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81 报丧

581 报丧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后面是紧追不舍、杀气腾腾的追兵,在这种万分紧急的时刻,巷口突然出现的黑sè轿车,可把我和刘宏宇惊得魂飞魄散。那一瞬间,我俩都以为我们要完蛋了,我还好点,刘宏宇已经慌得不像话,转头就对我说:“师父,怎么办?”

师父,怎么办?

这样的话,刘宏宇今天晚上已经说了不止一次。在学校里,他面对一群学生,还能做到沉稳、镇定、坚韧不拔,可是今天晚上面对的事、面对的人,已经远远超出他的生活范围,所以那些曾有的良好品质全都荡然无存。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在经过一番历练之后也能快速成长起来;但是现在,他只能是一只茫然无措的弱鸡,除了依赖我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我一咬牙,说道:“跟紧我!”

同时,我的脚步迅速前蹬,朝着那辆黑sè轿车直奔过去。我的计划很简单,我会用打神棍戳破车窗,不管里面坐着几个人,我都要将他们斩杀殆尽,然后夺了他们的车,载着刘宏宇逃之夭夭。

——如果来得及的话。

毕竟,后面还有无数的追兵,只要速度稍慢一点,立刻就会陷入重重包围。

我疾速往前冲着,手中的打神棍也牢牢握紧,杀气从自己的身上猛地爆发开来。然而,就在我快要到达车边的时候,驾驶座的车窗却放了下来,里面露出一个人的脑袋。

是龙王,龙王开着车过来的!

龙王冲我大喊:“巍子,快上车!”

看到龙王,我真是喜出望外,感慨天无绝人之路,然后迅速扑上前去拉开车门,招呼紧跟在我身后的刘宏宇上了车,接着我也窜了上去。刚一坐稳,车门还没来得及关,龙王就一脚油门踩了出去,将一片喊杀之声丢在身后。

冷风呼啸着窜进车内,我们的车疾速往前开着,并且时不时地还要穿过几条小巷,以便把身后的追兵彻底甩开。“砰”的一声,我把车门关上了,我们的车也迅速隐没在了省城的黑暗之中……

龙王开车的技术确实不错,一眨眼的功夫就远离了皇家夜总会,当然这也要得益于他的土著身份,对这里的地形无比熟悉。终于逃出生天,我放松地靠在后座上,说道:“龙王,谢了。”

接着又说:“你怎么来了?”

龙王专心地开着车,说:“还是担心你有危险,所以就开了车在附近溜达,看能不能帮上你的忙,好在关键时刻终于赶到。”

接着他又瞄了下后视镜,说:“刘家主伤势很严重吗,是不是得找个医院?”

刘宏宇一直背着他的父亲,上车以后才把他的父亲放到一边。刘德全的身上血淋淋的,几乎没有一块好肉,也看不出是死是活,龙王这么一问也是试探一下。

我低声说道:“不用!”

这两个字一出口,龙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不再说话,默默开车。而刘宏宇,又吭哧吭哧地哭了起来,这个孩子的心智虽然在同龄人里已经算佼佼者,但是今晚给他的打击实在有点太大,任谁也受不了啊。

在刘宏宇痛哭的过程中,我也小声地给龙王讲述着今晚的经过。今天晚上,我本来是想把刘德全和葛天忠都救出来的,我认为只要说服了刘德全,那么葛天忠也会和我一起出来;然而谁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结果,最后一个人都没救出来。

只能说,我已经尽力了,出现这种结果我也没有办法。听完我讲述的整个过程,龙王也没发表意见,而是轻声问道:“咱们现在去哪?”

按理来说,我们该直接回学校去,那地方现在是最安全的,可车上还有刘德全的尸体,这就让刘德全犯了难,所以才问我的意见。我说:“到刘家去一趟吧,我陪小宇把刘家主的尸体送回去。”

尘归尘、土归土,刘德全既然死了,当然要落叶归根。

只是我这句话一出口,龙王和刘宏宇都吃了一惊,齐刷刷惊讶地看向了我。龙王惊讶,是因为知道我和刘家一向不对付,那是见面就要杀得分外眼红的生死仇人,现在竟然要主动到刘家去,那不是找死的行为吗;而刘宏宇惊讶,是因为他的身份直到现在也没公开,竟然要回刘家去送尸体,这就让他想不通了。

而我淡淡地说:“这是刘家主的遗愿,我已经答应了他。”

龙王一听,便不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意思是说: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做决定吧。

刘宏宇也不再说话,既然是他父亲的临终愿望,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时候,我想起一件事来,便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是打给葛平的。

省城之中,我们这些人虽然彼此打来打去,恨不得早点灭了对方,但联系方式还是有的,彼此也常常会打电话。不过我一般是给葛天忠打,很少给葛平打,葛平接到我的电话当然十分意外,问我到底想干什么?

