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刺客(二)

第五百一十四章 刺客(二)

陈玄真看着万吨湖水在极瞬间聚集万千碧澈水剑而起,往陈海笼罩而去,心神也是猛然一震,修为高绝的他,已经锁住湖中两道绝强的气息,其中一人,修为竟然比他还要强出一截。

陈玄真对屠樵山了解甚深,绝不可能有如此心机yīn沉的安排,但此时真要让陈海被刺杀在梅渚湖,屠樵山就是一万张嘴都说不清楚,甚至可能将他及奎狼宫以及屠氏都牵连进去。

文勃源、赵忠等宦臣,也绝不可能放过大造冤狱的机会。

绝不能让陈海死在这里!

文勃源大喝一声:“谁敢在神陵山附近作祟?”袍袖中的吞江壶应声而出,气息狂涨,就要往向湖中轰去。

不管陈海能不能挡下这一击,他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要擒住这两名刺客,才好还奎狼宫上下清白。

“找死!”文勃源墨sè玉尺随手而出,暴涨百丈神华,便往吞江壶击去,猛烈的冲击几乎要将天地都撕裂来,压得湖水顿时沉下去十数丈深,这时候毕乌宫大殿前观战的学宫弟子及赢余等人,才看到湖水隐隐有两道绝美倩影,正杀气腾腾的摧动数百道水剑,一起往陈海狂卷而去。

赢余脸sèyīn晴不定,但下一刻还是摧动一柄灵剑,往陈玄真杀去,嘴里半真半假的叫道:“陈玄真,我念你是学宫大祭酒,平时以师礼相待,但你今天刺杀朝廷大将,休怪我无礼!”

陈玄真心中一片冰冷,他知道这时候就算他再如何辩解,文勃源也会置之不理,而太孙赢余这一系在燕京的残余势力,也只会想尽办法将水彻底的搅浑。

然而在他眼下,也只好咬牙,先想办法将文勃源、赢余逼退再说。

其他围观的学宫弟子及数十祭酒、大祭酒,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甚至大多数认为刺客就是屠樵山、陈玄真所安排,就是要在学宫刺杀陈海,他们即便不想卷入刺杀之事中去,但这时候也绝不会出手去阻拦刺客。

在齐寒江眼中,道丹境中期的屠樵山,根本就不堪陈海一击,谁想到会出了这样的波折?

眼看着数百道水剑去势甚疾,快要袭在陈海身上,齐寒江睚眦欲裂,与假扮成扈卫跟到学宫来看热闹的魔猿、黑角虎妖,便要一起出手,助陈海抵挡刺客,陈海这时候传来神念:“莫要轻动,天岳、天岭,你们暗中锁住湖底刺客的行踪即可!”

齐寒江不知道陈海为何阻止他们出手,但他早已经习惯无条件听从陈海的命令,与诸扈卫守在湖畔的魔猿、黑角虎妖也是悄悄往里缩了一缩,让其他扈卫将他们的身影遮住,以便全力将神识扩散开去,锁住湖底刺客的气息。

这时候趁乱锁住湖中刺客的气息,才有可能不被察觉到。

陈海虽然有青冥镜护身,但湖中刺客也是拿出他正全力摧动真元要打下屠樵山的契机,令他猝然间难以转寰气机,青冥镜的护身神通,实际在这一瞬间被削弱到极致。

即便陈海没有从那万千水剑中感知到一缕熟悉的气息,但刺客如此熟悉青冥镜,陈海也能猜到刺客就是当初从尧山逃走的另一头银鲨妖赤濡。

赤濡竟然找来另一头大妖相助,潜伏到神陵山脚的梅渚湖里刺杀他——陈海即便不确认就一定是屠樵山、陈玄真与刺客勾结,但赤濡在学宫必有人相助,才能知道他的动向,才能提前悄无声息的潜入梅渚湖中等候机会。

青冥镜护身神通在这一瞬间是被削弱到极点,但陈海从来就没有想过被动的防守,能抵挡住强敌的袭杀,身在半空,交错踏出,极瞬时,半空就留下十数仿佛鱼龙般的残影,下一刻,陈海已在百丈之外。

这一瞬,眼睁睁看着刺杀一幕发生的万千学宫弟子,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好快的速度,道丹境地榜强者怎么可能在瞬时有如此恐怖的速度,速度快得将空气都撕开来,万千学宫弟子还是要迟上数瞬,才听到空气撕裂的雷鸣暴响。

陈海只这一下,就将万千水剑的攻势,绝大部分都闪过去,其余的撞上青冥镜所凝聚的灵甲上,只是激起阵阵青光闪动,并不能将陈海的防御完全撕开,自然也无法伤及陈海分毫。

陈海并不确定屠樵山与银鲨妖有无勾结,但银鲨妖不从湖中杀出,苍遗不在这里,而无数学宫弟子、祭酒又都袖手旁观,巴不得他让这两名刺客杀死,他也没有办法将这两头化变人形的银鲨妖擒住,只能抓住屠樵山撒气。

陈海灵海秘宫中的上品紫丹拼命起伏,就见白蒙蒙的玉山印蓦然多了无数道丝丝缭绕的电光,一缠一转,顿时霹雳声大作,将还没有回过神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要不要跟刺客联手击杀陈海的屠樵山击飞出去。

半空中赤阳剑也一声悲鸣,被迫成一道赤sè流光向梅渚湖中掉落而去。

屠樵山惊骇莫名,他没有想到湖底会有刺客,也没有想到陈海刚才跟他相斗,并没有施展全部的实力,竟然能在转瞬间闪过刺客绝大部分攻势,他一时间震惊失察,当下也是被打得七窍溢血,失去对赤阳剑的控制。

