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零九章 姚女

第五百零九章 姚女

姚氏在燕京城内虽有奢华之极的府邸,但真正的根基之地,还是在位于秦潼山东麓延伸出来的支脉玉庭岭。

玉庭岭绵延二百余里,大小溪流在玉庭岭的东南角汇聚成秋野河,浩浩荡荡的往东南方向的燕京城流淌而去。

作为京畿九城之一的玉庭城,就背依玉庭岭,座落在秋野河的上游。

姚氏自崛起以来,子弟繁衍不知道多少人,主要以玉庭城为核心,在玉庭岭南北两麓结寨而居,而玉庭城的城主、都尉等职,也历来都是姚氏子弟世袭。

当然了,除玉庭岭几座主峰,乃族中宗老潜修洞府、严禁外人擅入外,玉庭城也分内外城,外城有近二十里纵深,但方圆四五里的内城,才是姚氏一族真正的核心,也是姚氏嫡系子弟的聚居之地。

数以十万计的旁支弟子,苦修勤练、争取军功、政绩,无非是争取获得阀主及族中宗老的认可,在内城占有一席之地。

在内城的一个角落里,一处两进规模窄小院子静静的矗立在那里,除了几丛金星斑驳的灵竹外,这座小院子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建筑在黑沉沉的夜中虽然看起来有些气势,但走近之后,看那斑驳的青石墙,被风化了的飞檐,都无声的诉说着这个宅院的没落。

院子里面黑漆漆的,只有西耳房还有模糊的灯光亮着。

此时的姚玉瑶就坐在房中,盯着案上的一枚闪着绿sè光华的灵剑发呆。

房中除了一些必要的陈设,再无其他长物,显得分外的寒酸。

过了好一会儿,姚玉瑶轻轻的舒了口气,拿手一指,那灵剑化成一道绿光,剑光灵动的犹如游鱼一般,在桌下梁间无声的穿梭着。过了好一会儿,她骈指一收,将剑光敛了在衣袖之中。

剑光刚刚敛去,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锦袍青年迈步走了进来,不等姚玉瑶招呼,就大咧咧的坐在了她的面前。

“姚轩,这么晚了你私入他人内宅,不怕我在爷爷面前告你一状?”姚玉瑶恨恨的盯着姚轩说道。

姚轩哈哈一笑,不屑的说道:“我正是接了阀主的命令,特地过来嘱咐你一声,让你最近老实点儿,千万不要出去惹是生非。”

姚玉瑶冷哼了一声,将满是寒意的俏脸一转,不再去看他。

姚轩丝毫不以为忤,站起来绕着姚玉瑶转了几圈,啧啧的说道:“姚大小姐还是这么大的脾气,你以为这还是你爹在的时候?宗阀之中哪有这么温情脉脉,之前你在玉庭岭趾高气扬,说到底还是仗了你爹的势。现在你爹被陈海那个狼心狗肺的贼子给杀了,你高兴了吧。当初你与那贼子,不是青梅竹马、交情很好么?你们还经常联合起来欺负我,一点不把握我这个兄长放在眼里,可如今呢?陈海杀你爹的时候,可有顾念过你们以前的情谊?”

姚轩出口狠毒,话越说越过分,姚玉瑶渐渐绷不住了,杀心骤起,玉掌拍案,一道绿sè剑芒从衣袖之中暴起,向姚轩的臂膀处猛刺而去。

姚轩虽然较之陈海有很大的距离,却也不是姚玉瑶能轻易欺负的。只见他微微一动,身后灵剑如鬼魅般的迎了上来,叮的一声脆响,将姚玉瑶的灵剑击飞了出去。

姚玉瑶手掐剑诀,驭使着灵剑又要冲了过去,却听到隔壁正房之中,一个沙哑的女声传了过来:“玉瑶住手。”

“娘你不要管,自从爹爹去了之后,姚轩这狗贼几次三番的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今日我须留他不得。”口中说这,手下却不怠慢,驭使着灵剑叮叮当当的和姚轩斗在一起。

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一个头发散乱的中年美妇衣衫不整的冲了进来,满脸惶急的对姚玉瑶喊道:“你真要气死为娘么?”

姚玉瑶嘴上很硬,但是看到中年美妇的样子,心中一痛,绿sè灵剑呛啷一声被姚轩嘣了出去,姚玉瑶顿时往地上委顿过去。

中年美妇一看大惊,飞快的抢了过去,堪堪在姚玉瑶倒地之前将她扶住。此时前院的人察觉到了后院的动静也纷纷赶了过来,看到场中的情形,登时大怒,就要上去和姚轩斗在一起。

那中年美妇探查了一下,见姚玉瑶只是被震了心神,并没有什么大碍,回头喝到,“住手!”

