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四十四章 商议(四)

第四十四章 商议(四)

夜sè之中,哪怕遥隔数百里开完,仍然有人如云中城这里各方一般,到了此刻仍然未曾入眠。

比之顶在一线的云中城,善阳县就是马邑郡防御体系的枢纽核心。

善阳县坐镇于马邑郡物产最为丰富的桑干河流域,进则可以源源不断支撑云中城一线,退则可以与河东诸郡连接,背后还倚靠着内长城一线,在大隋边塞防御体系中地位之重,其实是过于云中城的。

可以这么说,云中城若是不保,则大隋还只是边疆有警,而善阳若失,突厥人就直接压迫在内长城前面,打开内长城,就是中原腹心之地!

在大隋前身北周,善阳县就是朔州总管府治所,而现在就是大隋马邑郡治所所在。在云中城因为北魏废都而败落之后,善阳仍然维持着一郡中心地位,繁华富庶程度,远过于云中城。

云中城方圆不过三四里,而善阳县方圆七里有余,各sè商家均有,城中居民七八千户。晋阳城那里正时尚的东西,要不了两个月就能传到此间。

因为桑干河一带是马邑郡最为富庶的所在,善阳县中积储也极其丰富,虽然经过去年大战,但王仁恭在今年加倍搜刮之后,城中粮秣已经有近两年之积。

大肆征发马邑郡丁壮入马邑鹰扬府之后,王仁恭麾下兵力已经膨胀到了万余人。虽然不及直面突厥的恒安鹰扬府那么精锐,但毕竟也是边地要郡。也和突厥人打过仗见过血的,比起内地军府战力,还是可以傲视。

云中城前方,善阳县后方,两地一表一里,有重将精兵,足可将马邑郡打造得固若金汤,突厥人不敢正眼窥之。可是现在,这马邑郡最重要的两处支柱,却在互相对峙,天知道什么时候会撕破脸交相攻伐,而那个时候,只怕就是马邑郡的灭顶之灾,突厥狼骑的洪流,会铺天盖地而来!

青史斑斑,这样的事情还少见么?遥想开皇天子时的大隋气吞海内之势,只能让人浩然长叹而已矣。

一切不过短短数十年的功夫,这到底是谁的错?

~~~~~~~~~~~~~~~~~~~~~~~~~~~~~~~~~~~~~~~~~~~~~~~~~~~~~~~~~~~~~~~~~~~~~~~~~~~

今夜善阳城中,一片死寂。比之云中城还热闹到二更时分,善阳作为郡治,一入夜便是死气沉沉。

原因无他,将马邑郡兵扩充到万人规模,对治下的盘剥,已然到了空前地步。哪怕是素称富庶的桑干河一带,都已然疲敝不堪,民间萧条。作为马邑郡治所,哪里还热闹得起来?

时年已经六十岁的太守王仁恭,站在太守府邸花园的小楼之上,望着周围黑沉沉的一片,越发厌恶此地。

花甲之年,难道就要终老这边鄙之地么?天下大乱,正是各大世家洗牌争斗的关键时候,还辛辛苦苦在此间为大隋戍边,若家门错过这大好时机,从门阀队列中跌落下来,才是真正的大事!

王仁恭摸着已然花白的长髯,无限感慨。

出身太原王氏,为当世太原王氏十七支之一,虽然长于天水郡,但郡望还在太原郡。祖父都曾为刺史。二十岁就以世家门阀子出仕,为州主簿。然后一路升迁,直到起居八座,开府建节。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门阀世家子弟的成长轨迹,也是这些门阀世家,撑起了这几百年来来去去的王朝,撑起了曾经气吞海内的大隋。

但是从开皇天子始,到大业天子即位以来。两代君王,却想提拔寒素子弟,压制这些门阀世家,最终在开皇天子东征高丽之际,激起了杨玄感之乱。

王仁恭虽然还在开皇天子旗下效力,但有子侄也加入了杨玄感的乱军。这正是门阀世家两头下注的惯技。

杨玄感最后兵败,王仁恭也受到牵连,丢官罢职。但是这一场世家门阀掀起的杨玄感变乱,也耗尽了大隋的元气。

大业天子再不是即位之初那个雄心勃勃的天子了,变得疲惫而怪诞,最终走避江都,失却了对帝国的掌控能力,门阀世家全面复辟。

一直被提防戒备的唐国公李渊,为晋阳留守,执掌河东诸郡。而王仁恭,也被复起为马邑郡太守。

大隋已失其鹿,天下高门,当共逐之。

如此之世,王家如何就不能更进一步?

马邑精兵,雄于天下。若能南下河东,掌此高屋建瓴的天下形胜之地,收诸郡之兵,西向长安,联河东关中于一体,这鼎之轻重,似乎也可以叩问一下了!

可偏偏这个寒门素户出身的刘武周,执掌着恒安鹰扬府,让王仁恭迟迟不能与那位得天下之望的唐国公争雄于河东。

这一钱汉,怎么就不去死?世家争雄,寒门之人,乖乖为鹰犬走马便罢,总会有些好处给你。偏生要搅合进来做什么?

正为这个刘武周,王仁恭在拼命扩充兵力,在拼命的积蓄粮秣,就在等待合适时机,断然吞并刘武周所部。然后再转身南下,争取在这乱世中更进一步。

至于这场内争,马邑郡会变得怎样,突厥人会不会趁势南下。这些都不在曾经为当世名将之一的王仁恭考虑中了,这些事情,比之世家门阀的存续,不值一提。

可李渊如何能让自己安心去对付完刘武周,再转而南下拖他后腿?

李渊迟早也要插手到马邑郡中来,说不定已然插手了!他毕竟是晋阳留守,执掌河东诸郡兵事,有这个名义!

王仁恭断然决定,不能再等待了!

他扶栏站在小楼之上,轻轻拍手。

听见这个号令,楼下一直在等候之人,快步就走了上来。

来人三十许岁的年纪,轻袍缓带,曲崌方领,眉眼间与王仁恭极是相似。正是为郡主簿的王仁恭二子王仲曾,再加上为马邑鹰扬府鹰击郎将执掌兵权的长子王仲义。就是与王仁恭一起决断郡中事的最为心腹之人。

在此天下法度崩坏之际,将自己子侄放在身边执掌重权,已经成了最为普遍的事情。原来大隋朝廷对这些门阀的约束,已经荡然无存。

王仲曾在父亲身边恭谨侍立,王仁恭没有回头,低声问道:“云中之人,传回消息没有?”

王仲曾摇头:“怎么也要云中秋日大集之后。”

王仁恭语声放得更低:“执必部靠得住么?”

王仲曾自信的一笑:“以云中许之,执必部为什么不干?上次那一仗,执必部可是失利,对父亲威名,早已胆寒,岂有不听命行事的道理?”

王仁恭沉默少顷,冷冷道:“执必部总是外人,关键还是靠我们自己!云中城秋日大集之后,遣人前往,大集税入,全部要归于郡府!如若不听,就断他们粮食!另外告诉你大哥,大军北移,监视那些刘武周,不要轻易开战,等恒安兵饿垮了,再去收拾他们!”

王仲曾恭敬领命,转身就下楼而去。父亲终于决断了,要参与这场天下之争了!作为世家子弟,在这边地郡府,他也实在是呆得够够的了,属于他的舞台,永远是长安洛阳这样的帝国腹心之地!

只有王仁恭还站在小楼栏杆之旁,轻声自语:“突厥人…………等老夫底定大事,回头就扫平了他们!”

看网友对 第四十四章 商议(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