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天域苍穹 > 第四十九章 被俘虏了?

第四十九章 被俘虏了?

  只听这青衣少女温柔的笑道:“大可不必如此着急,这一次来到辰皇,还需要看一看风土民情,也需要了解一些这个国家的施政方向,当然,最主要的,是几个皇子之间的倾轧,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那个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所在。”

  “我们蓝风帝国,能不能成为大陆第一霸主……这些方面可都是重中之重的考量。”

  青衣少女淡淡的说着,拐过了墙角。

  刚刚才拐过来,顿时咦了一声,三人已经发现了昏迷之中的叶笑。

  “这个人……”青衣少女目中神色一变,变成了郑重:“这个人,岂不就是刚才拍卖会上……那,丹云神丹之主?”

  那中年仆妇过来看了一眼,道:“不错,身材适中,健壮;面目方正,正是那个姓风的家伙!”

  青衣少女脸色一怔,立即转身,查看了一下四周,急促道:“看来这是被什么人给暗算了……”伸手一摸,又道:“人还没死,还有气……”

  立即站起来:“华姨,你立即去找一辆马车,不要让任何人发现,将这个人带到咱们在辰皇的别院之中。这个人……若是我估计没错,或有大用。”

  中年妇人立即应命急疾而去。

  青衣少女说着,玉足轻抬,啪啪啪三声,在叶笑身上踢了三脚;却是封住了叶笑的三大经脉,无论叶笑之后行否醒转,暂时是动不了武了。

  又是一伸手,将一颗丹药塞进了叶笑口中,然后“刷”的一声,从随身包裹里面掏出来一块黑布,蒙在了叶笑头上,道:“赵先生,麻烦你将他背起来。千万小心,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他的面目。”

  “是。小姐。”那位赵先生答应一声,一俯身,已经将叶笑背在了背上。

  青衣少女这时才又再伸手,在叶笑身上快速的摸索了一遍,随即便怔住了。她的手还在叶笑怀里,整个人却怔住了,充满了一种不解的味道。

  道:“除了几叠金票之外,他身上的其他东西,全都不见了……看来,这位丹云神丹之主,应该是被打劫了……身怀重宝而不知收敛,有此遭遇亦在情理之中,不足为怪,然而那打劫的人,为何单单没有动这些个巨额金票呢,难道竟看不上眼……为什么?!”

  “又或者是……下手的并不是世俗中人?”

  “但是……既然已经做到了如今这等地步,怎么不将此人一并带走?难道打劫他的人,并不知道这个人身份的重要性?但凡是参加过此次拍卖的人,定然会知道,这位丹云神丹之主,本身可是比他身上的这些东西要值钱多了……”

  “以此推论,下手的多半不是参与今次拍卖会的人。”

  “若然如此,那会是谁呢?”

  “难道这暗中,还有别的势力在旁窥伺?”

  “这件事,实在是让人诧异,令人费解……”

  正在凝神苦思,却感觉到手心中传来的热度,那是叶笑身上的体温。

  青衣少女心念电转,顿时如同触电一般,将纤手缩了回去。她的脸上易容,此刻自是看不出脸色变化,但却依然可以看出来,她的脖子都几乎有些红了。

  心中兀自不停暗暗地怪责自己:刚才是怎么回事?这么失神?居然将自己的手伸进一个男人的怀里这么久没有早早拿出来……

  想到这里,却又想起:“恩,这个人身上的气味,并不让我讨厌,那是已经脱离了凡夫俗子的那种污垢之体,成了先天之体的感觉……”

  “既然是先天之体,本身定然是先天高手……那么,打劫他的人,层次必然要比他高出许多,才能在表面上看来全然没有任何伤害的情况下……将他制服……”

  “如此说来,打劫他的人,最低最低,也要拥有地元境五六品之上的实力……具体什么情况,还要看他醒来,确定了这位姓风的本身实力在什么层次,才能较为具体的推断出来……”

  便在这时,那赵先生背着被蒙住头昏迷不醒的叶笑,已经走出了巷口。

  而不远处,一辆马车正咕噜噜而来。

  来者正是那中年仆妇,快速赶了马车过来。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青衣少女抓过叶笑,立即上了马车;那中年仆妇随之进入;而那‘赵先生’则随手扔给车夫一锭金子,道:“马车我买下了。”

  二话不说跳上前座,拿起马鞭,一声唿哨,啪的一声鞭子响亮,马车徐徐前行。

  他就坐在前面,两只脚耷拉着,眼神浑浊,活脱脱就是一个赶了几十年大车的车把式。

  当真是装龙像龙,扮虎似虎。

  这种本事着实了得。

  直到马车已经离去好远,那车夫还在原地愣愣的站着,如同做梦一般。

  真的有人,用这么大一块黄澄澄的金子,来换一辆破旧的马车?

