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85 家主家主,一家之主

585 家主家主,一家之主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自从我来到刘家以后,带给刘家众人的震惊真是一次又一次。

一开始,是我喊“报丧”的时候,吓得他们可以说是魂飞魄散,以为我要报他们整个刘家的丧;后来发现我是一个人来的时候,他们又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以为这次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拿下;再接着就是我宣布了刘德全的死亡,让他们整个刘家陷入一片恐慌和悲伤,人人跪地嚎啕大哭;等到我再公布刘宏宇的身份,说他是刘德全的私生子,并要进入刘家族谱的时候,他们似乎都有点麻木了。

今晚的震惊,实在已经太多,多到他们觉得再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觉得稀奇了。

但,直到我指出刘宏宇就是刘德全亲口任命的“家主”的时候,整个刘家都沸腾了,因为这个结果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前,刘宏宇要入族谱的时候,大家不是没有猜过会不会让他来当家主,只是这个揣测很快就被众人给否定了,这事怎么看都不太可能,刘德全怎么会让一个私生子来当家主?这要置刘璨君于何地,还要不要刘家的脸面了?

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刘璨君才表现得志得意满,以为家主之位势在必得,但是等我宣布完后,却是这样的结果,这让刘璨君怎么能受得了!

当时,只有一些刘家的重要人物站在祖堂之中,大部分人都在祖堂外面听着里面的动静。听到我的声音之后,外面登时乱了起来,几乎人人都在惊呼着怎么可能;而祖堂里面,也是一片目瞪口呆,就连历经世事的秦管家都傻眼了,下巴上雪白的胡子都在微微颤抖。

终于,刘璨君第一个爆发出来。

毕竟这件事情,影响最大的就是他了,虽然父亲的死让他无比难过,但家主之位还是必须要争的;眼看着即将到手的家主之位突然飞走,落在了另外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身上,这让刘璨君彻底地爆发了。

“我不信!”

刘璨君面目狰狞地咆哮着:“一定是你假传我爸的遗言,我不信我爸会把家主的位置给他!他只是个洗脚丫头的儿子,身份如此卑贱,我爸脑子进水了才会让他当家主!秦管家,这肯定是假的,快派人把这个王峰抓起来给杀了!”

同时,刘璨君又冲着外面大喊:“来人,给我把王峰抓起来!”

刘家的祖堂,肯定不是人人都能进的,但这既然是刘璨君的命令,门外的众人肯定不会再顾忌了,顿时哗啦啦闯进来一大片杀气腾腾的人,就要准备对我动手。

然而就在这时,另外一个声音突然高高响起:“不准动手,都给我退出去!”

这个声音霸气威严,似乎在刘家有着无比崇高的地位,胆敢公然和刘璨君对着干,似乎也只有秦管家了,但这声音偏偏又十分年轻,这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众人纷纷朝着声音来源处看去,才发现说话的人竟是刘宏宇!

刘宏宇站立在祖堂中央,面目威严、霸气横生,一副天生上位者的大气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刚到刘家时的畏畏缩缩?现在的他,仿佛真的成了刘家的家主,君临天下一般盯着面前的那些人。

他的目光如刀,好像再说:谁敢违抗他的命令,就是死路一条!

作为刘宏宇的师父,我很欣慰地看着他。真的,这个年轻人只要稍稍教导一下,必然能够张开双翅一飞冲天,名震整个省城只是时间问题,怪不得刘德全这么地看好他,冒着被省城中人耻笑的风险也要扶他上位。

有刘宏宇在,刘家重振辉煌指日可待。

真的不枉我冒着生命危险陪他走这一遭了。

刘德全的眼光确实够毒,不愧是号称省城第一聪明的人,我曾误中过他的空城计,被他耍得团团转。当时还很不服气,觉得是自己疏忽大意了,现在想来倒是心服口服,姜还是老的辣啊。

虽然我曾经很反感刘德全,现在也没对他有多少好感,但也不得不对他感到佩服。果然,能当家主,还能当四大家族联盟盟主的人,很不简单。

而那些已经闯入祖堂,准备围攻我的汉子,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刘宏宇,虽然还不能确定就是刘家的家主,但他到底也是入过族谱的,正儿八经的刘家二公子。

那么他的地位,就和刘璨君是一样的。

大公子的话要听,二公子的话当然也要听,所以这就让他们犯了难,既不能攻,也不能退,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看到这帮人竟然不肯听自己的话,刘璨君气得七窍生烟,想他在刘家生活了这么多年,除了刘德全外,就属他说一不二,现在这些人竟然会畏惧一个刚到家里的二公子,这让他怒火冲天,指着那些人便骂了起来:“我让你们上,你们听到没有,是不是想掉脑袋了?”

