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75 师父在上

575 师父在上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个金刚确实狂的可以,面对这么多的大一学生,他不仅一点都不害怕,反而主动伸出腿来挑衅。而他确实也有狂的资本,当他主动把那条腿抬起来的时候,我就看出他是个练家子了,那条腿绷得笔直,像根柱子一样硬朗,在灯光下显得极其凌厉,没有几年的功夫是下不来的。

尤其是他脚上还趿拉着一只破破烂烂的塑料拖鞋,更显得他身上高手风范十足,像极了电影《功夫》里面的火云邪神,看他这副打扮就没人敢惹。

刘宏宇说金刚这条腿踢残过不少人,我是相信的,这样的人也确实有资格做大二的老大。何止大二老大,我觉得他做这学校的天都没有问题,怪不得才刚大二就火急火燎地要干大一,这是要在学校确立自己的威信啊。

就如刘宏宇所说,金刚的无影脚在这学校确实很有名气,当金刚把他那条柱子一样的腿亮出来的时候,大一这边好多人都露出了畏惧的神sè,显然有着很深的心理yīn影;而两边宿舍门口的大二学生则更来劲了,鼓噪着他们的金刚哥赶紧把这些大一狗们都踢下楼去。

面对金刚的挑衅,刘宏宇脸上的忧虑之sè更深,低声对我说道:“王哥,怎么办啊,我们这边可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对面的金刚又叫起来:“搞什么呢,有人来没,你们刚才不是挺嚣张吗,那股子劲都到哪里去了?”

我嘿嘿一笑,回头看了流星一眼,说兄弟,有人在你面前耍无影脚,你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流星冷笑一声,跟着往前走了一步,站在了我和刘宏宇的前面,冲着对面的金刚勾了勾手,不屑地说:“小子,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腿上功夫。”

金刚就挺狂了,结果流星更狂,无他,因为流星是腿上功夫的祖宗,平时耍得就是这么一双铁腿。流星有二十多岁了,在一帮学生里面显得挺大,金刚一看,“哦哟”叫了一声,说:“刘宏宇,不简单啊,竟然连外面的人都能叫来,看来我平时还是小瞧你了,怪不得你今天这么胆大!”

我心里想,你可不小瞧他了吗,他要真想叫外面的人,你早就被刘家五马分尸了。不过流星的话,也彻底激怒了金刚,金刚直接对着流星说道:“我不管你是刘宏宇花多少钱请来的,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今天来错了!”

金刚最得意的就是他那双腿,现在竟然有人在他面前说起“腿上功夫”这四个字,这让他怎么能受得了?在他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便如一阵飓风般朝着流星奔了过来,他那两条腿果然也如两支螺旋桨一样快速转个不停,转瞬间就到了流星身前,接着狠狠一腿劈向流星的头!

这个金刚确实有两下子,整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受,确实没少在一双腿上下功夫。他这一腿踢出来的时候,确实快速、鬼魅,而且无声无息,无愧“无影脚”的称号,现场的大二学生甚至不约而同地齐声叫起好来,之前跟着金刚出来的那几个虎背熊腰的学生,也高高挺起了他们的胸膛,脸上也露出得意的笑,显然很为有着这样一个大哥而感到骄傲。

而流星,自始至终都站着一动不动,就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似的,只会站在那里等着挨打。我们这边的人都是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就好像已经看到流星被打坏脑袋的场面,刘宏宇都急了,低声对我说道:“王哥,你这朋友……”

不等他说完,我便微微笑着说道:“放心吧,就是再来十个金刚,也不是我这朋友的对手!”

刘宏宇的脸上露出十分诧异的神sè,显得极其不可思议。

而我则不再多言,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继续看着一动不动的流星。

确实,这个金刚的实力不错,以他现在的水平,即便是去参加比武大会,至少也是前三十强的级别。

没想到区区一所三流大学,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假以时日,肯定能有更高的成就。

可惜,流星可是曾经连续三届比武大会的冠军啊!

