚俨察觉到陈海的异状,微微笑道:“陈侯不用看了,那日咱家生生受了那玉山印一击,虽然经脉无甚大碍,但灵海秘宫却残破不堪了,想要重修回来却是难上加难了。不过咱家还是要谢过陈侯,不是陈侯仗义相助,怕是帝子和赵大人都要陷进去了。”

陈海笑了笑,道了声好说。

天sè已晚,陈海就安排房奚俨在灵岛洞府休息,第二天一早,将房奚俨送走之后,他带着苏绫骑乘苍羽灵鹰回雁荡城横山城飞去,苍遗带着四妖在后面紧紧跟随。

陈海照律只能带一千精锐扈卫进京受封,他这次也是规规矩矩,借道天水郡往燕京城径直而去。

临行时苏绫打了退堂鼓,执意不和陈海进京,陈海劝说了一阵,也只能作罢。

他知道知道苏绫其实还是有yīn影的,陈海始终一直没有正妻,说不得这次进京就会有人拿这事说事,苏绫纵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也不愿为这事烦恼。

少了苏绫的陪伴,陈海这一路就走的有些枯燥了起来。所幸半途之中姚文瑾从聚泉岭赶来与他会合,在车帐之内和他聊聊燕京趣闻,这才好过了许多。

陈海并没有刻意的赶路,因为根据他的消息,燕京的局势离争出胜负还有一些时间。表面平静的燕京城底下暗流涌动,若不是事关整个燕州局势,乃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到来的血魔大劫,陈海更乐得躲在极北之地逍遥快活。

脚步再慢,路途终有尽头,巍峨壮观的燕京城终于还是遥遥在望了。陈海看着这个自己生活过城市,蓦然间一个倩影浮上心头。董宁现在精绝都护府已经彻底站稳了脚跟,但是自己和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每每想起那个傲然独立的佳人,陈海心中都是万分愧疚。

历数自己在燕州十数年的时间,对自己最重要的两个人怕只有陈烈和董宁二人了。只有他们二人不但丝毫不索取,还尽心尽力的为自己默默奉献着。

陈烈闭死关已经三年有余了,迟迟没有出关的迹象,自己这么深的积累,当日还是依着血丹这才险之又险的成了。

陈烈在河西算不得好过,自然不会又自己的机缘,没有外物的辅助,成就道丹艰难也是在陈海意料之中。想到这里,他又想起了烟视媚行的宁婵儿,她炼制蕴道天丹已经半年多的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丹成。

陈海叹了口气,使劲的摇了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抛在脑后。他多年以来的筹谋和积累,就要看燕京之行的顺利与否了。

正行走只见,心神一动,一队人马匆匆赶了过来。

陈海吩咐车驾停了下来,却见是董潘在十数河西道衙兵的簇拥,往这边追上来……

看网友对 第五百零七章 受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