刘宏宇也再次威严地说:“我让你们都退出去,是不是不把我这个二公子放在眼里?!”

刘宏宇也知道自己现在还不完全是家主,所以就以“二公子”的名号称呼自己,倒也不算僭越,步步有理有据,隐隐已有大将之风。

面对大公子和二公子的步步相逼,这帮人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看向了另外一边的秦管家。这种时候,也只能是秦管家出来主持公道了。刘璨君也知道关键就在秦管家身上,所以立刻冲着他说:“秦管家,这个王峰肯定是假传父亲的遗言,我不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就是这个什么二公子,我也觉得他是假的,你一定要调查清楚!在这之前,要先把王峰这个搅屎棍给除了才行!”

整个刘家的人,齐刷刷地看向了秦管家。

秦管家微一沉思,说道:“大公子,王峰把家主的遗体带回,对咱们刘家有天大的恩德,无论如何都不能对他动手,否则我们刘家在省城的名声就要毁于一旦了。”

这个秦管家虽然挺狡猾的,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并不含糊。看到秦管家把众人都遣到外面以后,刘璨君也只能急眼地说:“那你说怎么办?反正我不相信他说的话,不相信父亲会把家主的位置给那个洗脚丫头的儿子!”

刘璨君一再强调刘宏宇是洗脚丫头的儿子,一方面是故意贬低他的身份,一方面也让大家认为这事确实不太可能。秦管家的心里其实也有点嘀咕,转头对我说道:“王峰先生,你是我们家主生前唯一见到的人,也是我们家主唯一的遗言转授者,按理来说我不该对你有任何疑问的,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大家都不太相信你说的话。所以我想问问,你说我们家主把位置传给了刘宏宇,这事有什么证据吗?”

就像之前大家怀疑刘宏宇的身份一样,肯定不能凭我随便嘴巴一张,就说刘宏宇是刘德全流落在外的私生子,肯定需要拿出可以让众人信服的证据出来才行。

而我也再次像之前一样点了点头,说道:“有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中再次感叹刘德全的神机妙算,他真的是把每一步都想到了,为了给刘宏宇的上位保驾护航,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我只需要按照他的安排,一步步来就好了。

听我说到有的以后,秦管家再次激动起来,连忙问我:“证据在哪?”

对于秦管家这个对待刘德全忠心不二、绝不搀和到两位公子家主之争、保持绝对中立的人来说,如果有着充分的证据可以证实我说的话,那么他就可以轻松多了,只需按照刘德全的遗命办事就行。

之前,众人怀疑刘宏宇的身份时,我就指出了刘德全的书信作为证据;现在轮到家主之争,我又说我有证据,大家当然又齐刷刷地看向了我。【择天记吧少年王】其中最紧张的当然是刘璨君了,他的冷汗不断从额上滴下,害怕我所说的成为现实。

而刘宏宇,则是一副面sè平静的模样,今天晚上的经历对他来说,是一次飞跃式的成长。他沉稳的心性和过人的谋略,甚至已经胜过已经当了一段时间家主的王公子。

王公子虽然人也挺好,做朋友是不二选择,但是终究脑子过于简单,性格也太直率,极其容易热血冲动。

在众人都看向我的时候,我便伸出手来,默默指向祖堂之中最高的那处牌位,缓缓说道:“刘家主告诉我,他将写有家主继承人的遗信,放在了刘家祖上牌位的后方。”

我所指的那个牌位,就是刘家明朝的祖宗,因为太高,祖堂也有些昏暗,我看不清那个牌位上的名字。如果是真实的,那刘家的历史可源远流长,比号称省城第一历史久远的王家还要早了。

听我说过这句话后,刘璨君第一个奔向祖堂牌位,“噔噔噔”的脚步声在祖堂之中响起,足以可见刘璨君心中的急迫和不安。

我又立刻补了一句:“刘家主说了,这封遗信,只能秦管家去拿!”

现场有这么多刘家的人,刘璨君到底不敢当众违抗他父亲的遗命,只能面sè忧虑地站住脚步。而以秦管家在刘家德高望重的地位,这封遗信由秦管家亲自去取,也没人会有反对。

刘德全生前,最器重、最倚重的本来就是他。

秦管家接受命令以后,先恭恭敬敬地在牌位前面三跪九叩,行过大礼之后,才小心翼翼地登上高台,将手伸到最顶上的牌位后面摸索起来。很快,他就摸到了一封信。

他将这封信慎之又慎地取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下来,当着众人的面轻轻打开,认真阅读起来。这一刻,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祖堂内外都寂静无声,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上一口。

谁都知道,最最关键的时刻到了,这将决定着刘家的家主到底是谁!

