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刺客(三)

第五百一十五章 刺客(三)

诸弟子虽然不知道刺客从何而来,但陈海在那么凶险的情势下,竟然一戟将屠樵山这样的地榜人物射落湖中,说出去谁会想信?

不知道是否是陈海、屠樵山等激烈相斗,搅乱太多的天地元气的缘故,从早上就开始积郁下来的乌云慢慢散了开来,一道道阳光从云层的缝隙当中透过,把神陵山洒上点点金光。

神陵山上的防御大阵已经收了回去,即便是文勃源此时就要将陈玄真一起当刺客同谋扣押下来,诸多弟子及祭酒、教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都怕引火烧身,也不敢轻易上前替陈玄真、屠樵山求情。

宿卫军的主营,就在神陵山的后山,这时候已有百余剑侍御空飞入学宫的范围内,当下分出数人将人事不省的屠樵山从梅渚湖上捞出来。

这时候除了毕乌宫、奎狼宫的弟子、祭酒、教习外,其他学宫弟子、祭酒、教习都叹息而去,不敢牵涉到这场纠纷中去。

他们手里都清楚,文勃源等人最擅借题发挥,一直都恨不能挑起是非,这一次屠樵山、陈玄真,怕是没那么容易过关了,也不知道英王府要怎么保证他们。

整个燕州,即便是诸潘诸阀争权夺势,明争暗斗不休,但道丹境地榜强者却罕有性命相搏,更遑论这场旷世之战,竟然在近万学宫弟子众目睽睽之下进行。

不管学宫弟子、祭酒,对陈海的为人多么不耻,但陈海身势迅如猛雷、举手投足皆有万钧之势的威风,令人是久久心惊不已。

能入学宫修行,绝大多数都是宗阀天资最杰出的精英弟子,不管他们此时修为或高或低,但见识都不凡,而且与族中的地榜强者也或多或少有所接触,心里也有一个比较,他们心里默数燕州地榜三百余强者,却发现并没有几人,能真正与陈海分庭抗礼。

难道这才是千年以降,魏子牙以降第二人的真正实力吗?果真是不能完全拿修为境界跟修行时间长短来衡量啊。

在场的学宫弟子,无一不是各自宗阀的天之骄子,但这时候他们心里更能清楚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的道理,而陈海凶威如此之盛,又与文勃源这些阉臣狼狈为奸,让他们不禁都对朝中局势悲观起来。

赢余站在人群中,心里也是百味陈杂。此时宁氏族人、毕乌宫祭酒之一,小声的问赢余:“殿下,擎宇真人如果出手,和陈海胜负几何?”

宁擎宇作为宁氏坐镇学宫的道丹境后期强者,担任毕乌宫的大祭酒,也是赢余在燕京所能调用的最强高手,但宁擎宇修为是强,甚至比屠樵山还要强出一截,但在刚才的情势下,却也未必能如此从容不迫的重创屠樵山。

赢余长长叹了口气,千年以降、魏子牙之下第二人的名头,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啊。

陈玄真这一刻仿佛苍老了数岁,他也看到除了百余剑侍外,上万宿卫军甲卒也正沿着山道,从后山大营往这边开拔过来,他这边稍有反抗动作,文勃源这狗贼绝对不会介意血洗奎狼宫的。

事已至此,陈玄真只希望英王及太尉知道消息后,能尽快控制事态的发展,不给文勃源大兴冤狱的机会。

陈海飘然而下,文勃源先迎了上去,拱手道:“陈侯果然不亏国之良将,这屠樵山这老匹夫密谋刺杀朝廷大将,当诛三族,我已经传令宿卫军,前往缉拿他一家老小归案——此外,奎狼宫上下,我估计都脱不了干系,只是今天害陈侯你受惊了……”

陈海原本不想给文勃源清洗宗阀的机会,但他在梅渚湖上空遇刺,神陵山的防御大阵明明有人主持却袖手旁观,而毕乌宫前数千弟子、上百祭酒、教习,更是巴不得他被刺客当场击毙,这令陈海心头大恨。

陈海知道,宗阀不清洗清洗,到时候血魔大劫暴发,养尊处优、狂妄自大、冷血自私的宗阀子弟非但帮不上什么忙,甚至还有可能拖后腿。

当然,文勃源刚才心机不纯,陈海也看在眼底,这也令他心底极其悲哀,他为血魔大劫未雨绸缪,绞尽心机,受益最多的就是这些宗阀子弟,抵住了大劫,他们就还能享受荣华富贵、享受站在芸芸众生之上的快意生活,然而这些宗阀子弟,此时却都恨不得杀他而后快。

如此一想,陈海也不想从文勃源手里,将屠樵山的妻儿救下来,冷眼看向陈玄真,质问道:“陈玄真,你以往是待我不薄,但在金蛟原,我也还过情了,今日为何还要置我于死地,为何还要除我而后快?”

