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一十章 谋刺

第五百一十章 谋刺

昏迷中,姚玉瑶仿佛回到了孩童时代。【零↑九△小↓說△網】

忽而是父亲第一次抱着自己御空飞行,在蔚蓝的天空中,洒下银铃般的笑声;忽而是当年和陈海一同接受启蒙的场景,在玉庭城听族中老夫子用那令人昏昏欲睡的声音讲解讲义。

突然,陈海狰狞着手执染血的刀刃扑过来,就看到她父亲只剩下半截残躯吊在旗杆上厉呼:“玉瑶快走。”

姚玉瑶却像是被无形的巨手无情的紧抓住,不仅身子动弹不了,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刃,朝她胸口扎过来。

“啊!”姚玉瑶从噩梦之中被惊醒,像是窒水后猛然脱离水面,急促的呼吸些,四周一片漆黑,耳边能传来滴答滴答的水珠溅射的声音。姚玉瑶凝神向四处望去,发觉自己应该在一处山洞之中,四周都是奇形怪状的石笋。

她脑子一阵疼痛:“自己是在那里?”她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就听到一阵天籁般空灵的声音传来:“小丫头,你醒了?”

姚玉瑶悚然惊起,昏迷前的遭遇清晰了起来:“什么人,敢暗算我!?”

姚玉瑶心神一动,发现自己窍脉灵海都没有受制,惊怒之下,摧动一抹绿sè剑芒,在黑暗中陡然亮起,向声音的来处疾刺而去。

“咯咯咯咯!”一阵勾魂摄魄的笑声响起,那灵动无比的飞剑攸然在半空中,任姚玉瑶如何催动,就是不能动弹分毫。

“小姑娘修为不高,脾气倒是不小啊。”声音越来越近,两个黑sè的身影缓缓的滑了过来。【零↑九△小↓說△網】

她虽然修为不高,但是生在姚阀之中,见识却不小,却完全看不透眼前两人的修为深浅。

“不知是哪位前辈在上,玉瑶身份地位,当不得前辈戏耍。”姚玉瑶又惊又疑的问道。

看到姚玉瑶却也不是彻底的慌乱无度,那两个神秘人都是有些赞叹,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我且问你,你可认识那陈海。”

“陈海”两个字进入姚玉瑶二中,登时让姚玉瑶脑门发炸,这两个字如同她的逆鳞一般,陈海一日不死,她就一日不能安心。

想到这里,姚玉瑶咬牙切齿的道:“难道前辈二人是陈海哪狗贼派来的么?他也太过小心了,晚辈区区辟灵境低微修为,也值得两位前辈亲自出手?”

她这厢咬牙切齿的话只换来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声,噗噗的几声轻响,数个光团在洞窟中悄然绽放,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出现在姚玉瑶的眼前。

这两人正是赤濡和赫萝。

当日沙滦拼死将赤濡送回瀚海之中,他自己在苍遗、陈立他们的围攻之下形神俱灭。赤濡恨之久恨,但自知修为不够,只能强忍着悲痛前往无尽海域去寻自己的姐妹赫萝。

赫萝得知沙滦的死讯后也是大惊,毕竟沙滦在瀚海的几大海域之中,也是惊才绝艳的存在,当年为了帮赤濡修炼蕴道天丹,悍然放弃了无尽海域的洞府,搬迁到了临崖海域那种危险地带,这种气魄着实震惊了许多大妖,这其中也包括赫萝。

赫萝好生劝慰一番,才让赤濡止住了悲声。

当赫萝寻味赤濡下一步打算的时候,赤濡悍然选择复仇,哪怕一生九死。

无尽海域在瀚海的深处,少了袭扰,比临崖海域要热闹很多。但是赫萝惊才绝艳,天赋绝佳,不怎么醉心修炼的情况下,就早早的结了妖丹,现在已经是妖丹巅峰的存在了。能让她看在眼中的大妖实在少之又少,自然不愿意让赤濡就这么去白白送死。

她带着赤濡在无尽海域好生转了一遭,赤濡知她心意,虽然默默的从着,但是却日渐消瘦了下去。眼见着这个自己唯一的好姐妹一天天的垮了下去,赫萝心一横,决意帮赤濡复仇。

其实赫萝已经用另一种方式修成了化形篇,在得知赤濡的想法之后,赫萝就将化形篇传授给赤濡,一向不醉心修炼的赤濡在疯狂的仇恨支撑下,只用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完全就修成了人身。