很快,秦管家就看完了一整封信。

秦管家抬起头来,看向紧张不已的众人,一字一句地说道:“家主遗命,由二公子刘宏宇,继承刘家的家主之位!”

轰!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可在现场的威力无异于一颗巨石砸入平静的湖中,所有的人都懵掉了,呆呆地看着秦管家。打击最大的,当然还是刘璨君了,他的一张脸上完全失去血sè,一双眼睛也彻底变得空洞起来,整个人完全傻掉了、呆掉了。

而刘宏宇,脊背挺得更直,目光锐利地看向祖堂外的众人。

现在的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霸者的气息,使人甚至都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安静的祖堂之中,秦管家将刘德全的遗信一一交给刘家其他几个重量级人物传阅。到底是秦管家,做事滴水不漏,这些人在看过信后,都确定了秦管家的说法。

最后,秦管家又走到刘璨君的身前,将遗信交给他看。

但刘璨君一动不动,好像整个人都僵掉了,并没有去接秦管家手里的信。

秦管家轻轻叹了口气,只能放弃这个打算,转而回头看向刘宏宇,接着一头跪倒在地,朗声说道:“恭迎家主!”

在秦管家的带领下,祖堂内外顿时哗啦啦跪倒一片,齐声说道:“恭迎家主!”

他们的声音整齐划一、刚劲有力,不仅震得整个祖堂微微颤抖,甚至响彻在整个刘家庄园漆黑的上空之中。

尘埃落定。

家主,终究还是刘宏宇的。

看来到了第二天后,不仅刘家多了一个二公子的消息会传遍地下世界,这个二公子初来乍到就成为刘家新任家主的事情更会震惊整个省城。

面对众人的跪拜和齐声高呼,刘宏宇的面sè依旧平静,仿佛早就料到这一天会到来似的,这一幕场景也在他的脑海中演示过千次万次,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平静如水。

但只有我知道,他知道这个消息不过几个小时而已。

从震惊到茫然到不知所措,再到后来的鼓起勇气,直到现在的安之若泰,也不过几个小时而已。

刘宏宇的心性之坚韧,之沉稳,简直不像一个仅仅十八岁的年轻人。

刘宏宇的目光一个个扫过祖堂内外的人,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神使得不少人都瑟瑟发抖,没有人敢这位年轻的公子是否能够胜任家主的位置。最终,刘宏宇的目光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刘璨君。

整个祖堂内外,只有两个人没有跪下,一个是我,一个就是刘璨君。

我不是刘家的人,当然不用给刘宏宇行大礼;而刘璨君,虽然是大公子,是刘宏宇的哥哥,但依照规矩,他也该给身为家主的刘宏宇跪下。但他此刻的眼神呆呆愣愣,不知是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还是已经完全傻掉了,就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刘宏宇盯着刘璨君,目光如同刀子一般尖锐,口中的声音也如豆子一样爆开:“刘璨君,你为何不跪?!”

刘宏宇的声音像一柄凌厉的刀,猛地把一片寂静的祖堂劈开,人们的目光也纷纷看向还站着的刘璨君。直到这时,刘璨君才像突然惊醒一样,眼神之中也恢复了一点神采,眼睛迅速盯向了刘宏宇。

两人四目相视。

空气之中仿佛有隐隐的火花闪动。

短暂的沉默之后,刘璨君突然大声咆哮起来:“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

这三声我不服,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烈。

刘璨君当然不服,他在刘家活了二十多年,别说刘家,就是省城,人人也都知道他是家主的唯一继承人;可是现在,家主的梦破碎了,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弟,给夺走了。

刘璨君崩溃了,崩溃之后,又是不服,不服之后,必然就是愤怒。

刘璨君再度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然后疯了一样地扑向刘宏宇,但他根本不是刘宏宇的对手,甚至还没奔到刘宏宇的身前,就被刘宏宇一脚给踹飞了。

“给我把他拿下!”

一声厉喝之后,数条人影齐齐窜出,把刘璨君给按住了。

如果说在这之前,人们还不知道该听大公子的还是二公子的,那么在这之后,大家都明白了,该听家主的。

家主家主,一家之主。

不听家主的,还能听谁的?

几个人把刘璨君按住之后,刘璨君仍在嗷嗷地叫唤着、挣扎着,不断地说着,我不服,我不服!

