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零八章 相遇

第五百零八章 相遇

无论是天机学宫的建立,还是龙骧大营的崛起,都或直接或间接遏制了河西继续扩张的步伐,陈海心想虽然他对河西还有念旧之心,但河西此时没有将他生吞活剥了,却不会对他有什么好感的。

陈海实在想不出董潘有何要事,急冲冲的从后面追过来。

陈海吩咐左右扈从放缓速度,让董潘策马靠过来。

此时正值秋初,酷暑未去,董潘因为追赶陈海,黄豆大的汗珠子,顺着胖胖的脸上不住的渗出来,滑落在锦袍之上,他也不管身上的锦袍价值几何,拿起袖子就往头上擦去,哪里有半点世家子弟、狮城岭道院监院的仪态?

董潘虽然貌似粗豪,但是心思细腻的很,以他明窍巅峰的实力,早就已经寒暑不侵,但是遇到重视的人,还总爱做出这种普通人的样子,用意也是要让人对他起轻视之心。

这些陈海是知道的,微微一笑也不点破,站在那里等着董潘说话。

董潘又重重的喘息了几口,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平下刚才一路狂奔的狼狈,深吸了口气,满面笑容的拱手六道:“听闻陈侯此次进京要受乡爵之赏,董潘都未来得及相贺,还望陈侯莫要见罪。”

陈海笑眯眯的回道:“侥幸而已,不值得称道。聚泉岭事务繁杂,董真人怎么也有闲赶到燕京来?”

董潘听陈海这么一说,苦笑起来,说道:“燕京时局纷乱,神侯他老人家这次打算派秦穆侯任进奏使驻京观望形势,因我对燕京熟悉些,便先调我到燕京,给秦穆侯打理落脚地……”

陈海微微一怔,没想到河西这时候会派董寿进燕京,但转念又想明白过来了。

燕京不管怎么乱,都伤及不到河西的根本利益,但河西可以趁燕京动乱,从中攫取更多的利益,所以河西才会将董寿这么重要的人物,再次派到燕京,以便能与诸阀及燕然宫内廷势力直接交涉吧。

然而董藩急冲冲的追上来,大概不会是专程告诉他这事吧?

董潘见陈海脸上yīn晴不定的,小声说道:“陈侯,此时人多嘴杂,我们可否换个清静之地一叙?”

“那就请入我车驾一叙。”陈海见董潘一副要商议秘事的样子,说道。

董潘随陈海走进宽阔的铜车里,苍遗、姚文瑾坐在靠窗的锦榻前,正弈棋为乐,看到陈海与董潘进来,也只是微微颔首,没有要避让的意思。

苍遗须发皆白、一袭青衣;姚文瑾中年人的规模,但脸上伤疤纵横交错,面目可憎,令人都不想多看两眼。董潘明窍境巅峰修为,看得出青衣老者也是修成道丹的人物,却想不起地榜里有人是这般模样,而看疤脸中年人,也就明窍境初期的修为而已,没想到在陈海的车驾,还能有坐着弈棋为乐的地位。

陈海看董潘迟迟不开口,开口说道:“苍老与曹真人,皆是我绝对信任之人,董执事有什么事情,尽可说来。”

董潘正了正颜sè,虽然知道以陈海的修为,绝不会让他们的谈话,令车厢之外的人听去,但还是下意识的压低声音道:

“华阳宗掌控天水诸郡已有千年,然而吴氏等族弄权,贪婪无道,盘剥地方,搞得天水郡民不聊生,陈侯有没有取而代之的想法?”

“……此话怎说?”陈海不动声sè的盯住董潘,脸sè沉毅的问道“董家总不可能好心,让我白白占得天水郡吧?”

