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76 心有多疼,恨有多深

576 心有多疼,恨有多深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实我何尝不知,此时此刻进入皇家夜总会中,对我来说有多危险,但我已经别无选择,我绝不能眼睁睁看着郑皇帝越做越大。【择天记吧少年王】这就好比三国时期的魏蜀吴,但凡其中一家有独大的迹象,另外两家总要联合起来抵抗。我没能保住自己的地盘,不能再看着刘、葛两家丢掉基业,否则就全完了。

想想还挺好笑,前几天我还处心积虑地想要干掉他们两家,现在又要想方设法地营救两个家主,不知道内情的肯定以为我发疯了。刘宏宇虽然仍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但是之前听我和龙王等人的对话,也知道我进入皇家夜总会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忍不住和我说道:“师父,不行我一个人去吧,反正就是把我爸拉出来么,应该不是多大的问题!”

我却摇头,说没那么容易,一个不小心,郑皇帝说不定连你也给杀了。

又说:“走吧,我和你一起进去,有什么事也好商量着来。”

皇家夜总会守卫森严,没有邀请函的一律不得入内,根本就不可能混得进去。还好我在皇家夜总会呆的时间也够久了,对里面的地形极其熟悉,知道哪个地方容易潜入。

如果郑皇帝选择其他地方当大本营,我还真没辙了,还好是皇家夜总会,这一年多时间不是白呆的。

我把车子停好以后,便带着刘宏宇绕到皇家夜总会的后方。这里是一条小巷,我和刘宏宇在黑暗中穿行,一直来到某个窗户下面才停下脚步。我看看左右没人,便伸出手去,轻轻一拽,将其中一扇防盗窗给拉了下来,一道简易通畅的窗门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刘宏宇吃惊不已,说:“师父,你手劲真大!”

我是练武之人,手劲当然不小,但还没有大到随随便便就把防盗窗拽下来的地步——能把手枪揉成一团废铁的我爸或许可以,反正我是不行。【择天记吧少年王】而我之所以能把这防盗窗拽下来,是因为我本来就知道它是活的,皇家夜总会的一些工作人员,打卡上班以后会从这里逃出去翘班,这事我早就知道,但我没拆穿过,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

当然,这事我肯定不会和刘宏宇说,只是故作高深跟他笑了一下,然后说走吧。

我俩一前一后,从这窗户跳了进去。

进去以后是个储藏间,里面堆着一些打扫卫生的工具。我从里面扒拉了两身保洁衣服出来,让刘宏宇和我一起换上,还戴了帽子和口罩,推了一辆推车出去。

假扮保洁人员,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还有不少工作经验,所以行动起来轻车熟路。从房间出去以后,就来到了皇家夜总会的一楼,餐饮区是在二楼,郑皇帝也必然会在那里举行宴会,所以我俩又推着推车往二楼去了。

现在已经七点半了,距离宴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郑皇帝宴请的宾客也在陆续到来,一路上见到了很多熟悉的大人物,其中不乏以前和我关系相当不错的人,现在他们已经纷纷投诚郑皇帝了。

这是人的本性,所以我也不会多去仇视他们。

我和刘宏宇现在只是两个普通的保洁人员,当然不会有人过多注意我们,我们乘着电梯,很顺利地就来到了二楼。二楼有个大宴会厅,能够容纳几十个人,郑皇帝就在这里宴请宾客,现在已经来了不少的人,正在相互聊天说话,门口还有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把守,但是没有见到传说中的郑皇帝。

我和刘宏宇推着推车在里面转了一圈,却没有见到刘家的家主刘德全。我俩都挺意外,只好又推着推车出来,暂时躲在了某个男卫生间里。在我的指示下,刘宏宇又摸出手机给他爸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刘宏宇又按照我的指示,跟他爸说他也来到皇家夜总会了,想和他爸见上一面,问他爸在哪里。

刘德全一开始还不相信刘宏宇真的来了,说进入皇家夜总会需要邀请函,他是怎么进来的?刘宏宇说:“我不知道啊,我就那样走进来了。爸,你到底在哪,我是真有急事要和你说。”

刘德全说:“郑皇帝约我在宴会开始之前和他聊聊,我正在某个房间等他,现在真的下不去了。儿子,等我和郑皇帝聊完以后再去找你,你就在下面等着,不要到处乱跑。”

说完以后,刘德全就挂了电话,刘宏宇着急地对我说:“师父,我爸不肯说他在哪啊。”

我琢磨了一下,郑皇帝要和刘德全先聊聊的话,那么肯定是在密境,其他地方都不合适。想到这里,我又滋生一个可怕的想法,立刻紧张地对刘宏宇说道:“不好,郑皇帝要提前下手杀你爸了!”