之后两姐妹在尧山东麓出海,开始紧紧的盯住陈海的一举一动,寻找刺杀陈海的机会。

但奈何陈海要么跟苍遗在一起,要么就有大量的精锐扈卫相随,所潜修或处理军政事务的洞府、府衙,护卫更是严密,赤濡、赫萝修为虽然不弱,却一直找不到行刺的机会,更何况,陈海已经将沙滦的那枚青冥镜祭炼为自己的护身法宝,赤濡心里清楚,想要报仇血恨,需要更绸密的计划。

作为已经修成妖丹的她们,实在是有无数的岁月供她们挥霍,是以她们并不着急,她们虽然为了刺杀陈海视死如归,但是愚蠢的牺牲还是不会要的。

之前在金蛟原,是一个非常好的出手机会,但收敛了气息的苍遗,虽然能骗过陈玄真、屠樵山他们,但是赤濡绝忘不了这头活了近万年的妖蛟。

当然,这段时间的打探,也让她们掌握陈海、天机学宫及龙骧大营足够的情报。

有了和拓跋部合作的先例,赤濡此时不愿意再与这种势力合作。大一点的势力虽然资源众多,但是内部利益相当复杂,难以一致,也说不定临到头将她们姐妹俩给出卖了。

害怕打草惊蛇的她们最终选择了姚玉瑶。

除了姚玉瑶对陈海有着刻骨难灭的深仇大恨,更主要的,姚玉瑶作为姚氏嫡支,在燕京城甚至神陵山以及皇宫内,都能给她们行刺提供极好的掩护。

赤濡将陈海在尧山所做的事情给姚玉瑶一一道来,听得姚玉瑶是目瞪口呆。

姚玉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陈海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深入蛮荒之地去收服妖蛮,甚至在这个过程中,斩杀修成妖胎的绝世大妖。

换做之前,姚玉瑶可能会对陈海的举动大加赞叹,但是现在她却只有更加仇恨。

有了两个站在地榜顶峰的妖丹境高手协助,姚玉瑶也是相当的兴奋,知道只要计划周密,必能杀了陈海这狗贼,为父报仇。

当问清楚赤濡她们为什么不去找英王府或贺兰剑宗合作之后,姚玉瑶也有些后怕,她也是差点不知死活的想要去找英王赢述求助。

和赤濡商定好了联络方式,姚玉瑶转身飞回玉庭城去……

*************

陈海虽然是奉旨回京受封,但是他毕竟还有龙骧都尉的职位在身,所以还是要再等下诏才能进入京城。

其实这次召陈海回京,内廷之间还是有不同的声音的,毕竟眼下的局势陈海带上两三千人马回燕京,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内廷虽然在诸阀的钳制下,兵甲粮草都不能足额供应宿卫军,但形势还没有恶化到需要请求外兵的地步。

不过,陈海无论是这些年,为宿卫军提供大量的廉价军槿,在榆城岭力抗妖蛮,还是在关键时刻救帝子赢累于危难之中,任何一件都是要大赏特赏的大功。

此时暗流激涌、人心惶惶,即便赵忠等人对陈海还有些忧虑,但也恰是如此,才需要大力拉拢。

今日一早,文勃源派人前来告知陈海,封赏之日定在七天之后。

眼下各大势力虽然在下面暗波汹涌,各自布局,但是真正能爆发到台面上风波还没有一丝一毫的出现。陈海也只能在曹家堡静观其变。

送走了文勃源的使者之后,陈海和姚文瑾在一处凉亭之中弈棋。

姚文瑾回到燕主洋之后,就心事忡忡,下棋时也屡屡犯一些低级失误。陈海知他心事是什么。

姚文瑾死死的盯着棋盘上的走势,举棋半晌,叹了口气还是放下了叹道:“陈侯,我诈死已经将近三年的时间,也不知道内子和玉瑶她们过得如何?”

陈海端起香茗抿了一口,笑着问道:“你要是担心,要不我这个逆子,哪天到玉庭城拜访一下?”

“怕是不妥吧?”姚文瑾迟疑的问道。

“也没有什么,姚出云怎么说也是我的叔爷,总不至于当场将我一巴掌拍死,”陈海哈哈笑道,“再说,我们总还是要跟姚氏接触的,我先去抖抖威风,也算是做些铺垫……”

这时候突然有人来报告,神陵山学宫有人前来拜访。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一十章 谋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