  这一大块金子,至少可以买下三十辆我那种马车啊!?

  今天真是发了。

  原来真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一直到马车没了影子,车夫才回过神来,乐颠颠地将金子往怀里一揣,回家去了。

  恩,回头再买一辆马车,剩的钱还有很多很多,可以给媳妇买上几件新衣服,可怜娃他妈跟我这么多年,却也没过过几天好日子……给儿子闺女吃顿好的,每人买件新衣服,娃们也到了该进学堂的时候了……

  剩下的钱可不能乱动,以后还要抓紧赚钱……让娃们有个好前程,不能再像我这么拉车……

  一边想着,一边似乎已经看到了那美好的前景……忍不住笑逐颜开……

  ……

  叶笑浑身抽搐着,纵然是在无意识的昏迷之中,却仍是浑身痉挛,全部的经脉,似乎在这一刻都要裂开来一般……

  他的脑海中,神识中,似乎要爆炸一样,无穷无尽的痛苦,在他的身体之中全无间断的肆虐着。

  他皱着眉,却是死死地闭住嘴,不曾发出半点声响。

  青衣少女将叶笑平放在马车上,看到他脸上身上的筋脉在不断地突出来,凹进去,恍如蚯蚓一样的诡异游走,显然周身上下每时每刻都在承受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个抢劫他的人,到底在他身上使了什么恶毒手法?如此的残酷折磨……昏迷了这么久,这种手法的折磨却还在继续……我已经试了好几种方法,竟始终解不开这种禁制,而且,根本找不到这种手段的任何相关线索。”

  “这到底是什么功夫,竟能够让人如此痛苦?”

  “那个抢劫的人简直是丧心病狂,抢了东西也就罢了,就算是把人一刀杀了,也胜过如此活生生的折磨啊。真真是令人发指!”那中年仆妇也是有些义愤填膺。

  杀人,大家都看得多了,车上的三个人手底下都沾染过不少的血腥。

  但如此折磨人的状况,却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这分明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节奏啊……

  这得有什么深仇大恨,才能做出来这等惨绝人寰的事情!

  “不过,这个人也不亏是丹云神丹之主,这骨头委实够硬。”青衣少女微笑了一下,道:“换做一般人,纵然本身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遭遇这等折磨,恐怕早已经无意识的惨叫起来,但这个家伙居然连呻吟的声音也没有半句,殊为难能。”

  她的口气之中,夹杂着淡淡的欣赏之意,喟然道:“有如此心志……在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乃是做不成的?错非有如此心志,又岂能炼出传说中的神丹丹云,我愈发相信,这次拍卖的丹云神丹就是来自此人了!”

  马车在路上不急不缓的行进着;渐次接近辰星城南门,来到了一所大宅院门前,终于嘎然而止。

  那位‘赵先生’打了个手势,大门旋即打开,整辆马车就这么得得得行了进去。

  大门随即再度紧闭。

  ……

  对于外界一切仍旧全无感应的叶笑只感觉此刻自己在怒海之中渐沉渐浮,一个接一个的滔天巨浪打来,自己随时随刻,都有舟覆人亡之危。

  叶笑自知自己已然做不了更多,只能紧守着灵台的最后一线清明,死死地咬紧牙关忍受着,对于周身一切,全然不予理会。

  更加不知道,自己现在整个人已经落在了人家手里,任人鱼肉。

  等到这种强烈的震动终于过去;叶笑浑身上下的汗水早已经出了七八十遍;若不是青衣少女等人这几天下来的细心照顾,顾忌这位‘丹云神丹’之主身份的话,恐怕单只是脱水也早已经成了骷髅,这绝对不是说笑!

  所以说,青衣少女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了传说中的超级大人物“笑君主”的救命恩人!

  当然,救人者和被救者,眼下还都不知道!

看网友对 第四十九章 被俘虏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