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十九章 刺杀

第三十九章 刺杀

刘文静在帐中,烦躁的走来走去。

大隋功臣勋贵出身如他,是不屑于住城中那些粗陋车马店中。就是租赁下民居收拾布置一番,没有一两个月功夫的整治,刘文静也觉得住进去是折了自己身份。

此间帐幕,是从晋阳千里迢迢带过来的。

四层牛皮为底,外层可以做旧。置于野外,狂风暴雨俱都不惧。而帐幕本身只是比寻常的稍大一下,精巧的隔为内外两进,外间读书会客,内里则是起居坐卧。

帐幕之内,先铺上一层松木板隔泥防潮,松木板上再是一层厚厚的麻布,再是一层丝绸铺盖,丝绸细密,防止小虫之类钻爬上来。然后再铺上一层柚木板,柚木板上再是一层茵毯,踩下去直能没到脚踝。

帐幕之内,点尘不染,陈设无不华贵精洁。而器具酒水饮子,都是从晋阳带来的。云中的那些粗陋食物,刘文静是半点不想沾唇。

刘文静此次北来,光是他所用各种器物,就装了十几辆车子。让那些车夫马夫们,一路吃尽了辛苦。

虽然不是顶级世家出身,但刘文静服用之豪阔,已经不差似那些顶级世家多少了。

晋阳是北方重镇,当初开皇天子对北方防御,就是以晋阳为根基。大隋两代皇帝二三十年不断的向着晋阳积储粮食财货兵刃甲胄。

在唐国公到来之前,这些财货全都是晋阳宫监裴寂和身为晋阳令的他掌握着。刘文静这般豪奢的举止,对晋阳资财的消耗,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帐幕搭建起来,刘文静寻人烧水沐浴一番,换上干净衣服入住进来,这才是松了一口大气,觉得自己算是活了过来。对此行云中的厌恶之情,消退了不少。

但是此刻,帐幕中内再是舒服,也难以再平复刘文静加倍愤怒起来的心情。

云中寒素子而已,征高丽死不绝的赤佬,天天和骚臭哄哄鞑子打交道的一钱汉,居然敢不见我这晋阳令!刘家可是能追溯到鲜卑六镇时期,和北周八柱国扯上关系的高门,就连大隋两代天子,都要亲眼有加,居然被云中刘武周拒之门外!

诚然刘文静未曾报自家晋阳令的身份,只等见了刘武周再吐露,到时候再享受刘武周纳头便拜的快感。可就算不曾自报家门,他也代表唐国公李渊而来,甚至还纡尊降贵,给刘武周带来了礼物!

这一钱汉手下的那个苑君章,居然回一句,刘鹰击忙于秋日大集,一切等到这场集市过后再说。虽然言辞客气,但就是要他刘文静在这个苦寒边鄙的小城就这么等着!

虽然那番拒绝已经过了两三个时辰,刘文静胸中愤怒之火还是在熊熊燃烧,突然就拿起几案上放着的一个秦时龙身鸟首香炉,狠狠的砸了出去。

香炉砸在帐幕上,又滚落在地,只发出轻微声响。鸟嘴里龙涎香倒了出来,顿时就将茵毯烤得焦黑了一片。

虽然响动轻微,但帐幕外警惕的亲卫顿时就掀开帘子,向内张望。

值守在帐外的,自然就是挑选出来的那些六军府的精锐,在外围又是从河东,从马邑,从雁门各郡雇募的行商老手,或是出名的侠少。刘文静自觉身在险地,不远处就是成千上万的九姓鞑靼甚而还有突厥人在内。虽然汉家行商和草原各族分处两处营地,但刘文静还是将自家安全看得紧张无比,每日帐幕外值守都没断过人。