屠樵山在半空中努力稳住身形,从怀中取出数枚道符,犹豫着要不要与刺客联手,先将陈海毙杀再考虑后果,却不想陈海此时的气势更甚。

将屠樵山迫退之后,陈海心神电转,神魂迅速在虚空之中观想出一个古怪的图形,一团浓云凭空出现在陈海的脚下,雷光隐隐。

那数百道水剑落空,并没有变回湖水落入湖中,每一道水剑都附有极微弱的气息,堪堪落回半空之中,就急剧汇聚起来,短短的几息时间,就变成了一团巨大的玄煞冰球,高速旋转着携带灭天之威往陈海冲撞过去,在这过程中,一道道坚逾金铁的玄煞冰箭,以恐怖的速度从冰球之上疯狂的射出,势要将陈海杀成千疮百孔才甘心。

陈海脚踏虚空,如鱼龙在云水之中,不断的幻变残影,将一道道难以恐怖的玄煞冰箭避开,但陈海身后数百步外,就是毕乌宫的大殿广场,数千弟子可不是人人都能避开余势都极惊人的玄煞冰箭,这时候也只是惊慌的将防御法阵或道符祭出,以免被殃及池鱼。

正在这时,天地之间仿佛巨震了一下,整个神陵山貌似活了过来,从神陵山的顶端一团黄光骤然亮起,砰然而散,组成一个巨大的光罩将神陵山牢牢的护了起来。

神陵山的防护法阵终于启动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海心里更恼,防护大阵有祭酒在主持,却迟迟没有发动,无非就是坐看他被刺客杀死,既然如此,他也无需再对屠樵山手下留情,也无需再给学宫这群废物开脱的机会。

陈海这一刻对脚下的的冰箭完全置之不理,猿臂一舒,裂天战戟出现在手中,与此同时,陈海左手闪着紫光,在空中连划,在风雷真意的牵引之下,一道雷篆,直接出现在虚空之中凝聚成形。

屠樵山这时候才勉强将赤阳剑收回来,抬头再看,一道细如游丝的雷光在天地元息所形成的旋涡里极速滋长,下一刻,雷光已经有儿臂粗细,再一刻,已成水桶粗细的雷光,往他头顶笼罩过来。

屠樵山大惊失sè,当日在金蛟原陈海为了护住杨巧儿和赢累二人,一直做被动防守,并未怎么出手,任他怎么想,也想不出来陈海全力施展之下,竟然有如此的威势。

这怎么可能是道丹境初期强者所能具备的神通!?

屠樵山当下紧咬牙关,将赤阳剑祭了出去,拼却这地品中阶的法器被毁,也要争取时间逃到神陵山的防御大阵中。

霹雳雷柱和赤阳剑相撞在一起,爆发出夺目的光彩,紧接着一声巨大的碎裂之声响起,多少人欲求而不得的赤阳剑在这一道难言其威的重击之后,竟被硬生生的击碎。

屠樵山与赤阳剑神魂相系,赤阳剑直接被击碎,他的神魂也是遭受重创,身在半空就往湖面栽去。

那两名刺客,似乎也知道屠樵山是她们今天能否行刺成功的关键,摧动玄煞冰球直接往陈海当头砸来。

陈海这时候全身上下紫电笼罩,下一刻,紫电都聚集到他的右拳之上,以沛然莫御的气势直接将那枚十米大小的玄煞冰球直接轰碎。

毕乌宫大殿前的众人在神陵山大阵的守护之下,虽然感受不到那份杀机凛立,但是那紫电缭绕的耀目戟芒,陈海不可一世的滔天威势在让他们感到一阵胆寒。

陈海还是不管湖水里的那两名刺客,身形再闪,手中的裂天战戟怒掷而出,化作一道黑电闪电,往屠樵山的后背心刺去。

一声凄厉惨叫在梅渚湖上空响起,屠樵山口吐着鲜血,带着从左腋刺穿他灵袍、身体的裂天戟,重重的摔落到湖面上。

陈海收回带血的裂天戟,这时候发现湖中刺客已经极速往湖口遁去。

赤濡与同伴都是水妖,御水神通远非陈海他们能及,再说一到湖口,地下河流纵横,陈海没有苍遗相助,也不可能将她们截住,只希望她们落脚地距离神陵山不远,魔猿、黑角妖虎或有可能免强锁住她们的气息。

文勃源此时看到陈海这边已经斗出结果,虽然陈海实力强大令他心惊,但这时候还收回自己的法宝,yīn沉的盯住陈玄真,冷声道:“陈玄真你与屠樵山谋刺朝廷重将,该当何罪?”

“文大人,休要血口喷人!”陈玄真心里一片冰凉,硬着头皮说道。

“我是不是血口喷人,自有审刑院定度。陈玄真束手就擒吧,莫要让我派兵,将你陈家老小都抓来男子为奴、女子充妓!”文勃源冷冷的说道,完全不畏陈玄真这时候还敢反抗,又冷眼看向在场的诸多奎狼宫弟子、祭酒,说道,“从现在开始,奎狼宫上下,在查清刺客之前,所有祭酒、教习、弟子不经允许,都不得迈出奎狼宫一步,有违令者,与刺客同罪,杀无赫。”

英王赢述虽然有数十万的西园军在手,但是远水解不了近火,拱卫京畿的毕竟是宿卫军。

陈玄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仿佛苍老了几分……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一十四章 刺客(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