金刚和流星一比,简直就是蚍蜉和大树的区别。

转眼之间,金刚的腿已经高高撩起,并且到了流星的脸颊旁边,脚掌带起的风甚至刮起了流星的发。所有人的屏起了呼吸,仿佛已经看到流星被踢飞出去的场面,然而就在这时,流星的身子却突然猛地一扭,接着他的腿也不知合适窜了上来,正好和金刚的腿狠狠撞在一起。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突然响彻整条走廊,震得众人的耳膜都嗡嗡直响,大家甚至都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金刚就像条死狗一般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之后还捂着自己的腿惨嚎不已,鼻涕和眼泪都一起飙了出来,疼的他在地上滚来滚去,他的惨嚎声也始终回荡不绝。

而流星,则已经把腿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站在地上,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金刚,就好像从来没动过手一样。

这才是真正的无影脚!

现场,除了金刚惨嚎不止的叫声以外,再无其他半点声音,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流星,显然不敢相信刚才看到的情景。对面那几个刚才还一脸骄傲的虎背男,此刻也全部傻了眼,呆呆地看着地上的金刚。

我又轻轻咳了一声。

流星又像是听到进攻的号角,猛地又朝那几个虎背熊腰的男生冲了过去,基本上一腿一个,便将他们像是沙包一样全部踢飞出去,转眼间便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地上,和金刚一样捂着自己的身体各部惨嚎起来。

我知道流星还是腿下留情了,否则这些人当场就会被他踢死。

搞定这些人后,流星便转过身来,朝着我们这边走来,重新站在了我的身边。他的表情依旧冷漠,仿佛这一切都没什么好得意的——对他来说,确实如此,让他来对付这个金刚,实在有点大材小用了。

转眼间,大二最强的一帮力量已经倒地不起、哭嚎不止,现场的其他学生,无论大一的还是大二的,仍旧沉浸在震惊之中,久久无法自拔。还是刘宏宇反应最快,立刻大叫起来:“干,干死这帮大二的!”

他的声音颤抖,显然激动不已。在他的一声呼喝之下,我们身后的大一学生也都纷纷反应过来,握着手里早就准备好的家伙冲向大二的各个宿舍。喊杀声和惨嚎声顿时响彻在这条狭小的走廊里,一场大一逆袭大二的精彩戏码正在上演。金刚都倒下了,大二学生群龙无首、军心大乱,只有被大一学生追着打的份儿了,整个大二宿舍的走廊里充斥着哭喊声和求饶声。

刘宏宇站在原地没有动手,已经不需要他再动手了。

可能是因为入学以来,他受了金刚太多的气,也可能是从来没有见过一向张狂的金刚会吃这么大的亏,所以他表现得特别激动,冲着流星又是鞠躬又是感谢,还说这辈子都没见过流星这么厉害的高手,没想到寥寥几手就把金刚他们一帮人全搞定了,简直就跟神仙一样。

我心里想,你还是跟你爸接触太少,其实你家的高手也挺多的,月光和飞鹰虽然都死掉了,但是还有断手男等不少高手存在。【择天记吧少年王】不过刘宏宇显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一直在吹捧着流星,看那架势似乎还想拜流星为师。

而流星冷冷地说:“我算不了什么,我是他的手下败将!”

流星说到这个“他”字的时候,看向了我。

这就让刘宏宇更吃惊了,在他眼里,流星已经算是绝顶高手,没想到竟然还是我的手下败将。刘宏宇转而又看向了我,有些谄媚地说:“王哥,今天真是遗憾,没能看到你出手的场面!”

其实我不出手,是因为我有伤在身,不过我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淡淡地说:“就这几个渣滓,还用不着我出手!”

这句话一出口,刘宏宇显然更崇拜我了,将我看作了绝世高人,不停吹捧着我,还说有空的话希望我能指点他两手。我看着他,说你这意思,是想拜我为师?

刘宏宇表现得更加激动,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如果王哥愿意收我为徒,那肯定是我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

我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没说话的意思当然就是默认。

旁边的流星适时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跪下拜师?”

刘宏宇恍然大悟,也不顾四周混乱的场面,更不管地方合不合适,直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冲我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他就像是怕我反悔似的,直接朝我磕了个头。

我也伸手扶住他的肩膀,说:“拜师肯定没有这么容易,不过现在也没太多的条件,就先来个简单的吧,以后有机会了再补上!不过你要记住,既然拜我为师,就不能对我生出一丝一点的异心,不然就是天涯海角我也必然杀你!”