看到茵毯在冒烟,这几名六军府的鹰扬兵顿时冲进来,几脚将烟火踩熄,又轻手轻脚的将香炉拾起在几案上放好,这才恭恭敬敬的垂手退了出去。

全部过程中,这些鹰扬兵不敢说半个字。谁都知道这位刘公气性不好,将军汉们看得低。现下不知道为什么更是在帐幕内怒火冲天,大家都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再得罪他半点。

这几个鹰扬兵一番动作打岔,倒是让刘文静平静了下来。对这几个鹰扬兵的乖巧恭谨很是满意。甚或一瞬间都在考虑,是不是将这几个鹰扬兵从六军府中退值,收为自家的门客。

虽然现下每一个兵对唐国公而言都很要紧,但是自家和裴寂是对唐国公是有大恩的人,现在更不辞辛劳的为他奔走,区区几个六军府鹰扬兵算得什么?

火气一去,心思顿时就清明起来。

刘武周现下是个什么局面?是北有突厥,南有王仁恭,两相交迫的局势。河东来人,愿意对刘文静伸一把手,对于窘迫至极的刘武周,应该是求之不得之事,还不得像溺水的人遇到浮木,赶紧抱着不撒手?

要知道,河东所在,可是唐国公李渊!八柱国世家出身,旧部遍天下,血统高贵。在这乱世当中,只要真的有心于天下,那么来投勇猛豪杰之士,将密如骤雨。

关中关东,不知道多少人都在等着,看唐国公什么时候举起大旗,有意于天下!

在刘文静想来,刘武周得知唐国公招揽,马上就改旗易帜,为唐国公马前鹰犬,才是正理。

而刘武周偏生对这事情冷淡得很,这事情只有一个原因。刘武周另外找到了什么靠山,所以才对唐国公伸出来的手,不置可否!

这靠山到底是谁?难道刘武周暗中和王仁恭和解了?还是另有其人?

刘文静虽然性子高傲,行事也颇有惹人厌处。但却一路向上在走,从来都是得上官甚或皇帝重用。就是靠着心思灵敏。这一冷静下来,马上就给他看到了刘武周态度背后隐藏的关键。

可就算以刘文静的聪敏,因为情报太少,也无法判断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内幕。

这云中城,被看似憨厚老实的刘文静经营得铁桶也似,恒安鹰扬兵个个都想着他,忍饥挨饿也要为他卖命。实在是无从打探处。除非有一块大石掷入恒安府这潭静水当中,看能搅起水底下藏着什么样的污泥!

可这大石头,又到哪里觅去?

一时间刘文静当真束手无策,突然之间,刘文静心中就闪过一个剑眉如剔,腰背笔直,似乎任何时候嘴角都挂着一抹笑意的少年。

就在今天,这个少年让刘文静看了一幕大戏,在云中城踩着恒安鹰扬府的骄兵悍将一战成名。

那个少年叫什么?

神武徐乐…………

倒是要不要替唐国公招揽于他?这少年,在这乱世当中,就是高门世家,也不会嫌弃他的出身,说不定都舍得拿自家一个女儿出来许配!

且再看看也罢,看云中城这几日,能看出什么背后隐藏的内幕来!要是那神武徐乐还在,看他还能不能闹出什么事来!

~~~~~~~~~~~~~~~~~~~~~~~~~~~~~~~~~~~~~~~~~~~~~~~~~~~~~~~~~~~~~~~

徐乐跟着梁亥特罗敦,总算步入了梁亥特部聚居的帐幕群落处。

夜中无聊,鹰扬兵四下巡视,梁亥特部也不敢有什么举动,一众草原汉子,早早就钻了帐篷呼呼大睡。

只有在罗敦居停的主帐之前,还有几名梁亥特部的汉子在来回巡视。

见到罗敦到来,几名汉子都迎上前来,突然发现罗敦身后多了七八个脸孔藏在兜帽里的陌生人身影,几名草原汉子都是一怔。

还没等罗敦发话,主帐帐幕一掀,一道身影冲出,手中寒光闪烁,竟是一把锋锐的匕首,直刺向徐乐的咽喉!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刺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