葛平的声音充满戒备,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就在前几天,我还在道上公开宣称要把刘、葛两家灭了,他能不提防我吗?

我认真地说:“葛平,这件事情我只说一次,信不信、办不办由你自己。今天晚上,你父亲死在了郑皇帝的手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郑皇帝很快会率大军去攻你家,所以你要早点做好准备。好了,话就说到这里。”

说完以后,我就把电话给挂掉了,我可不想听到葛平的质疑、谩骂或是侮辱。我提醒他,是我出于人道主义,他信不信那是他自己的事。当然,出于私心的话,我也不希望葛家那么快就完蛋。

虽然我也知道,葛天忠一死,葛家必然大乱,被灭也是迟早的事。但我还是希望葛平能够担起大梁,将这个时间尽量拖久一点。

挂了电话以后,刘宏宇便小心翼翼地问我:“师父,我爸临死前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刘德全死前,确实和我说过一些事情,并且有意没让刘宏宇听到。刘宏宇本来也不计划问的,但他刚才听我说要把他爸的尸体送回去,所以也起了一点好奇心,终于按捺不住问起我来。

我回过头去,看着他说:“你爸说,你是他最骄傲的儿子。”

听到这句话后,刘宏宇的眼泪滚滚而落,说道:“是的,这句话,我爸在我面前不止一次地说过。虽然他见我的次数很少,可是他每次见到我,询问过我的近况以后,都会这么夸我。不过我一直在想,是不是他觉得亏欠了我,才会这样弥补我的?因为我总觉得我并没有他说得那么好!”

我摇摇头,说没有,你爸真的为你感到自豪,他很爱你。

“嗯……”

刘宏宇转过头去,看着他父亲的尸体,眼泪如同决堤一样涌出:“我也爱你,爸。”

刘德全的表情依旧安详,好像听到了刘宏宇的话一样。

车里坐着一个血淋淋的死人,按理来说这种场景应该十分渗人才对,可我和龙王都是见多了生死的人,所以并不畏惧;而刘宏宇,就更不会怕了,那可是他亲爹。

看着刘宏宇痛哭流涕的模样,我继续说道:“你爸还说,让你回去继承刘家家主的位子。”

听到这句话后,刘宏宇的哭声戛然而止,接着吃惊地朝我看来,失声说道:“怎,怎么可能!”

我认真地说:“是真的,你爸确实这么说了。”

旁边的龙王一边开车,一边嘟囔着说:“这回可好玩了,一场家主争夺战啊。”

蜘蛛那个资料库里有关刘宏宇的信息,我已经和龙王他们说过,他们也都知道刘宏宇是刘德全钦定的刘家继承人,所以龙王并不意外。但刘家上下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刘德全又死了,刘家必然由刘璨君和他的母亲掌控,怎么可能会让刘宏宇一个莫名其妙的外人继承家主之位?所以龙王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刘宏宇也是一样的想法,他整个人都傻掉了,呆呆地说:“这件事情,我爸确实和我说过一次,但我一直以为他是随便说说,并没有往心里去。继承刘家家主,怎么可能,我哥他们是不可能会答应的!”

刘宏宇口中的哥哥,当然就是刘璨君。

我继续说道:“我答应你爸,说会帮你。”

说之前那句话的时候,龙王还能作为一个外人看看热闹,听到我也会卷入到这场纷争中后,龙王也傻掉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因为对刘家来说,我不仅是个外人,更是他们的仇人,怎么可能帮得上忙?

我去刘家送尸体,都有可能是死路一条了,现在竟然还要搀和到他们的家事里去,这简直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啊!

所以,龙王都不淡定了,无语地说:“巍子,你在开玩笑吧,这事你怎么帮得上忙?”

我说:“没有办法,我已经答应刘德全了。”

龙王一听就恼火了,大力地一拍方向盘,说答应就怎么了,答应就一定要去办吗?反正你去刘家,我不同意!

