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77 笑面虎,郑皇帝

577 笑面虎,郑皇帝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坚信,以刘德全的聪明,只要我把其中利害给他讲清楚了,他必然会明白现在的局势是怎样的。之前在电话里沟通不太顺利,所以我才执意要见他一面,只有见了面才能和他说明白怎么回事。

所以我抓住机会、抓紧时间,在确定密境里面没有其他人后,毫不犹豫地就冲了上去。

但是可想而知,突然出现的刘宏宇已经足够让刘德全吃上一惊的了,我再跟着现身,刘德全无疑更加震惊。更何况,就在前几天,我还约他到谷山决一死战,想要他的命呐。

所以,刘德全惊得面sè惨白,直接往后退了几步,大睁着两只眼睛,指着我说:“你,你怎么来了?”

刘宏宇赶紧上前扶住他的父亲,惊讶地说:“爸,你认识我师父?”

一惊再惊,刘德全那张脸别提有多震撼了,连声音都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嘶哑而又惊恐地说:“你叫他什么?”

“爸,这是王巍,和我是大学同学,他的功夫很厉害,所以我想跟他学学,就拜他为师父了!”

不等刘德全说话,刘宏宇就抓着他的手,继续说道:“爸,这事先放在一边,以后再慢慢和你说。是这样的,我师父分析了省城的局势,认定郑皇帝今晚一定会杀你的,你赶紧跟我们走吧!”

刘宏宇一边说,一边拉着他父亲就要离开。结果刘德全却猛地把他的手挣开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恼火地说:“糊涂啊,糊涂啊,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王峰!”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刘德全伸手指向了我。

“王峰”这个名字,身为某三流学校大一扛把子的刘宏宇当然不会陌生。在那个以“混”为主的校园风气里,刘宏宇又一心一意地往上爬,当然非常了解省城道上的各种势力,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也在他的脑中记忆深刻,曾经的火曜使者“王峰”当然就是其中之一。

关于王峰的种种事迹已经不需赘述,仅用一年时间就声名鹊起,还拿下了比武大会的冠军,并且协助他的舅舅扳倒了李皇帝,那绝对是省城无可复制的神话,在年轻人心目中的传奇程度甚至盖过了曾经的龙王。而且对刘宏宇来说,这个名字也不仅仅是个传奇,甚至还是他一度以来的噩梦,因为就在前几天,以王峰为首的势力甚至主要向他父亲宣战,声称要把刘德全置于死地,逼得刘德全连门都不敢出,可以说他也恨透了王峰。

现在,刘德全却指着我这个刘宏宇口中的师父,说我就是王峰,这让刘宏宇怎么能不震惊!刘宏宇一下就呆住了,完完全全地傻了,看着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刘德全也迅速抓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就往后退,同时指着我说:“王峰,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郑皇帝知道你在这里,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的刘德全,肯定没有闲暇去计较我是怎么和他儿子认识的,他一心以为我会对他不利,所以就像一只刺猬似的,本能地就对我产生了攻击的心态。

面对刘德全的威胁,我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往前跟了几步,着急地说:“刘家主,你赶紧跟我走吧,郑皇帝今晚一定会杀了你的!”

“胡说八道!”

刘德全瞪着两只眼睛,言之凿凿地说:“郑皇帝说了会跟我们和平共处,而且还要跟我们合作,将你们一帮人斩草除根!王峰,你的死期到了,你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刘德全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来就要打电话。看着刘德全执迷不悟的样子,我这也是心急如焚,又往前踏了两步,伸手就把刘德全的手机打落在地,着急地说:“刘家主,想必你也听说过了,不管以前的李皇帝,还是后来的杨皇帝和现在的郑皇帝,都是一个叫做‘太后娘娘’的人敕封的,你知道皇帝为什么一换再换吗,就是因为李皇帝和我舅舅没有在规定时间拿下省城!现在换来了郑皇帝,你以为你们刘家就能幸免于难了吗,别天真了,郑皇帝只会比我们下手更狠!如果你还不走,今天晚上就是你和葛天忠的末日!”

我始终觉得以刘德全的智商,只是一时糊涂而已,只要我一点拨,他肯定比谁反应都快。因为我们之前一直都是生死仇人,所以他不相信我说的话也属正常,但是现在我当着他的面将一切都说出来,也由不得他不信了。

果不其然,在听完我所说的话后,刘德全的眼睛猛地就瞪大了,无数情绪正在他的眼中翻滚,显然正在思考我这些话的真伪。我趁热打铁地说:“刘家主,你以为我冒着风险到这过来找你是为什么?不就是不想看到你不明不白地死在郑皇帝的手上吗?!”