在陈玄真看来,陈海是野心勃勃之辈,以致投靠阉党,但金蛟原陈海饶他们一命,却又是他不能反驳的事实,他不知道要跟陈海怎么说,也误以为陈海一心认定是他及屠樵山策划了这次刺杀之事,百口莫辩,索性闭上双眼,不去辩解什么。

听到陈海此时气愤之余,竟公然承认出手援救赢余之时在金蛟原对行刺的陈玄真、屠樵山等人放水,文勃源心里一笑,心想此事过去,陈海应该对英王赢述、陈玄真等人彻底死心了。

不过陈海敢公然承认这事,或许以为他掌握龙骧大营及天机学宫,在内廷面前是有筹码的——文勃源心里一笑,心想陈海还真是太年轻太简单。

这时候宿卫军甲卒正式踏入学宫的范围,大队兵马直接往奎狼宫方向包抄过来。

奎狼宫还有很多弟子站在毕乌宫的大殿,不忍弃陈玄真以及生死未知的屠樵山而走,但他或惶恐、或激愤,围住文勃源、陈海等人,却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

一阵破空声传来,又是一个中年道人赶了过来,他看着呆立当场的陈玄真和躺在地上气息微弱的屠樵山,还不知道什么情况,yīn沉着脸问文勃源:“文大人,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道人正是奎狼宫三大道丹祭酒之一的万俊风,当日他在金蛟原被陈海搜刮一空,没有了得意法器,这次在神陵山之外的府邸里闭关祭炼新的护身法宝,得知奎狼宫出了大事,匆忙飞过来,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到屠樵山与陈玄真的样子,万俊风心头大恼,正要喝斥奎狼宫的其他弟子、祭酒,怎么可能袖手旁观他人欺负到头上拉屎撒尿。

陈玄真怆然传道:“……俊风,你且先带着弟子们回宫,莫要让他们乱跑,一切听从宿卫军的安排,奎狼宫就先交给你了。”

听陈玄真通过神念将前因后果相告,万俊风顿时也是手足冰凉,他也知道陈玄真、屠樵山即便有杀陈海之心,但也不会蠢到公然刺杀,然而行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这么多的人证、物证,偏偏又是屠樵山先出言不逊激怒陈海、之后也是屠樵山将陈海引到梅渚湖上相斗,两名刺客一击不成,又远遁他域,他们要怎么才能洗清冤屈?

面对宿卫军的狼将虎卒,万俊风也知道稍有反抗,不知道多少人会血溅当场,也只能先带着子弟、祭酒先回奎狼宫去,另想办法解救陈玄真、屠樵山。

文勃源此时从怀里取出十二支银针,yīn恻恻问道:“陈真人,是你自便还是我派人帮你。”

陈玄真知道文勃源拿出来的是用赤乌银所铸的锁元针,一旦与十二灵脉相关的秘窍,被这赤乌银刺入,他将无法调动灵海秘宫内的真元,然后再被宿卫军用其他的刑具铐住,将彻底成为手无缚鸡的囚徒。

当然,文勃源没有直接废除他的毕生修为,对英王府及太尉府也是心存忌惮,不敢直接加害于他。

看到陈玄真束手就擒,文勃源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问陈海:“陈侯是否与我一起去搜查这奎狼宫,看能不能发现些蛛丝马迹,或许能将刺客余党一网打尽也说不定……”

“适才极度惊险,我也是以秘法摧耗真元,此时也是有心无力,只希望文大人替我主持公道,绝不要让刺客漏网。”

陈海心想他今天虽然是“受害人”,但迫害宗阀弟子这种得罪人的事情,还是让文勃源他们拼命去干了,他直接借口说也受轻创、受了惊下,要立时回曹家堡休养,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在外面乱逛了。

陈海又朝太孙赢余拱拱手,干脆利落的说道:“经这事惊扰,想必毕乌宫弟子也都不想再看陈某班门弄斧了,他日有缘,再与殿下相聚。”

赢余也不知道陈海是不是怨他刚才没有直接出手相助,以致不愿意再与毕乌宫这边有更深的接触,但这时候也不方便强留陈海,只是拱手还礼道:“要是文大人许可,赢余他日登门当面跟陈侯请教经义,到时候还请陈侯莫要相拒……”

陈海还了还礼,也不置可否,但跟文勃源告辞,就下山钻进车撵里,在百余扈卫的簇拥下,穿过燕京城,往曹家堡方向回去。

姚文瑾也随陈海一起坐进车里,迟疑片晌,跟陈海说道:“湖中所藏的两名刺客,或许跟玉瑶有关?”

“哦?”

陈海知道姚玉瑶乃神陵山昂宿宫弟子,今天就在围观经筵的数千弟子之中。

姚文瑾此时不能跟妻女相认,但看到姚玉瑶在人群之中,必然是激动异常,他与屠樵山比斗之时,姚文瑾始终关注女儿姚玉瑶,看出姚玉瑶的异常,实不奇怪……

魔猿、黑角妖虎最终没能锁住那两头银鲨妖的气息,但既然知道姚玉瑶跟今天的行刺事有关,觅踪追迹的查下去,就不怕那两头母银鲨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一十五章 刺客(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