就像刘德全之前跟我说的一样,宴会上有那么多大人物,其中不乏政府官员,连戴九星都在场,郑皇帝怎么可能当众动手?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郑皇帝要在密境提前把他杀了!

听了我的话后,刘宏宇就更紧张了,立刻问我该怎么办?

我毫不犹豫地说:“走!”

我带着刘宏宇,立刻朝着电梯的方向奔去,虽然一路上有不少的人,但也不会有人对两个保洁感兴趣。进入电梯以后,我便立刻掏出自己的卡片,刷卡直通最顶一楼的密境。

我不知道密境现在是什么情况,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郑皇帝肯定还没有到,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在电梯往上升的过程中,我也大概给刘宏宇讲了一下现在的情况,以及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刘宏宇听了以后,惊讶地说:“师父,我听说密境是整个省城最神秘的地方,一般人根本就进不去的,你怎么会有通往那里的卡片?”

刘宏宇这小子到底还是心细如发,都这种时候了还能考虑这些问题,果真不是刘璨君那个草包能比的。我拍拍刘宏宇的肩膀,说徒弟,师父现在有很多事都不能告诉你,但你只要相信一点就足够了,我绝对没有害你和你爸的心!

刘宏宇认真地点了点头:“师父,我相信你!”

说话之间,我们已经到了最顶一层,来到这个我曾经最熟悉的地方,我在这里度过了很多个日日夜夜,几乎将这当成了我的家。可是现在,这地方已经成别人的了。

但我相信我会再拿回来的!

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就将手伸进怀中,握住打神棍准备迎敌。还好,甬道里空无一人,没有任何人把守,只有密境的门紧紧关着。想来,因为这个地方足够安全,所以郑皇帝觉得不需要有人把守。

可一来到这个地方,我就想起了惨死在密境中的六力士。曾经多少个日日夜夜,我从这里走过的时候,六力士都会对我微微点头致意,说句不好听点的话,哪怕是六条狗也该有感情了,更何况是六个人呢?

如今的甬道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六力士从此再也不存在了。可是触景生情,他们六人的音容笑貌仍旧鲜活地存在于我脑海里面,我不可避免地想起他们曾经躬身致意,齐声叫我峰哥的场景,想起他们为了我们几个能够顺利逃离,而惨死在那几个神秘男子手上的场面……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不可避免的,我的眼睛红了起来。

刘宏宇注意到了我的异状,讶异地问:“师父,你怎么了?”

我轻轻摇头,勉强露出一点笑容:“没事,走吧!”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有多疼,恨有多深!

我和刘宏宇很快就走到了密境门前;现在我很确定刘德全就在里面,而郑皇帝还没有来。我唯一担心的是,万一那几个神秘男子也在就不好了,我就是巅峰状态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更何况我现在还有伤在身。

我想了一下,便躲在门边,让刘宏宇先敲门。

刘宏宇“咣咣咣”地开始敲门,同时大声喊着:“爸,爸!”

门很快就开了,刘德全果然站在了门口,看来我的分析一切都没有错。看到刘德全还活着,刘宏宇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把帽子和口罩一摘,激动地叫道:“爸!”

在这之前,刘宏宇特别担心自己的父亲已经遭到毒手,如今看到刘德全还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他的眼圈瞬间红了。

因为视线原因,刘德全只能看到面前的刘宏宇,看不到门边上的我。刘德全体会不到儿子的激动,他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儿子,一张脸上倒是充斥着前所未有的震惊:“小,小宇,你是怎么到这来的?”

密境这地方,但凡听说过的人,都知道有多难进,也难怪刘德全会这么震惊了。而趁着这个机会,我也迅速透过门缝往里张望,发现密境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刘德全一个人在里面等待。

实在天赐良机。

所以我也不再犹豫,直接把自己的帽子和口罩一摘,接着往刘德全的面前一站,沉沉地说:“是我带他来的!”

看网友对 576 心有多疼,恨有多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