听完我这句话后,刘德全的眼睛猛地射出一道寒光,语气yīn沉地说:“你会有那么好心?我可不信!就在前几天,你还想置我于死地!”

我早就知道刘德全会这么说了,也早就准备好了应对的话:“我当然没这么好心,要是放在前几天,我巴不得你早点死呐!可是现在,咱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郑皇帝既不会放过我,也不会放过你,如果咱们还不团结起来,那就都会死在他的手上,所以我救你就等于救我自己!我要真想现在置你于死地,你觉得你还会活着吗?”

我现在就算有伤在身,可要弄死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刘德全仍然轻而易举,刘德全也不是不知道这一点。我这番话说得有理有据,智商稍微正常点的人都能明白,更别说刘德全这种靠脑子吃饭的了。

只是,刘德全还不太习惯听我的话,一双眼睛仍在闪烁不已,看来这人太聪明了也不是好事,就是生性多疑。该说的话我都说了,再说就有点多余,于是我又看向刘宏宇,我之所以又收他为徒、又冒着风险和他一起到这,就是希望他能在关键时刻帮我一下。

刘宏宇明白我的意思,虽然他还没从我是王峰的震惊中走出来,但是相比他父亲的生死,这一点又算不了什么了。刘宏宇也转头对刘德全说:“爸,我觉得我师父说的很有道理,郑皇帝要想一统省城,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是赶紧和我们一起走吧!”

刘德全却瞪了刘宏宇一眼:“叫什么师父,你傻吗?想学功夫,我那高手多的是,认谁也别认他啊,你这不是认贼作父吗?”

被刘德全训斥,刘宏宇低着头不敢吱声了。

其实我倒无所谓,刘宏宇不认就不认吧,我也不会拿什么师徒大义来压他,关键是刘德全今晚别死就行。刘德全又看着我说:“王峰,就算我今晚不死在郑皇帝手上,是不是也迟早死在你舅舅手上?”

我实在很佩服刘德全,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还能想到那么远的地方。他分析的没错,无论郑皇帝上位还是我舅舅上位,都不会放弃一统省城,刘家怎么都是危险的。

当然,现在的我肯定不会那么实诚,而是厚着脸皮说道:“咱们一起对付郑皇帝,就是朋友的关系了,我们怎么会对付你呢?你看王家,到现在不是还活得好好的?”

听过我的话后,刘德全的眼睛仍在闪烁不已,显然不是太相信我说的话。和这种老家伙沟通就是费劲,时时刻刻都得勾心斗角,和刘宏宇或是王公子这种简单、热血的年轻人来往就轻松多了。

看着刘德全仍旧犹豫不决的样子,我都快要疯了,着急地说:“刘家主,就算你怀疑我,那也是以后的事了,能不能现在先走?再耽误下去,咱们都得死在这里。”

我这话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刘德全立刻说道:“好,我们现在就走。”

辛辛苦苦折腾一夜,终于等来了刘德全这一句话,无论付出多少辛苦也算值了。我就知道,只要我俩面对面一谈,什么事情都能说得清楚,大家都是聪明人,交流起来不算困难。【择天记吧少年王】

刘德全终于答应要走,我高兴,刘宏宇也高兴。我们几个正要往外面走,但是好巧不巧,就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而且还不止一人。听到声音,我的脑子瞬间就炸了,怕的就是这个,结果还是来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刘德全和刘宏宇也有点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而我迅速说道:“跟我来!”

然后转身就跑,两人也迅速跟我跑来。

我好歹在密境住了一年多,对这里还是十分熟悉的,我带着他们钻到了卫生间里,然后迅速把门一关,只留着一条门缝。卫生间不是太大,我们三人挤在一起略显狭窄,但是现在谁也不敢发出声音,都很紧张地听着外面的情况。

密境的门很快开了,走进来四五个人,其中一个的脸型方方正正,一副国企老干部的模样,看着挺有气势。跟在他身后的,是葛家的家主葛天忠,以及几个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

老干部模样的人先站在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呵呵道:“葛家主,请!”

这个人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威风凛凛;笑起来的时候,又极具亲和力,让人忍不住就会信任他。

葛天忠走了进来,同样笑呵呵说:“郑皇帝,你也请。”

其实刚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我就怀疑他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郑皇帝了,等到葛天忠亲口叫出来的时候,我才终于确定了他的身份。这个郑皇帝的长相平平无奇,但是一举一动都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势,让人忍不住就会产生敬畏的情绪,确实无愧“皇帝”之名,那个太后娘娘还是很会选人的,就是不知道这个郑皇帝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密境的门开了以后,只有郑皇帝和葛天忠走了进来,其他的几个锦衣卫都留在了门外。没有看到之前那几个实力很强的神秘男子,这让我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或许是因为郑皇帝来了,省城的一切也在慢慢走上正轨,所以他们几个都撤走了?