“吱——”的一声,龙王把车停到路边,一脸恼火地看着我。

而刘宏宇则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呆呆地看着我们两个。

我很理解龙王的心情,之前来皇家夜总会的时候,他就不太同意,是我坚持要来,他才没办法的。然而最后,刘、葛两家的家主,不仅一个都没保住,反而连我都差点栽在里面,要不是他及时开车来接,可能我已经被砍成肉泥了。

现在,我竟然还要搀和到刘家的家事里去,这事明明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捞不到任何好处,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什么答应了刘德全,反正刘德全已经死了,爱谁谁呗,管他干嘛?

我没有理会龙王,而是转过头去看着还在发呆的刘宏宇,认真地问他:“你想做刘家的家主吗?别管你爸的遗愿,我就问你自己想不想当?”

这个问题,让刘宏宇的面sè顿时一震。

过了很久很久,刘宏宇才咬着牙说:“想当!”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宏宇的眼里闪着很亮的光芒,显然这个念头在他心里已经存了很久,在我的一再逼问之下才敢大声地说出来。只是,刘宏宇眼中的光亮只闪了一下,便迅速黯淡了下去,喃喃地说:“我妈虽然从来没有争过什么名分,可她其实一直都想光明正大地住进刘家,光明正大地做我爸的太太;至于我,其实并没想过要做刘家的家主,只是有次,我爸问我……”

不等他把话说完,我便摆了一下手,不耐烦地说道:“我不想听你那些矫情的故事,我只要知道你想当就行了。你想当,我就会帮你!”

刘宏宇的眼睛再度亮了起来,手脚都跟着微微颤抖。

看得出来,其实他的野心同样不小,他父亲的身体还在一边尸骨未寒,他的心就已经被“家主”的位子撩拨得蠢蠢欲动了。不过话说回来,或许正是因为他的这个特质,刘德全才愿意把家主的位子传承给他。

能够坐上家主之位的,必然要是心狠手辣、野心勃勃之徒,如果是个心慈手软、庸庸碌碌之人,家业迟早败坏。

刘德全的眼光并没有错,现在的刘宏宇或许还不够成熟,但将来的他必然能够大放异彩。

得到刘宏宇的肯定之后,我便看向龙王,说道:“我是他的师父,他既然想做这件事情,我就会不遗余力地去帮他!”

说完这句话后,我又对刘宏宇说:“不过还是那一句话,我既然是你的师父,那你就要一辈子都效忠我,否则就是天涯海角,我也必然杀你!”

刘宏宇的身子抖了一下,面sè严肃地说:“是,师父!”

而龙王,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帮助刘宏宇去夺家主之位,不仅是因为我答应了刘德全,也不只是因为我是刘宏宇的师父,更因为我想要把刘家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这是一个很冒险的决定,因为谁也不知道刘宏宇将来会是怎样,说不定他现在答应得好好的,将来壮大以后就会反咬我一口。

但如果因为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放弃这个可以掌控刘家的机会,岂不是因噎废食?就好比怕噎死就不吃饭,怕呛死就不喝水,怕被抢就不出门,天底下有那么多的师父,如果每一个都瞻前顾后,怕徒弟反咬自己一口,那还怎么传承下去?

所以,即便是有风险,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去做,一来我会尽到自己身为一个师父的责任,二来事成之后所带来的利益也很丰厚。

我可不是脑子一热才去做这件事的,而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下的决定。

龙王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所以,龙王不再表示反对,但他还是忍不住问我:“那你有什么计划么?总不能就这么背着刘家主的尸体进入刘家,然后要求他们把家主的位子让给刘宏宇吧?我琢磨着,你要真这么干了,刘璨君能把你绞成肉酱。”

因为冯千月,因为之前的宣战,因为许许多多的新仇旧怨,刘璨君对我确实恨之入骨,恨不得扒我皮、食我肉,如果我主动去了他家,估计他都要乐疯了,不杀了我以泄心头之恨才怪。

但我认认真真地对龙王说:“当然有。”

…………

半个小时以后,刘家庄园门口。

现在还不到晚上十点,刘家的大门就紧紧关闭了。当然,这和时间没有关系,因为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了,刘家的大门一直都这么关着,被我舅舅,被我爸,被我吓破了胆。