他的声音充满悲泣、绝望和痛苦,他怎么都不敢相信,父亲竟然会把家主的位置给一个洗脚丫头的儿子。

刘宏宇慢慢地走过去,蹲下身子,轻声对刘璨君说:“哥,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这是父亲的遗命,我希望你能接受现实。并且,刘家正处在风雨飘摇的时刻,外面还有郑皇帝虎视眈眈,我希望我们兄弟两个能够团结一心,共同为父亲报仇雪恨!”

刘宏宇这番话说得言辞恳切,听得旁观众人心里都暖暖的,他们觉得这个新任家主真是情深意重,对待兄弟更是好得没话说,夸赞之声此起彼伏;因为大家心里明白,如果是刘璨君做了家主,恐怕不会轻易放过刘宏宇;刘宏宇能不计前嫌,主动向刘璨君示好,可谓高风亮节。

但是在我看来,刘宏宇的行为却别有一番深意,他知道刘璨君在这个家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不可能一点自己的势力都没培养,如果真闹起来可能会对自己不利,所以才想要安抚他、笼络他。

我虽然和刘宏宇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我相信我的判断。

一片夸赞声中,秦管家却沉默不语,显然和我是一样的想法。

我不觉得刘宏宇是心计深,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家主,这本来就是他应该具备的素质。秦管家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点欣赏,显然很佩服这个新任家主的手段。

可惜的是,刘璨君并不买账,仍在哇啦啦地叫着:“刘宏宇,少他妈给我在这假惺惺的,你和你那个洗脚的妈最好一起滚蛋,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

刘宏宇的眉头皱起,他肯定听不了刘璨君侮辱自己的母亲,但是现在的他为了家族稳定,只能暂时咽下这口气去,摇头说道:“看来哥哥还有点接受不了现实,先将他带下去吧,随后我再好好和他谈谈!”

几个人便把刘璨君拉起,准备带到外面,刘璨君挣扎着、怒吼着:“我不服,我不服!”

就在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从祖堂外面传来:“你不服有什么用,家主已经是人家的了!”

这个声音清丽、清脆,听来让人赏心悦耳,是个女人。

一大片哗啦啦的脚步声响起,一名衣着华丽的漂亮妇人带着一帮手持刀枪的汉子走进祖堂。看到这个女人现身,现场众人均是面sè一震,秦管家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刘宏宇则眯着眼睛看向了她。

我认识这个女人,这是刘璨君的母亲。

之前刘璨君和冯千月的婚典仪式,我就见过这个女人,不过那时她在刘德全的身边扮演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全程都没有说过几句话;后来我舅舅来了之后,她更是提前就转移到了安全地带,所以我对她的印象并不深刻,就觉得是个没什么用的花瓶,刘德全身边的附属品罢了。

但是现在,她带着一帮汉子闯进祖堂,满脸的杀气腾腾,显然是个不让须眉的巾帼,哪里还有半点小鸟依人、柔情似水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个极其难缠的麻烦角sè。

这个女人一到,包括秦管家在内的众人,纷纷站起身来向她鞠躬致意,并尊敬地说道:“夫人!”

“妈!”

刘璨君也跟着叫了一声,迅速挣脱开那几个人的束缚,连滚带爬地扑向那个漂亮女人,哭着说道:“妈,我爸死了,他还把家主的位置传给了那个刘宏宇,我该怎么办啊!”

女人点点头,面sè痛苦,却又坚定地说:“妈知道了,妈来迟了!但你放心,你爸虽然不在了,但还有我为你主持公道,谁也别想欺负咱们娘俩!”

之前我来报丧,并把刘德全的尸体送上来时,这个女人并没现身,当时我还觉得奇怪,现在看来她是在外有事,刚刚才到。女人说完这番话后,便抬起头来,目光直视面前的刘宏宇,眯着眼睛冷笑着道:“你,就是那个洗脚丫头的儿子?能耐了啊,你妈尚且知道廉耻,主动离开刘家,你这个野种竟然还敢回来觊觎家主的位子?我告诉你,只有还有我在,你就别想如愿!”

刘宏宇就是再稳的心性,也听不下去别人侮辱自己的母亲,当即怒喝一声:“我警告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

“你警告我?你还敢警告我?”

女人冷笑一声,接着面sè凌厉地道:“来人,给我把这个野种抓起来!”

“还有他!”

女人又指着我,大声说道:“把这个祸乱我们刘家人心的搅屎棍子,一并杀了!”

看网友对 585 家主家主,一家之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