葛天忠进来以后,先扫视了一圈密境,奇怪地说:“刘家主呢,不是说已经先来了吗?”

郑皇帝也奇怪地说:“是啊,有人先带他上来了,不知道现在又去哪了。你等一下,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郑皇帝一边说,一边就把手机掏了出来。

郑皇帝的速度实在太快,躲在卫生间的我们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开始拨号了。刘德全慌慌张张地就去自己口袋里掏,想在铃声响起之前把手机给关掉,否则我们几个势必无所遁形。

但是已经迟了,铃声已经响了起来。

我吃了一惊,立刻就把打神棍摸了出来,准备迎接一场恶战。然而刘德全却是一脸懵,因为他从口袋里并没摸到手机。直到这时我也发现,铃声并不在卫生间里,而是在外面的客厅里响起来的。

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地板上落着一只手机,正在发出刺耳的铃声。

这时我才想起,之前刘德全要打电话给郑皇帝的时候,被我一把将手机给打落在地了,后来他也没捡起来。这个当时的无心之举,现在反而救了我们一命,真是太幸运了。

卫生间里的我们几个,都松了口气。

但,这也并不代表我们就安全了,因为我们还在卫生间里,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发现。

外面的郑皇帝和葛天忠,也发现了地板上不断响着铃声的手机。葛天忠把手机捡了起来,奇怪地说:“这是刘家主的手机啊,怎么会落在这的?”

郑皇帝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急着要走,所以不小心把手机给丢下了?”

葛天忠摇摇头:“不会啊,刘家主做事一向谨慎,怎么可能把手机给丢了?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曾经的八大家族里面,葛家并不太显,也就有个葛平撑着场子;葛家的家主葛天忠,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无论智谋还是个人实力,都处在很一般的水平。

但是现在,他竟然一眼就发现了端倪,并做出了精准的判断,倒是有点让人刮目相看。郑皇帝也看着手机,眉头微微皱起,接着走到门口,推开门对外面的人说:“你们去找找刘家主,看看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如果没有的话,就将他带到这来!”

“是!”

几个人迅速离开。

郑皇帝吩咐过后,就回过头来,笑呵呵地对着葛天忠说:“应该没事,你先坐吧,咱俩等一等他!”

但,葛天忠显然已经有了一点怀疑,神sè有些不太自然地说:“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宴会不是马上要开始了吗,要不咱们先去吃饭,吃过饭后再来谈吧。”

“哎,吃饭不着急,就让他们等着嘛,他们加起来也没有你一个人重要!”

郑皇帝还是笑呵呵的,亲昵地拉住葛天忠的手,将他拽到沙发上坐下,温声说道:“葛家主,我初来省城,还有很多地方不太熟悉,还需要你多指点指点啊!”

这个郑皇帝确实天生有种亲和力,比起李皇帝和我舅舅来看着好接近多了。在郑皇帝和气的声音和亲昵的动作里,葛天忠稍稍放下了一点戒心,同样笑着说道:“您老人家这话说得就见外了,咱们要是能和平共处,那比什么都强。”

郑皇帝仍旧笑容满脸,说:“这是肯定的,我到省城,就是带着和平来的,能够一起赚钱多好,干嘛每天打打杀杀?”

郑皇帝的声音似乎有着一种魔力,不知不觉就会让人慢慢地信任他。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葛天忠彻底放松下来,甚至当着郑皇帝的面,痛斥起以前的李皇帝和我舅舅来,说他们就是野心太大,占了那么多地盘还不满足,非要一统省城才肯罢休,最后落到现在这种结局也是活该。

甚至还说:“郑皇帝,外面有人乱传,说你会和李皇帝、小阎王一样,也想把我们几个家族彻底铲除,你说他们该不该死?”

听了葛天忠的话后,郑皇帝爽朗地大笑起来:“该死,实在该死!我郑皇帝可和李援朝、小阎王不一样,他们一心想要一统省城,搞得省城地下世界怨声载道、叛乱四起,我们太后娘娘听了以后凤颜大怒,所以才派我来铲除小阎王和他的余党!葛家主,实不相瞒,今天晚上我叫你们几个家主过来,就是想和你们探讨一下这件事情,看看怎么能把他们一网打尽,省得他们以后祸害省城!”