里面,倒是灯火通明,似乎在对外宣示着刘家的风光还在。

刘家的庄园无比之大,堪称省城最大。沿途有几道岗亭,但我不想和他们废话,直接让龙王挨个无声无息地击昏了他们,所以我们很顺利地就来到刘家庄园的大门前面。

车子停好以后,刘宏宇小心翼翼地背着他父亲的尸体走下了车。

但他一看到眼前硕大的庄园,腿脚就忍不住发起抖来,脸sè也变得无比苍白。

这本来是他的家,但他一次都没来过,猛地看到这么大的房子,心中不免生出畏惧,所以有点心慌意乱、腿脚发软。这和一个人的心性无关,和他的阅历有关,当初我第一次去冯家的时候,看到硕大的房子,心中同样十分震撼。

我拍了拍刘宏宇的肩膀,认真地说:“不要害怕,拿出你的底气来,这本来就是你的房子!你是未来的刘家家主,你将来要在这里君临天下,这里所有的人都要臣服于你!”

听过我这句话后,刘宏宇一下就挺直了腰杆,眼神和面sè都变得坚毅起来。

很好,果然是个可塑之才。

怪不得刘德全会看中他,也怪不得我会愿意收他为徒。

这样的孩子,谁不喜欢?

安抚好了刘宏宇后,我便弯下腰去,对车子里的龙王说道:“你可以走了!”

龙王面sè忡忡:“你一个人行吗?”

“行的。”

我认真点头:“按我之前说的,麻烦你一定要帮我保护好孙静怡和郝莹莹,我不想让她们成为郑皇帝威胁我的把柄!”

之前郑皇帝和葛天忠商讨怎么将我斩尽杀绝的时候,就曾提到过我在省城有两个女朋友,可以拿来为他所用。我的关系网并不复杂,郑皇帝想查清楚并不算难,毕竟他连刘德全的儿子叫什么都知道。其实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我早就安排了人在暗中保护孙静怡和郝莹莹,但在这种关键时刻,我怕我安排的人不够得力,还是被郑皇帝给钻了空子,所以才想让龙王和流星他们暂时充当一下护花使者。

至于远在罗城的李娇娇和冯千月,那肯定没有问题,到底是我的地盘。

龙王一口答应了我,说没有问题。

同时他也提醒我,在刘家一定要小心。

因为我的计划挺周全的,所以他也还算放心,和我说过几句话后,很快就开车走了。

目送龙王离开以后,我又吩咐了刘宏宇几句,接着让他暂时藏在树下的黑暗里。然后,我便独自一人朝着刘家的大铁门走了过去。

月朗星稀,冷风如刀,我的步履坚定,一直走到刘家的大门前面。

然后抬起手,咣咣咣地砸起门来。

铁门击响的声音很大,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庄园,里面显然乱了起来,毕竟刘家已经很久没有传来过这么霸道和粗狂的敲门声了。在这之前,到来的客人都要经过一道道岗亭检查,等来到大门前面的时候,来者的身份早已查得底掉,大门早已敞开。

这么晚了,谁在砸门?

很快,里面就传来守卫疑惑的声音:“谁?”

“王峰!”

我大声地念出了我的名字。

在省城,还是“王峰”这个名字好使,显然比“王巍”要好使多了。“王峰”这个名字虽然比不上当年的小阎王那样深入人心,但也代表着一个传奇和神话,让人闻风丧胆。

尤其是刘家的人,在经历过抢亲事件,见识过我舅舅的神勇和我父亲的霸道之后,他们听到我的名字都会忐忑不安、六神无主,生怕我会带来一支奇兵杀进刘家。

果不其然,在听到我的名字以后,里面传来一片慌乱的喧哗声。

“王峰来了,王峰来了!”

“他怎么会来,他来干什么?”

“怎么办啊,家主可不在家,这可如何是好……”

“不要慌张,现在王峰还被郑皇帝追杀,他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怎么可能敢来侵犯咱们刘家?没准他走投无路,是来投靠咱们的!”很快,一个听上去粗犷沉稳的声音控制住了局面。

这个人的地位在刘家应该很高,在他发过话后,里面终于慢慢安静下来。

接着,又一个声音小心翼翼地问:“王峰,你来干什么?”

我往后退了两步,冲着门里大声说道:“报丧!”

看网友对 581 报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