“是,师父,我知道了,我一定一辈子都效忠您!”刘宏宇开心极了,以为自己捞了个大便宜,激动地站在我的身边龇牙咧嘴。

而我的心里也开心极了,刘宏宇可是未来的刘家家主,收他为徒就相当于把刘家牢牢握在手中。当然,这么说的话显得有点卑鄙和下作,好像我收他为徒就图这个似的,其实也不尽然,我也是刚才看他出手那两下子很有资质,以及他这个人的人品和性格我都喜欢,各种因素综合起来,所以才答应收他为徒。

如果仅仅为了掌握刘家,我可不会张这个嘴,我还怕天上的雷打下来劈死我呐。

四周虽然依旧一片混乱,但是大一的胜利已经十分明显,大二学生被打得那叫一个抱头鼠窜。一片杂乱声中,刘宏宇始终站在我的身边,一副忠仆义徒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大一这边大获全胜,纷纷朝着刘宏宇这里聚拢过来,还把已经断了条腿的金刚也提溜过来了。刘宏宇下手也狠,直接把金刚揍了个死去活来,就是要让金刚在这学校除名。

大家打了胜仗,又听说刘宏宇拜我为师了,可谓是双喜临门,各个都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嚷嚷着要开庆功宴。刘宏宇说没有问题,接着又回头邀请我也参加。

我摇摇头,说我还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助!

刘宏宇这才想起之前答应过我,我帮他对付大二,他帮我办一件事。刘宏宇立刻说道:“师父,你有什么事就尽管说吧,只要是我刘宏宇能办到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满意地点点头,说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到楼下宿舍里去。

刘宏宇说好,便带着众人一起下了楼,又吩咐大家暂时回去休息,庆功宴的事随后再办,接着就跟我进了宿舍。和我一个宿舍的人,也知道我们有事要谈,所以并没跟着进来。

宿舍里面,龙王和赵铁手已经等了一会儿,看到我们进来以后,都站了起来。

我先跟他俩说,我已经收刘宏宇为徒了,两人都点了点头,向我表示恭喜。刘宏宇也很开心,他知道我们几个都很厉害,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靠山,又问我到底有什么事?

我看看时间,距离郑皇帝的宴会还有一会儿,便郑重其事地看着刘宏宇,说徒弟,我问你个事,你要从实说来。

看到我严肃的表情,刘宏宇也跟着严肃起来:“师父,你尽管问,我要是有半句谎话,天打雷劈。”

我看着他,说:“你爸是不是叫刘德全,当今省城刘家的家主?”

这件事情,放到整个省城来说都是一桩绝顶机密,如果不是蜘蛛的资料库里有所记载,外人根本不会知道。就包括刘德全,都以为只有自己和这个私生子才知道。而且刘德全也一再跟他说过,绝对禁止他对外人说起这件事情,否则容易给他带来杀身之祸。不光是外面的人要杀他,刘璨君和他的母亲都会杀他。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刘宏宇的嘴巴一直很紧,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自己和刘家的关系。可想而知,在我提出这个问题以后,刘宏宇整个人都懵了,眼睛都瞪得很大,极度不可思议地说:“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步步紧逼,说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就问你有没有这回事?

刘宏宇的脑子显然有些混乱,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结结巴巴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额头上甚至都流满了汗水。我抓住刘宏宇的手,说你要是不把我当师父,可以继续隐瞒这件事情,我不会再追问下去了!

刘宏宇显然很看重我这个师父,看得出来他也想要变得强大,所以他立刻就有点慌了,只能开口承认:“是的,师父,刘德全是我的父亲!”

接着他又说道:“师父,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还有,您到底是什么人?”

刘宏宇都拜我为师了,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说明他的性子有时候也很冲动。我摇摇头,说我是什么人,我暂时不说;我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我也暂时不说;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你父亲今天晚上可能会死,能不能救他就看你自己了!

我的最后一句话,如同天上突然打下来的一道巨雷,直接把刘宏宇的脑子都给炸蒙了。现在的他,哪里还管我是什么人,哪里还管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只是呆呆地说:“我,我父亲怎么会死?”