听了郑皇帝的话后,葛天忠喜出望外,连连点头,说道:“好好好,我和刘家主一定会配合你的!王家少主可能还不是太信任你,所以今天晚上没有过来,不过您老人家放心,我们一定会说服他的。”

郑皇帝满意地点头,说:“好,那一切就拜托葛家主了。”

接着,两人又谈了一会儿的话,话题始终围绕怎么能把小阎王的余党彻底铲除,包括该用什么样的计,或是怎么把我们给引诱出来,郑皇帝说得是头头是道,显然已经做过很多考虑和谋划。

这个郑皇帝,自始至终都言辞恳切,无论语气还是眼神,都带着满满的诚意,实在看不出来他是那种包藏祸心的人。就连我,心里都忍不住嘀咕,难道这郑皇帝真打算和各大家族和平共处?

这个念头,只在我的脑海里闪了一下,就立刻被我的理智驳回去了,因为我知道这不可能,“一统省城”可是太后娘娘的死令,绝对不会轻易放弃。所以,郑皇帝肯定是在演戏,他百分百想在今晚杀了葛天忠和刘德全。

因为我是站我舅舅这一头的,所以我的立场始终比较坚定。但刘德全就不一定了,他本来就在郑皇帝和我之间摇摆,之前被我一番劝说以后才答应我暂时离开,现在耳听着外面的郑皇帝言之凿凿,又让他的内心产生了波动,觉得应该站到郑皇帝那一边去。

现在,我和刘宏宇、刘德全三人挤在卫生间里,他只要冲出去向郑皇帝投诚,就能将我当场擒住,还算他立了一个大功。但有一个问题,就是刘宏宇也在身边,他担心我到时候狗急跳墙,拿了他的儿子做人质就不好办了。

所以他决定拉着刘宏宇一起出去。

刘德全的想法,我本来是不知道的,但是当我看到他突然拉起他儿子的手,作势要往卫生间外面冲的时候,我就马上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不等到他得逞,我就猛地拽住了他,同时还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发出一点声音。

我虽有伤在身,但是控制刘德全还是没问题的。

这期间里,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我和刘德全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刘宏宇却是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我们这是在干什么,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我们。

我死死拽着刘德全,不让他踏出半步,也不让他说出半个字。而刘德全的眼珠子还能动,他使劲瞪着刘宏宇,暗示他到外面去通知郑皇帝。刘宏宇本就不笨,在他爸的暗示之下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的父亲,想站在郑皇帝的那边。

以我现在的能力,只能拉得住刘德全一个人,再拉刘宏宇已经不可能了。我咬紧牙齿,低声对刘宏宇说:“刘宏宇,你要是还把我当师父,你就相信我一次,郑皇帝肯定不会放过你们刘家!”

刘宏宇本来是对他父亲言听计从的,可我也是他的师父,至今为止还没表现出来过害他的意思。所以刘宏宇也犯了难,轻声对刘德全说:“爸,我也觉得我师父没错,咱们就相信他一次吧……”

刘德全气得眼珠子直转,两条腿也使劲乱蹬,显然在责备他的儿子。

刘宏宇也没有办法,只能焦急地看看我,又看看他爸,也不知该听谁的好。

就在这时,密境的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郑皇帝走过去开门,是之前被他派出去寻找刘德全的几个锦衣卫。那几个人说:“没有找到刘家主。”

郑皇帝奇怪地说:“没有?怎么可能,你们仔细找过了吗?”

他们说:“每一层都找过了,确实没有刘家主的身影。还有,已经过八点了,大家都在等您。”

郑皇帝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虽然郑皇帝说那些人加起来也没葛天忠一个重要,但谁都知道这只是客套话而已,下面的大人物还挺多的,其中不乏地位远超葛天忠的。

那些锦衣卫离开以后,葛天忠也走了上来,说:“郑皇帝,看来刘家主确实有事先走了,咱们先去下面参加宴会吧。”

郑皇帝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好。

接着又做了个“请”的手势,让葛天忠先走。

无论以前的李皇帝还是后来的我舅舅,可从来没对葛天忠这么尊敬过。葛天忠也非常开心,笑容满面地往前走去。

卫生间里,被我抓着的刘德全看到这一幕,表现得更着急了,就好像担心郑皇帝走了以后,就会被我杀掉似的。他求生心切,不断地挣扎着,几乎爆发出他从未有过的潜力,我都觉得自己似乎快要拦不住他了。

刘德全的脚,距离卫生间的门越来越近,只要他稍稍碰上一下卫生间的门,郑皇帝马上就能听到动静回过头来。

然而就在这时,密境门口,走在葛天忠身后的郑皇帝,脸上的笑容猛地收敛,接着从自己怀中摸出一柄闪着寒光的尖刀,朝着毫无防备的葛天忠,狠狠刺了过去……

看网友对 577 笑面虎,郑皇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