她将姚玉瑶扶到圆凳之上,转身对满不在乎的姚轩道:“外子不幸蒙难于极北,虽然是自取其咎,但是我们这一支也不是能任人欺负的。若你再有如此无礼的举动,我就是自逐家门,也饶你不得。”

姚轩哂然一笑道:“婶娘,欺负这个词用的太重了吧,我只是来传达一下阀主的意思,谁知道玉瑶妹子就悍然对我出手,我不还手,任她杀么?”

说完转身就要扬长而去。

姚文瑾死后,他这一支就迅速衰落了下去,现在能还留在姚玉瑶母女身边的,无一不是姚文瑾身前忠心耿耿的弟子。

此时见姚轩伤人之后想要转身就走,他们如何肯依,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堵在门口,就等师母一声令下,就给这小子一个好看。

中年美妇叹息看了看作声不得的姚玉瑶,叹息了一声,挥了挥手,让他们让开。

姚轩得意的一笑,前足跨出门后有回过头来轻浮的说道:“玉瑶妹子脾气倔强,阀主的命令怕是她记不到心里,我再给婶娘你说一遍,免得到时候惹出了什么祸端,怪罪在我头上。陈海那厮今日已经到了燕京,怕是这两日就要进京城受封了。陈海那厮已经道丹有成,婶娘你可要好好看着玉瑶妹子,千万不要让她一时糊涂,前去找死。”

姚玉瑶一听又是大急,回首就要骂去,可她娘牢牢将她制住,姚玉瑶挣扎了几下,还是没能发出声音,眼睁睁的看着姚轩吊儿郎当消失在门外。

中年美妇待姚轩走后松开姚玉瑶,见姚玉瑶还要追出去,坐在那里凄声说道:“你爹走后,大房看我们一直不顺眼,姚轩这些人敢三番数次过来打事,也无非是大房在背后怂恿,你怎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眼下我们母女唯有小心翼翼,才不会被他人抓住把柄,你这样闹下去,非要把为娘逼死才甘心么?”

姚玉瑶满脸愤恨道:“凭什么,我虽然现在修为不高,刚刚有辟灵后期的修为,但在这一代子弟中,比我强者,也绝不超过十数,爷爷就真能眼睁睁的看着大房把我们逼死?就说这姚轩,以前狗一般的人物,在我面前大气都不敢喘,现在有了大房撑腰,几次三番的来耀武扬威,这种日子我是活够了。”

“说什么傻话!”中年美妇被姚玉瑶气的瑟瑟发抖,噙着泪水厉声喝到:“你死了让为娘还怎么活?”

姚玉瑶抱着双臂坐在圆凳之上,背对着中年美妇一声不吭。

中年美妇见惯了她使小性子,劝了半天见没有什么反应,叹息一声,让几个弟子先离开,她回房休息,留姚玉瑶独自在那里反思。

窄小的室内,烛影渐残,姚玉瑶坐在那里始终没有动上一动。

往昔和陈海一起修行玩耍的场景,姚文瑾溺爱自己的画面,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一幕幕的模糊,最后只有一幕画面定在那里,那就是姚文瑾浑身僵硬的在雁荡城旗杆上晃荡。

此仇不报,不共戴天。

烛火渐渐熄灭,不大的窗棂外,天已经泛青。

高门大阀的子弟此时都被催促起来勤修苦练,下人们更是早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不时有匆匆的脚步声和低沉的说笑声传来。

然而这些和姚玉瑶都毫无关系,从父亲姚文瑾死的那一刻,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报仇。

然而,报仇又谈何容易?

且不提陈海身边强者如云,就连他本人都也踏入道丹境,对姚玉瑶来说,就是高山仰止的存在,她和几个师兄就算拼死,也不能伤及分毫,恨又有什么用?

再说了,几位师兄对父亲忠心耿耿,她怎么能让他们白白的就去送死?

宗门之中能威胁道丹境强榜强者的法宝道符,不是没有,但这些都不是她此时能接触到的。

姚玉瑶左思右想,皆不得法,心情烦躁,便起身往院子外走去。

推开门,此时天光已经大亮,城里不许擅自御剑飞行,但姚玉瑶却管不了太多,直接御剑而起,越过城墙,往燕京方向飞去。

守将追出来见是姚玉瑶,便也收入祭出的法宝,由着她去。

出得城来,姚玉瑶心想京畿之内,欲除陈海而后快者绝不在少数,辨识了一下方向,便御剑往武胜关方向飞去。

要说欲除陈海而后快者,姚玉瑶相信除了她之外,英王赢述绝对排在前列,心想着英王殿下或许会助她刺杀陈海,她在数百丈的高空之中,想到这里也是情绪强烈波动,仿佛陈海下一刻已经惨死在她的谋划之中了。

然而姚文瑶刚刚飞出玉庭岭的范围,忽然一阵冰寒的气息向自己笼罩过来。姚玉瑶大惊失sè,但哪冰寒之气出现的极其诡异,不等她做出反应,就将她牢牢冻结,意识陷入黑暗……

看网友对 第五百零九章 姚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