根据蜘蛛的资料记载,虽然刘德全和他这个私生子很少联系,但父子之间的感情却是非常要好,所以刘宏宇听说自己父亲要死,整个人都慌了,连忙询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将刘宏宇拉到床边,给他分析了一下当今省城的局势,从王峰、龙王等人被追杀开始,一直讲到现在欲图一统省城的郑皇帝。我直言不讳地告诉刘宏宇,说郑皇帝统一省城的野心路人皆知,今晚举办的宴席也压根是场鸿门宴,目的就是为了取你父亲和葛天忠的性命;王家少主已经看破他的yīn谋,所以没有前去,而你父亲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马上就要上这个郑皇帝的当了。

省城这几天的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这个学校也是人尽皆知,一心想要闯出片天的刘宏宇当然也很熟悉。所以我给他稍微一讲其中的要害,他就马上明白了过来;我说服不了刘德全,说服他儿子还是没问题的;刘宏宇立刻着急地说:“师父,那我怎么办啊,我要怎么救我父亲?”

刘宏宇虽然有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沉稳和韧劲,但他毕竟还是江湖经验太少,整天在学校里打转,哪能知道人心的险恶和曲折,所以很容易就被我牵着鼻子走了。

现在的他,哪里还有闲空计较我是什么人,一心一意地想要救他父亲出来。

我又看看时间,说郑皇帝设下的宴会快开始了,咱们现在赶到皇家夜总会去,以你的名义阻止你的父亲,或许一切还来得及!

刘宏宇当然很想救他父亲,立刻说道:“好,咱们现在就走!”

说走就走,我和刘宏宇马上就要出门。流星、龙王和赵铁手也想跟来,但我制止了他们几个,说这种事情,还是人少一点方便,人多了反而麻烦。龙王着急地说:“那怎么行,皇家夜总会多危险的一个地方,我们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啊?”

和历任皇帝一样,郑皇帝也把皇家夜总会设为了总部,今天晚上又有这么大的一场宴会,现场必然犹如龙潭虎穴一般,守卫森严、危机重重,一不小心就要把命丢在那里。

但我还是冲他们摇头,说如果我一个人没法搞定这事,那么去再多人也没有用。

我这句话是大实话,对方的强大已经毋须多说,否则我们几个也不会成为丧家之犬了;如果计划不能成功,那么去多少人也是个死,还不如我自个轻装上阵,要死也只死我一个。

自然,龙王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抢着要去完成这个任务;但我拿出了“当家”的威严,我舅舅曾经赋予过我大权,要求他们必须听我指挥。所以,在我的坚持下,他们也没办法了,只能嘱咐我一定要小心行事,一定要平安归来。

龙王更是握住我的手,红着眼睛说道:“巍子,如果你出个三长两短,我可真没法跟大哥交代!”

我也知道这趟过去凶多吉少,但我还是故作轻松,勉强笑着说道:“放心吧,我命大着呐!”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毅然转过身去,和刘宏宇一起离开了宿舍。

刘宏宇救他父亲的心情比较急切,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奔出校园去的。到了学校门口,我便随意偷了辆私家车,载着刘宏宇直奔皇家夜总会而去。偷车这事对我来说早就轻车熟路,而且用完就往路边一扔,车主只要报警就能找到,现在的监控多么发达,所以我也没有什么负罪感。

现在,才刚刚晚上七点多而已,郑皇帝的宴会要到八点才会开始,怎么看都是来得及的。

路上,我让刘宏宇现在就给他爸打个电话,让刘德全千万不要进入皇家夜总会内。

当然,以防刘德全会起疑心,我也提前和刘宏宇交代了,让他先不要提郑皇帝,就说他自己有事要和刘德全说,务必要把他的父亲拦在门外。

刘宏宇表示明白,一个电话打过去后,按照我的说法讲了一遍。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刘德全已经到了皇家夜总会的内部,还跟刘宏宇说:“有事明天再讲,爸爸正在会见一位重要的人。”

无论刘宏宇怎么恳求,刘德全就是不肯出来,还让刘宏宇不要胡闹,赶紧回去。

看来,刘德全虽然很宠这个私生子,但也分得清公事和私事哪个重要。

刘宏宇挂了电话以后,着急地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苦笑着说:“你爸为了见郑皇帝,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接着,我又咬紧牙齿,眼睛里射出一道寒光,说道:“既然这样的话,咱们只能亲自进入皇家夜总会了……”

看网友对 575 师父在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