“陈侯取天水,董氏取秦川,两家各取所需如何?”董潘试探的话挑明了说出来,他也想看看陈海到底有多大的野心,心想换作其他枭雄,多半是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

苍遗浑不管董潘跟陈海说什么,但董潘此话一出,坐在一旁的姚文瑾神sè却是一凛,转头朝二人看过来。

陈海则盘膝坐着,表面上虽然毫无异样,但是一手轻轻敲击着膝盖,显然是盘算着什么。

董潘神sè紧张的盯着陈海,试图从陈海的表情中判断出些什么东西,但是陈海始终古井不波的样子,并没有太多的信息透露。

陈海并没有让董潘等了太久,片晌后,便轻轻的说道:“此事我知道了,董执事请回吧。”

董潘微微一怔,一时也搞不清楚陈海这是心动了,还是拒绝了董氏的建议?然而此时陈海已经挥袖打开车门,示意请他下车。

董潘此时也知道陈海的地位高他太多,没有办法赖下去等陈海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应,下车他站在驰道一旁,目送陈海的车驾缓缓启程,向燕京城而去。

虽然陈海此次进京的扈从,才千余人,但董潘注意到扈从队伍里那五十多辆用风焰匣驱动的大型铜车,车轮又宽又厚,压在雨后稍有些泥泞的驰道上,痕迹极深。

董潘忍不住冲动,想冲上去将这些铜车里揭开来看看里面到底装了多少重膛弩,又装了多少具血魔傀儡。

等陈海的车驾驰过,董潘才在十数扈从的簇拥下,从岔道往北面驰去。

“陈侯,董氏竟然用此事试探你,意欲何为?”姚文瑾满脸的不解。

“董氏还是不会放弃往东扩张的野心啊,”陈海微微一叹,说道,“或许同样的话,董氏也找武藏军、华阳宗说过,不管我们三家有动心,又或者根本没有动心,但至少能在我们三家之间埋下间疑的种子——是一招离间计啊。再者说,董氏也应该是预料到燕京很可能会发生动乱,他们也是想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继续扩大地盘。”

姚文瑾点点头,知道燕京一旦发生动乱,河西受到的牵制就会减到最低,要不然等燕京的形势稳定下来,燕京这边就绝不可能坐镇河西吞并天水郡、秦川郡,进而从西边直接威胁到燕京的安危。

陈海此时既不能削弱河西的实力,又要遏制河西东进的野心,也实在头痛,他甚至都担心河西此时对雁荡原也已经有了什么想法,毕竟河西在太微山东北麓的卧龙岭防线,是可以直接出兵雁荡原的。

一路上带着纠结跟头痛,陈海带着一千精锐扈从靠近了燕京城,在如血的夕阳下,进入梅坞堡北面十数里外的曹家堡。

早年陈海将曹氏一族迁到聚泉岭安置,但也有一部分曹氏族人留在秋野河畔结寨而居——这些年来,在周景元的主持下,也是一定在暗中加强曹家堡的实力,作为天机学宫及龙骧大营,向外分销天机战械的一个重要据点。

陈海照律是可以率一千扈从进京,但这一千扈从不能带入燕京城里,自然是留驻曹家堡随时听候命令。

周景元已经提前一步赶到曹家堡,将内堡清空出来,作为陈海的临时行辕,不仅一千精锐扈驻扎进去,五十多辆铜车也直接驰入内堡才停下来,曹族人都不知道这些铜车里装了什么东西。

除了明暗哨岗分布曹家堡内外,曹族人很快也看到有数头灵禽升入万丈高空,监视着曹家堡方圆数十里内的一切动静。

与此同时,董潘在十数扈卫的簇拥,也快马加鞭的赶到前面的梅坞堡。

将随从扔在前院,董潘步履匆匆的向梅坞堡后面的桃花坞走去,就见已经赶到燕京的秦穆侯董寿正负手站在桃林之前,盯着北面的曹家堡方向。

“那陈海怎么说?”董寿回过身,问董潘道。

董潘行礼道:“陈海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只是他已经知道这事,就让我下车,没有要继续聊下去的意思。”

董潘将他跟陈海会面的细节,跟董寿一一道来。

“哦,陈海身边还有一名来历不明的道丹境强者贴身护卫?看来道禅院余孽,真是都投靠此子了,”董寿微蹙眉头,又不满的说道,“偏偏父侯与我大哥,这时候竟然还优柔寡断,拿不定主意。”

看网友对 第五百零八章 相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